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他的是他自己推薦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罢纸条上内容之后,黄琼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将这个想着靠作弊来蒙混过关的家伙,当着所有前来参加会试举子的面,枷号了起来。枷锁是黄琼到考场之后,让人去京兆府取来的。虽说没用最重的那种,但十多斤枷锁砸到肩膀上,对于一个书生来说也绝对不会好受。
原本按照定制,发现作弊的举子一律没收考卷赶出考场。然后在削去身上的功名,终生不允许再参加科举。但在黄琼看来,这种处罚虽说也算是比较重,但警示性却是并不算高。赶出考场,未必就真的能做到杀鸡骇猴,吓唬到本场科举之中,那些心存侥幸的家伙。
因为在黄琼看来,除非策论的考题提前泄露。否则到了考场至少能作弊的科目,也只有第一场经义。而经义考的,都是读书人最基本的基础知识。只不过相对于乡试和院试,题目的深度和难度高了一些而已。此次科举,考题自己从出完之后,一直都没有离身。
精华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他的是他自己分享
除非是皇帝那边泄露,否则策论两科泄露的可能几乎没有。查出夹带的,大部分都是经义方面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要靠作弊才能考过,那么只能说明作弊的人,连最基本的基本功都没有打好。就像是自己前世那样,一百加二百等于几都不知道,就想着参加公务员考试。
若是这样水平的士子也能被入取,其真正的水平与能力就可想而知了。那怕他也知道,通过这种科举选拔出来的人,未必都是真正有才学的人,相对来说甚至那些死读书的,搞不好会占据了相当一部分。但毕竟这比以往的取士方法,更加公平一些不是吗?
所以,为了给其他有心思摸鱼的举子,一个直接而又有效的警示。在科举前三天,黄琼直接派人去京兆府,取来了十部十五斤的枷锁。若不是担心皇帝那里过不去,黄琼就不是只上十五斤的枷锁了,他会直接就上了三十斤枷锁。他可不是那种怕事的人。
对于那些在这种国家取士场合,还敢于作弊之人,他不怕枷死几个。这些人今后都是要当官的,这个时候还敢于作弊,想要通过背后家族上下打点取得名次。若是这种人放出去,又岂会真的顾忌一地百姓的生死?那不是为国取才,而是祸国殃民。
在那个夹带的家伙上好枷锁后,黄琼才冷冰冰对着被其此举,搞得目瞪口呆的众举子道:“谁还夹带了小抄,现在交出来还不算晚。本王宽宏大量,可以不算你们作弊,让你们继续考试。若是不交被查出来的话,就与他一同在这里枷号。此次考试考几天,就在这里站几天。”
被黄琼冰冷的眼神一扫,大半的举子都低下了头。别说为那个人求情,就是连年对视都不敢与这位亲王对视。这次科举皇帝选派一个亲王做主考,除了少部分世家子弟,提早一些从自己长辈那里得知之外。大部分举子还是直到开了龙门,见到一身亲王服饰的黄琼才知道。
原本除了极少数,对黄琼在郑州之事有一定了解的世家子之外。大部分的举子,尤其是那些原本就心里有鬼的举子。在见到一位亲王做主考,心中还有些窃喜。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位亲王来做主考,也不过是走走过场,捞取一些资本而已。这监考,想必也不会太紧张。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定河山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他的是他自己鑒賞
但却没有想到,这位亲王却是出手,比往年历届主考都狠辣。以往即便发现作弊的举子,也不过直接赶出考场。而这位,干脆直接将发现有夹带的,直接枷号在考场让大家参观。别说原本就有心作弊的那些举子,就算是没有心思的举子,也被吓的不敢与这位亲王对视。
反倒是那些,早一些知道是英王做主考官。在家中长辈诸如你自己作死不要紧,千万别连累家族。这位英王敢在郑州杀了一百多文武官员,举人与读书人,未必就不敢杀你一个举子的叮嘱之下,早早便死了作弊心思的世家子,此时反倒是坦然的多了。
只是面对黄琼出手不留余地,那些世家子虽说表现的好一些,可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指责这位英王的不是。众多的举子之中,也只有一个人站了出来,看了看正带着沉重的枷锁,拼命试图想着,让自己轻松一点的那个举子后。
咽了咽唾沫后对着一身亲王朝服的黄琼道:“主考大人,他作弊按照规矩赶出去便是了。虽说他考场夹带,违反了朝廷的律例,但您按照朝廷的律例处置了便是。您又何必如此的羞辱他?看主考大人这身朝服,想必也是一位亲王。小子虽说不知道您,是这京中的那位亲王。”
“可这天下之事,凡事都脱不开两个字,一个理,一个法。他夹带小抄的确违背了朝廷律法,但应该按照《大齐律》来定罪。您是当朝亲王,更应该严格遵守律法,不能随意加私刑。若是这天下人,人人都可以依仗权势,动辄以私刑代替律法,那朝廷制定律法又何用?”
看着面洽侃侃而谈的这个书生,黄琼制止了身边听着这位老兄,在与自己主子在这里大谈律法,而有些恼羞成怒的亲兵,要上前去阻拦他继续说下去的举动。一直到这个书生说完,才淡淡的道:“首先与你说一下,羞辱他的不是本王而是他自己,同时他也在羞辱朝廷律法。”
“明知道朝廷开科取士是为国取材,是朝廷为天下所有想要一展心中所学的读书人,报效朝廷的所在。是要优中取优的,容不得半点的污浊。朝廷对科举作弊之人,也有着严格的处罚定制。却依旧抱着侥幸过关的想法,夹带小抄试图蒙混过关。”
“如果今儿不是本王慧眼,让其蒙混过关,甚至是侥幸中举。往大了说,让这样的人做了官,他又何尝会为民请命,又如何替天子守牧一方、教化万民?往小了说,对你们这些想要靠着自己真实所学,通过科举为国效力的人公平吗?”
“他既然可以羞辱朝廷,羞辱在场的其他所有举子,那么本王又为何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赶出去一个人可以,但本王却无法将那些依旧抱着侥幸心理的人,都赶出这个考场。而对于本王来说,一人哭何如现在一场哭,将来的一府一州一县哭?”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为了警示那些依旧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去除他们心中的魔障,本王今儿就重新立一下规矩。本王既然是本次会试的主考官,那么本王的规矩就是这次会试的规矩。还是那句话,谁若是还有夹带现在交出来,还为时不晚。否则,别怪本王出手无情。”
黄琼的话音落下,所有已经通过龙门的举子,都低下了头谁也不敢看面前这位年轻的王爷。更不敢去看那位被枷号,在那里不断哀嚎的老兄。而那个出面顶撞的举子,看着面前这位王爷淡然自若的表情,沉思很大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就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了黄琼的声音:“你很大胆,上千人的举子,除了你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质问本王如此做,是不是违背《大齐律》。不错,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告诉本王你的名字。放心,本王心胸没有那么狭窄。”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定河山-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他的是他自己閲讀
身后传来黄琼质问的声音,让这位举子又转过身。他没有理会身边另外一位举子,拽着自己衣角,示意自己不要回答的举动。而是直接道:“在下寇准,陕西路华州人士。如果王爷因为在下今儿的顶撞,想要找在下算账的话,在下也随时都恭候王爷。”
对于这个举子,这番实际上已经是顶撞的态度,黄琼没有理会。只是摆了摆手,淡淡的笑了笑道:“好好考,本王会对你重点关注的。希望你是真有才华,能为朝廷出力之人。而不是只会动嘴皮子,肚子里面却空无一物的空心才子。”
这位寇举子,明显也是有些脾气的人。见到这位天潢贵胄,没有理会自己。便也拎着自己手中篮子,向着分配给自己的考场走了过去。而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背影的黄琼,却是微微一笑,随手又拦住了一位想要趁着此刻,黄琼心思都放在寇准背影上,试图混过去的举子。
只是此时他脸上虽说带着笑容,但那笑容在心中有鬼的举子眼中,几乎无异于魔鬼的笑容一般。那位被拦住的举子,被他的笑容给弄的差一点当场瘫到。只是黄琼并有理会他磕磕巴巴想要解释的举动,而是让身后亲兵撕开了他身上的羊皮坎肩。
这个家伙见到自己坎肩被撕扯开后,如果不是两个亲兵架着他,几乎立马就堆了下去。在黄琼的示意之下,一个亲兵立马将他的坎肩撕内衬扯开。众人才发现,这个家伙的羊皮坎肩内衬上,居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
将这个家伙,送去与之前那个家伙作伴后。黄琼冷冷的对着带队搜检,此时被又一个漏网之鱼给惊吓到,此时浑身都有些哆嗦的武官道:“给本王好好的检查,若是再查出来一个,别怪本王送你们全体去瓜州啃沙子。”
这次真的被吓到的武官,以及他手下的那些官兵,都清楚了这位主眼光不仅毒辣的很,而且是眼睛里面绝不揉半粒沙子的主。再不敢有任何的马虎大意,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搜一遍身就算交差。别说发髻都亲手抓一抓,便是连裤裆都要捏一遍。
身上的衣物也要解开衣襟,仔细检查一遍。黄琼一连枷号了两个,后面有心夹带的举子,倒也老实了不少。有几个甚至当场,直接将携带小抄交了上来。而看着这些交出夹带小抄举子,从身上翻出来位置,搜查的官兵差一点没有被气死,心中暗骂这些读书人真够狡猾的。
熱門連載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五百零一章 羞辱他的是他自己展示
无他,这些夹带不仅有从鞋子夹层抽出来的,有从毛笔笔管之中倒出来的。有的手中提篮柳条之中,相当一部分都是中空的,里面都塞满了小抄。还有一个举子,砚台底部居然是空的,里面全部都是小抄。而最为夸张的一个,裤子内的两条腿上,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