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4sk都市言情 重生追光者 起點-第四百九十三章 有女親的離婚男-8ivmv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其实,程诗源发现自己又被郑秀妍坑了只是后话。
而早在此之前,当车子刚一拐过街角,金泰妍便发现自己又被李湛坑了。
“泰妍,转个身,把头发掫起来。”
“哎?”
金泰妍半边脸几近扭曲,小小的嘴巴仿佛被斜着撕开了个大口子,直接咧到耳根。
校花的超級高 巔峰的
上一分钟才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绝对不捉弄我。下一分钟就出尔反尔,毫无缘由的要弹脑瓜崩。
做人这么不讲信用,信不信我立刻菊爆…呃…立刻举报你!
还有,你的变态癖好不是额头么,什么时候换成后脑勺了?
一时间,金泰妍心底怨怼有之,气恼有之,困惑亦有之。
然而当面对斜挑起眉毛,目光神情渐渐变得不耐烦的李湛,诸多心理活动瞬间通通化为乌有。
欲哭无泪的背过身,双手慢吞吞的将脑后头发拢向两侧,缓缓露出自己那片未经开垦的后脑勺。
望着相比高档女装更像换了一身坦克装,肉到恍如拖延症发作的金泰妍,李湛一度无语到极点。
掫下头发而已,又不是被逼着脱衣服,至于这么磨磨蹭蹭,外加一脸的不情愿么?
暗中吐槽的同时,伸手捉住当啷在女孩后衣领外的价签,稍稍用力一拽。
“好了,转过来吧。”
“哎?”
金泰妍豁然张开紧闭的双眼,回身的同时下意识接住李湛丢过来的价签…以及联袂而至的尖酸调侃。
“呀,买了新衣服不剪价签,是打算等今天结束以后退掉换钱?哎一古,你到底是有多抠门。”
发现无论自己做什么,在李湛眼里都能和抠门联系到一块儿,金泰妍心底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
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苦口婆心的解释。
“欧巴,我是节俭,不是抠门。全身上下的价签都剪掉了,只有外套,可能走的时候太匆忙,所以忘记了。”
“嗤…”
我是行刑官
李湛不屑的撇嘴笑笑,双手抱肩翘起腿。
“你以为,这种话从一个连罐装咖啡都舍不得请的人嘴里说出来,我会信?”
金泰妍咬紧牙关举起双拳,显然饱受摧残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抓狂临界点。
墓童 巫笑
“我都解释过N次了,那天是练习途中被欧巴叫去录音室,所以身上没带钱。欧巴非要诬赖我抠门,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
“就是啊!既然没意思…”
“不过看你抓狂比较有意思。”
“哎…”
被折磨的渐渐有些神志不清,金泰妍蓦然瞪起眼睛,而李湛不等女孩口吐芬芳,同样瞪起眼睛。
“哎?然后是什么?西?”
“呃…哎…哎一古,能让欧巴开心就好,欧巴开心就好。”
苍天啊,求你降下一道霹雳,把这个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祸害给收了吧!
幸亏定制的加长劳斯莱斯的质量过硬,否则换做其他车子,又是满载金泰妍怨念的情况下,恐怕支撑不到烤肉店便要路边抛锚。
初冬的首尔傍晚,寒风宛如喜欢恶作剧的孩童,每当行人稍不防备,立刻探出浸过冷水的小手。
得逞以后毫不留恋,飞快逃之夭夭,奔向下一个整蛊对象。
然而在金泰妍看来,这个裹挟阵阵寒意扑向自己,偷走温度同时也帮她冷却心头光火的坏孩子,不知要比李湛可爱多少倍。
李湛一马当先走了几步,当发现身后鸦雀无声,不禁诧异的回过头。
待看到金泰妍仰面大张开小嘴,仿佛小金鱼吐泡泡似的,大口大口的喷吐着哈气的,登时哑然失笑。
“moya,怎么不走了,喘的这么厉害,你是在紧张吗?不至于吧,只是开拍前和搭档见个面,又不是真相亲。”
金泰妍循声看向已经行至店门口的李湛,心说我这哪是紧张,分明是让你气的。
旋即板起稚嫩的童颜,试图让自己表现的更冷酷一些,哪怕不能给这贱人以震慑,起码也得配得上当下趋近冰点的气温。
可还不等她做足表情,当催促声打不远处再度响起,竟鬼使神差迈开脚步,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上前去。
“还不快点进来,穿着一身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样子货,一会儿别冻感冒了。”
“内,来啦,欧巴等我一下。”
“呀,腿短就别跑了,和走路速度几乎没什么区别,还容易崴脚。”
“呼哧…呼哧…”
“果然,还是紧张。”
金泰妍恶狠狠的瞪着走在前面的“不毒舌能死星人”,正想大吼一声“我叫不紧张”,却发现对方突然在一间包厢外停驻,连忙快步赶上去。
李湛并不着急进门,静静的等待金泰妍检查好服饰发型,这才势示意侍者继续中断的开门动作。
豪門小萌貨
“哎一古,在石哥,真不好意思,来晚了。”
进门后伸出右手,先与起身相迎的刘在石热情的握了握,旋即转向手足无措的“伪·大姐夫”。
“你好,郑亨敦xi。去年出演《无限挑战》时间太匆忙,没来得及认识。现在突然冒昧的请你帮忙,还望不要见怪。”
郑亨敦顿感受宠若惊,连忙拖着手肘接住李湛的手,躬身连连问好,并再三表示能被记住是自己的荣幸。
金泰妍跟着李湛进入包厢,与二人依次行礼问好。
轮到郑亨敦时,特意悄悄瞄了眼这位膘肥体壮的阿加西,心底恍如默诵经文似的疯狂念叨开来。
不是这货,不是这货,必须不能是这货!
电台那头死胖子已经够烦人的了,又不是身怀什么“搭档必须是死胖子”之类的鬼扯人物设定,假想丈夫再来头更老更挫更彪更吵的,本姑娘还活不活了!
李湛时刻留意着金泰妍的动静,见女孩双眸失去焦点,整个人变得呆呆傻傻的,心底不禁一阵好笑。
不过既然坐到了饭桌旁,再大的事也要暂时搁置一旁。
“你们还没点菜?那我直接来了。”
征询过刘在石和郑亨敦意见后,李湛勾勾手指唤过伫立门口的侍者,也不看菜单,直接驾轻就熟的开口。
“是今天新宰的牛吧?先上几份雪花牛肉,要第10到第13脊骨之间的,其余嫩肩肉、扇骨肉、前腿肉、三角肉,先各两份吧。”
金泰妍听了感觉习以为常,可第一次与李湛共餐的郑亨敦人都傻了。
唯独刘在石,一个劲儿的摇头苦笑。
“玄景啊,我现在突然又开始后悔了。你说你,平时吃东西讲究到这种程度,去了《家族诞生》,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凉拌咯。”
李湛摊了摊双手,随口开着玩笑,吩咐饮品上鲜榨橙汁后遣退侍者。
“《家族诞生》的事等下再议,先说说wuli泰妍出演《我结》的事。泰妍,郑亨敦xi就是我所说的,能帮你将负面舆论降到最低的搭档。”
金泰妍见自己的祈祷没起到任何作用,不由感到失望至极,甚至有几分难过。
但通过进门一段时间来的缓冲,以及事先听李湛分析出的两厢利害关系,很快便调整好了负面情绪。
朝坐在对面宛如罪人般低着头的郑亨敦展颜一笑,大大方方伸出白嫩的小手。
“郑亨敦前辈,请多多关照。”
“呃…这…”
别看郑亨敦生的五大三粗,可此刻非但没女孩表现的干脆,甚至还扭捏起来。
望了望青春靓丽的金泰妍,又求助似的向自己身旁的刘在石挤咕一双三角眼,仿佛求老大哥替他拿主意一般。
其实对于让郑亨敦扮演金泰妍的假想丈夫,刘在石自始至终持反对意见。
特别当风马牛不相及的二人同坐一桌,感觉简直像参观博物馆时,发现世界名画旁边挂了幅哆啦A梦的漫画。
强烈的违和感,连带着食欲都受到了莫大的影响。
“玄景,要我说,反正节目也不是明天就开拍,趁时间还来得及,要不你再回去好好想想其他人选。哪怕是为抵消绯闻,也不必非选亨敦。”
“先不说形象,亨敦之前已经和张佐绪里xi出演过一次《我结》,而且还是被女方强制离婚的。即便是拍节目,可总不能让泰妍找一个离过婚的男子吧。”
郑亨敦浑不在意老大哥言辞中的贬低,反倒不停的点头附和着,像极了节目中副MC配合主MC的一幕。
尽管一直以咋咋呼呼的彪子形象出镜,但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他还是能拎得清的。
凭借歌神制作人的声望,少女时代在全世界范围的名气,几乎完爆所有的寒国艺人,根本不能当做普通后辈看待。
金泰妍又是少女时代的队长,人气稳居队内前三。
像这种天鹅肉…不,应该是天使肉,哪是他一介最底层的搞笑艺人能染指的。
即便是节目里假装染指,也万万使不得!
见刘在石说得口干舌燥,李湛却浅笑着不置可否,只好豁然起身,深深鞠了个躬,郑重其事的道歉。
“李玄景xi,罪送哈米哒!其实我今天来,一是不想错过和您见面的宝贵机会,二是想向您当面道歉。”
“感谢您的看重,可与金泰妍xi一起出演《我结》的事,请恕我不能答应。而且…而且我其实有女亲…罪送哈米哒!”
金泰妍顿时惊呆了,机械式的扭动脖子,难以置信的看向李湛。
阿西巴!你找的什么奇葩,节目里离过婚,现在还有女亲,长得又歪瓜裂枣。
挑这种货色给我当假想丈夫,我金大队长不要脸的啊!
mo?笑?搞出这种乌龙,你还有逼脸笑?
我和僵屍有個約會之血月
“呵呵,郑亨敦xi先坐下,稍安勿躁。其实你有女亲的事,我早在联络在石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而也正是因为你有女亲,我才更要选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