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gjy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二十章閲讀-irar1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总觉得陆遇最后说的那句话是在含沙射影于她,这让她有些不能忍。
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她让人说两句影射一下也死不了,总比那倒霉的影子精强得多。
啧啧,她一直觉得自己也算是个狠人,但如今对比起陆遇来,却真是完全算不得什么。
看看人家,再大的执念说一分为二彻底斩断便彻底斩断,从此再无关联自己扭头飞升便飞升。
收了报酬签了血契,一早知道需要付出半数的修为与法力,便索性直接让自己的影子成精,故意放走喂大,等派得上用处再一把抓回献祭得毫不手软。
她倒是庆幸自己在飞升通道内及时服了个软,双方间暂时达成了和平相处,毕竟这样的人是真的不好得罪。
好在之后陆遇没有再说什么,不然张依依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再强大也会忍不住要多想。
两人一路无语,直到彻底走出这片虚空。
“想好你的诚意没有?”
極品房客 錦瑟
在一片碎石上停了下来,陆遇回头看向张依依,一脸债主讨债的模样:“还是觉得自己有本事能再在本仙眼皮子底下跑掉一回?”
“……”
最強狂暴妖孽系統 我妖選呂布
张依依觉得陆遇绝对是她见过的最小家子气的仙人,可要面对的终究还是得面对,总不可能自个主动消失。
然而,就在她琢磨着要如何尽善尽美的回答,却不想陆遇竟是突然换风格,难得发了万年也罕见一次的好心。
“算了,看你这样子就知道还没想好,反正仙界就这么大,先欠着,你慢慢想便是。注意点安全,别等本仙还没去找你拿回欠下的诚意便直接挂了,据说山海老贼最不待见的便是时空道修的存在。”
说罢,陆遇就这般真的没再管张依依,一个闪身走了,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依依简直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运气会这么好,对方不仅没找她麻烦,还带她出了那片虚空ꓹ 甚至于主动提醒她当心山海仙帝,而后就走了……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这实在是太出乎意料。
不过转停快一想ꓹ 兴许人家忙着要寻安全的渡劫之地,又到底合作了一场算半个自己人?
晋级仙帝可不同一般,当然不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就敢开始的。
倒不是说雷劫威力于陆遇来说有多大多麻烦ꓹ 而是一旦有新的仙帝诞生,势必会对整个仙界现状与势力划分都产生极大的影响ꓹ 所以不是谁都愿意看到这样的改变与势力重新分配。
但不论如何,陆遇主动退步以及离开前的善意提醒到底让张依依长长松了口气ꓹ 也没有在原地多做逗留。
离宗二十多年了ꓹ 也不知道她做门派任务前往无妄海却迟迟不归,宗门因此会如何。
玄欲
张依依归心似箭,飞了半天终于找到人迹之地确定目前身处何处时,这才拿出了自己的古琴直接开始传送。
终于重新踏入太安仙州所属的另一仙城之后,她第一时间便给师祖传了讯,一则为报平安,二则自然是打听宗门是否因为她失踪这么久ꓹ 没有完成太安仙州下派的宗门任务,有没有受到什么牵连。
当然ꓹ 最为重要的是ꓹ 她担心佛宗传承重新开启一事以及自己时空道修的身份很大可能已经被山海察觉ꓹ 若这样的话ꓹ 以防连累宗门,此时她反倒不合适明晃晃地回去。
传讯发出去后不久ꓹ 张依依很快便收到了回复。
而三疯师祖在回讯中明确表示宗门并无大事发生ꓹ 但却让张依依以另一层普通弟子的身份归宗ꓹ 莫要引起任何人注意。
在最初从南部大仙域回到云仙宗后,姜恒一早便给了张依依另一普通弟子的身份牌备用ꓹ 为了正是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时,可以用另一层身份方便进出。
而现在,这块普通弟子身份牌派上了用途,自然也说明她的身份估计真的已经引出了些问题。
不过既然还能回,也说明目前为止问题还没有严重到无法解决的地步。
离开那片虚空前,张依依便有意改变了气息,压制了修为,这会儿收到三疯师祖的回信后,自然更加小心谨慎起来,连带着样貌身形都跟着幻化一新,彻彻底底的成了另一身份牌所登记的普通弟子。
一路顺顺利利到达鸿远仙城,也没急着立马回宗,而是在城里转了几圈,特别是最为热闹的街道茶楼酒家坐了坐,确认这附近明里暗里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不急不慢的带着坊市随意挑选的几样东西往云仙宗而去。
一路走去,她发现云仙宗周边暗中的确有眼睛关注着人员来往与动静之类的,这暗中的眼睛有云仙宗自己的暗桩,也有别的外人。
不过那些暗中盯梢者除了盯着以后却并未有其他任何不当有的举动,估计着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云仙宗才不好说什么,总不能让自己宗门周边通通成为无人之地吧。
张依依拿着自己普通弟子的身份牌顺顺利利的进了宗,也没立马回内一峰,而是先进了一处普通弟子所居之处,而后这才隐匿了身形回了内一峰。
領軍者 荒原月光
到了内一峰后,张依依直接去了三疯师祖那儿。
及时得到消息的三疯师祖,老早便把其他闲杂人等支使开掉,这会儿功夫就在那儿亲自等着。
“弟子见过师祖!”
重新恢复自己模样的张依依,自是先给好久不见的师祖行礼问好。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金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疯开心地扶起徒孙,一眼便看出依依这一趟出门又是收获满满,虽然还是在真修后期之境,可这实力修为却是比着二十几年离开时更加扎实了不少。
他就知道,不论无妄海发生多么不寻常之事,有着多大的凶险,区区一片海域都不可能困住自家徒孙:“拂远那东西五年前派人前来,说是无妄海生灵死伤大半,这事极可能与你有关,让我门中弟子一旦有了你的消息之后,不得隐瞒,需得立马上报太安仙州。若发现有包庇你行径隐瞒你的消息者,皆视为同党。”
三疯三两下将他为何让张依依隐瞒身份回宗的原因道了出来,同时说道:“虽说拂远并没有直接给你定罪,也没有明着发布通缉令之类的,但他们对你恶意满满,不论真与你有关还是假与你有关,但凡找到你的话,定然不会轻易放过。”
“五年前才来?他们这速度也就一般般吗。”
张依依听到这消息,平静无比,毕竟自己做了什么也不是完全无迹可查,哪怕拂远没那能耐,山海仙帝却是绝对不可能再无所察。
五年前,也就是佛宗传承在下界都整整开启了八年之久,从无妄海发生那么大的动静再到山海察觉出有人动用时空道穿梭各世界,最后怀疑到她头上来,竟是用了八年之久。
啧啧,虽说佛主掩饰的能力极强是一回事,但从某一方面来说,山海仙帝比起曾经的佛主来,其实也不过是个渣渣吗。
真不知道为何洛启衡轮回金印中带回的九道封印,其一指名要诛杀山海,如果不是出于实力上的考量,那么更大的原因又是什么?
山海这人身上有着什么特殊之处?仅仅只是一个敌方奸细存在那么简单?
还是他这个敌方奸细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有着什么特殊的他们还未发觉的关键影响?
片刻之间,张依依想到了很多,自然也没有刻意隐瞒自家师祖:“拂远应该是奉了山海之令找我,这些年我在无妄海底发现了佛宗传承,也因此而帮着佛宗做了些事,不可避免地动用了时空道,十有八九是山海察觉到并且怀疑到了我的身上。但不论是对佛宗还是对时空道修的灭杀,这些事他们都没法放到明面上来,所以只好顺势找了无妄海生灵死伤大半这个黑锅扣到我身上。”
三疯一下子便明白了其中干系,自然亦明白自家徒孙基本上已经暴露在那些人眼中。
“没错,他们的确不敢明着来,因为三年前,齐灵仙帝与泽仙帝公开联合向仙界发表了声音,直指当年神明陨落、佛宗断代并非物竟天泽,而是某种人为的惊天阴谋,且这桩阴谋远远还未结束。所以两大仙帝齐齐表示正式插手调查,要寻找神佛劫祸的真相,避免整个仙界再步灭绝后尘。”
三疯看向依依,笑着说道:“还有,这两位仙帝不久之前更是搞了一个寻找最有时空之力潜质的修士长期有效活动,直指有人暗中恶意抹杀时空道修的存在,为祸仙界其心可诛。他们将不惜代价找到证据,为仙除害!”
混沌神逍遙人生
听到这些,张依依都有些不敢置信,惊喜地反问道:“这么及时?两大仙帝的动作倒是快得很。不过我回来前曾在鸿远仙城逗留过几个时辰,为何一点儿都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没听说再正常不过,整个太安仙州都在拂远治下,他当然不乐意听到这些声音,所以这边的修士绝大多数并不知情,即使知道一些的,也没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这些。毕竟但凡有脑子的都能看得出来,齐灵与泽仙帝虽未明言,但种种迹向已经指向幕后主使为山海无疑。”
三疯继续说道:“所以只要你不明着显身被他们抓到,拂远也奈何不了你。也别担心因此会连累整个宗门,万顺仙王说了,山海现在被两大仙帝齐齐针对,自身麻烦缠身根本难以脱身亲自对付你一个小真仙以及我们云仙宗。至于拂远仙王,他还真没那么大的能耐搞得动大风大浪。”
“万顺仙王?师祖,您知道川页师叔的真实身份了?”
张依依再次发现意外真多,看来她不在的这二十多年里,这里还真是热闹不已,远比她所想象的更加精彩得多。
“你这个少主被人强行弄进无妄海这么久没有音讯,万顺仙王能够置之不理?”
三疯说道:“那两位仙帝之所以动作如此之快,万顺仙王功不可没,不仅是他的真实身份,还有一些其他内情,能够与我们说的,他也都主动告诉给了我们。总之你放心,别看咱们云仙宗明面上还只是个仙城级别三流门派,但还真不是谁都能轻易动得了的。”
张依依听到这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中的确安心了不少。
“哦对了,还有洛启衡那小子,这些事情他也没少在其中推进奔波,所以最近这些年他怕是都忙得很,不会有时间来云仙宗的。”
说到最后洛启衡衡最近这些年都不会有空来云仙宗,三疯师祖瞬间都高兴了很多。
人没这么快来便说明议亲一事又得继续往后推,自家的好白菜当然希望留得更久一些,哪愿意这么快随随便便就被外头的猪给拱了。
见状,张依依也跟着笑笑,聪明的并不多发表意见。
之前她一直所处之地根本无法接收任何讯息,如今回到宗门后也还没来得及给洛启衡传讯,倒真不知洛启衡那边的现状。
不仅是与山海有关之事,还有收集氢源一事,每一件每一桩都不是简单能做到的,所以洛启衡有多忙她自然清楚。
正想着等搞定师祖这边得空之后再给洛启衡传讯报个平安,却不想下一刻随身空间内存放着的一枚特殊传讯符便有了动静。
那明显是洛启衡早先传讯给她的,不过因为之前她一直不在仙界或者身处飞升通道中,所以根本隔了这么久到现在才有了延迟反应。
不过当着师祖的面,张依依也没急着查看特殊传讯,还是先把这边的正事通通都安排完好再说。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軟軟糖汁
“师祖,我师父从秘境出来了没有?师叔呢,在不在宗门?小师弟怎么样了?万叔他的伤情修为恢复得怎么样了?贾放歌前辈现在在哪?这些年可有下界师兄师姐们飞升?还有,有没有……”
“停停停,你一下子问那么多,师祖我答得过来吗?”
三疯当下笑骂道:“你这可真是不客气,把师祖我当成万事通使呀!”
PS:昨天晚上开家长会开得太晚,没有更新,请假条都没来得及写,抱歉,过两天会补上昨天得更新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