引人入胜的小說 刺客之王 起點-第五百六十二章 機會讀書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陪睡是没有的,至少高玄不会强迫江雪君。他不过开个挺低俗的玩笑。
当然,开玩笑也要注意对象。要不是大家一起睡过,开这种玩笑很容易被打拳。
事实上,一个成年人很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连这个分寸都不懂,那也别在社会混了。
看着时间不早了,高玄拉着江雪君出了学校,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到天色微黑,高玄带着江雪君到了洗剑斋。
洗剑斋的试剑铜人巷前,正有一群人在争吵。
方章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老脸也有点潮红。他其实不太擅长吵架,被一群人围着,左一句右一句骂的是颇为恼火。
“你们铜人巷一定是作弊了,怎么可能过不去!”
“我要看看你们铜人巷的程序设计。”
“这些铜人我们也要检查……”
“对了,还把我儿子肋骨打断了,必须赔偿……”
看的出来,围着方章这群人都是一伙的,声音也非常大,一个个脾气也挺横的。
方章也很少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他解释说:“闯铜人巷试剑,规则都写的很清楚。发生意外事故与我们无关。”
“你们把人打坏了,一句无关就没事了,天底下哪有这种事情。”
一个身材粗壮大汉扯着方章领子,“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答复,我烧了你们洗剑斋。”
方章也有点怒了,“你敢。这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你放肆。”
那大汉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姓江,我堂姐就是圣堂堂主江雪君,你怕不怕。”
“原来是你们家的人,不怪这么横。”
高玄有些好笑,“可以啊,有几分恶霸的风采。”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江雪君又羞又气,她真不认识这个大汉。不过,对方很有可能真是江家的人。
江家这么大家族,什么人都有。冒出几个恶霸来一点也不稀奇。
火熱連載小說 刺客之王討論-第五百六十二章 機會相伴
她走过去对那大汉说:“你叫什么?”
那大汉本来挺横,他牛眼一翻就要开骂,到是旁边有个长的不错的女人拉了他一把。女人有点紧张的说:“是堂主。”
江雪君本就长的美艳,又总是留着短发。这会虽然没穿圣堂制服,可她沉着脸自然就有一股威严。
大汉上下看了好几遍江雪君,他才不敢置信的问:“是堂姐么?”
“谁是你堂姐,我们江家没你这种无赖。”
江雪君摆摆手:“立即走,别这碍眼。”
当着高玄的面,江雪君也不好严厉处置对方。等她腾出手来,自然能让这家伙知道什么叫后悔。
大汉虽然蛮横,脑子却没问题。这会哪敢辩解,急忙带着人匆匆离开。
方章这会却愣住了,他呆呆盯着高玄:“高、玄?”
二十多年没见高玄,可高玄这副面孔太有辨识度了。
方章所以迟疑,是因为高玄不应该无声无息的在这里冒出来。
“哈哈,你们看到我为什么都是这么吃惊。”
高玄摸摸自己下巴,“这么帅的脸,全联盟也没有第二张。”
方章干笑一声,“太意外了,太意外了。”
“方老爷子在吧,我过来看看老爷子。”
高玄这次过来,就是专门来看方正的。
方章急忙点头:“老爷子在后院休息,我带您过去。”
一行人来到后院,就看到方正老头正坐在院子里闲坐,手里拿着本书却没看,就这么坐在那发呆。
方章急忙走过去低声说:“老爷子,高玄先生来看你了。”
“嗯?”
方正老眼中神光一闪,人立即就清醒了。
高玄走快两步过去拱手问好:“老先生,多年没见,精神依旧。哈哈……”
高玄和方正结交的时间不长,却颇为投缘。说话也多了几分随意。
也正是这种随意的姿态,才显得亲近。
方正也特别高兴,他立即站起来迎接:“多年没见了,你真是越来越好了。”
方正也特别感慨,二十多年前,高玄一文不名,那时候他就觉得高玄非是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能有一番成就。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高玄能横扫各大黄金世家,成为联盟第一人。
高玄成立的圣堂,这二十年间清扫邪神,不知杀了多少邪神信徒。
联盟各大世家,对此都是颇有怨言。不过,圣堂的清扫也卓有成效。
这二十年间,联盟却焕发出了极大活力。因为整个社会阶层的墙壁被打破了,整个社会出现了很多机会,这样的社会就展现出蓬勃向上的活力。
当然,这个过程中必然会伴随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也是无可避免的。
方正到是很欣赏高玄的魄力,欣赏高玄的远见。只是高玄地位这么高,距离他们太遥远了。方正也没想过再去见高玄。
结果,今天高玄主动来拜访他。这让老头颇为激动。
高玄说:“老爷子,今天我请你吃饭。”
方正哈哈大笑:“我是地主,这顿我来请。”
“好,让您老破费。”
高玄也不客气,老头高兴就好,谁请客都是小事。
看到高玄这么痛快,方正更高兴了,“叫上姜元,还有卫明,我们聚一聚……”
古色古香的天安街,依旧是那么热闹。
二十年过去了,醉仙楼也没有变化。
到了五楼的包厢,陈设也丝毫没变。就是坐在一旁的茶艺师换了个人。
二十年多年前,他在这里遇到了漂亮的茶艺师,卫越也是在这个包厢遇刺。
对别说来说是二十年前,对高玄来说,却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个世界,一次次转生。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高玄也满是感慨。就是亲密如江雪君,也无法理解他的感慨,也难以分享他的感受。
满座的宾朋,气氛热闹,高玄心里却有种难以形容的孤独。
高玄也知道自己情绪很不对,他以前可没有这么多愁善感。情绪上纵然有起伏,也都能控制住。
现在,他情绪总是很自然低落沉郁。
应该是神魂上的伤势,已经影响的了他情绪,影响到的他的本我灵性,才会变成这样……
高玄发现问题的所在,立即意识到神魂上伤势比他估计的更严重,严重到都足以影响他的情绪。
人的情绪会有各种自然变化起伏,这很正常。但是,到了高玄这种层次,心神坚凝圆满,不为外物所动。
这两天他的情绪总是在不断变化,已经超出了正常情绪波动范畴。
更危险的信号是六翼天蝉都沉寂下去,没有任何反应。
高玄情绪变化起伏很大,脸上却不露声色。这次宴会上都朋友、老熟人,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他不能破坏气氛。
这一桌自然是方正坐在主位,然后就是卫越卫明,许茵江雪君,还青羽千鹤和一个小姑娘。
青羽千鹤能坐在这里,自然是因为个青羽飞鸟。那个小姑娘,也是昨天晚上得到高玄指点的那个女孩。她其实是青羽千鹤小女儿,也是青羽飞鸟的亲妹妹。
这女孩名叫青羽飞翎,今年才十七岁。得到高玄指点,从六级一举提升到九级。
要说资质比起青羽飞鸟都不差。只是比青羽飞鸟活泼多了,性格上大不一样。
小女孩虽然不敢乱说话,水汪汪大眼睛却一直盯着高玄。眼神既大胆又火辣。
对青羽飞翎来说,在座一群人都是长辈,可就是高玄像大哥哥。
也不是像,高玄和她姐是好朋友,她和高玄本来就同辈。
青羽飞翎是圣堂实习生,以前都把高玄当做精神领袖。
不过,她这个年纪的人,其实都没见过高玄。对她们来说,圣堂真正领袖是云清裳。当之无愧的联盟第一强者。
高玄二十年不露面,影响力自然下降很多很多。
青羽飞翎对高玄更多是好奇,反而没有多少敬畏。看到高玄本人,她更是直接成了颜粉。
在她心中,堂主江雪君都比高玄更可怕。
在座众人都是什么人物,都能看出小女孩心思。却也没人在意。
就算没有青羽飞鸟的关系,高玄何等身份何等器量,哪会和一个小孩子见识。
就是青羽千鹤略微有点尴尬,当着众人的面,他又不好教训女儿。
青羽千鹤为了转移话题,他主动对江雪君说:“几天没见,雪君修为大有进境。”
江雪君很开心的笑了,“我晋级黄金了。”
她又举起酒杯给方正敬酒:“老爷子,敬您一杯。二十年了,我也算没辜负您的期望。”
方正这么老成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江雪君晋级黄金?这真的太让他震惊了。
江雪君回到飞马星任圣堂堂主,基本就是放弃了修炼这条路。
方正也觉得这是明智之举,毕竟江雪君天赋真就是差了一些。和高玄、云清裳不能比,和青羽飞鸟也不能比。
二十年前,高玄在洗剑斋一句戏言,也不过是戏言罢了。
方正怎么也没想到,江雪君真能成就剑圣。只是这个时机也太巧了,高玄一来,江雪君就晋级了?
方正不由看向了高玄,其他人也都看向高玄,一个个目光复杂。
除了小女孩青羽飞翎不懂事,不懂得制造黄金强者的意义,其他人都明白这件事代表着什么。
众人都知道高玄厉害,强大到近乎无敌。但是,众人对此其实并没有清晰概念。毕竟他们距离黄金层次差的太远了。
高玄能强行把江雪君提升到黄金层次,却让众人一下就明白了,高玄现在有如神祇,威能深不可测。
众人愣了下,却都很快反应过来。
一群人都纷纷出言恭贺江雪君。这可是黄金剑圣,放在十二星域,几乎称得上的最强者了。
气氛正热闹的时候,包厢门突然被推开了。
两个女人快步走进来,为首女人容貌清丽,穿着一身雪白圣堂制服。她眉宇间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另一位身材娇小,容貌娇俏,她穿着雪白圣堂制服,后腰处别着双剑。
看到这两位进来,方正等人都站起来了,众人神色都很复杂,却没人主动出言招呼。
为首这位云清裳,横压联盟二十年,不知杀了多少高手。背后都被称作铁血修罗。虽然大家都认识她,却没人敢随便招呼。这和高玄完全不同。
高玄地位再高,手段再狠,他对朋友却一向热情。大家坐在一起可以吃饭聊天。却没人敢和云清裳吃饭聊天。
高玄也站起来了,他对云清裳笑了笑:“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顿饭你刚好赶上了,方老爷子请客,随便吃。”
云清裳沉默了下为点头:“好。”
她短短时间用尽手段跨越漫漫星河,真正见到了高玄,她心却一下安稳了。
各种问题各种事情,反倒不值一提。
待在高玄身边就足够了,原本也不需要多说什么。
青羽飞翎看的是瞠目结舌,横霸联盟的绝世强者云清裳,在高玄面前态度居然如此柔和,甚至有些乖巧的意味。
这让青羽飞翎有点难以接受,一直以来,云清裳在她心中如同战神一般。战神怎么能这样女人……
没人在意小女孩想什么,高玄又对青羽飞鸟大笑说:“来的正好,二十年前四圣初聚,二十年后四圣重聚。哈哈哈……”
青羽飞鸟对高玄深深鞠躬:“高君,好久没见了。”
与此同时,高玄在飞马星的消息也在不断向外扩散。
潜伏在暗处的邪神、强者们,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飞马星。
各大反对圣堂的势力都很清楚,站在明处的云清裳虽然厉害,可躲在暗处的高玄却更可怕。
要灭圣堂,第一要杀是高玄。
躲了二十年的高玄突然在飞马星露面,也让各大反对势力看到了机会。
他们隐忍了二十年,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