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76章 救心丸看書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曹铭消息,够快。
更不忘在我面前,尽情显摆:“米露昨天签约了模特,今晚我就知道了,嘿嘿!”
他的话,代表什么?
只是挑衅?
没给我时间多想,曹铭又开始了:“叶飞,米露和你离了后,越发奔放了啊!”
“……”
“记得给她不少钱,怎么下贱到做那种行业了?”
“曹铭,闭嘴。”
“别介!”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76章 救心丸
精华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76章 救心丸分享
曹铭非但不闭嘴,还上瘾了:“告你啊叶飞,有些事你可能不了解,在外面圈里…”
有意的,他拖了长音。
似是,在折磨我。
更不忘给我,狠狠一击:“有钱人圈子里,那种模特就是高级的鸡。”
“麻痹的!”
瞬间,我暴怒。
是!
我原谅米露,是因为她现在所做一切,都在赎罪、为我着想,但铁的事实是,我受不了精神理念折磨。
本以为自己已洒脱,可这节骨眼…
嘿!
瞧着曹铭,我突然问了句:“你明知道我有心脏病,这是想故意刺激,逼死我?”
大爷的!
和曹铭明的、暗的,弄过多少次了,若还他三言两语挑拨成功,那我活该杯气死。
而他…
“哈!”
瞧着曹铭脸色阴霾我,我真是乐着说:“曹铭,口舌之争没意思,玩钱才有意思。”
“叶飞,你够狠。”
“对,没想到吧!”坦然中,我看着曹铭。
尼玛!
老子不嫌麻烦,和李柔一起弄了这么大哥套,你特么的,总算是钻了进来。
现在要做的,就是…
告诉曹铭:“我,关门打狗。”
他不会想到,当初李柔为什么放弃总代理,更不会知道,我们早早收购了石府酒厂。
一切,会措手不及。
也就是说,曹铭在被动,我和李柔主动,不,那特么不叫主动,叫背后阴人。
这事,爽!
曹铭过来,用各种方式刺激我,就是反向的报复。
同时也证明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哈!”
我,笑。
此时我纵容能看开很多,但特么不是圣人,亲手将给自己戴绿帽的男人,扯到谷底的滋味,让我享受。
甚至主动的,走到曹铭更前问他:“被戏弄于股掌的感觉,如何?”
“叶飞,你应该有体会。”
“对,所以问你。”
“想亲手宰了你。”还算克制的曹铭,说了答案。
很好!
当初,我极度渴望宰了他,但在法制社会不能,所以我选择了,让他想宰了我。
回应他:“这叫,风水轮流装。”
“对,很对。”
曹铭迎着我,脸色虽暗淡,但没表现出过激的怒意。
艹!
他还能忍?
讲真!
曹铭这样的商人,对于金钱的渴望超越一切,而我对他的报复,绝对算的上致命。
难不成,他有后手?
或者将全部希望,寄托在马亮和窖藏系列?
但曹铭,却坚持刚才办法:“叶飞,自知道你有心脏病后,我高兴的晚上睡不着。”
“哈?”
“只要用合理手段刺激你,让你死,而李柔也会崩溃,到时候在翻本就容易了。”
“是哦!”
我装作,焕然大悟。
真要是那结果,曹铭真能绝地反击,而我则给他建议:“要不在来个绑架?或者现在就掐死我?”
这两种办法,不错。
都能搞死我,但要用心脏病方式气死我,下辈子都不可能。
咱,没那么矫情。
而曹铭,只是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也不在说话,低着头在那开始操作,像是在发邮件。
“叮铃。”
不一会,我口袋手机提示音响了下。
跟着是抬起头的曹铭,笑着说:“刚给你发了邮件,一会可以和米露,一起看看。”
“什么?”
“床上,助兴的玩意。”
“嗯?”
“说白了,就是我和米露的视频…不好意思,做过处理,里面我打了马赛克。”曹铭脸上,荡漾着邪意。
“……”我。
他,继续:“有在宾馆的、车上的,还有一次在你家卧室里,哇哦!”
“……”我。
宾馆、车上、我的卧室…
曹铭所说每一个地点,让我无法克制中,自行脑补。
他将米露按着…
想着,也不只是错觉还是现实,就是觉着心脏的跳动,忽快、忽慢。
而呼吸,开始错乱。
也在这时,曹铭的话又传来:“米露真乃人间尤物,这事你懂,珍惜。”
说着,他伸过手在我肩头拍了下,随后背过身向辉腾走去。
而我中默数:
一、二、三…
据说数到十,可以让过激的情绪缓和,我必须冷静,若不然心脏会承受不住、会死。
“草泥马的!”
也不知默数到几,我冷静不下去了。
想曹铭冲…
刚有动作,便被身后抛来的高启云紧紧拽住,他吼着说:“叶飞,别特么胡闹。”
“……”
“听好了,这会要是你死了,得意的还是曹铭。”
“……”
“草泥马的,你给我清醒。”高启云继续说着。
我没回话,也听不进去,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我死,也特么拉上曹铭一起。
“啪!”
可这时,硬拽着我的高启云,在我脸上抽了下去。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6章 救心丸熱推
一巴掌,打的我眼冒金星。
也让我大脑,得到片刻喘息。
可这时曹铭开着辉腾,从我身旁路过时,甩下一句:“对了,米露的粉色睡衣我送的,还行吧!”
说罢,他扬长而去。
“哈哈…”
耳边还留着曹铭,荡漾而得意的笑声。
我…
咬着牙,对高启云道:“在来一巴掌。”
“……”
“快。”
“啪!”
老高,又是一巴掌打来,他下手是真重,再一次眼冒金星时,我瘫坐到地面上。
我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情绪。
也算是,幸运。
原本装在口袋中的救心丸,同时掉落,这是李柔让小兰,给我送来的。
手也在颤抖中将其打开,将一粒金黄色药丸塞入口中。
跟着,直接躺在地面上。
“要活着。”
我自语着时,眼皮有些睁不开。
耳边能听到老高焦躁声:“别围观,散开一些,保持空气流通。”
周围,一片混乱。
也在混乱中,我又听到一声急切声音:“叶飞你怎么了,叶飞你说话,别吓我啊!”
好耳熟的声音,迷瞪着睁开眼睛…
是米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