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ptt-第506章 張浩使壞相伴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我次奥!
感受到手里那滑腻腻的触感,我顿时就有了想吐的念头,下意识地抬头,就看见一个开膛破肚,肠子吊出来两米的女人,正披头散发地挂在天花板上,瞪着一对亮度堪比手电筒的眼睛,阴恻恻地怒视我。
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造型太特么别致了,你能想象一个人的肠子,究竟能拖拽到什么长度吗?
而且那血淋淋的肉肠表面,还弥漫着各种腐烂发霉的腥臭气息,有些地方已经烂得穿孔了,横七竖八地垂下来,好像一张肠子结成的大网,把我整个脑门都覆盖住了。
都市隐龙【完结】
草、草草……
我胃中一阵痉挛,忍不住抽抽了两下, 赶紧蹲下身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太恶心了,还没交手,我就被这家伙的恶心劲儿击败了,感觉胃里酸水直接涌上来,抑制不住地想呕吐,哪还有力气去管别的?
然而我不动,那血淋淋的恐怖肉肠却好似蚂蟥般蠕动起来,直接对着我的后背,来了个一个狠狠的鞭打,啪嗒一声,我感觉背上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难受得闷哼一声。
事情还没结束,就在我准备反击的时候,周围的墙上,地板上,还有天花板上,居然到处伸出这种血淋淋的肠子,自黑暗中猛扫着,死死卷住了我的双腿,然后拼命拉拽,将我拖进了黑暗当中。
“握草……”
我一边怒骂,一边挥动着双手,一个鲤鱼打挺,狠狠跃起来,猛不丁迎面飞来一把笤帚,恰好就撞在我额头上,又将我生生砸回了地板。
脚下的肉肠仍旧在发力,拽着我,拼命朝楼梯下方拽去,我的后背撞在楼梯间台阶上,每一次撞击都磨得我后背升腾。
你大爷,这玩意不简单啊!
我不是没有见过能够化作实体的鬼魂,但凶成这样的还真是少见得很,今天没把彩鳞带出来,是我的失误。
当然,我也没带怕的,就在我被那血肠拽到楼梯间拐角处的时候,身体里面的噬神蛊已经开始发力了,直接弥漫出一股很恐怖的气息,沿着我的经脉四处奔走,下一秒,我感觉身体回暖,于是猛地伸手一抄,死死拽住了楼梯间栅栏,以此来固定身子,又是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跃起,
蒼穹 九 變
“孽障,看我来收拾你!”
我一声怒吼,将气息全部汇聚于双手,对着身边那些恐怖的血肠接连抓过去,每一次抓住目标,都会激活手中的气息,将那东西腐蚀成一片黑烟消散。
啊……
墙壁中忽然大量渗血,一双怨毒的眼睛直接从墙壁上冒出来,宛如与我有着不同戴天的仇恨,残忍,阴毒,几乎饱含了世间一切的负面情绪。
我被这双眼睛一蹬,顿时感觉心里一突突,急忙松开手,跳开到一边,伸手去抓黑魔刀,准备给它来点狠的!
不过这东西倒也机灵,应该是晓得我不好对付,所以立刻放弃了与我纠缠,众多血肠直接渗回墙壁,眨眼就消失不见。
“站住!”我急了,赶紧挥刀去斩,唰唰几刀下去,切碎了一些零件,被斩断的血肠啪嗒坠落,在地板上仍旧好似活蚯蚓一般地蠕动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也顾不上细看,黑魔刀顺势撩出,笔直插入墙壁,耳边又听到一阵凄厉的尖叫,那被我刺中的墙壁中,立刻涌出大量的黑血,宛如井喷一般,直接从墙体里喷溅出来,直接盖住了我的一张脸。
“该死的!”
我叫骂一声,急忙撒手撤退,用手死死挡住了眼睛,通过指缝中间的间隔查看,才发现那玩意早就消失不见了,就连墙壁中喷出的鲜血也是假的,唯有被黑魔刀劈出来的刀口,还醒目地挂在那里。
“不对,中计了?”
我心中一凛,内心顿时浮现出不好的念头,刚才缠住我的那些恐怖血肠,恐怕并未实体,都是被邪灵利用怨念制造的幻觉,它把我引到这楼梯间里来,莫非是为了引蛇出洞,好腾出手,去对付那八个主顾。
“艹!”
我立刻爆了声粗口,反应过来,撒腿朝事务所方向跑去,果然,刚踏上走廊,我就看见事务所大门是开着的,里面早就混乱成一片,不时夹杂着“嗬嗬”的吼声。
王八蛋!
我气得跳脚,当即冲了上去,对着虚掩的大门重重一脚,径直冲了进去。
第一眼,我就瞧见夏梦正被一个男同学压在地上,脖子上被人用手死死地卡着,双眼暴突,还在死命地挣扎。
至于那个压在夏梦同学身上的男孩,则是双眼尽赤,满脸臊红,整个额头上爬满了大量蠕动的青筋,说有多怨毒,就有多怨毒。
“鬼附身?”
我心中一动,急忙划破中指,冲过去,用双腿盘住那人的脖子,发力一绞。
那人被我绞在地上,身体仍旧僵直着,不断挣扎,我单手一点,将中指狠狠压在他眉心中间,画了一个避邪的符咒,横过手掌,用力往下一按!
“啊!”
这名男同学立刻发出嘶哑的惨叫,嘴巴张大,一股黑色的浓烟也随着鼻腔涌现出来,被我反手一挥,直接掐灭。
“这东西怎么冲进来的,张浩呢?我不是给了他一瓶童子尿吗?”
搞定这个被附身的家伙,我顾不上检查,急忙翻身跳起来,对着正在疯狂咳嗽的夏梦喊道。
夏梦这时候已经吓蒙了,也许是因为被掐得太难受,她拼命咳嗽着,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朝着张浩刚才坐过的地方一指。
我回头去看,没有发现本该待在那里的张浩,反倒看见一个很斯文,脸上带着眼睛的男孩,赶紧冲过去,揪着他领口说道,“张浩在哪儿,他是不是跑出去了?”
这名男生同样一脸惊恐,吓得舌头打结,战战兢兢朝我说道,“是……你刚才一走,张浩就借故说想要上厕所,然后不顾夏梦的劝阻,自己拉开门出去了,还……还把你留下的童子尿也一起顺走了。”
草!
我气得暴跳如雷,终于明白待在事务所里面的人,怎么会中邪了。
感情这大门是张浩主动拉开的,这孙子肯定觉得,手上拿着一瓶童子尿,自己的安全就得到了保障,所以撇下其他同学,自己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