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cjq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白銀女皇展示-zammq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时间在大地回暖中飞逝,那个令洛伦大陆所有国度瞩目的日子终于就要到了。
刚铎废土东北边界,112号精灵据点在两道山岭间傲然伫立着——这座古老的精灵聚集地于七百多年前建立,自建成之日起便担任着白银帝国远东哨点的角色,它的两侧有群山保护,西南方向眺望着广袤而凶险的刚铎废土,东北方向则连接着人类的国度,在数个世纪的服役中,这座据点如其他白银据点一样维持着低调、避世、中立的原则,尽管它就身处异国边陲,却几乎从不和当地的人类打交道。
然而这份平静在塞西尔3年的春天被打破:一场举世瞩目的会议以及一连串的谈判将在这座据点中举行,为参与会议而聚集至此的各国政要、大使以及他们带领的随从们甚至比在此处定居的精灵数量还要多,为了确保会议期间的秩序,白银帝国从一个月前便开始进行人员调度,将在112号据点周围活动的精灵游荡者们召集了起来,这确保了接下来会议全程的人手充裕,但也让原本还算宽绰的112号据点变得愈发拥挤起来。
复苏之月20日,精灵据点内已经出现了五花八门的旗帜——各国代表们被安排住进了南区和北区的旅社内,而他们带来的各自国家徽记成为了这处哨所几百年没有过的“新装饰”,在那一座座线条优雅、有着银白色合金边框的楼宇之间,鲜艳的旗帜迎风飘舞,而在旗帜下,各种肤色、各种语言甚至各种种族的代表们正在经历安顿后短暂的忙乱,并在忙乱之余抓紧时间观察营地中的情势,与较为熟悉的别国代表攀谈,分辨着未来可能的伙伴和竞争对手们。
据点城镇内的一条宽阔街道上,终于有机会跑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的瑞贝卡瞪大了眼睛,带着惊奇而兴奋的神色打量着视线内的一切。
她看向街道的尽头,在那片城镇内最大的广场中央,一座风格与人类世界截然不同的、完全可以用优雅美丽来形容的大型建筑在阳光下耸立着,它有着仿佛花瓣般层层叠叠的上层结构,其流线型的屋顶上还有三道如同叶脉般的轻质合金梁延伸出来,在半空中凌空飞越,连接到旁边的一座洁白高塔上,高塔下方又延伸出数道小径,连接着附近的洁白屋舍。
而在那条大厅前的主干道两旁,两排高高的旗杆整整齐齐地伫立着,白银帝国的旗帜在风中飘扬,丝线间蕴含的魔法力量时不时撒下成片的光尘,如梦幻般迷人。
復仇天使戀上你 夕顏·花開
要婚姻幹嘛 十年瑾
“那个就是信使大厅啊?”瑞贝卡的注意力显然不在那些气派的旗帜和漂亮的建筑风格上,她的所有兴趣几乎都被那座大厅上方复杂精密的传导结构以及不远处的传讯高塔所吸引了,“我以前只在资料里看到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实物哎。”
“没错,信使大厅,”高文站在瑞贝卡身边,他同样眺望着远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精灵族的传讯技术所打造出来的最高结晶——我们的魔网通讯之所以能够实现,除了有永眠者的技术积累以及人类自身的传讯法术模型之外,其实也从精灵的相关技术里汲取了不少经验……这方面的事情还是你和詹妮共同完成的,你应该印象很深。”
“是啊,所以我一直都想亲眼看看他们的传讯设施长什么样,今天总算是实现愿望了,”瑞贝卡一边说着一边呼呼点头,然后眼睛一转,小声跟高文嘀咕起来,“哎,祖先大人,我等没什么人的时候能不能偷偷地……”
蟲巫
高文不等这姑娘说完便曲起手指敲在她脑门上:“不能——收起你这些大胆的想法,真的想要研究,回头认认真真拟定个技术交流的提案去跟精灵们谈,你别搞出外交纠纷来。”
瑞贝卡顿时捂着自己的脑门露出气鼓鼓的表情:“您把我想哪去啦?我又没说我要进去拆什么东西,我就是想进去看看,用一用他们的设备什么的……毕竟以前都没碰过……”
高文怔了一下,意识到自己错怪了这姑娘,但还没等开口安抚,一个略带磁性的女性声音便从旁边传来:“这个是完全可以的,小公主——而且您完全不必等着什么没人的时候。”
高文和瑞贝卡循声扭头,看到一位身材娇小的金发精灵女士正站在他们身后,那正是来自白银帝国的高阶信使,也是索尔德林的母亲——索尼娅·霜叶女士。这位高阶信使在宏伟之墙修缮工程之后便作为交流人员留在了大陆北方,半数时间她都在塞西尔帝国境内活跃,剩下的时间则多半在塞西尔帝国和边境地区的精灵哨站之间行动,而这次会议中她算是白银帝国方面的“东道主”,因此便来到这里充当高文等人在112号据点的向导。
“啊,索尼娅女士!”瑞贝卡看到对方之后开心地打着招呼,紧接着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刚才说我可以去那座信使大厅么?”
索尼娅露出一丝微笑:“是的,随时可以——事实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白银精灵设置在废土周围的信使大厅虽然按常理只对精灵开放,但在特殊情况下也是允许异族人使用的,比如需要传送紧急讯息,或者是大使级别的人员提出申请,您在这里显然符合第二条标准。当然,这也只是个理论上的规定,毕竟……我们的传讯装置需要用精灵法术激活,异族人中除了少数德鲁伊可以用特殊方法和装置产生感应之外,其他人基本是连操作都操作不了的……”
听着索尼娅的讲述,瑞贝卡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随后特实诚地摇了摇头:“那听上去果然还是魔网终端好用一点,起码谁都能用……”
“确实,”索尼娅想了想,很坦率地承认道,“‘人人皆可用’,这是魔导装置独一无二的优越性,这一点就连我们的大星术师薇兰妮亚阁下都十分赞赏,而能够跨越精灵法术和人类法术的阻隔,在任何施法体系下都生效的符文逻辑学体系则更令人惊叹,现在我们的星术师已经开始研究符文逻辑学背后的奥秘,或许有朝一日,您也会看到白银帝国制造出的魔导产物。”
瑞贝卡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目光还是回到了远处的信使大厅上:“我还是想过去看看——虽然不能用,但我可以观察一下你们的传讯装置是怎么运作的。据说你们的传讯塔可以在不进行中转的情况下把信号清晰发送到上百公里之外,这个距离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魔网枢纽……我特别好奇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可以,”索尼娅立刻点了点头,“我已获得授权,对您开放传讯设施相关的技术细节——这也是白银帝国和塞西尔帝国之间技术交流的一部分。如果您有兴趣,我现在就可以派其他信使带您去那座大厅里参观。”
瑞贝卡一听这个顿时兴奋起来:“好啊好啊!那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索尼娅笑了起来,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打了招呼,便有两名年轻的精灵信使从不远处走来,向着这边行礼问候,索尼娅对他们微微点头:“带公主殿下去参观传讯设施——除了和军备库连接的那部分之外,都可以给她参观。”
两位精灵异口同声:“是,高阶信使阁下!”
瑞贝卡兴高采烈地跟着信使们离开了,高文则把好奇的目光投向索尼娅:“为什么传讯装置还会和军备库连接?”
“因为我们的传讯系统同时也是哨兵之塔的监控系统,虽然信道内部有安全分流,但基础设施是连接在一起的,”索尼娅解释道,“每一座监控站或边界岗哨都有军备库,里面存放着大量可以随时激活的巨像魔偶和指向宏伟之墙的奥术法球,这样一旦宏伟之墙出了大问题,哨站除了能够第一时间回传警报之外还有能力组织起第一波的反击——即便事态完全失控,废土中的高强度辐射瞬间杀死了哨站中的所有精灵,只要哨站的通讯系统还在运转,后方群星圣殿里的总指挥部还可以远程遥控激活那些军备,自动运行的巨像魔偶还能给后方争取一些时间。”
高文静静听完索尼娅的讲述,良久才叹了口气:“七百年过去了,精灵们对那片废土仍然如此警醒。”
“因为刚铎帝国的崩溃对我们而言还只是发生在一代人以内的事情,而且前两年宏伟之墙还出过问题,这就更由不得我们不警醒了。”
“说的也是……七百年,你们从婴儿到成年都需要差不多六百年了,”高文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并不记得有关军备库的事情……这些东西想必是在我‘沉睡’的那些年里才建起来的吧?”
“是的,这套系统是由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陛下授意建造——陛下认为废土中的辐射强度迟迟不见下降,游荡的畸变体数量也没有明显减少,这意味着刚铎废土并不会像当初部分学者认为的那样随时间推移自行净化,为了增强防范,她便下令建立了这套系统,那大概是三个世纪前的事情了。”
“贝尔塞提娅么……”高文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随后突然笑了笑,“你这时候突然过来,应该就是为你们的女皇传话吧?”
“……看来并瞒不过您的眼睛,”索尼娅呼了口气,微微弯下腰来,“致高文·塞西尔陛下,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晨星欲邀请您享用午后茶点,地点在橡木之厅的小花园中——不知您是否愿意前往?”
“当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也很好奇贝尔塞提娅过了这么些年成长成了什么模样,”高文早在抵达112号据点之前便知晓白银女皇已经提前几天抵达此处,也预料到了今天会有这么一份邀请,他欣然点头,“请带路吧——我对这座哨所可不怎么熟悉。”
……
在索尼娅的带领下,高文离开了城镇中央的主干道,他们穿过已经被诸国使节团占据的城区,穿过小镇的动力魔枢,最后来到了一处僻静而整洁的长屋——这里已经位于整个城镇的最深处,从外表看除了房屋更加高大之外并无什么特殊之处,然而那些站在门口、全身附魔甲胄的皇家卫兵提醒着误入此地的人,有一位身份极其尊崇的人正在这座长屋中暂住。
高文回忆着那些继承来的记忆——那些来自高文·塞西尔的言行习惯,那些关于贝尔塞提娅个人的细节印象,他确信一切都已匹配到位,随后命令跟随而来的侍从和卫兵们在外等候,他则跟着索尼娅一起进入了长屋。
穿过正屋主厅以及一段小小的回廊之后,他来到了屋后的小花园中,魔法的力量充盈在庭院各处,令这里的植物四季繁茂,奇花异草和茂盛的热带树木充斥着视野,而在这些繁茂的植物中间,一处空地上摆放着精致的圆桌和座椅,一位留着金色长发、头戴精美白金饰环、仪态优雅高贵的美丽女子正静静地坐在桌旁,两位精灵侍女则站在那位女子身后。
高文眨了眨眼——虽然他此前已经在大陆南方传来的影音资料上看到过贝尔塞提娅现在的模样,但在现实中见到之后,他还是发现对方的气质与自己印象中的有巨大不同。
更是和当年那个拖着鼻涕泡在几个营地里到处乱窜,一天能闯八个祸的毛丫头截然不同。
他在花园入口呆了一下——这是十分正常的反应——随后露出一丝微笑,向着那位在全大陆都享负盛名的白银女皇走去:“贝尔塞提娅,好久不见了。”
“七百三十年,高文·塞西尔叔叔,”那位美丽的女皇突然笑了起来,原本萦绕在身上的威严、孤高气质随之松动了许多,她仿佛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并起身做出迎接的姿态,“难以想象,我们竟然还可以以这种形式重逢。”
“叔叔……”高文怔了怔,脸上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太久不曾听到了——你已经这么大了,还这么称呼我么?”
勾引桃花賊郎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榴蓮只吃皮
他这句话多少让跟在身后的索尼娅有些怪异的感觉——白银女皇是一个何等尊崇的身份,这一代的白银女皇更是如此,她的手腕以及在她统治下日益强盛的白银帝国在整个大陆都享有盛名,不知多少人对她抱着敬畏,然而在这里,却有一个人类可以如此自然地对她说出“你已经这么大了”这么句话……偏偏这句话还顺理成章。
“这是私人场合,”贝尔塞提娅笑了起来,显然她也认为高文的话从头至尾都很正常,“如果闲谈的时候都要绷著作为女皇的体面,那我真是一刻放松的机会都没了。”
威行天地
高文看着对方,片刻之后微微笑道:“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