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討論-第684章 這小夥子挺兇的分享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紧接着,包厢的包门人推开了。
一个女人当先闯了进来。
那个女人看了看包间里面的四个人,回头问:“你说的就是他们?”
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一脸无奈地说道:“对,刚才就跟您说过了,这个包间已经被人预订了。”
这是另外一个服务员,之前那个可能是去负责其它的事务了。
那个女人冷哼了一声:“谁订的?”
服务员怔了怔:“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管谁预订都一样,都是有先来后到的,您要一定要用这个包间,那就得等这几位客人用完才行。”
不得不说,这服务员说得有理有据,义正言辞,没毛病。
那个女人却仍然不领情:“那不行,这包间一直都是我们经常坐的地方,你让他们去别的包间不就行了嘛!”
服务员苦笑着说:“小姐,这不行的,我们规定不能这么做的。”
那女人:“你说谁小姐?你才小姐呢!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服务员有些无语,不过也是敢怒不敢言。
很明显,这个女人也算是餐厅里的常客。
突出其来的变故把包间里的四个人给整懵圈了。
李国华和叶翠萍等人刚刚下飞机,哪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所以他们四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这时,一个男的走了进来。
这男的挺年轻的,也看了看包间里的情况,微微皱了皱眉头:“巧春,别跟他们吵了,咱们去隔壁吧,我订的那里。”
“巧春”名叫吴巧春,也就是这个闹来闹去的年轻女人。
而这个男的呢,名叫于栋。
吴巧春和于栋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看他们两人的装束,无论是衣服,还是背,还是身上的配饰,那都价值不菲。
显然于栋和吴巧春都是有钱人。
他们两个确实是唐顿庄园饭店的常客,特别是于栋,只要是请客人吃饭,那多半是选在唐顿庄园饭店。
主要还是因为唐顿庄园饭店的就餐环境、服务非常优秀,而且饭菜的味道也非常不错,在南海市的高端人士圈子里很有名。
这不,今天于栋和吴巧春准备请几个朋友一起小聚一下,就想着订他们常用的包间。
这包间在饭店里的位置最好,景观最佳,面积也最大。
然而于栋给前台打电话才知道,这包间已经被人订走了。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订了隔壁的包间。
但是吴巧春还是不太愿意,执意要过来争一争。
于栋劝了两句,吴巧春反倒更上劲了:“不行!我不管!我就要这最好的包间,其它的都不行!你赶紧跟他们交涉一下,让他们去隔壁!”
服务员:“客人,您别这样,我们有规定,不能这么做的。”
吴巧春:“那就找你们经理过来,我跟他说!”
服务员倒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好了,再这么闹下去,就要惊动整个饭店的客人了。
这时,于栋便对服务员说:“要不这样,你去跟他们几个说,我们愿意补贴一下钱给他们。”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觉得这倒也是个办法。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对,那四个人能愿意吗?、
能在这样的包间里吃饭的人,也不可能差那几个钱吧?
果然,还没等服务员开口,叶翠萍就说了:“我们订好了就哪儿也不去了,我们还有人没到呢。”
王梅本来也想跟着起哄,但被丈夫鲁建中给拉住了。
仔细想想也对,那对男女盛气凌人的模样确实可气,但这也说明人家可能有很强的势力。
在南海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惹到不该惹的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叶翠萍还是太草率了,南海可不是在燕云市,听说有不少明里暗里的势力。
其实就算是在燕云,也得悠着点儿,指不定跟你吵架的人有什么门道呢。
李国华也是这么想的,连忙拉了拉叶翠萍,朝她使眼色。
但叶翠萍也是倔脾气,最近又因为儿子李天宇的飞黄腾达,胆气愈发壮了,现在就算有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叶翠萍这么一说,当然就把吴巧春给气着了。
吴巧春指着叶翠萍说:“你看嘛,这个老女人这么嚣张!”
叶翠萍怒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叉着腰就说开了:“你这小姑娘看着像个人样儿,怎么嘴上这么缺德!?没礼貌!什么老女人?你才老女人呢!你们全家都是老女人!”
就连王梅都无语了,叶翠萍这也太泼辣了,说话一点儿余地都没有,如果对方真是了不得的人物,那可真没办法收场了。
没准连王梅和鲁建中都会被叶翠萍连累。
王梅倒是想走,但也不好意思啊,除非她真不要脸了。
他们两口子真要是走了,以后在叶翠萍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于栋打量了一下叶翠萍,感觉就是普通的家庭妇女,便冷冷地说道:“听口音你们是外地人吧?”
叶翠萍:“外地人怎么了?外地人就不能在这里吃饭了?”
于栋冷哼一声,指着叶翠萍说:“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挑衅我们,我就让你们出不了南海市。”
叶翠萍眉毛一挑:“吆喝,你以为我们是被吓到的啊!?”
李国华也不乐意了,他虽然沉默寡言,人也比较老实,但是于栋这小子明显是在赤裸裸的威胁,而且还是威胁的他媳妇。
作为一个男人,李国华当然也不能忍了,站起来说道:“你想怎么样?你要怎么让我们出不去?要不现在试试!”
李国华好歹以前也是当过兵的,虽说现在年纪大了,但是打架也还不怕。
于栋眯起了眼睛,似乎正在琢磨着怎么给这些人一个教训。
至于于栋刚才说不让他们走出南海,那也是吓唬人的气话,他也不敢真做的太过分。
叶翠萍:“你瞪什么瞪!你有种过来瞪!”
于栋才不会过去呢,他拿出手机,就想要摇人儿了。
找几个人过来吓唬他们一下,就不信他们不跪地求饶。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于栋回头一看,怔住了:“哎?二明哥,你怎么过来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曲二明。
曲二明把车开飞了,紧赶慢干,总算是提前了不少时间过来了,就怕怠慢了李天宇的父母。
不得不说,曲二明虽然有些时候也不怎么着调,但总体来说还是够哥们儿意思的。
更何况李天宇对曲二明来说可不仅仅是朋友、哥们儿,而是一个潜在的靠山,要不然曲二明也不会跟李天宇喊“李哥”了。
他们俩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
至于为什么于旭会认识曲二明,也不需要过多地解释。
毕竟南海岛虽然是座大岛,但是城市也不算多,而且有头有脸的的人大都集中到了南海市,小地方也压根不去啊。
之前说过了,这个圈子本来就小,当然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啊。
当然,他们虽然都在南海这边都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也要分个三六九等。
看于栋对曲二明的态度就知道了,曲二明居然可以压过于栋不少。
吴巧春也看到了曲二明,连忙也上赶着打招呼:“二明哥好,您也是来吃饭的?”
曲二明看了看于栋,又看了看吴巧春,再看了看叶翠萍等人,皱起了眉头。
曲二明:“废话,我来这里不吃饭干什么?”
曲二明又对于栋说:“你们怎么在这儿?我也没请你们啊?”
于栋怔了怔,似乎明白了什么:“二明哥,这包间是你订的?”
曲二明:“废话,不是我订的,还是你订的?”
于栋没顾得曲二明怼他,一脸的惊疑之色,指着叶翠萍、李国华等人,问道:“那他们是你请过来的?”
曲二明又说了一个“废话”,然后说道:“我问你们呢,你们怎么在这儿?”
于栋:“这……”
吴巧春也说不出话来了。
她是被庞坏了,经常会撒泼,发小姐脾气,以往都有于栋罩着她,而且也能罩得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没想到今天一不小心居然惹到了曲二明身上。
曲二明本身没什么,关键是他爹妈都是狠角色,而且还挺庞他的。
真要把曲二明惹毛了,就算是于栋也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终日打雁,居然被雁啄了眼珠子,太难受,太尴尬了。
再尴尬又怎么着呢,吴巧春再任性,基本的轻重还是分得轻的,不能跟曲二明撒泼,否则就是在作死呢。
见这两个人谁都不吱声,曲二明就猜了个大概。
不过他虽然生气,但也不至于对于栋又打又骂,人家好歹也是个人物,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不能逼得太紧。
能想到这一层,就说明曲二明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傻批,还是个隐形的聪明人。
于栋:“二明哥,要不这样,这顿饭我请了。”
吴巧春也反应了过来:“对对,二明哥,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就随便点,回头我们结账就行!”
曲二明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们别在这杵着了,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儿空间!?”
于栋拉了拉吴巧春,两人就又跟曲二明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落荒而逃了。
至于他们两个会不会给曲二明结账,曲二明可不管。
他们付了钱更好,曲二明还省钱了呢。
于栋和吴巧春一走,服务员就也跟着出去了。
曲二明是自己来的,也是担心人一多把李天宇的父母跟吓着,或者惹得他们不自在。
不过刚才曲二明的一顿操作和表现也确实把四个人给吓着了。
这么牛批的一个家伙是什么来路?
虽然从对话内容上知道这个人就是叶翠萍所说的“小曲”,也就是李天宇的那个朋友。
但跟脾气这么大的人相处,也确实很难受,万一说错什么话惹到了他,那不麻烦更大啊?
特别是鲁建中和王梅,面面相觑,都想着怎么找个借口赶紧走人呢。
倒是叶翠萍还好,因为她跟曲二明通过一次电话,感觉这小伙子在电话里挺客气的,而且他又是儿子李天宇的朋友,总不至于恶言相向。
此时,只听曲二明走了过来,那气势一下子就变了,轻声说:“内位叔叔,阿姨,不好意思啊,刚才那两个人没对您几位怎么样吧?”
叶翠萍摆摆手:“嗨,刚才就是一些口角,倒也没什么,他们就是挺不懂礼貌的,还要强占这包间。”
曲二明一拍大腿:“阿姨,您放心,回头我就踹他们去,踹死他们!”
李国华连忙说:“别别,不碍事儿的,别冲动啊。”
曲二明呵呵笑了起来,连忙把几个人让到了座位上。
这一番操作又把几个人给整懵圈了。
这个曲二明刚才还嚣张跋扈呢,现在完全换了个脸,不对,是换了个人,搞得像是接待顶级贵宾一样。
这样的态度也让几个人渐渐放松了下来,不用总担惊受怕了。
曲二明问了一圈,总算知道李国华和和叶翠萍就是李天宇的父母,便对他们显得更加客气了。
关键曲二明一口一个“李哥”,整得他就跟李天宇的小弟似的。
这时,接着就有服务员进来让曲二明点菜,曲二明也很礼貌地让叶翠萍和李国华等四人先点几道,自己再加上几道。
对四个刚从国内北方飞过来的人来说,这顿饭吃得还真是有点像是看戏,跌宕起伏似的。
李国华忍不住问:“小曲,我们家小宇是怎么跟你认识的?”
曲二明摆摆手:“嗨,叔叔,李哥帮了我大忙,我打心底服他,他就是我大哥,你们就是我父母,别的地方不说,反正在南海,您二老只要提我的名字,保准好使!”
这话答得驴唇不对马嘴,但也算是相当真挚了。
鲁建中和王梅两口子又面面相觑起来,又是惊讶,又是羡慕。
也不知道李国华和叶翠萍的儿子是干什么的?能结交在南海这么厉害的人?
饭菜不错,景色更美。
几个人吃得也非常顺口。
叶翠萍又问:“对了,小曲,小宇他说在南海有套房子,你知道在哪儿吗?”
曲二明拍了拍胸脯子:“知道,一会儿我就送你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