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2yj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全面攻略 愛下-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返迷宮!展示-9cfjk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受梦幻花的影响,以太之光失去了作用,现在传送装置又被毁掉,这便意味着,外面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再进入水晶迷宫了,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苏牧这才发现,自己太低估教会的手段了,也低估了克劳伦的决心和狠厉。
这位看上去永远都那么平静的教皇,从一开始便没打算让黎明社的人活着出去。
苏牧总以为,克劳伦既然给自己准备了退路,那不管干什么都应该会留有余地,否则要是事情做的太绝,彻底激怒了黎明社,所谓的退路便成了死路。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别说卡黛和卡列尔确定关系才几天时间,即便他们感情好得像几十上百年的老夫老妻,也绝对劝不住愤怒中的苏牧。
克劳伦要的是赢,而不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以他缜密的心思,不可能想不到这点,何况,其他参赛队伍还都在异世界里,这些人都是未来的骑士,是玛拉教会的希望,克劳伦舍得搭上他们跟黎明社一起陪葬吗?
于情于理,克劳伦都不应该这么狠。
可事实是,克劳伦的确这么做了。
苏牧现在不想去思考克劳伦这么做的原因,那不重要。
在看到传送台被毁掉的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夏娜等人因此出了什么意外,玛拉教会必将血流成河!
“你先不要着急,教会手里一定还有备用通道。”苏牧没说话,但身在黎明军事基地的赵果果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男人的状态有些失控,立刻开口让后者保持冷静。
尽管,她的语气听上去也不如以往那么平静了。
敌人还有牌没打出来,这种情况下,每多一个意料之外,都会让黎明社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赵果果已经在全速推进针对克劳伦的行动了,可如果在这之前——在苏牧见到克劳伦,让后者看到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之前,夏娜等人已经遭遇了不测,那这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
赵果果同样着急,她对黎明社的感情并不比苏牧差,甚至,从某个意义上讲,赵果果比苏牧更看重黎明社,她没有亲人,黎明社就是她一直在努力建设的家。
而如今,这个家正在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就算是铁打的人,心里也不可能没有波动。
没有表情,不代表没有情绪。
只是,情绪现在没什么用,并不能帮助黎明社脱离险境,赵果果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找到备用通道,杀掉罗特,剩下的交给我。”
赵果果确信克劳伦在这件事上依旧留了后手,这是谨慎之人的本性。
并且,克劳伦不可能用数万名学生的命来换黎明社的命。
赵果果十分肯定这一点。
或者说,她现在必须对坚定自己的判断。
因为,她为克劳伦准备的大礼,便是建立在这个判断的基础之上。
如果从一开始她的判断就是错的,那黎明社已经输定了,事已至此,谁都回不了头。
这是一场豪赌,一场用无数人的生命作为筹码,且黎明社不得不下注的豪赌。
从整体实力而言,一百个黎明社都未必打得过教会,赵果果只能孤注一掷,从克劳伦身上的弱点下手,只是,这些事都没来得及跟苏牧通气,现在也没必要再多说了,在说完那句话之后,赵果果便暂时切断了通讯,她不想干扰到苏牧的思路。
極品辣媽
如何找到教会藏起来的备用通道,身在骑士城堡的苏牧一定比在军事基地的她更有办法。
“报告!”一名士兵跑进了指挥室,“第一序列程序启动完毕,1-7号轨道已经架构成功,五秒后锁定目标。”
“继续。”赵果果说道,“另外,调出圣凯城上空的天眼,把实时监控接入各个频道,并屏蔽掉其他的信号源,在接下来的半个钟头内,我不想看到任何圣凯城之外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尤其是荣耀之地的直播。”
“是!”士兵敬礼,领命而去。
指挥室的大屏幕中,放着一张涵盖了整个玛拉教会的军事地图。
上面不断闪烁的红点,代表着黎明军即将攻击的区域。
这些红点最初只有一个,接着便成三个,然后是七个、十五个……越来越多,越来越亮。
角落里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人家看着这一切,深深叹了口气。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在心里问自己,这样想着,也就这样问了出来。
“已经不重要了。”赵果果漠然道:“你现在只能祈祷自己没有看错人了,老教皇。”
……
……
“备用通道…备用通道,如果我是克劳伦,会把备用通道放在哪里?”
另一头,苏牧也在强迫自己冷静,他不断尝试模仿克劳伦的思维模式,可越模仿,他心里越烦躁,因为,站在克劳伦的角度上,能把备用通道神不知鬼不觉藏起来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來自快穿的你 青羅淺衣
克劳伦之前的闭关之地可以,二十三个军事基地也可以,甚至,近两百个城市的狩猎中心都可以,就算是用天眼去查,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分钟之内查出来。
这时,一道丝毫不弱于苏牧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之中。
“谁!”苏牧眼睛一眯,身影如同鬼魅般窜进了黑暗之中,随后一个重组直接出现在了来者的身后,一剑便搭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農門嬌妻:惡女當道 明夜微瀾
整个过程,连一秒都不到!
“速度很快,但无敌不是你这样用的。”那男人淡淡地说道,瞥了一眼肩膀上的巨剑,“怎么,动手啊?怕杀了我没人告诉你传送台在哪?”
“抱歉。”苏牧一听这声音,立刻收回了巨剑。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薇尔莉的父亲,红衣执事安德里。
把剑放在自己老丈人的脖子上,这一下其实挺尴尬的,只是现在情况紧迫,苏牧没空去尴尬,更没空去掩饰尴尬。
警匪共寢:老婆無惡不作
“伯父,你知道备用通道的位置?”苏牧问道。
“跟我来。”安德里只说了三个字,便转身朝附近的一家医院飞去。
骑士小镇里的传送台,其实是他亲手毁掉的——这是克劳伦在进入水晶迷宫之后才临时下达的命令,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备用通道,克劳伦也许自己都没打算活着出来,因为克劳伦也不知道,当初黎明社被兽潮围攻时,场面太过危险,摄政官吉尔默怕有人受伤来不及治疗,便命人用最快的速度制作了一套组装式的传送台出来,并将对应的传送点设置在了医院——这便是第二天将想找黎明社麻烦,但却被苏牧等人碾压式反杀的证道联盟学生所用的传送台,这个传送台一直都没收回去,因为迷宫的危险系数也非常高,吉尔默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索性就让人把传送台藏到了迷宫大殿附近,方便骑士团对学生进行救援。
这一举动,无疑帮了苏牧的大忙。
两人来到医院,一路上,苏牧看见了不少人都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很显然,这里刚刚也经过一场惨烈的大战。
看穿着打扮,这些人和安德里一样,都来自圣众议会。
“谢谢。”苏牧忽然开口道。
他不傻,不会以为有人猜到了最后的传送台的位置,来帮黎明社攻打医院,这只有一种可能,圣众议会的人在自相残杀——安德里所带领的天启骑士团和其他骑士团。
“不用谢我,薇尔是我的女儿。”安德里淡淡地道。
克劳伦派人过来,想把这个传送台也毁了,将所有人都彻底留在异世界里,而薇尔莉是其中之一,自然要问问他这个当父亲的同不同意。
“那不一样。”苏牧摇了摇头,“你帮的不只是薇尔。”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一间病房。
传送台就在窗边,而病床上坐着十多个人。
快穿女神的代價
他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正在互相给对方包扎。
金发男模样最为凄惨,半边脑袋都缠上了绷带,活像个木乃伊。
看到苏牧进来,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带血的白牙:“你好苏骑士,终于能如愿以偿的跟你打个招呼了,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有个妹妹,长得不比薇尔莉小姐差,身材也很棒,和你们社长差不多,她还有着一头跟我一样漂亮的金色头发,怎么样,等这事完了之后,要不要考虑和她处处看?”
“你再多说半个字,我让你另一边脑袋也缠上绷带。”安德里冷冷地说道。
金发男当即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了。
苏牧对着众人鞠了一躬:“谢谢你们。”
“我只有一个要求。”安德里说道,“把薇尔活着带出来。”
说着,他走到窗边,启动了传送台。
“我保证,就算死,我也会死在薇尔前面。”苏牧说道。
“勉强算个男人。”安德里将密匙卡扔给苏牧,“你们都要活着。”
死神之烏爾本紀
“一定。”苏牧说道,“你们也走吧,离开骑士城,越远越好。”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帮到天启骑士团的消息了。
如果黎明社有任何人出了意外,骑士城必将是教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付出的第一个代价,而以金发男等人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在黎明军的狂轰滥炸之下逃出生天。
说完这句话,苏牧便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头儿,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金发男有些莫名地问道。
燃燒的黑龍酒 生了翅膀的虎
“白痴。”莎尔看傻子似的看着金发男:“如果你的漂亮妹妹也在里面,被教会不讲情理也不择手段的杀了,你会怎么办?”
“……头儿,我们赶紧跑路吧。”金发男想了想,认真道:“我感觉骑士城要没了。”
“你就那么希望他们出事?”安德里反问。
金发男哑了一下,解释道:“我当然不希望他们出事,但你也知道,教皇在里头,圣众议会的精锐大部分也都在里头,他们还有着军研部的技术支持……老实说,我不看好这群小家伙,即便胜,也只能是惨胜,骑士城铁定会遭殃。”
安德里沉默片刻,说道:“把传送台拆下来,带走,我们去圣哲城。”
金发男说的没错,这一战黎明社的胜率极低,几乎不存在翻盘的机会。
退一万步说,即便黎明社赢了,且是完胜,他们也必须得走。
从对自己同伴动手的那一刻起,天启骑士团便不在是圣众议会的天启骑士团了,他们将面对教会不死不休的追杀,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去圣哲城寻求老德克的庇护,要么从此销声匿迹,浪迹天涯。
安德里舍不得薇尔莉,金发男他们同样也舍不得自己的亲人,所以,只能去圣哲城了。
“祝你们好运,小家伙们。”金发男叹息一声,便招呼起众人开始收拾东西。
……
……
水晶迷宫。
此时的希尔科斯塔外,已是横尸遍野。
银九山、玖琦歆和奥德教皇三人还在和克劳伦僵持,但圣众议会的人,已经死伤过半。
据赵果果的推测,迷宫的地底下很可能被布下了蛮神血祭大阵,夏娜知道这一点,所以真的没有抱着杀人的心思来打这一架,她的目标只是圣众议会手里的那些反物质武器。
可是,夏娜忽略了一个问题。
圣众议会的人严格来说都算是兵,他们骨子里都有着悍不畏死的血性。
那些受到攻击,精神力稍微强大,从许倩倩的神魂冲击中回过神来的人,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拼命!
这反倒是差点打了黎明社一个措手不及。
双方交战,一边不想杀人,一边却不想活,那场面根本是无法控制的混乱。
这个时候如果再不下重手,让圣众议会的人把枪给开出来了,那死的,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自己,所以,夏娜即便再不愿遂了罗特的愿,也只能改变作战方式了。
所有企图开枪的人,一个不留!
然而,死的人还不只这些。
地上躺着的,有一般是从头到尾没有清醒过来的。
他们并不是被黎明社所杀,而是被罗特所杀!
罗特两人看似在和薇尔莉交手,实际上,他们却是在一边利用无影之力增强自己,一边借着身位进行远程攻击——三个近战打架,哪有放远程技能的?
薇尔莉每次一躲开,那技能便会砸在身后的人身上。
地上躺着的骑士,有大半都是这样死的!
而罗特两人的修为,也随之突破到了五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