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起點-第九百七十二章棺材(下)讀書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臣等洗耳恭听……”
潘崇彻带头,其余的将校们无论是否心甘情愿,都齐声喊道。
李嘉明知道是奉承,但依旧笑道:“我不过是脑袋灵光一闪,获知一计罢了。”
这下,将校们瞬间提起了精神,难道皇帝真的有什么锦囊妙计不成?
如果襄州城真的拿下,那真是太好了。
潘崇彻则五味杂陈。
四路兵马,其他三路都有精进,只有他这个中路,区区一个襄州,就停滞了一个多月,转眼就到了六月初,这让自己哪有面子啊!
“你们都退下,阆州侯留下来。”皇帝点点头,轻声道。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诺——”
潘崇彻无奈地留下,颇有些焦虑不安,这是问责?皇帝知道给自己留面子,独自受训,的确是体谅人心啊!
“听闻这几日,你一直在大肆攻城,连预留的猛火油,火药,都用了不少?”
皇帝轻声问道。
但潘崇彻却不敢直视皇帝,他感觉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让他心生惶恐。
“老臣求功心切,还望陛下恕罪!”
潘崇彻连忙跪下,口呼不止。
“起来吧!”皇帝轻声道:“朕没有怪你的意思,求功,谁都想,侯爵哪有公爵好?这是人之常理。”
“老臣不敢——”潘崇彻低着头,畏惧这浩瀚天威。
“起来吧!”李嘉很满意其态度,领兵十万,还如此恭敬,并无骄横之气,知晓天威,这才是真正的将领,令他满意的将领。
“我且问你,你还有多少火药?”
“这……”潘崇彻听到这话,略加思索,这才道:“老臣临来前,携带有十万斤火药,如今用去大半,还有三四万斤左右,都是军械司储藏好,配好的颗粒分明的火药。”
“三万斤?”李嘉点点头,说道:“这些时日都在下雨,没有发潮吧?”
“应该没有,老臣怕其潮湿,特地高高架起,与地面有一尺多的距离,潮湿不得。”
潘崇彻继续说道,事到如今,他还是没有弄明白,皇帝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今日,带了十口棺材过来。”李嘉兴奋地站起,说道:“这就是致胜的法宝。”
瞅着皇帝这幅模样,潘崇彻越发的糊涂起来,难道皇帝纵情女色,以致于神智混乱?
不可能,以皇帝这么多年御女的身体,怎么可能出事。
聿少的暖婚甜妻 遥安
“唉!”李嘉失望的摇摇头,提前数百年出来的妙计,如今没得人欣赏,真的是有滋无味啊!
阳间巡逻人 城东九爷
“记住,我吩咐你的事,一定要照做。”
李嘉一脸凝重地吩咐道:“将我带来的那十口棺材全部给我装满火药,然后让人将这棺材,全部埋到襄州城下,随后再与我引爆。”
“如此多大火药,必然能掀起巨大的威力,襄州城即使再坚不可摧,也坚持不下。”
“诺——”潘崇彻这才醒悟,这是火药的集中用法,每口棺材数百斤,威力不知凡几,炸塌城上,极有可能。
第二天,抛石车,火炮,依旧全开,只是令襄州人诧异的是,这伙唐军,不要命的抬着棺材,就往城墙根上。
为了掩护攻城人员,巨大的“头车”开始出击。
这种车搭挂战棚,前面还有挡箭用的屏风牌,是将战车、战棚等组合在一起的攻城作业系列车。
头车长宽各7尺,高七八尺,车顶用两层皮笆中间夹一尺多厚的干草掩盖,以防敌人炮石破坏。
车顶中央有一方孔,供车内人员上下,车顶前面有一天窗,窗前设一屏风牌,以供观察和射箭之用;车两侧悬挂皮笆,外面涂上泥浆,防止敌人纵火焚烧。
说白了,这种攻城器械,就是专门用作挖土作业,十分方便。
石守信与潘美判断,唐军此行定然有阴谋诡计。
头车多时未曾出现,今日竟然尝试挖土作业,绝对有蹊跷。
“其明目张胆的想要挖掘地道,丝毫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石守信气恼道。
“我已经遣人在城墙根上埋下缸,能听到其动静。”
潘美沉声说道:“就怕其另有所图,咱们无法招架——”
“你说的对——”石守信闻言,心间一沉,无奈地说道:“走,咱们去城下瞧瞧,其到底是什么章程。”
“也对,这城上太危险了。”潘美点点头。
李嘉握着单筒望远镜,看着远处遭受炮火轰炸的襄州城,不由得感慨万千。
六月初,梅雨已经离去,天空放晴,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
襄州,实在个险要的位置,南北之腰啊!
如此坚固的城墙,如此英勇的战士,牺牲在这座城市,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让人去挖一下大坑出来!”
皇帝没来由地吩咐道。
“啊?”潘崇彻一脸的诧异。
恶魔总裁的娇蛮霸妻 冰焰暖暖
“待会死伤者甚重,咱们提前挖个坑,好埋了他们。”
李嘉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尽快的整理襄州城,在一鼓作气拿下邓州,听说邓州城已经被屠了,咱们出其不意,定能轻易拿下。”
“是!”
虽然不清楚皇帝哪里来的如此自信,但潘崇彻知道自己的身份,立马照办。
一个多时辰过去,上千名兵卒的施工下,十口棺材埋下去了五口,其余的地质不好,碰到了石头,一时间寸土难挖,只能在选地方。
“行了!”李嘉挥挥手,说道:“五口应该够了,只要城门埋到就行,让其余人撤回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是!”潘崇彻立马吩咐一句,很快,襄州城下,就不再有一个兵卒,唯有五口埋在地下的棺材,以及五个浅坑中的棺材。
“点上——”李嘉冷冷的说道。
很快,就有几个兵卒,拿着盾牌,火把,去点燃那数尺长的火线。
“给我浇灭——”城头上,获知唐军异状,石守信迫不及待地上城头,吩咐道!
可惜,时间太紧,准头不行,五口火线安然无恙地点燃了,然后快速地走近。
“嘭——”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然后接二连三,燃起了巨大的灰尘,耀眼的火光,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震动。
天地间,突然地就诡异地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