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910章 鎮海軍使相伴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广州。
州城三重,中府城,东越城,西蕃坊,三城并列,一字排开。而府城其实又分为内外三重,外罗城中子城,最内为牙城。
岭南九府经略使行辕和广州大都督府、刺史府皆设于牙城,南海县衙则设于子城。
广州府有镇海军,其军使衙门便设于子城。
秦琅这位广州最高长官,因为并未携带家眷上任,且一来就南下平蛮许久,还没在广州怎么呆过,故此这次回来,直接入驻了牙城内的大都督府衙后院。
牙城戒备森严,特别是在经历了先前光明教之事后,这次秦琅回来,防卫更加严格。镇海军使是直接自禁军中调来的苑竹林,这位履历也是十分丰富,其早年本是河北窦建德集团的。
中原虎牢大战,窦十万兵马为李世民大败,苑本来也是逃回家乡弃甲归田了,可后来朝廷对河北群雄不放过,苑于是只好跟着刘黑闼他们又起兵反唐。
刘黑闼起兵之后,河北唐朝派来的刺史、总管们纷纷大败,唯有魏州总管田留安却把魏州守的跟块磐石一样稳。为了能够拿下魏州,刘黑闼特派了苑君竹潜入魏州投军。
这位田留安也是秦王府的一员猛将,早年本是隋军官,是张须陀麾下,在秦琼部下,后来随秦琼投瓦岗,再归王世充,最后与秦琼牛进达程咬金等阵前弃郑归唐,仍然随秦琼一起调入秦王麾下,作战跟秦琼一样的猛。
当时田留安在中原大战后被授魏州总管、刺史一职,别的地方都是人心慌慌,上下猜忌,唯有田留安却是镇定如常,且依然对河北豪强们如故,经常推心置腹。还说若有人想弃唐投贼者,直接砍了他首级去就好了。
后来他知晓了苑竹林乃刘黑闼部将潜伏在他身边,不仅没杀了他,反而跟他开门见山的分析利害,甚至还把城门钥匙都交给他保管,成功的把这位苑将军给策反了过来。
后来刘黑闼领兵前来,田留安还让苑竹林来了个将计就计,诱骗刘军入城,结果四下埋伏,大败刘黑闼军,刘只得狼狈败走。其手下莘州刺史孟柱被俘,六千兵被俘投降唐军。
此后刘黑闼在魏州城下又纠缠了一个多月,可始终没讨到半点好处,反浪费掉了宝贵的时间,这也为他此后兵败埋下伏笔。
苑竹林也因此将功赎罪,后来李世民入河北讨刘黑闼,苑竹林得田留安举荐,于是进入秦王府,这些年一直在禁军中统兵,稳步提升。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次广州设镇海军,李世民便点了苑竹林的将,以左卫中郎将之衔出任镇海军使,驻防广州。
苑竹林是在平蛮大战之后才来的广州,这次秦琅回来才第一次拜见上官,但两人却并不陌生,盖因为苑竹林本就是齐州人,与秦琼是老乡。再者其是田留安引荐给李世民的,当初也是秦琼帮忙说了好话的,而田留安跟秦琼,那都是多年的老战友。
故此苑竹林这个原河北人,进入唐廷后便是拜了秦琼这个山头的,属于唐军中的瓦岗派系的。
在贞观朝中,瓦岗派属于当年秦王府的核心,军功新贵集团,势力很强。
苑君竹平时没少到秦家拜访,秦琅虽年轻,可在贞观朝那也是个妖孽,深得瓦岗系大将们的看重,所以两人本就挺熟的,李世民让苑君竹来广州当这个军使,未必不是没有这里面的考量,岭南大乱之后需要大治,李世民也没打算这时候让这边更复杂。
苑竹林那也是百战余生的大战,从隋末打到唐初,从群雄割据到天下统一之战,再到对突厥、吐谷浑等的反击之战,大多都打过,还在长安为皇帝统带禁军,带兵本事很好。
一到广州,便把镇海军很快就立了起来,操练的这支新军服服贴贴,却又充满虎狼之气,嗷嗷叫。
在秦琅回来之前,大都督府长史冯盎和司马陈龙树,都被皇帝召往北方,这两位本来就是隋末时岭南东部地区的豪强代表,曾经都是割据一方的。
若再加上东部循潮的杨世略,广州周边的邓文进、高法澄这几位豪强,也都被一纸诏令调走。
广州便以这位领着几千镇海军的苑军使说了算了。
不过秦琅一回来,苑竹林还是立即将广州军政大权悉并给秦琅。
从总管府到都督府,再到大都督府,再到如今岭南九府经略使衙,广州的地位是在不断的提升,其岭南核心的位置一再稳固。
之前还由亲王遥领总管、大都督之位,但如今秦琅亲任岭南九府经略、大都督兼刺史,还是因为岭南正处于一个大变革时代。
皇帝需要秦琅这位一手提出岭南新政的猛将坐镇,故此连亲王遥领大都督都免了,好让他放开手脚施展。
“我不在的时候,广东还安定吧?”
府衙后院很气派,虽然亲王们一个也没来到任过,但府第的规格还是修的很高,有花园有楼阁,假山、渔池、荷塘一样不少。
知道秦琅没有带家眷在身边,所以苑竹林还很贴心的提前为秦琅准备好了后院的仆役,都是经过层层审核十分可靠能信干事还麻利的人。
他甚至还为秦琅买了好几个年轻美貌的女婢准备着。
“三郎那招调虎离山之计很了得,冯盎、陈龙树、杨世略、高法澄这些本都是岭南东部的豪强代表,在各地实力极强,如今他们被调走,还带着成千上万的家兵前往,这广东啊也就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岭南东部的大豪强以冯洗陈杨四大家族为主,都是在岭南一二百年的大家族,有名的土王,隋末时也都曾割据一地的。
贞观以来,朝廷对岭南的改革步入深山区,又是裁州并县,又是废除南选之制,又是罢除私兵,又是编户齐民等等,一步步的在收权,同时打压这些岭南豪强土王。
这中间也出现过好几次岭南叛乱,如宁长真、冯暄、谈殿等人几次起兵,但最后还是平定了,还是冯盎、陈龙树等平的。
这里面其实内容很多,很有意思,更多的还是对朝廷的试探,只是随着大唐越来越强,岭南的土王们也就只能不断的妥协让步。
之前秦琅平句町蛮,对左右溪下手时,两广山区就也爆发过不少起俚僚蛮做乱,只是都没闹大。
没闹大一是有心之人暗里煽风点火,可也只是想试探朝廷态度,或者闹一闹搞点动静出来,并不是真要造反,二是如今的俚僚蛮子们,也并不是如过去一般,随便挑拨一下就能跳起来大闹的了,这些人也聪明了。
关键还是岭南的新政,并没有有些人暗里鼓动说的那么可怕,编户齐民后的税赋劳役也不重,只是把以前给冯冼等家土王,或是各部酋长们交的进贡,转给了朝廷,甚至还更低了。
再一个就是如今岭南大开发,各地不是开矿就是修路,带来了很多机会,许多蛮子上了官府的车,享受到了许多红利好处,所以也并不愿意整天闹事了。
而句町、邕州那边的蛮乱平定的极为迅速,更是让那点小打小闹很快就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彻底的成了一场闹剧。
冯盎等从京城回来不久,又被征召北上,还带去了许多子弟族人和家丁私兵,这下岭南就更没人乱折腾了。
“镇海军操练的如何了?”
苑竹林很是自负的道,“操练时间虽不长,但已经初见成效,军官们都是我自长安带来的,其中小半是来自圣人羽林宫的天子侍卫门生。”
秦琅听了很满意,“广州陆上有镇海军,海上有南洋水师,有你们龙虎二军在,广州安矣!”
如今冯盎等土王不在,而冯暄、冯宝彻等几个老家伙又都死了,趁着平蛮新胜之势头,秦琅觉得自己应当做点事情,趁机再加把火。
“苑将军,我拟奏请圣人,将广州西面的冈州、新州、端州皆并入广州。”
苑竹林脑子里迅速浮现岭南地图,秦琅这动作很大,冈州,原本是邓文进家族的地盘,隋末时邓文进甚至占据广州过。而新州,原是陈龙树家族的地盘,新州石州罗州等都一度是陈家之地。
秦琅这是要趁着邓家陈家如今势不如前,邓文进、陈龙树又带着族中子弟以及家兵北上了,这是要干脆夺了他们家地盘了。
广州本来就已经够大了的,南接大海,北面直抵五岭,现在秦琅要把这西面三州也纳进来,广州可就更大了,甚至能占了岭南东道的三分之一。
“三郎之意,是趁机把邓家陈家的地盘夺了?”
秦琅笑笑,“不止,端州原本是谁的地盘?”
“高法澄?”
“正是,高家过去经营端州以及其北部地区好几代了。”秦琅也没掩饰自己的意图,先前武德时,岭南新附,朝廷为了安抚这些岭南土豪们,于是在岭南设立了大大小小八十余正州以及无数羁糜州,给各家一大堆的总管、刺史等职,并将各州的各级官职,都由他们自已征辟举荐,称为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