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782章木牛流馬(求月票)相伴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吴兰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
他当真是想要振兴吴家,毕竟新投了主公,还得靠功勋说话。
所以才会请命跟着关平一同来前线,截断曹军的粮道,好好表现一番。
可吴兰万万没想到,就算是主将关平让他故意战败,谁成想会败的如此之惨。
他麾下的士卒,当真是不给他长脸。
再加上关平把责任揽在他自己身上,吴兰恨不得关平骂他几句也好啊!
现在连重话都不愿意说,定然是因为妹妹的缘由。
还有张翼德将军见自己这般狼狈回来,本想大骂自己一顿,可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这些事情,吴兰都能自己感觉的出来。
因为自己妹妹是他们的主母,所受到的优待。
可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少将军,下次请务必让我戴罪立功。”吴兰再次请命道。
“好说好说。”
关平随口应下,对于这件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如今蜀中士卒还是依靠营寨或者城墙被动防守为主,主动出击,怕是还是会被教做人。
别看如今自家大伯父阔气了不少,可无奈接下蜀中的旧盘子,还没来得及更新,曹老板就杀到了。
蜀中士卒遇上曹老板的步骑,当真是吃亏的很。
“待到马孟起将军拿下下辩县,吴将军我在给你五千人。
你在率部汇合雷定部落,去讨伐氐王强端,为氐王窦茂以及他的族人报仇,先拿羌人练练手。”
“喏。”
吴兰大喜,急忙抱拳应声。
张飞示意众将全都退出去,他有些话想要问问关平。
“大侄子,今日死的那两个人,俺越想越不对劲,你就是想要故意坑杀他们两个。”
张飞这次是真的压低声音,避免再次发生意外。
“看出来了。”关平拿起矮案上的竹简道:“以后三叔父若是再随意鞭打士卒,那我也只能全杀了,避免后患。”
“什么后患?”
“这些身边人,你打了他们,他们定然会心生怨恨。
到时候联合起来,趁着三叔父你不备,杀了你,我还得给你报仇。
我替你报仇也就罢了,偏偏我大伯父还有我爹那不得,伤心而亡?”
张飞瞪着眼睛道:“俺看他们哪个敢!”
“典韦身手强横又如何?”关平扔下手中的竹简道:“还不是死了。”
张三爷的口才哪有关平利索,现在更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反正我们爷俩已经立下了赌约,我赢了,万一三叔父不遵守赌约,那我也就只有大开杀戒,以免后患。
反正别人要说关云长他儿子嗜杀,那也不是我的责任。”
关平说这话就是在赤果果的威胁张飞,软的硬的都得给他来一遭,免得不长记性。
张飞对于关平的赌约确实有些不服气,但是见他又搬出大哥二哥来。
尤其是二哥爱兵如子的,要是听闻他儿子随意斩杀士卒,那心里得多不痛快啊!
“不用你提醒,俺自是知道。”张三爷最后还是最硬了一句。
帐篷里陷入了沉默,关平拿起竹简又继续看着。
“对了,大侄子,俺还有一个疑问。”
“嗯,三叔父尽管说,今日我一并给你解决了。”
“你为何差遣的都是新投靠的人,俺们手底下那些老底子,你怎么不用一用?”
张三爷心里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那不得分先来后到啊。
现在大侄子是可劲用新人,这能行吗?
这不行!
将来论功行赏,新人就要踩在旧人头上去了。
“曹操是魏公了。”
张飞眨了眨豹眼,没明白关平为何要扯曹操:“曹贼成魏公,跟俺们有什么关系?”
“三叔父不觉得大伯父的位置也该升一升吗?”关平颇为认真的盯着张飞。
拿下汉中正好称汉中王,到时候也好收拢一下人心。
张三爷张着大嘴,瞪着豹眼,啪的拍了下手:“俺懂了,大哥得当皇帝啊!”
关平轻微的挠了下自己的额头,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照目前的大势而言,绝不能一步到位。
否则就是篡汉自己。
毕竟曹老板还没有真正的篡汉呢,自家大伯父继承皇帝宝座,也分外的名不正言不顺。
到时候就该跟袁术一个下场了。
“这个顺序是先称王,再称帝,而且天子刘协不死,大伯父是没法称帝的。”
“哦,哦哦哦,俺懂了!”
张三爷下意识的应着,心里则是想着怎么弄死天子刘协。
反正皇帝的位置就该是大哥的,其余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关平挑挑眉,看样子,想必自家叔父应该懂自己的意思了!
“那你就更改用咱们老人啊!”张三爷瞪着眼睛突然说了一句。
关平同样瞪着眼,满脸震惊,难不成方才自己都白说了?
你懂了个锤子你懂?
“到时候俺大哥当了皇帝,那不得封赏咱们这些老人,功劳都被新人抢了,还怎么封?”
“三叔父,你可先别想大伯父他当皇帝的事了啊。”
关平急忙制止他的高声:“我的这番动作,任用新投靠咱们的人,给他们机会,一来是让他们证明自己的。
二来,就是将来大伯父他称王称帝,他们也能有功可赏,不像三叔父你这样的老人,那都是多少年的功劳了,想要封赏,理由非常好找。
但是他们就不同了,想要笼络封赏他们,没出过力,这理由可不好找,所以现在要给他们机会。
同时也是避免那些跟着咱们的老人,再出现过多的损伤。”
关平的策略没错,自家大伯父在此次汉中之战当中,就是任用了许多蜀中将领。
而从荆州带来的不少中层将领,全都被安排驻守益州各个关隘。
如此做,也极大的避免了有人有异心的举措,至少不会因为后方出事,搞得前线崩溃。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张三爷连连点头:“大侄子,你把心放肚子里,俺懂了。”
关平也不管他真懂假懂:“三叔父,此事未成之前,就烂在肚子里,以免被人诟病。”
“俺在成都的时候,就听有人说那个什么姓谯的人,说俺大哥有天子命,用来劝刘璋投降,这事是瞒不住的。”
这事关平是亲耳听到的,反正也不知道谯周他爹是怎么测算出来的。
但总归这件事,传说可以传说,该造势的时候可以造势。
可不应该是现在。
“还是看看眼前的战况,如何击溃曹洪叔侄方为紧要之事。”
关平不想在过多探讨自家大伯父称帝这件事,估摸着还得几年时间呢。
张飞点点头,此次是前来断曹军粮道的。
驻扎这么些日子,还没断道,反倒先让吴兰损失了一阵,自己的计谋还被看破了。
如今大侄子将计就计,也不知道马超他能不能攻克下辩县。
马超这个人颇为傲气,不知道怎么的,就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张飞就想着要跟他比划比划,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
“报。”负羽士卒走进中军大帐,抱拳道:
“少将军,据探查,曹休已经率部佯装撤军,实则埋伏起来,等待我军追击。”
“嗯。”
关平应了一声,负羽士卒便再次抱拳出去。
曹休不走,是好事。
关平站起身来,走了几步。
曹军要防护的粮道道路很长,但是兵力不足。
前方要面对的是阳平关和自家大伯父的预备攻势。
曹老板肯定不会放松警惕的,尤其是掌管全军命运的粮道。
曹休他既然看出来己方虚张声势,他怎么就敢领兵前来攻打?
不应该保存实力,护送运粮队,避免被己方偷袭,安全抵达阳平关?
怎么会率军前来与自己前来争夺?
难不成这条粮道是个幌子?
关平如今驻扎在武街附近,距离下辩有一段距离,距离西汉水更是有一段距离。
曹军的运粮队伍都是一段时间出现一次,关平觉得他们铁定会利用水运,借此来减少路途上的消耗,同时能够节省时间。
“可惜,我们还没有摸清楚曹军的运粮路线。”
“已经派人四处探查了,大侄子,就安心等消息,俺倒是觉得马孟起他能不能拿下下辩。”
整个凉州,在大侄子的帮助下,差不多都臣服马超了。
结果愣是被身边人给背刺一下,丢了冀城,以至于丢了整个凉州。
要不是自家大侄子有先见之明,让他把家眷安排在祁山大营,那马超只要一出冀城,能跑的也就剩下他自己。
张飞对于马超的感官真的不是那么的好,相反马超也有些豪门大族的莫名自信。
通过关平的建议,避免了他家人的覆灭,这也是马超绝地要投靠刘备的缘由之一。
毕竟整个凉州怕是在也没有他的队友了,与其投靠张鲁,莫不如投靠刘备。
“俺觉得那个马超,他兴许不能成事。”张三爷又强调了一遍。
“哎。”关平叹口气,放下手中的竹简道:
“三叔父要是看不惯马超,待到战事结束后,你们俩打一架,手底下见真章,如何?”
“俺正有此意。”张三爷咧嘴笑了笑,说实在的他确实有些手痒。
输了赌约,打不了士卒,俺还打不了马孟起吗?
曹军的两条粮道,一明一暗正常进行。
关平只是探查到了西汉水这一条粮道,而过故道,进入东狼谷,再沿着沔水进入沮县是目前还没有被发现的。
足可以说明杨修的献策,是极其有利的。
曹休率军埋伏之后,见关平果然不做追赶之势,暗暗起疑。
他到底是真的想要自己去打,还是故意吸引自己去劫寨?
“叔父,我今夜欲劫寨,你觉得如何?”
曹休看向叔父,怎么说战场上的直觉,他还是相信自家叔父的。
他思来想去,还是莫要轻易劫寨,尤其是夜战。
如今已经先胜了一遭,那就收手。
一看关平这架势,就是想要劫粮道的,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现在逼迫关平作战,他根本就不会理会,只待目标出现,反倒是己方容易将疲兵老,容易被他抓住机会。
这小子,特别擅长抓住战机,还是勿要轻易给他机会。
莫不如等到粮草到了之后,在设计引诱他,弄他一次。
曹休虽是一军主帅,但是此时他心里有些迷乱,故而还是询问叔父的意见。
他还是相信叔父的直觉的。
“依我看,就该劫寨,机会难得。”曹洪攥着拳头谷舞道。
曹休点点头,既然叔父说应该劫寨,那就不劫寨。
反着来,总归不会吃亏。
叔父有点战场冥灯的特点。
“传我军令,休息够了,缓行下辩,以免被敌军追上。”
曹休站起身来,当即做出了决断。
既然不去劫寨,那就别在此地埋伏了,想来关平是真的不会出现。
曹休开始带着人撤退,往下辩县的方向走去。
徐晃带兵在山腰上埋伏起来,对面是刘备的军队,打出的是陈字大旗。
徐晃仔细思索刘备麾下姓陈的武将,他一时间想不起来有谁,估摸着是蜀中人士。
陈式领命,准备夺取马鸣阁这条山路。
切断张郃驻扎关城与阳平关之间的联系,分为为之,并且作为己方运输粮草的道路。
陈式所率十部人马,沿着马鸣阁行走,想要悄悄占据,把守这里。
徐晃则是沉稳的很,挨到蜀中士卒进入栈道上半数后,才下令开展攻击。
一时间,石头与箭雨纷飞,完美复制了夏侯渊被射杀的场景。
特别是在山上埋伏的时候,大家都习惯的要丢石头,造成矢石交加的场面,以此来增加杀伤力。
蜀中士卒被打的措手不及,自投山谷者众多,死伤不在少数。
可以说,如今蜀中士卒的战斗力,当真是禁不起摧残。
徐晃守住马鸣阁,便是保证了张郃的安全,避免他被分割包围,发生意外。
同时在此次战役当中,徐晃还发现了敌军运输粮草的先进玩意。
通过降卒得知,这个玩意叫木牛流马,是荆楚讲武堂那里流传出来的好东西。
据说是诸葛军师的夫人研发出来的,能够多装许多粮草,乃是运粮的利器。
一听这话,徐晃当即就兴奋了,仔细一瞧,确实是比寻常牛车装的还要多上几分。
“好东西啊!”徐晃拍了下木牛,嘴上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