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35p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五十七章 亂陣枝欲摧-8lsgr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上宸天阵中此刻掀起的轰爆声势,一直传递到了天夏这边的阵机之中,便连两界通道这里都能感觉到一股股拂面而来的冲击气浪,刺目的光亮持续闪烁着,将在场每一个修士都是映照在芒光之中。
此番落去阵中的,正是那破阵雷珠。
尤道人此前曾提出,想要搅乱上宸天阵脉,那最低需要万数雷珠,而一次玄廷给了他一个惊喜。
此珠不是此前的万数,而是足足凑出了三百万之数,虽不及千万,可仍是让他大感充裕。
这雷珠每一粒都是由玄尊经手,在一个个完全相同的鼎炉之中祭炼演化出来的。
此中连祭炼方法也是一般无二。而玄尊炼器入微入化,更是可以让所有雷珠相似到近乎到完全相同。
尤道人在此前的一系列的倾攻之中,凭着自身的经验,已然大致判断出了对面一些阵机脉络之所在。
可雷珠越少,就越需依赖他的判断。若只有万数,势必要保证其中大部分都要准确落中,不然起不了太大作用,且这万数雷珠还不能一次全用了出去,至少要分几批施展,这就更是加大了难度。
可现在原本持有的数目一下增加百倍,着实令他底气十足。
此番攻袭,并不一定保证雷珠全是落对位置,可只要将自己有所怀疑,或者尚不确定的地方皆是一同涵盖在内就是了。
见那大阵仍在余波下摇晃震动之中,他又抽隙往旁侧顾看了一下,见所有持旗玄尊都已是撤出来了,不觉点头。
元都玄图一次只能撤走少数几人,要是多耽搁一会儿,那也是会出现伤亡的,但好在他见到那股罡风之后,知道对面主阵之人已然动用了后手,他便立刻通过训天道章传讯,要所有人设法撤出。
除了一开始几个猝不及防的玄尊被卷入在内,后被元都玄图接走之外,其余人都是第一时间退了出去。
虽然他方才临时决定调换了攻阵的顺序,可得益于他的布置妥帖,这一番攻击不但如愿达成了目的,还难得没有付出伤亡。
反观上宸天阵中,此刻却是一片混乱了。
雷珠大多数轰击在了阵脉之上,阵中近乎九成阵脉被搅乱,大多数阵坛之间的混若一体之势顿时便就断了。
这本是一个下手的好时机,可尤道人见那罡风仍在阵中盘旋不去,只要此风仍在,那么就难以入阵侵攻。
但要等下去,方才被断开的阵脉有可能又会重新续接上来,那就只是做了一番无用之事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故他绝不会去给对面以喘息恢复之机的,他把袖一拂,又发了一个法令下去,片刻之后,大片“诛空火雷”再度洒下。
这东西在陈廷执手中就是定下破阵之物,在他这里则是完全起到了衔接乃至牵制的作用,每一次洒下都不多,但偏偏利用对面对此物的重视不得不全力应对。
而此物落下,赢冲的确不得不设法以虚实变化及诸空挪转之术将之剥除,因为火雷可无惧那罡风,甚至还能将罡风同合为己身,
只是因为各方阵脉被破乱甚多,他此刻也移不出太多阵力,只能设法将自己能兼顾到的一部分火雷除去,同时传令各个镇守阵坛的上宸天玄尊自行驱逐,可到底能不能完全驱散,这就很难确定了。
诛空火雷只要有一点残余,那就会不断同合外物,而各阵坛各自为战,难说之间有没有空隙不曾落下。
赢冲为此不得不反复查验,四处灭火,一时也是被此牵制住了。
他不是不明白天夏还后招即将到来,可情势如此,他也只能先把眼前能做之事做好,而无法去顾及太多了。
尤道人站在阵枢之中,仍是半眯着眼,谨慎而仔细的察观阵中变化。
与赢冲不同,他的每一次进攻,还有后续所发生的各种可能,无不是先行在胸中酝酿一番了,可以说此番结果并未曾超脱出他的预判。
这刻见前方阵势连诛空火雷都是应对勉强,知是前番攻击起了作用,不过因那些罡风还是存在,还无法驱人上前。
为了避免对面趁着这个时机重新收拾阵机,与他再度对抗,他又是发出一道令符,霎时又有密密麻麻的光点浮现出来。
三百万雷珠他并不是一次投入进去的,而是将之分作了三批,这一回,第二批百万之数的雷珠催落去了阵中。
因为天夏阵机和上宸天内圈大阵这两处阵法几乎是贴合在一起的,再加上雷珠不似玄兵,本就是有跃空之能,几乎一闪之间,就在阵势之中轰爆开来。由于大阵遭受了一次冲击,阵力还未恢复,故是这一次光芒声势比上回更为惊人。
大阵原本稍待合复的阵脉再受撕扯,这一次不似先前那本落在了许多无用之地上,尤道人经过试探之后,已是做出了更为精准的判断。
赢冲眼瞳之中映照着雷珠之时的闪光,手中本就没有多少阵力可用,难将火雷剥除,此刻更是雪上加霜,设法挽回,只会越陷越深。
他也是果断,见此情状,立刻下令道:“诸位同道,且入后壁。”
他决定放弃内台,再一次往后撤退。
内台已然退到了擎空天原中心处,青灵天枝边缘之上,再往后去一步,那就是孤阳子三人所在的虹殿了。
这个时候,他一道分身已然先一步到了虹殿之中,寻到孤阳子三人,稽首言道:“三位上尊,情势万分危急,赢某请求尽挪阵机于内,斩断天枝,绝道于外。”
内圈阵势无论是内台还是前沿,完全落在青灵天枝枝节之上的,只要斩断枝节,就能断开与外面的牵扯,同时能将天夏的阵机与他们割离开来,两阵这一分开,天夏想再冲击,就没那么容易了。
天鸿道人立刻反对道:“此举不妥,你莫非不清楚此枝乃是三根正枝之一么?莫说仓促断不得,若是断了,天枝也必受损伤,势必生机更弱,又如何去面对那些倾攻过来的清穹之气?”
近身安保 过么
灵都道人这回也是赞同所言,道:“回撤便回撤吧,总是还能坚守一阵,断了正枝,乃是断了根本了。”
孤阳子道:“此事赢真人你便不用再提了,三位祖师也是不会同意的,我已向寰阳派那里传讯,他们已是答应加快突破虚空之壁,你尽力去做,能多拖延一刻都是好的。”
赢冲知是此事无可能做成了,打一个稽首,化身便散了去。
他正身于阵中得知这般回音,不觉摇了摇头。
此法不成,那就只能继续坚守了。
萬 聖夜 驚魂
他望阵中看去,好在方才祭出的“灭神五罡真风”还有一些残余在阵中,这一回上宸天诸玄尊撤退并没有遭受天夏修道人的侵攻。
而在此风彻底消失之前,天夏玄尊只能暂时回避,他若是布置得当,还是有一定可能挽回局面的。
虹殿之内,天鸿道人望了外面一眼,道:“现在诸人已退至后壁,天夏攻势不断,若我等不出面,怕也守不住多久。”
鬼寺怪谈 印语
灵都道人沉声道:“可我等却动不得,我若出战,谁又能驾驭青灵生机对抗那涌至近前的清穹之气?”
孤阳子看着那一根代表上宸天气数的枝节,那里光芒如豆,时隐时现,他缓缓道:“半日之守。”
他迎着天鸿、灵都二人望来的目光,道:“以天夏此刻掀动的声势,我等至少也需求得半日之守。”
灵都道人试着道:“或可求于祖师?”
孤阳子沉吟片刻,否道:“不必了,我等有意,祖师必是知晓,此刻既无有落旨,那这事机只能我自家解决。”
天鸿道人道:“道兄待如何做?”
孤阳子缓缓道:“只能倒果为因了,令天枝为我支撑了。”
虽然他们限于功行,可以调用的生机十分有限,可不等于青灵天枝之内就没有生机了,只是没法用出来罢了。
并且这些生机还涉及到他们未来成道之路,当他们需得成就之时,他们每一个人可以动用的生机都是有数的,且是靠以往维持山门之功积攒下来的,若是此刻动用太多,未来没了资粮,那就去不了上境。
所以之前赢冲提议用此法时他们并不愿意付出,借口耗损太多实际在意的是自家之耗损,直到祖师传诏他们才是听命。
可是现在这局面,要是不出手支撑局势,那整个上宸天都要被攻破了。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上宸天若是不在了,他们又如何去往上境?
天鸿、灵都只是略有犹豫,便就是同意了此见,三人立时凝神坐定,气意投入这镇道之宝之内,待意识沟通之后,便推动了“倒果为因”之术,将这一部分青灵生机借来,直接封堵在了上方。
而这般一来,这半日之间可以顶住外间清穹之气。
他们手中又有更多青灵生机可得驾驭,他们自身在关键时刻还可亲身出外斗战,而天夏对此还一无所知,他们或可凭此打出一轮反击,给天夏予以一番重创。
若是趁势斩杀陈禹、正清、武倾墟当中任何一人,那么这一战当就能稳当不少。
便是布划不成,只要撑过这半日,天夏积蓄的清穹之气耗尽,那也不得不退走,不然入阵之人都会陷在这里,到时他们顺势收复阵机,那还可以继续支撑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