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2a4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1037章 一條大魚看書-3jhf2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穹顶之下。
不知道多长时间,顾判都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
来自虚空深处的气息波动越来越强,也让他有些沉寂的心绪多出了几分波澜。
这些日子,他就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老人,坐着轮椅守在那里,将不时就会冒出来的一具具道兵拿下,然后丢到红衣古宅之内拆卸让人研究。
末世之喪屍會種田
除此之外,查阅业罗典籍的事情也被红衣揽了过去。
他一开始倒是兴致勃勃去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那塞满了整整一间屋子的各种书卷后,顿时就没了心情,也瞬间明白了业罗法王为什么会直接拒绝帮忙查找资料的要求。
这些书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全部晦涩难懂,看上一会儿就让人头晕脑胀,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兴趣。
穿越之夢回西燕 彭貴勇
好在家里有一个对于读书有着极度热爱的女人,就算是再枯燥乏味的内容都能看得津津有味,还有一本没有其他本事,但拿来记录文字却堪比扫描仪的陋狗,才算是将他给解放了出来,可以投身到一个男人更加喜欢的游戏之中。
那就是钓鱼。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讓屍體說話 黃河丸子
顾判守着苍穹之上的那个孔洞,就像是坐在了一座鱼塘边上,周围白云飘飘、空旷宁静,远离了一切的喧嚣杂事,假装让整个人的心境都缓缓平静了下来。
而当“鱼儿”出现的时候,便当即有道道猩红触丝飞射而出,小心翼翼将它们包裹缠绕,再随手丢进自己的储物手环之中,享受着来之不易的一点收集快乐。
这段时间,其他人都在为了可能随时到来的大战而做着准备,唯有他一个人在这里整天整天的枯坐。
魔武重生
他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钓鱼,也并不是真正的平静快乐。
因为需要他去思考的事情很多很杂,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像一头猪那样懒,根子上却无法像猪那样懒得心安理得。
从鱼塘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他除了钓到了数十具傀儡道兵之外,其他的时间都在思索从业罗典籍内寻找到的情报。
根据陋狗的统计,里面关于月字的记录有八十七处,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唯有一处没头没尾的残句能够让他细细琢磨ꓹ 从中品味出来些许不同的味道。
“三圣言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ꓹ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从当初业罗重临的怀疑,到后面一次次事件的发展ꓹ 他已经大致可以做出推断,那便是玄之一字ꓹ 大概率便可以代表着九幽洞天之主,抑或是称之为幽玄。
而里面的宇宙两字ꓹ 同样代表着两位与九幽之主处在同一层次上面的人物。
毕竟宇宙对战幽玄于虚空深处ꓹ 洞天之境碰撞融合,九幽陷入到不可见不可闻亦不可知之境地。
那么,能够被业罗三圣如此排列下来的这一句话,也是他上一个时空中耳熟能详的一部古文开篇,里面的一个个字,是不是就代表着某位纵横虚空的洞天大能?
尤其是其中的月字,不知道又和这些道兵额头上的符号ꓹ 以及那轮银色圆盘有没有什么联系。
如果两者真的存在联系的话,业罗初圣的引灵如境ꓹ 倒是引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东西啊……
顾判暗暗叹息一声ꓹ 再次出现那种被全方位观察窥视的诡异感觉ꓹ 就像是有一双无处不在ꓹ 却又并不存在的眼睛,从自己的身上一扫而过ꓹ 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ꓹ 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到底是谁在偷偷看他?
金狼神曾经说过ꓹ 乾坤倾覆之日,初圣以身补天ꓹ 神魂俱灭,肉身不存。
难道是因为他变成了另类的轮回剑载体,所以引来了那位化身的某块苍天关注,想要将他牢牢握住,挥舞着他这柄肉剑,重现当初一剑破万法的盛况?
思及此处,念头不由得渐渐发散,一想到若是真的被那位白衣飘飘的少女握住,他便有一个关于剑柄问题悄然浮上心头,思之不解。
体内对于轮回剑碎片的吞噬同化也一直都在进行,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将一只手臂重新纳入到掌控之中,但躯干以及双腿仍然不受控制,只能是一直坐着红衣为他特地打造的轮椅飞来飞去,也算是没有拂逆了她的一番心意。
天色缓缓暗了下来。
億萬婚約:老婆晚上見 兔小耳
那个愈发变大的孔洞马上就要化身为第二轮当空映照的圆月,同时也意味着不再会有傀儡道兵从里面钻出了。
“看来今天的收获也就只能是这么多了。”
顾判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闭上了眼睛,“推我回去吧。”
“是,老爷。”
蓬州還魂 岸易通易岸
一动不动随侍在侧的白漓上前两步,将手放在轮椅的靠背上面,又听他接着说道,“你说你当时脑子到底是抽了什么风了,非要多嘴说出来轮椅两个字,这下子夫人连夜将轮椅给造出来了,我是不得不坐,也不敢不坐,你莫非是忘了,老爷我是可以喷火的,喷起火来便是能飞的。”
“奴婢知错了。”
“算了算了,咱们也算是老关系了,我并不会怪你,只是以后别学陋狗和张厨子了,你这一身白衣白裙仙气飘飘的,学它们那两个污浊货色老是拍马屁作甚?”
女鬼萌萌噠:二貨夫君碗裏來 莫小貪
“奴婢知道了……”
“我刚刚说的关于轮椅的话,你不要告诉夫人。”
“回老爷的话,奴婢在夫人面前,没有任何秘密。”
“没有任何秘密啊。”顾判又叹了口气,直接换了话题道,“你说,若是真的要应验了地动山摇、兵危大凶之兆,下面这些才刚刚恢复了少许生息的百姓,究竟又能活下来多少?”
白漓缓缓推着轮椅在虚空中行走,淡漠疏离道,“奴婢也不知道,只知道能活就活,活不下来也只能去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顾判又叹口气,还想再说些什么,目光却是猛地一凝,抬头看向了苍穹之上的那轮皎洁圆月。
白漓的身体一颤,同时抬头看去。
在那轮银色圆月下方,隐隐约约映照出一个奇怪的东西。
淘氣丫頭的王子男傭 魚小溪
和那些刚出现时只是个小黑点的傀儡道兵比起来,这个东西它又粗又长,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老爷。”
“你去叫夫人过来一下,也让她看看老爷我钓了这么多天鱼,今天终于出现了一个大家伙。”
顾判眯起眼睛,御使观神望气术,仔细观察着正在迅速下落,也迅速变大的云海战船,轻轻呼出一口浊气道,“看来隔靴搔痒的前戏已经正式结束,对面的那位,终于不再满足于只在门口蹭蹭,要直接硬顶进来了。”
“不过既然它敢进来,我就敢把它撅折了硬留下来……”
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得脸上浮现出些许讶然的表情,“竟然是这么大的一艘浮空船,倒是具备很高的研究仿造价值,也让我对那个窟窿更加好奇,想要知道里面到底生活着一群怎样的智慧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