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r51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洞螟討論-第七百三十一節 歸墟與甘淵讀書-dakv7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之前,丰将羽曾经说过。
道旗派将与师弋一起,在天渊秘境之内对敌人进行阻力。
以让雁国造成大量伤亡的方式,来迫使国战终止。
然而,现在五雷宗宗主已经说了。
道旗派与雁柳两国,将会在秘境之内和平共处。
如此一来,丰将羽与师弋达成的口头协议,铁定是没办法生效了。
毕竟,这样拥有公正人的正式场合。
达成共识的几方,肯定会签下符契的。
拥有符契的强制约束,道旗派方面根本不可能,再敢有其他举动。
师弋没有想到,原本并不看好的和解,反而向着更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了。
看着一脸歉疚的韩元在,师弋没有多说什么。
随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径直走出了大帐。
师弋向来不喜欢迁怒于人,韩元在很明显是被蒙在了鼓里。
师弋就算对他破口大骂,也完全是无济于事的。
毕竟,从五雷宗宗主宣布此事之时,就已经是木已成舟再难更改了。
甚至,师弋对于丰将羽这个背信之人,都没有太多的恨意。
师弋虽然不知道丰将羽与袁崇海他们,交换了怎样的协议。
但很明显,那定是对范国和道旗派有利的。
在足够的利益之下,舍弃掉师弋这外人了,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
师弋作为一名大部分时间都在独行的散修,凡事只依靠自己,早已成为了师弋的行事习惯。
有道旗派帮忙对付雁国之敌固然很好,但是师弋并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而这正是师弋将大把的时间,耗费在梦境之内的主要原因。
走出大帐之后师弋没有停留,径直飞回到了原先的住处。
原本正在修炼的林傲眼见师弋返回,便随口向师弋问起了调解的结果。
于是,师弋便将今日之事直接告诉了林傲。
听了师弋的叙述之后,林傲对于调解的失败和丰将羽背信,并没有表现出惊诧。
毕竟,作为血神宗宗主的躯壳。
她所存活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活的久自然见得也足够多。
这样的事情,对于林傲而言完全不值一提。
不过,当其人看到师弋事不关己一般。
平淡的讲述此事的时候,其人忍不住调侃道:
“我原本以为,师弋你会对道旗派的背叛之举痛恨不已。
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平静。”
师弋见状没有解释,难得以开玩笑的口吻对林傲说道:
“哈哈,我自己倒是无所谓。
毕竟,债多不压身。
反倒是林傲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入天渊秘境,可是要想清楚了。
一个不好怕是要被我这些仇家,当做眼中钉一起对付了。”
林傲闻言,不以为意的说道:
“我存活的时间,怕是比你那些仇家加起来都长。
这些事情与我而言,都不过是寻常而已。
再说了,那些人虽然危险。
但是,还能比的过我们将要去往的天渊秘境么。
这吃人的秘境我都不惧,更何况是这些人呢。”
师弋眼见林傲去意已决,便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师弋继续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梦境当中。
时间就这样不断流逝,很快就来到了天渊秘境开启的日子。
这一天,众多高阶修士早早的聚集在了这片荒芜之地。
师弋和林傲自然也与众人一般,围绕在这附近。
芳国因为天渊秘境的关系,导致这个国度不断徘徊在亡国与重建之中。
直至最终破灭,被整个修真界圆觉境修士联手封印了起来。
这个原因使得天渊秘境,并不那么为人所熟知。
甚至就连天渊秘境的定时开启,都是近千年之内的事情。
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使得林傲这个活久见的老家伙,对于天渊秘境一点了解都没有。
反倒是师弋,因为一路上从丰将羽那里了解过不少于此相关的事情。
再加上,这一个多月以来,师弋在梦境之内的体验。
师弋对于天渊秘境的了解,反而要更多一些。
师弋看着四名高阶修士,进入中心的空地,随口对林傲解释道:
“接下来,那些人将会暂时打开天渊秘境的封印。
这秘境的威能异乎寻常,哪怕是外泄的力量,都有着相当强大的杀伤力。
我劝你趁现在封印还没有打开,先把法华给升起来。”
林傲与师弋相识已久,她知道师弋从来都不会夸大其词。
不过,在将法华开启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反问道:
“师弋你不是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来这秘境么,你怎么对此这么肯定。”
师弋没有对林傲的话予以回应,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也并不需要师弋回应了。
只见,那场地之中的四名高阶修士,分站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接着,这些人手捏咒印不断变幻,并且口中还在不断地诵念着相应的口诀。
很显然,他们在施展联合秘术,以此暂时开启天渊秘境的封印法阵。
如果仔细去看就能从这四人的衣着之上,发现他们的来历。
其中三人分别来自,庆国五雷宗、范国道旗派、奏国提挈教。
而最后一人的来历,曾让师弋在梦境当中颇感意外,那人竟然来自恭国遁甲宗。
回想起当初,师弋在遁甲宗驻地被遁甲宗宗主接见时。
对方还曾经以庭院当中的石刻,向师弋介绍过先辈对门派的期许。
如今,遁甲宗这昔日的恭国顶尖势力。
不仅被踢下了高位,而且恭国都几乎沦为了雁柳两国的附庸。
这实在不能不让人感叹,无论祖上有多阔绰。
在漫长的时间面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另一边,随着这四名高阶修士手印与口诀相合。
就如同四把钥匙,同时插入了锁孔当中一般。
天渊秘境的封印,在这一刻直接被打开了。
随着封印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澎湃无匹的力量,开始向着四周辐射。
原先那些没有开启法华的高阶,在这力量的冲击之下人仰马翻。
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瞬间扑倒了一大片。
只有那些曾经参加过天渊秘境的高阶,一早开始了法华,避免了开场就出丑的局面。
当然,安然无恙的人也包括师弋,以及在师弋建议下开启了法华的林傲。
事实证明师弋是对的,这个时候林傲也只是随口嘟囔两句。
解开封印之后,天渊秘境所泄露的力量虽然辐射范围很广。
但是,总体而言并不致命。
不过,师弋知道这股力量,本就不是针对周围众人的。
果然,随着这道力量辐射而出。
周围的环境,竟然开始发生了改变。
天下为君:娘子太妖娆
干枯龟裂的地面之下,竟然开始不断向上涌出大量海水。
在海水的不断涌出之下,不过片刻功夫,整个芳国直接被海水所吞没了。
而原本芳国所在的位置,一个巨大的水涡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水涡巨大无比,它并不是呈螺旋状,而是如同深井一般垂直向下。
就好像有人在海面之上,凿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般。
周围一众第一次来此的高阶修士,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样声势浩大的秘境,纵观整个修真界,都算的上少见。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在首次来此的高阶当中,有两人却没有被这样的场景给镇住。
不必多想,这其中自然有师弋。
一个多月的梦境之旅,就算是再怎么浩大的景象,看多了自然也会觉得乏味。
除师弋之外,另一人当然是林傲了。
毕竟,活的久的林傲,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
这个时候,林傲看着那仿如沧海之眼的巨大窟窿,不是很确定的对师弋问道:
“这难道就是海眼么。”
师弋闻言,瞟了林傲一眼,随即开口说道:
“或许称其为归墟,会更加恰当一些。”
海中无底之谷,谓众水汇集之处。(注释1)
而这便是归墟的由来。
“这个归墟可以说是整个修真界,为了封印天渊秘境,而合力打造出来的。”师弋继续对林傲解释道。
林傲闻言,有些咋舌的说道:
“类似归墟海眼这类天地异象,可不是寻常法阵就能够塑成的。
这天渊秘境的威力真有这么强,居然要结合如此异象,才能够将其压制?”
师弋闻言,没有直接回答林傲的问题,反而问道:
“林傲你该知道,如今我们所知的国名,都是之后几经更改才定下的。
在漫长的岁月当中,以往的古地名已经渐渐为人所遗忘。
就好像现在的婵国一般,曾经那个地方名为巫国。
既然如此,林傲你可知道,这芳国曾经又为何名。”
林傲的年岁虽大,但面对时间长河也不过是一朵浪花而已。
在没有针对性了解过此事的前提下,其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眼见林傲摇头表示不知,师弋就继续接着说道:
“远古之时,芳国并非芳国,而是名为甘渊。
这甘渊的名字听起来很陌生,不过却和一段广为流传的神话传说有关。
上古之时有关于十个太阳的传说,后羿为民除害射下了其中的九个,这更是传为一段佳话。
十日的母亲名为羲和,而这甘渊正是羲和带着她的孩子每日沐浴的地方。
而羲和浴日这个与女娲补天齐名的典故,正是出于此地。”
典故神话或真或假,因为年代久远实在是难以考证。
不过,师弋可以肯定的是,后羿射十日这一段肯定是假的。
且不提羲和的丈夫乃是天帝帝俊,而帝俊的其中一个儿子名为帝鸿,远古之时黄帝亦号帝鸿氏。(非杜撰,详见左传、史记正义)
后羿一介凡人,射杀天帝儿子,黄帝弟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而亲眼目睹了女丑之死的师弋,更是可以肯定,这其中必然是存在混淆的。
真实情况是后羿射下来的并非太阳,而是那处女丑被埋伏的空间,悬在半空当中的耀日碎片。
最后,太阳的消失应该与绝地天通之后,人神永隔有关。
毕竟,当时帝俊可不止有十个太阳儿子,还有十二个月亮女儿。
而这多出来的月亮,可没有留下被射落的传说,最后她们同样也一起不见了。
休 妻
就在这个时候,林傲又接着问道:
“且不管这神话是真是假,这甘渊和秘境又有什么关系呢。”
师弋闻言,接着说道:
“这甘渊既然有着浴日之名,那自然应该是一处温润潮湿,有着大量水源的地方。
然而,一路而来你我都已经看到了,这里完全是一派荒芜干涸的模样。
而这便是天渊秘境降临之后,所直接导致的结果。
周围不管是人、物、亦或者水源,都在被这一处秘境所无情吞噬。
而这也是芳国几经建国,却不断衰亡的根本原因。
当然,这也是整个修真界联手将之封印的原因所在。
毕竟,放任不管的话,不知道哪一天这海域会不会被这处秘境给抽空。”
林傲闻言,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这天渊秘境的破坏力,以及危险性。
不过,其人马上就从震惊当中恢复了过来。
就在其人还想要对师弋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传音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秘境已开,打算参与此次秘境之行的诸位,已经可以行动起来了。”
此言一出,一众不止参加过一次的高阶修士率先行动了起来。
只见他们一窝蜂,直接向着归墟之内冲去。
师弋和林傲见状,心知此时不可再耽搁。
于是,二人一起随着人流,向那深不见底的归墟之内飞去。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才国众人处,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原来,一向属于行动派的向云间。
居然在是否进入天渊秘境的问题上,出现了犹豫。
按理来说其人寿元将近,哪怕是为了赌一把,也不该错过这次秘境之行的。
毕竟,拼一拼还有一线转机。
再者说了,带有心协镜的人,也肯定会趁此机会进入秘境的。
如果不现在进入秘境的话,又谈何将对方给抓住,并把心协镜给夺回来。
向云间就这样看着那处,通往天渊秘境的归墟入口,其人的眼中不知为何闪过了一丝恐惧。
不过一番斟酌之后,其人还是一咬牙朝着那归墟入口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