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953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看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布哈拉餐厅是坎奇普兰城最有名的餐厅,没有之一。
在这里吃顿饭,绝对够普通百姓一年的开销了。
此时此刻,在布哈拉餐厅位置最佳的一个雅间里头,米塔尔、安塞洛和甘迪各自坐下。
虽然整个大桌可以坐下至少十来个人,但是除了他们三个,其他的随从仆人都只有站立的份。
越是重要的宴席,上桌的人数就越少。
“甘迪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有印象了,没想到时隔十年,我们又再次见面了。”
刚刚上楼的路上,甘迪跟米塔尔说自己曾经从他的铺子中进过货,还一起吃过一次饭。
不过,很显然那个时候的甘迪,不是饭桌上的主角,要不然米塔尔也不会听甘迪砂糖铺子的时候,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个铺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名叫做甘迪的商人开设的。
“所以说缘分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啊。当初我将天竺出产的糖霜运输到大唐,很是挣了一些钱。那个时候,大唐虽然也有一些百姓种植甘蔗,但是他们制糖的技术非常的落后,根本就制作不出我们天竺糖霜那样的好糖出来。
所以大唐首都长安城中售卖的糖霜,几乎都是从我们天竺运输过去的,那里的价格,是我们这里的几十倍。可是如今,我却是带着大唐出产的白糖回到了坎普奇兰,我要让天竺的百姓也能享受如此高级的白糖。
哪怕是我甘迪少挣一些钱,甚至是亏钱,我也不愿意高价的在坎普奇兰售卖白糖。米塔尔跟安塞洛两位掌柜,你们都是懂行的人,即使我把铺子里的白糖价格翻一番,也是很多人会去购买的。”
甘迪本来就占据着主动权,这一见面,自然要再把自己的行为背后的意义给拔高一点。
哪怕是大家都知道他甘迪其实就是想要挣钱,他也不能说的那么直白。
做生意嘛,有时候就跟做人一样,你总得给对手一个台阶下,要不然就是逼着对方跟你死磕,这对谁也没有好处啊。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第953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分享
“甘迪,按照你这么说,这个白糖是大唐的制糖作坊出产的咯?”
米塔尔对甘迪的话不置可否,只是确认着自己关心的问题。
“没错!普天之下,除了在大唐,米塔尔你去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看到有白糖生产。”
甘迪没有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对米塔尔隐瞒什么,事实上,只需要给米塔尔几天的时间,他肯定就能打听到白糖是产自大唐。
毕竟,他这个坎普奇兰城最大的贸易商的名头,并不是白叫的。
“我们天竺有许多的制糖作坊,但是没有一家是可以制作出白糖的。甘迪,你知道唐人是怎么让糖霜变成洁白如雪的吗?”
安塞洛颇为紧张的盯着甘迪,希望能够听到自己期待的答案。
“你还别说,这白糖的制作工艺,我还真的知道一点点,不过很遗憾,我就真的只知道一点点哦。”
“没关系,一点点也没问题的!论起制糖技术,我们天竺的底蕴是非常深厚的,只需要一点点的提示,我们也有信心制作出白糖来。”
安塞洛刚刚说完这话,就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要是对方知道自己很容易在有提示的情况下制作出白糖来,那岂不是意味着甘迪以后都没有办法再做白糖生意了?
不过,那个甘迪似乎并没有主意到这一点,这让安塞洛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白糖的制作,其实就是在我们天竺现在售卖的糖霜的基础上,经过了九九八十一一道工序,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分别由八八六十四位技艺高超的匠人,使用了六六三十六种特别的辅助材料,最后再经过五五二十五次的特殊处理,才有了大家看到的洁白如雪,细致如沙的白糖。”
甘迪的话,直接把安塞洛给唬住了。
虽然安塞洛觉得甘迪的话不大可信,但是心中却是觉得只有如此纷繁复杂的处理,才有可能真正的生产出白糖。
所以内心深处,他其实是倾向于认可甘迪的说法的。
“那你知道这九九八十一道工序都是什么工序吗?”
“哎,这可是人家的独门秘方,怎么可能让我知道?就是现在的这个信息,已经是我花费了不少的钱财,请人家不知道吃过了多少次饭,去过了多少次青楼,说遍了多少句好话之后,才打听到的消息呢。”
甘迪看到局势正在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心情那可不是一般的好。
长安城的商人太厉害了,自己还是回到天竺去挣钱吧。
“甘迪,既然唐人制作这个白糖需要花费这么大的周折,白糖的成本肯定是非常的高昂。为何你今天却是以如此低价在售卖糖霜呢?”
米塔尔觉得自己抓住了甘迪话里的漏洞,立马追问了起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甘迪虽然十年前来过坎普奇兰,但是如今时过境迁,谁也记不住还有我这么一号人了。甘迪砂糖铺子要在短时间内提升名气,就只能先亏本挣吆喝,让城内的百姓知道我这么一家铺子的存在,让大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白糖这样的好东西。再说了,只要能够给天竺百姓带来好处,我吃点亏,也是没什么。”
甘迪的这个解释,米塔尔听了觉得很有道理。
在他看来,白糖的制作不管有没有甘迪说的那么复杂,它的价格都不应该比现在的糖霜要低。
特别是现在知道了白糖是从遥远的大唐运输而来,跟坎普奇兰本地生产的糖霜一个价格售卖,完全是不正常的。
但是如果只是为了打响名气,短时间内的搞一搞促销,这种手段米塔尔自己也用过,所以觉得还算正常。
“这么说来,甘迪砂糖铺子,很快就会提高白糖的售价咯?”
“三天,三天过后如果我的白糖没有卖光,我就准备价格翻一倍来售卖。”
对于米塔尔的发问,甘迪显得颇为诚恳的进行了回答。
这让雅间里面的气氛,显得颇为融洽。
“只是提高一倍吗?”
安塞洛心中权衡了一番,觉得自己如果是城内的百姓,哪怕是白糖的价格要比现在的糖霜高一倍,也是愿意去买白糖的。
特别是城内的有钱人,他们根本就不差那点钱。
这个年头的天竺百姓,富裕程度绝对是超出其他国家百姓的想象的,特别是天竺南部的百姓,真的是没有几个是赤贫的,跟大唐偏远地区动不动就有百姓为填饱肚子而发愁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放眼天下,也就美洲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能够跟天竺比一比高下了。
天竺百姓这种靠天赏饭吃的做法,哪怕是一千多年后也没有变化。
这就导致了后世华夏大地的农田,各种各样的灌溉设施非常的发达,农药、化肥的使用也非常普遍。
但是在印度,大部分的农民却还是守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做法吃饭。
曾经富得流油的天竺百姓,子孙后代就变成遇到天灾人祸就被逼着自杀了。
“提高一倍的话,这基本上就是我在大唐采办这些白糖的成本价格了。为了天竺更多的百姓能够吃上白糖,我觉得提高一倍就可以了。至于我自己,路途遥远的从大唐运输糖霜过来,就当是为百姓们谋福利了。”
甘迪说的大义凛然。
这让安塞洛感到一阵诡异。
明明知道对方在那里胡说八道,偏偏他却是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难道自己要逼着甘迪把白糖的价格提的更高吗?
到时候坎奇普兰的百姓要是知道了这个事情,还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甘迪,你有没有想过把手中的糖霜全部转让给我,由我负责帮你售卖?至于价格,一切都好商量!”
米塔尔在一旁插了一句话。
“卖是可以卖,但是你不可以低价从我这里买了白糖之后,高价卖给城内的百姓们,这有违我的初心呢!”
甘迪的这一番话,让米塔尔听了眼皮直跳。
自己这是碰到了一个傻子了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为百姓着想的商家?
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见识过呢?
“没问题,不管是甘迪你以什么价格将糖霜卖给我,我都承诺只会以加价两成的方式放在铺子里售卖。我米塔尔虽然做的主要是贸易生意,但是坎奇普兰里面的糖霜铺子,有一半都是我家开设的,我不仅可以让天竺的其他百姓吃上白糖,也可以让城内的百姓在最短的时间内吃上白糖。就是不知道你这个数量够不够呢?
如果数量很少的话,哪怕是我低价出售白糖,有些人也可能会囤积居奇,高价转让给其他需要的人。这么一来,我们的低价出售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这一次带了三艘船的白糖过来,绝对够城内的百姓吃上一年了。如果米塔尔你还需要更多的白糖,我也可以马上回到大唐,运输更多的白糖过来。反正一句话,你想要多少白糖,我就可以卖给你多少白糖!”
甘迪这话让米塔尔心中一喜,不过却是让旁边的安塞洛变得脸色苍白。
要多少有多少?
还是低价的白糖?
这让自己还怎么活?
自己作坊的糖霜,售卖的时候也就留了一成的利润,绝对算是薄利多销了。
可即使如此,售价也就跟现在的白糖持平。
自己哪怕是降价,空间也非常有限啊。
而如果只是价格差了一两成,安塞洛很清楚,大家肯定还是会去买白糖。
“甘迪兄弟,你这三船白糖真的都可以按照现在砂糖铺子里售卖的价格全部卖给我吗?”
此时此刻的米塔尔,并没有要压低甘迪的价格的意思。
在他看来,甘迪说三天后提高一倍的售价之后,才是白糖在大唐的购买价格。
那么自己以现在的价格购买,就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也就是碰上“傻子”一样的甘迪,他才觉得这门生意还能这么做。
“不,不是现在的这个售价!”
“啊?”
甘迪这话,让米塔尔一愣。
看来这个傻子也没有那么傻啊。
“你不是说你只会加价两成售卖给百姓吗?那我就比这个价格再低两成出售给你!”
“啊?”
这一下,米塔尔是真的愣住了!
这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自己的内心那么开心呢?
但是脸上却是不能露出惊喜的神色。
“不是,甘迪掌柜,没有这样子做声音的,你的白糖要是卖的这么便宜,我们原来的糖霜还怎么卖呢?你完全可以把白糖的售价提高一些,也不用担心会卖不出去啊。这样一来,你也可以不用亏钱从大唐运输白糖过来。
这个世界上,亏钱的买卖是没有办法持久的。虽然甘迪掌柜从唐国挣了不少钱,但是我们也不忍心看到你把这些辛苦挣来的钱财全部亏进去啊。”
安塞洛一副为甘迪着想的语气,在旁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没事的!我告诉你们,那些唐人,这几年不断的扩大甘蔗的种植规模,如今在他们的岭南道,已经种植了几百万亩的甘蔗,他们的白糖价格是一年比一年低。等我这一次出海回去,今年的甘蔗也已经收割了,产量肯定比去年大很多,价格必然会进一步下降。
到时候我以现在这个价格售卖白糖给你们,就不会亏钱,甚至还能挣一点辛苦钱了。再说了,我一次性的购买好多艘船的白糖,他们肯定也会给我一个最优惠的价格的嘛。”
“那你也没有必要这么便宜卖给米塔尔啊,这些糖霜,你可以继续往西边的大食国运输,他们最喜欢吃糖了。这么上好的白糖,一旦到了大食国,价格哪怕是比现在高五倍,甚至是十倍,也能轻易的卖出去。”
“安塞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能为了你的一己私利,让我们坎普奇兰城的百姓吃不上便宜的白糖啊。再说了继续往大食国而去,甘迪兄弟肯定不熟悉海路,这多危险啊。他还想为我们天竺百姓多贡献几年的力量呢,你让他直接去大食,岂不是要他去送死?那些大食的海商,能够允许其他商家直接将白糖运输过去售卖?”
不等甘迪说什么,米塔尔直接就跳出来反驳安塞洛了。
这个时候,米塔尔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甘迪合作,以后就主要售卖白糖。
这中间可操作的利润空间,绝对要比现在的糖霜多多了。
至于这个行为会不会给安塞洛带来什么麻烦,会不会给坎普奇兰城外种植甘蔗的百姓带来什么危害,这根本就不是他想考虑的问题。
死道友不死贫道,他虽然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但是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却是跟这句话完全相符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