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tcz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冠冕唐皇 衣冠正倫-0721 燕子築巢,無懼惡雀閲讀-zr4cg

冠冕唐皇
小說推薦冠冕唐皇
行台这一次潼关演武,安排的演武项目虽然并不困难,但对于这些新编入伍的团练兵来说,想要从头到尾合格的完成下来,同样颇为困难。
特别是在演武的第一天,基本的行军扎营都错漏多多,有的营队偏离了预定的扎营地点,有的入夜尚且没能扎营妥当。更有的一日操练下来,入营清点一番后营士或多或少,明显是旗令混淆,认旗不清。
总之,第一天的操练进行下来,可谓是错漏多多,不堪入目。
对于这一点,李潼也有预见,倒是并不怎么意外,但不意外并不意味着不作追究。
所以这第一夜营宿之后,中军大营外刑具架设,诸营官长各依犯错轻重入营领罚。像是出任一营营主的李祎,一天操练下来后,直接混成了一个光杆司令,其营士俱离散于阵伍中。
“知易行难,可有领教?”
待到李祎一脸羞惭的入营请罪,李潼望着他微笑道,但片刻后脸色却陡地一沉,冷声道:“行营亡士过半,该当何刑?”
“亡士过半,当旗兵长,斩!”
李祎听到这话,额头冷汗直涌,但还是开口涩声言道。
“营士给你,便是手足,手足俱无,性命何存?今日尚是演练,来日真赴沙场,你自觉还有性命归来领罚?”
今次演武本就是操练一群新兵蛋子,刑罚自然不可能遵照正式的军令,不过李祎这小子搞成这样ꓹ 李潼多少还是有些失望。
很純很賣萌:鉆石富豪來相親
因这小子是宗家难得才器之选,李潼对其也是颇有栽培ꓹ 旧年赴陇都带在身边增长阅历,归京后又长在鹰苑受教韬略。结果这一次授给营职,就露了这么一次大脸ꓹ 连李潼都觉得有些没眼看。
第一天的操练,行军二十里而后扎营就宿ꓹ 从禁沟西侧起行,东侧塬顶扎营。为了降低难度ꓹ 甚至没有给诸营配给器械辎重ꓹ 诸营毡帐幕也都提前送过了禁沟。
这些新招募的诸州团练,虽然不乏府兵亡户,但由于行台旗令并编制都是新设,有别于此前诸种,所以难免是有些无所适从,混乱是整体的。但其他营主多多少少还能有所约束,至于李祎直接营伍尽失ꓹ 也实在是独一份。
诸营行军过程中,自有内卫甲士跟随监督ꓹ 回报李祎最大的问题就是惜刑。慈不掌兵是有一定道理的ꓹ 诸营营主分得营伍后ꓹ 许多营主便先设督队ꓹ 优选有行伍经验的老卒以约束部曲,凡有游卒离伍直接施以鞭笞之刑。
掌军则必掌刑ꓹ 李祎接手营伍后倒也设起施刑手ꓹ 但在施刑的时候却不够干脆果断ꓹ 无以威众。
更要命的是他设定的军令过于繁琐,观水文、察地理ꓹ 疾行潜进、前跳后伏,鹰苑中所教授的各种行军变化倒是试演了个遍,可问题是他营中这些新兵蛋子连基本的认旗协进都困难,结果登塬一瞧,整个营中除了他只剩下了一个执掌认旗的令兵,就这还是因为他自己辨识旗帜找了上去。
看着李祎一脸挫败垂首伏地,李潼叹息一声后说道:“解下营符罢,明日入伍随军出入。”
尋歡寶鑒 青樓探花
重生之全能學霸 沙風
諸天
李祎听到这话,眼眶霎时间红了起来,伏地哽咽道:“末将情知失令,不敢请恕。但营士荡没于我,请以一夜为期,入营收抚遗卒,明早典兵,若失一卒,愿领正刑!”
“少年意气,争强是好,但诸卒杂在各营,既已入帐就宿,不为你再开方便之门。”
“末将不敢妄求方便,所管营卒籍名形貌半存心中,入营细索,绝不横扰营卒寝宿。”
“若依正刑,明早若仍亡士过半,可是要就斩的!”
權少的新
见李祎还在顽固争取,李潼便有些不悦。
“典兵无能,该当领罚!末将错失前机,恃恩强求,若仍无补前罪,死而无悔!”
李祎又叩首恳求道。
“去罢,好自为之。午夜之前,诸营门关闭,营令也不为你一人独宽。”
李潼又稍作沉吟,又对众待罪营主说道:“尔等诸众,若有亡散待刑者,一并下营拣取。明日典兵验数,全则不罪。”
將愛鬥到底 孤巖蕊溦
诸营主得到这个机会,自是大喜,叩谢之后便匆匆行出,不敢再耽误时间。
接着,李潼视线又望向郭知运,发问道:“一营甲数几员?”
“三百三十数。”
郭知运闻言后便连忙正色答道。
“你甲伍入帐是几数?”
“七百八十六数,我营三百一十七数,别营四百六十九数?”
郭知运讲到这里,语调内隐有自得。
“何以冒数如此?”
“我营行伍最整,令语最简。士伍观风傍势,随我而行。”
郭知运讲到这里,又连忙说道:“末将沿途收捡游荡失伍徒卒,以我本部分领什伍,营分内外,号兄号弟,兄营令以四方,弟营令以左右。四方混淆者笞五,左右不分者杖十。督队六十,以我举手前后,喝令不应者,黜之以外,再喝不应,半袒以夺甲意,三喝不应,逐之出伍、意以斩……”
“明日典兵出营,以你营为正,掌中军认旗。”
李潼先将郭知运拔于诸营主之上,然后又微笑道:“明日行途三十里,夜中就宿后你营将有鼓袭,归营准备罢。”
这一次演武,不唯练兵,更是练将。诸营虽然各自不乏混乱,但对兵长惩处并不施以肉刑,而是阶号升降。类似李祎那种直夺营符者,就等于退出了这一次演武,起码这一次不会再有机会了。
首日演武,郭知运大放异彩,阶号升为甲上,更直接领受了中军认旗,自然让人艳羡不已。
清晨时分,李潼刚刚起床,帐外李祎早已经在外等候,眼眶红肿入内叩拜道:“昨夜入营招抚亡失,得员三百二十一数,亡员九数,特来领罚。”
看到这小子一脸疲惫,李潼也有几分不忍,闻言后便说道:“领笞之后,归营整部,暂不给阶。夜中就宿若仍故犯,前罪自领,不容申辩!”
“末将领命!”
新的一天,诸营炊烟升起,随着阳光照耀塬顶,鼓角声再次响起,各营次第行出,演武继续进行。相对于第一天的混乱,今天的状况便有了极大的改善。
当傍晚时分诸营下塬,就黄河岸边扎营就宿时,营盘格局已经初具章法。
如是演武两旬之后,某一天夜里,潼关关上突然鼓声大躁,旋即千数骑狂风一般卷上塬顶。曹仁师亲率部伍直扑塬顶诸团练营盘,便见营火次第点燃,营士持杖傍栅阵列。突袭之军于诸营之外纵横数遭,于野中竟无捕一名跳营逃卒。
“儿郎归营就宿,晨前仍有一袭!”
无功而返后,曹仁师勒马于营外大声吼叫道,之后便引部如潮水般退去。
黎明之前,如约再来,还未靠近营盘,便察觉前方氛围有异,喝令队伍缓行,侧方桃林中却突然火光冲天,并伴随着将士们吼叫声:“冲啊!擒获一骑,能加餐一羊!”
“哈哈,小辈戏我!咱们撤,明晨诸营但有膻味,关中一月不得肉食!”
曹仁师大笑着勒马回转,麾下群骑潮水般退走,然而在退走的途中,自有五百骑下马沿侧路疾行伏定。当桃林中诸营将士冲至近前时,直从野中冲杀出来,游骑去而复返,直接掳走近百冲出的将士,并一路追撵直至营前,叫闹一番,尽兴而归。
大響馬1900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快穿怎麽爽怎麽來 桂枝兒
一行人返回关前时已经是晨光破晓,及至近前,却见关前赫然千人列阵。
“曹将军难道以为营中无马?”
郭知运手持木刀大笑道:“儿郎们,告诉关前袍泽,我们要做什么?”
“烹羊、烹羊!”
关前那千员阵卒闻声后便大吼道,明明几声吃货口号,竟喊出几分壮怀热血的氛围。
末世獨行
“哈哈,入我关前,能撼几分?但夜中奇袭,仍能成阵,何吝一羊!开关门,数羊犒军,此日饱餐!”
这样的演练,当然不足夸胜。但正如曹仁师所言,成军堪堪一月,已经能够阵伍调度从容,的确值得犒赏。
足足近千只肥羊从潼关被赶上塬顶,这一日,诸营灶火旺盛,膻气满满,诸营士持刀分肉,吃得满嘴流油,可谓畅快有加。
演武正式结束以前,除了犒奖将士之外,行台还专门派来了百数名音声伶乐,戏演欢贺。诸如雍王《杀蕃歌》、《少年行》等诸俗乐,并是传唱塬上营间。
除此之外,另有新谣《燕子赋》,于诸营中加以演唱。这一首新谣,并不以词丽壮阔而成,俚曲通俗易懂,讲的故事也是很接地气。是讲客居异乡的燕子辛勤筑巢,结果却被土户雀儿将其巢食侵占,雀儿有恃无恐,因为燕子身为逃户本就罪身,不敢讼于官府以求公道。然而行台使员凤凰入乡扩户,明辨是非,判令雀儿归还燕巢,并将侵夺燕子产业的雀儿拔羽放逐。
士伍之间最尚公义,当这《燕子赋》在诸营唱起时,自然群情振奋,无不盛赞凤鸟处事公道。
通过这一寓言歌赋,来自诸州的团练营士们也都了解到行台有关扩户的新行令式,官府不再以逃户为罪,无论返回故乡还是就附客籍,只要能够勤劳生产,遵纪守法,官府都会保护其家业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