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966章 賣還是不賣?(繼續求月票)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御史台中,令狐无疆跟往常一样帮杨本满擦干净了桌子,泡上了一壶杨氏绿茶,然后就开始看报纸。
没过多久,杨本满就踩着点出现在了令狐无疆面前。
“杨御史,早上好!”
“令狐,早!”
对于这个颇为好学的御史台胥吏,杨本满接触多了,印象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今天的《大唐日报》您看了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怎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说大事也不算大事,但是对于杨御史来说,影响还是挺大的。就那个作坊城,昨天最新的一期房子历德雅舍已经开始售卖了,但是创纪录的在半天时间内就销售一空。
五个银币一平米,还都全部都是占地面积超过一千平方米的大房子,居然成了日光盘,对,就是日光盘,《大唐日报》上面就是这么形容的,实在是太形象了。”
令狐无疆很激动,因为他也在作坊城买了几套房子。
虽然历德雅舍的房子他买不起,但是附近其他一些占地面积小一点,之前售价没有这么高的房子,他还是买得起的。
当初杨本满跟自己说可以去作坊城买房子的时候,令狐无疆是比较纠结的。
因为在他看来,作坊城的房价已经挺高的了,还有上涨的空间吗?
不过后面看到杨本满已经在作坊城囤积了那么多房子,居然还要继续购买,他也就咬咬牙,把钱财从大唐皇家钱庄取了出来,换回了几张作坊城的房契。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还是非常正确啊。
单单今年的涨幅,就已经比自己全年的俸禄收入都还要高,甚至不是高的一点点。
这么一搞,令狐无疆在御史台当值都没有什么心思了,满脑子都想着怎么搞钱。
“这基本上是在我的预料之中。陛下住进了颐和园,六部又搬迁到了作坊城,可以说长安城最有购买力的一帮人都从城内搬迁到了作坊城当值。偏偏从城内去作坊城,哪怕是住在最近的城门,过去也要一个多小时,要是住的远,需要花费两个小时。这还是自己有马车的情况下,如果需要乘坐公共马车,这个时间至少还需要加个几成。
要是一天两天这么折腾还好,时间久了,谁受得了?特别是朝中那些大臣,很多都上了年纪,这么多折腾几回,就不用再上朝了。所以大家去作坊城附近购买房屋,几乎是必然的选择。反正对于这些重臣来说,也不差那点买房子的钱财。
一旦这些朝中重臣都在作坊城买房子了,中间的那些官员,底层的那些胥吏,还不得有样学样,使劲力气的在作坊城买一套房子,跟自己的上官做个邻居,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就能更方便的谋一个升迁的机会呢。”
杨本满的回答,让令狐无疆颇为意外。
不应该是很惊喜,很诧异的吗?
为何这么淡定?
难道这就是自己和他的差距吗?
看到拥有那么多房产的杨本满都如此淡定,令狐无疆也激动不起来了。
莫非作坊城的房价经过这一波上涨之后,就到顶了?
杨御史准备开始抛售?
所以他才一点都不激动?
令狐无疆惴惴不安的问道:“杨御史,这作坊城的房子,如今已经是天价一般的存在,等闲百姓根本就很难买得起。你说这个房价是不是很快就会上涨不下去了,然后开始下跌啊?”
“嗯?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满朝文武,许多人都在作坊城买房子,他们会愿意看到作坊城的房价下跌吗?楚王府在作坊城还有一大半的土地都还没有开发,他们会看到作坊城的房价下跌?如果他们都不支持房价下跌,这里的房价就不会下跌。”
杨本满的这个逻辑,令狐无疆有点不理解。
“可是我看昨天晚上的《长安晚报》,上面的文章都不是很看好作坊城的房价呢?说这是在掠夺民脂民膏,是在赌博,到时候肯定会坑害许多百姓的利益。”
“坑害百姓的利益?你觉得作坊城的发展,坑害了谁的利益了?无数匠人,从衣不果腹到现在的小有身家,甚至是变成小富之家;无数的作坊主,通过在这里开设作坊,购买房屋,实现了财富的大幅升值;
作坊城的各个作坊缴纳给朝廷的赋税收入,更是连年创出新高。甚至因为作坊城的出现,长安城的用工紧张局势,一直都没有得到缓解,普通百姓只要勤劳一点,根本就不愁找不到活干,这怎么就损害百姓的利益了?”
杨本满对令狐无疆的说法嗤之以鼻。
“这《长安晚报》也算是大唐第二大的报纸,他们的观点往往还是比较严谨的。在作坊城历德雅舍房屋售卖如此疯狂的时候,他们发出这么一篇文章,其实还是很不容易的。毕竟,就像您说的一样,作坊城给很多人带来了好处。”
“令狐,看问题,不能这么简单的看表面,要透过表象看到问题的本质。我就问你,《长安晚报》是谁家的产业?”
左右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杨本满还是愿意提点令狐无疆几句的。
事实上,只要他不去弹劾谁,杨本满每天来当值,都没有什么事情。
看看报纸,喝喝茶,基本上就是他当值的时候最主要的工作了。
“听说是长孙家的产业,有着长孙司空的支持,所以《长安晚报》才能坐稳大唐第二大报纸的位置。”
“那就是了,长孙家跟楚王府的关系很不好,这个传闻你应该听说了吧?”
“你的意思是……”
杨本满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透彻了,令狐无疆自然没有蠢到那种程度。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大唐日报》是楚王府的报纸,《长安晚报》是长孙家的报纸,但凡是在涉及楚王府或者长孙家的事情上面,他们两家任何一家的新闻报道,都是带一双有色眼镜去看,否则的话,你很可能就陷入到了对方的误导之中。”
“我明白了,这么说来,《长安晚报》说作坊城的房价要下跌,我应该反着过来看,实际上作坊城的房价还会继续上涨?”
“是不是要反过来看,我也不确定,反着自己看完之后,多一个想法就行了。”
“如今您在作坊城的房子已经升值了不少,您有没有考虑把这些房子卖了呢?”
令狐无疆虽然不知道杨本满在作坊城到底购买了多少套房子,但是知道这个数量肯定已经达到了三位数,说出去会是一个吓死人的数字。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关键是我把房子卖了,拿着这些钱去干什么呢?”
杨本满的话,让令狐无疆哑口无言。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966章 賣還是不賣?(繼續求月票)
是啊,房子卖了的话,杨本满应该把这些钱拿去干什么呢?
如果只是简单的几百贯或者几千贯钱,都还好说。
可是以杨本满持有的房产数量,一旦变现的话,那就是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贯钱。
这么大一笔钱,还真的不知道要拿去干什么。
杨家的主业是茶叶,哪怕是把现在的茶园规模扩大一倍,也不用不了这么多钱。
再说了,茶叶现在很挣钱,各个勋贵世家都纷纷的开始建设茶园,过个几年还能不能维持这么高的收益,杨本满心中也是没有数。
眼下的房产,反倒是杨本满比较看好的。
大唐各行各业如今都在快速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到长安城来生活。
而这些收入不错的匠人、帮工、商家,都是需要购买房子居住的。
哪怕他们买的都是比较廉价的房子,也会促进房产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毕竟,你今天住了便宜的房子,明天就会想要住的好一点的。
一步一步的传递下去,最终整个长安城的房子价格都会不断上涨。
这也是杨本满虽然看到作坊城的房子价格已经比较高了,但是也还没有出售卖房的重要原因。
“如今比较火爆的就是出海贸易,以及跟它相关的造船行业。杨御史您有没有考虑直接自己把茶叶卖到海外去呀?”
令狐无疆看到杨本满愿意跟自己聊天,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果说十几年前,出海对于大家来说还是非常陌生,觉得出去了就是九死一生,很难回来;那么现在对于大唐来说,就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伴随着海外贸易航线的不断发展和成熟,再加上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的飞剪船的快速普及,航海虽然还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但是已经不至于让他谈出海色变了。
“如今大唐的茶叶,主要是各州府的勋贵百姓购买,还有就是草原部落中的牧民们购买,出海贸易的主角,还是以丝绸、瓷器、玻璃镜子以及新兴的棉布为主,茶叶还不算特别多。”
杨本满作为长安城里有数的投资高手,自然对各种商业事情都比较关心,也颇为了解。
作为大唐赋税收入最主要的新增来源,出海贸易的兴盛,让市舶税快速的增加,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一个税种。
从这个赋税的变化之中,杨本满就能够推导出每年大概的贸易额。
“以前草原上的胡人,也是不喝茶的;甚至十几年前,整个大唐的茶叶产量都不见得有现在的两成那么多。但是经过了西北贸易的推广,草原上的茶叶消耗量,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数字。
属下觉得既然草原上不喝茶的胡人能够变成茶叶的消耗大户,那么海外的那些蛮夷呢?应该也是有希望变成茶叶消耗大户的吧?”
令狐无疆的这话,让杨本满忍不住刮目相看。
一直以来,杨氏茶叶都是没有自己亲自开拓海外市场,只是通过卖给一些海商,每年有一些杨氏茶叶流到了海外。
但是数量非常有限。
在此之前,也不是没有人去海外推广茶叶,也在倭国和新罗等地取得了一点点效果,但是效果有限,所以杨本满就没有太当回事,反而是把发展重心继续放在了草原部落的茶砖售卖上面。
因为这事杨氏茶叶最主要的利润来源。
“你这个建议不错,我回去认真的考虑考虑!”
……
五合居中,长孙冲跟郑海坐在一间雅间里品尝着最新的美食。
不过,气氛却是有点沉闷。
渭水钱庄的事情,给他们两个带来的冲击还是挺大的,让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缓过来。
“长孙兄,昨天作坊城的历德雅舍,售价已经到了五个银币一平米了,如此天价的房屋,居然在半天之内就销售一空。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一块地其实是在作坊城的边缘,也就是因为颐和园和六部的衙门修建在附近,所以才成为作坊城的一个独特富贵区域。当初长孙家把作坊城的那几万亩土地出售给楚王府,距离颐和园似乎也不是很远吧?”
郑海这话,简直就像是在往长孙冲的伤口上撒盐,让原本情绪就有点低落的长孙冲,更加郁闷了。
“那个房价明显是不正常的,就连长安城内的房子,都没有那么昂贵。我已经安排人在《长安晚报》上面刊登文章,提醒百姓们注意这个风险。”
“听说楚王府准备把历德雅舍打造成一个精品住宅区,将会参考颐和园的建筑风格,修建成江山山水风格的庭院,所以哪怕是价格很昂贵,也有许多官员和富商抢购。
再加上他们跟大唐皇家钱庄推出一成首付的优惠活动,大家买起这些房子来,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历德雅舍的房子卖的那么玄幻,郑海显然是好好的研究了一番。
“那又怎么样?毕竟只是一个房子而已啊,五千贯钱起步的价格,实在是太扩张了。许多人倾家荡产,也就换到了一套房子而已,到底值不值呢?”
嘴上虽然这名说,长孙冲的心里却是在滴血。
谁知道李宽会把颐和园修建在那里?
要是早知道的话,哪怕是高一倍的价格,长孙家也不会把那附近的几万亩地出售给楚王府啊。
这要是现在在那些地方修建房屋,直接就可以获得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收益。
阿耶当初让自己跟风去买附近的土地,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自己持有的时间不够长久啊。
“作坊城的大势已成,阻挡是阻挡不住了。我昨晚跟家中长辈商量了,准备在作坊城旁边购买一些土地,然后也模仿作坊城的风格修建房屋。
那些在作坊城内买不起房子的匠人,可以考虑去买我们修建的房子。长孙兄,你有没有考虑我们两家一起动手呢?”
虽然在作坊城的带动下,附近的的土地价格已经涨了好几倍,但是跟作坊城的房价比起来,还是非常的低的。
“长安城中,有这个想法的人,可能不只是你吧?”
长孙冲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答应。
“那是自然,但是别人都有信心,我们干不过楚王府,还能干不过其他人吗?”
郑海这话,长孙冲接不下去了。
“我回去考虑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很显然,长孙冲的心中,也有了一丝松动。
对付李宽,他已经没有信心,但是其他人的话,他还是很有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