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762. 不夠得體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东京场前一天晚上,岩桥慎一跟姐姐姐夫,还有从静冈老家上京的父母,一起吃顿饭。
岩桥将明正是在职场大有作为的年纪,为了来东京,还特意跟公司请了假。从这点来说,到底给了他这个扮长颈鹿男的儿子一点面子。
虽然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发挥他一本正经噎死人的技能,说什么,“藏在头套下面的脸,想象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吧。”
都已经来捧场了,嘴巴还是不饶人。这就是岩桥将明。
岩桥千代答应要来东京看演唱会以后,岩桥慎一负责给父母订酒店,安排在东京这几天的食衣住行,游刃有余得很。
上京时,是个高中毕业、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年。过后,突然间跑去当经纪人,又辞职去开制作公司当了制作人,短短几年,成了有名气的制作人、唱片公司的负责人。
仿佛孩子一旦离开父母身边、有了自己的人生,从此就大变模样,成了另一个人。
精彩都市小说 《飛越泡沫時代》-762. 不夠得體相伴
岩桥慎一对便宜老爹的这个说话方式无所谓,听一听不放在心上。倒是母亲岩桥千代,用平平淡淡的语气,把话接过来:“但知道头套下面是谁,那就不一样了。”
她说完,微笑着加了一句:“对吧?”
这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就把岩桥将明给顶一下的语气,岩桥慎一听着,有点想笑。心里想着,不愧是老夫老妻。抬起眼皮,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姐姐朝子。
姐弟两个交换了一下目光,朝子若无其事,端起水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倒是姐夫成田宽之,笑着附和,“确实。不说的话,谁能想到头套底下的人是他?”
岩桥将明深以为然,“之前还在给森进一桑订盒饭呢,突然又成了乐队的吉祥物,怎么也想不到一块儿。”
岳父和女婿聊得投机,成田宽之随口开着小舅子的玩笑,“所以才要说,慎一瞒天过海的本领强着呢。”
成田宽之这话说出口,朝子看了看岩桥慎一。
这次,又换她看到一张若无其事的脸——岩桥慎一事不关己,跟姐姐交换了一下视线,高高兴兴,把炸牡蛎送进嘴里。
这神情,无辜到像个在家庭聚会上被亲人用无关紧要的小事打趣的学生。
成田宽之的话,明面是打趣,暗戳戳的挖苦多少也有一点儿。不过,说是心怀恶意、那倒也不是那么回事。
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不知道自家儿子暗地里瞒着所有人跟一个桃浦斯达在交往。
看样子,岩桥慎一只对他说了实话。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他自己也知道那一步对事业有影响,因而,故意跟正和他关系融洽合作的成田宽之透露,由成田宽之自己做选择。
过后回味到小舅子的想法,成田宽之实在不知道要说他是光明磊落、还是不计后果。
“成田姐夫。”
岩桥慎一跟成田宽之搭话,“十月,电视台的节目和广告都要更新,我正想着,再跟富士胶卷那边搭线。”
他若无其事,跟成田宽之说起公事。姐夫要试探他,岩桥慎一也不介意趁机反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姐夫对跟自己继续保持合作联络的态度。
“你又有什么主意了?”成田宽之不是不感兴趣。
这个白手起家的小舅子,才能毋庸置疑。正因如此,成田宽之才为他一时头脑发昏走的那一步觉得可惜又可气。
但是,走了一步昏棋,不代表就完全失去了价值。
正相反,当成田宽之看到由岩桥慎一牵头的那张企划专辑的广告时,对他又一次刮目相看。
能整合半个唱片业界来配合他已经够强悍,甚至还大胆到跟中森明菜合作不避嫌。
这样的岩桥慎一,叫人猜不着他还有多大的本领,也猜不着他下一步又要怎么走,更猜不着如果有朝一日,他没有跟中森明菜分手,反而被发现,会有怎样的应对方式。
不知道他是一谈恋爱就昏了头,还是留了后招。
猜不着的时候,才更不能轻举妄动。
姐夫和小舅子,两个人不动声色,在家庭聚会上,相互试探着各自的态度。
岩桥慎一告诉成田宽之,“想把我们公司的乐队ZARD推荐给富士胶卷,一起合作。”
成田宽之问,“要搭配广告主题曲吗?”
岩桥慎一摇头,“想拿下一支广告主题曲,这个自然。不过,还有别的也……”
看来是野心勃勃。
成田宽之又叫这个小舅子给吊起了胃口。
不过,姐夫小舅子还没把话题深入下去,就被姐姐朝子给打断,“你们两位现在就要开始谈公事了吗?”
岩桥慎一一笑,顺着台阶就下来,“也是。”现在谈不合适。
成田宽之也笑,“我太急躁了。”话头一转,称赞小舅子,“不过,慎一的点子,值得这么急躁。”
既夸了岩桥慎一,又给自己解了围。
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谁也没往深处去想这番对话,只有朝子,看看又跟父亲谈笑风生的丈夫、再看看胃口好心情好吃得开心的弟弟,而后不动声色,把目光收回来。
接下来,一顿家庭聚餐吃得开开心心。饭后,有感情的司机先送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回酒店,成田宽之和朝子夫妇也坐进出租车里。
回去的路上,成田宽之对着朝子称赞岩桥慎一。
朝子听着,明知故问,“所以,你正好奇慎一打算和你说什么?”
“好奇得很。”
成田宽之笑了笑,一语双关。
……
隔天是个大晴天。
上午,岩桥慎一该干什么干什么,在东京开演唱会就是这么个好处,不是出差,只是一天行程中的一条。
东京场的演唱会一开两天,安排了现场录影的是第二天、也就是这次巡演的最后一场。岩桥慎一送给父母、还有中森明菜的,都是第一天的门票。当然,不是挨着的,谁也不知道谁到场。超大型的演唱会就是这样。
早上出门之前,他找出中森明菜送给他的那两条花哨到系不出去的领带,拿了其中一条。
精心挑选的领带,竟然跟美和酱奇葩审美的舞台服装微妙地能搭配一下,说不定还能碰撞出一点火花。不知道那个时尚女王女朋友,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同时消受时尚过头的领带和奇葩审美的衣服,岩桥慎一也够有福气的。他倒不觉得这福气沉甸甸拿不起来,高高兴兴,把领带折好,带在身上。
反正头套一戴,谁也不爱。
只要不被人知道头套下面是谁,穿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
一进九月,白昼稍短。
演唱会五点开演,三点半开场。但贩售周边的摊位一早就开张,排队买东西的人排出一条长龙。来看演出的观众,把买到的周边穿戴到身上,三五成群聊着天。
DREAMS COEM TRUE这次的户外巡演,周边多到叫人能挑花眼。但设计的够漂亮,做工也颇为良心,因此,从巡演开始起就备受欢迎。演唱会门票售罄,保证巡演不赔本。周边大受欢迎、又带动了唱片销量,这些才是赚钱的大头。
……
下午,中森明菜从录音室离开,准备去看演唱会。
湾岸广场一带人潮汹涌,提醒演出即将开始、入场注意事项的广播不间断播放。这么热闹的场面,中森明菜一个人过来,心里就有点寂寞。
越是热闹,就越是不想一个人。
但是,这种时候最想要在一起的人,偏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她身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62. 不夠得體熱推
不过,这个时间的话,岩桥慎一肯定已经在舞台下面的休息室里等着开场了。肯定还没有换演出的服装,说不定正跟吉田桑两个人打打闹闹。
有吉田桑在的地方,气氛一定很好。
置身在人潮汹涌的地方,中森明菜仿佛随波逐流一般的,被声浪推着往前走。她左右看看,看到把长颈鹿角周边戴在头上的情侣,还有腰间挂着狐狸尾巴钥匙链的女孩子。
当然,还有像她一样,普普通通的观众。
来看户外演唱会,中森明菜穿戴的像是前来郊游,在一心为了DREAMS COME TRUE往前走的会场里,没有人在意这个平平无奇的身影。
而当把圆形的舞台看在眼里的时候,她不禁露出笑容。想起自己夜里跑去岩桥慎一的办公室,陪着他出谋划策、设计舞台的事。
像是亲眼看到了想象中的东西成了现实。有一瞬间,中森明菜想到,自己并不只是演唱会的观众,也是演唱会的参与者。
舞台也好,观众们穿戴的周边也好,乃至于过后可能看到的演出环节……
还有岩桥慎一说过的要系着登台的、她送的领带,不知道他打算怎么系。慎一说舞台服装是吉田桑设计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会不会让他为难。
演出开始之前,中森明菜想东想西,等着开场。
夕阳西下,当不断在场内播放的演出提示广播停下来,观众之中,发出一阵轻微的骚动。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先是支援乐手们出场,从那座圆形舞台的中心走上来,向着观众席欠身致意,各就各位。乐器各得其主,那台唯一的、还没有主人的键盘就格外显眼。
是岩桥慎一、不,是乐队长颈鹿男的。
中森明菜心里好奇,不知道长颈鹿男过后会从什么地方出场。她自己没有开这种超大型演唱会的经验,真的站在台下,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喜欢。
超大型演唱会,比起演出体验,更注重的其实是气氛。她能够理解,也能够融入其中,跟着享受这份热烈的气氛。可要说喜欢,心里并不喜欢。尤其还是一个人站在下面。
谁也不知道她是为了岩桥慎一而来,也只有岩桥慎一自己,知道她是为了他而来。
这么想,就觉得不能相认的两个人,拥有着共同的秘密,为着同一件事。要是这么想,中森明菜的心情也就跟着变化,不是那么的寂寞,反倒开始期待起了开演。
台上的乐手们,开始演奏起《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前奏,熟练地用这支乐队的成名曲,先调动起观众们的情绪。
中森明菜置身躁动的观众席里,情绪不由自主,受到感染,也跟着高高兴兴拍起手来。
一边拍手,一边注视着舞台。
她看着站在圆形舞台里面的支援乐手们,后知后觉,想到一件事。
为了舞台的整体感,支援乐手们穿的也是吉田美和设计的演出服装,而不是工作人员们的普通周边T恤。
花里胡哨、让人联想到马戏团、杂技团之类的……如此的服装。
但是,因为置身如此热闹、华丽的舞台,台下又是一片热烈,以至于乐手们刚站上舞台的时候,中森明菜还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回过神来,她忽然想到,慎一和她说,整场演出的演出服装,都是吉田桑设计的。那么,这些支援乐手们穿的,也是吉田桑设计的衣服就是了?
慎一还说过,他穿的也是吉田桑设计的演出服装。
超棒的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txt-762. 不夠得體閲讀
也就是说,等一下,他也会穿着类似风格的服装,出现在舞台上……
中森明菜看着支援乐手们审美炸裂的演出服装,脑中闪过岩桥慎一和她说,打算系她送的领带到舞台上。
原来,她送给慎一的领带当中,有两条不得体到了这种程度吗?
中森明菜在观众席的掌声当中,无限纠结。
正走着神,忽然,长长的、仿佛贯通整个湾岸广场的花道尽头处,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将她从放空当中惊醒,跟着四下张望。
中森明菜在的,是能清楚观赏主舞台的最佳位置,但要看花道尽头,就显得视线不佳。好奇心升起没多久,花道的另一端,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
两边的欢呼声,从花道的尽头,一点点往中心推进,如浪一般卷过来。
一边是中村正人,那另一边……
长颈鹿男背着肩背式的键盘合成器,轻轻巧巧的加入伴奏乐队的演奏,头左摇右摆,扫视观众席。
果然,他也穿着花哨的、宛如马戏团演出人员的舞台服装。
长颈鹿男离中心舞台越来越近,中森明菜看得也越来越清楚。
他系着的那条领带,确实是她送的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