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笔趣-第三章 關於和綾音曖昧結果被正宮……分享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初次见面,千叶白石先生,这是我们第一次以面对面的形式见面吧。”
坐台上的巫女弥勒开口,她的声音很有特色,在她说话的时候,周围显得更加安静。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正是,弥勒阁下。”
白石坐在侍女离开之前准备好的坐垫上,点了点头,态度不卑不亢。
之前一直是以书信的方式交流,由土将军代为传送,真人见面还是第一次。
“您此刻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巫女弥勒问道。
“是有些事情要和弥勒阁下商量,这是我匆忙之间拟定出来的计划书,请过目。”
没有任何废话,白石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白石正要上前把卷轴递给弥勒,结果弥勒坐在那里,手掌抬起,白石手上的卷轴就主动漂浮起来,落到弥勒的手中。
白石见到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巫女的能力……似乎挺有趣的。
弥勒打开卷轴,眼神平静的扫过上面的内容,看完之后,脸上露出罕见的古怪之色。
“弥勒阁下,您意下如何?”
“虽然一些地方我无法理解,但我能够感觉出来,如果这上面的事情成真,可以让鬼之国民众的生活变得更好。那就拜托您了,白石先生。”
“非常感谢您的信任。”
“不用客气,我只是希望这个国家的人民,生活能够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弥勒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卷轴上的内容。
修整道路,兴建学校,普及教育……
如果白石需要鬼之国提供中立国的庇护身份,从事一些不可告人的违法活动,弥勒反而觉得这很正常。
“对了,有一件事情,弥勒阁下可以为我解惑吗?”
白石这时出声打断弥勒的思考。
“请说。”
“关于妙木山的事情。”
白石脸上慎重了许多。
一开始,他只是认为圣地妙木山,只是居住着一群会修炼仙术的蛤蟆。
但是透过水门这件事,让他看到了这个圣地所持有的底蕴和力量。
连逆转生死这种事都可以办到,老实说,白石自己必须得重新认知一下这个圣地的力量了。
“对于那边的事情,我知道的有限。不过唯有一点需要留意,那就是妙木山的首领大蛤蟆仙人,和我们巫女一样,拥有预知未来的力量。并且在预言方面,比我们巫女更加全面万能。”
弥勒的脸上首次出现了郑重之色。
“大蛤蟆仙人?”
妙木山的首领,白石首次听到这个称谓,以及名为大蛤蟆仙人的存在。
“据说那位大蛤蟆仙人是一只活了一千年以上的蛤蟆,在巫女传承的记载中,也潦草记录着,它曾经与忍者的始祖六道仙人是生死之交。”
喂喂,怎么突然讲起了神话故事?白石心里吐槽起来。
活了一千年以上未死的蛤蟆就足够让人感到惊悚了,竟然连六道仙人这种话本中的杜撰人物,都出场了。
那个不是神话故事吗?
而神话故事,通常是人类经过各种艺术加工,形成的虚构人物。
“白石先生不相信这些吗?”
“有一点,突然之间话题跳到六道仙人身上,我一直以为那是虚构人物。”
白石老实回答。
“但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很多用人类常理无法解释的奇妙事情。那位大蛤蟆仙人,很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你。”
弥勒语出惊人,让白石微微愣住。
“注意……到我?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没和妙木山的蛤蟆直接接触过。”
“不需要接触,预知未来本就窥视命运的力量。有的时候,我们巫女也会做一些关于未来的梦,那些事情,也无一例外全部真实按照梦境那样发生了。不过,白石先生也不用太过悲观就是了,面临死亡的时候也请乐观一点吧。”
即使是说这种话,弥勒脸上也是露着温柔的微笑。
很显然,她对于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
生死之类的问题,也无法困扰到她。
“……”
白石无语看了弥勒一眼。
他一点都不觉得弥勒巫女这是在安慰他。
一边从地上站起来,一边叹气说道:“命运吗?虽然不想相信这种奇怪的东西,但我会注意一下的,感谢弥勒阁下的提醒。”
妙木山吗?真是个麻烦的存在。
下次如果要和木叶的人交手,先得把这眼中钉除掉才行。
不然总是在那里把他杀掉的死人复生,这可真是棘手至极。
“那么,我先告退了,弥勒阁下。”
“请便。”
“对了,我叛忍的身份如果暴露出去,不会给鬼之国添麻烦吧?”
“这个啊……不用担心,这个世界上,有着只有巫女才能完成的职责。”
弥勒巫女给出这个答案。
白石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巫女的职责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说不定也和鬼之国是中立国的身份有关。
这种事还是不要深入探究了,目前的工作是尽快趁着战争期间,壮大自己的实力。

火之国与雨之国交界线。
战斗在一大早就发生了。
叮叮——
咚咚——
雨水滂沱的战场上,传来苦无和手里剑撞击的声音。
彼此之间相互砍杀,还能听到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空气里没有温度,只有浓郁的铁锈味刺激着所有人的鼻腔。
那是鲜血。
起爆符的爆炸声,忍术击中人,敌人在生命流逝最后一刻发出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天空黑压压一片,无比浓厚的乌云汇聚而来,压到人无法喘息的地步。
到处都是尸体。
染血的武器,被忍术和起爆闪光炸出来的深坑。
水弹和火球,雷电和土墙,锐利的风刃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这就是忍者的战争。
“土遁·大地动核!”
一名岩隐上忍结印,施展忍术。
巨大范围的土地向着天空冲刺,把大片的木叶忍者震飞到天空中,再从口中吐出一颗颗石子。
那些石子在空中运动时,猛地增大,轰击着飞舞在天空中的木叶忍者,让他们血肉模糊的发出惨叫。
“黄土那个家伙挺能干的嘛。那么我这边也不能落后啊。”
拥有爆炸头的岩隐上忍也是嘿嘿一笑,拳头握紧,对着地面落下
地面顿时爆炸出来,引发了小型地震,让前方的木叶忍者无法站稳身体。
“是爆遁忍者!”
“哈哈,真是开心,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那名施展爆炸人数的爆遁岩忍,听到木叶忍者们惊慌失措的喊叫声,顿时飞跃过去,又是引起一连串的爆炸,把大量的木叶忍者炸飞。
如入无人之境,在木叶部队之中横冲直撞。
轰!
乌云遮盖的天空有一道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
如轰雷一般的响声,是在爆遁岩忍身后响起的。
十数名岩忍丧生在轰雷的爆炸之中。
沙土飞扬,石块四散。
大地阵阵颤动,裂开无数的纹印。
在周围的岩忍身体随着大地颤动,也跟着震了一下,望着出现在眼前的庞然大物,露出骇然之色。
那是一头宛如小山一样大的巨大蛤蟆,被它压在身下的岩忍,早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
从高空坠落的攻击,比任何忍术都要凶猛直接。
“咳咳!”
爆遁岩忍从飞散的尘土之中撤离,嘴角流血,望着站在巨大蛤蟆上的木叶忍者——
三忍之一的自来也!
“这下似乎有点麻烦了。”
三忍虽是败者的称谓,但对于大部分忍者来说,那依然是顶点一般的存在。
爆遁岩忍很快撤离这边,以他的能力想要对付自来也,实在是太勉强了。
这个家伙配合大型通灵兽,需要数名上忍,百名中忍数量的忍者来牵制才行。
“真是的,人类的战争总是消灭不绝。你也是的,自来也,不要每次都召我出来战斗啊。”
被自来也召唤出来的巨大蛤蟆,嘴里叼着一个巨大烟斗,以睥睨的眼神扫视下方的忍者,对自来也抱怨了一句。
“抱歉,文太,这次战争我们木叶不能输掉。”
自来也明白眼下局势的严峻。
要是他这里失守的话,岩忍就可以长驱直入火之国,与另一边的砂隐里应外合,对大蛇丸的部队进行夹击。
那个时候,留在这里的木叶忍者,必定会损失惨重,任何岩隐和砂隐宰割。
“知道了。”
说着,蛤蟆文太嘴巴鼓了鼓,立马喷吐出大量的油,从天空倾洒出来。
自来也也在那里结印,从口中吐出巨大火球。
“火遁·蛤蟆油炎弹!”
火球与从天空倾洒出去的油混合,立马化为一片火海,烧向岩隐忍者。
即使是在雨天之中,火海的攻势依旧不可匹敌。
“别小看人了,木叶的忍者!土遁·土流城壁!”
在那边的岩隐上忍黄土,单手拍住地面,一座城塞般的铁壁拔地而起,挡住了这招油与火遁的混合攻击。
因为一口气释放了大量查克拉,黄土也不禁喘了口气,但眼神倔强的瞪向自来也,不甘示弱。
“这家伙的实力有点棘手。”
爆遁岩忍来到黄土身旁。
“毕竟是火影的弟子。”
黄土点了点头。
“两人联合吗?爆遁狩以及土影之子……都是麻烦的忍者。”
对手是这两人的话,自来也也不觉得自己有时间照顾其余的木叶忍者。
不小心应对的话,自己很可能在这里战败。
黄土姑且不论,爆遁狩是岩隐成名的精英上忍,爆遁血继限界非同凡响。

木叶、砂隐、岩隐三个忍村的激烈交火,顿时引起了忍界的暗流涌动。
而夹在他们之间的小国,也再次沦为了战场,并且战争的规模,远比上一次忍界大战更要可怕。
相比之下,远离战场区域的鬼之国,因为偏居一隅,所以这场战争和这个国家无关。
“剿匪?”
对于白石提出来的意见,琉璃有些不太明了。
面对琉璃的疑惑,白石则点头回答:
“是的,虽然鬼之国没有被战争波及到,但国内的环境也不完全稳定,在一些偏僻无人辖管的小村子周边,有不少的盗贼团出没。要尽快把国内的盗贼全部清理掉。这份地图上,记录着盗贼的位置。”
白石拿出一份鬼之国地图,上面很多地方都用红圈点了出来,证明有盗贼团出没。
“这些小事让下面人去做就好了。”
如果是实力相当的对手,琉璃还会有点兴趣。
这些没什么力量的盗贼,则让琉璃兴趣缺乏。
“不行,他们要去修路。”
白石回绝了琉璃的提议。
“……”
“鬼之国很多道路都不是很通畅,对于忍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普通人行走则很困难,尤其是下雨天。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量。”
即使把组织里面的人手全部投入进去,也要花费很长时间。
但这又是必须完成的工作。
为了以后的便利,现在也只能辛苦一下了。
“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琉璃头疼的皱起眉头。
比起剿匪,修路什么的,她的兴趣是修炼变强,她又不是雇佣兵和工匠。
“当然有意义,为了促进商业、教育等方面的良性交流,修路是必须的工作。”
“我明白了,我做就是了。”
琉璃满心不爽的走了出去。
看到琉璃一脸不快出去,白石也是无奈,因为现在组织里面实在是抽调不出什么人手了。
剿匪是第一步,因为要稳定鬼之国内部的稳定,匪患问题必须是第一个解决。
在解决匪患的同时,修整道路也要同步进行。
现在可没有时间给他休息。
想要把新路通到鬼之国的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村镇,这个工作量不可谓不大。
好在忍者们可以使用各种取巧的办法来缩短工程,否则这个工程量真是吓死人。
比起修路,剿灭盗匪之类的工作,反而是最轻松简单的了。
盗匪和修路工作,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不需要他去指手画脚。
剩下的就是学校机构,有了学校,就可以加大政治宣传,普及教育问题,提升国民的思想水平。
“白石君,我来找你了哦。”
绫音的声音从身后传进耳朵里。
然后背上就出现一种很熟悉的弹力感觉。
“喂,别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啊。”
“有什么关系嘛,我刚才用白眼看到琉璃好像出去了……”说到这里,绫音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也就是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是吧?”
那目光中仿佛在期待什么。
“你的工作做完了?”
白石无视她的期待,看了她一眼。
绫音从后面松开白石的脖子,站在一旁,用苦恼的语气说道:“你安排给我的那些工作太无聊了,就是因为枯燥,才不想待在那里啊。反正少了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懂怎么修路,所以就让土将军在那里代替我看着了。”
“你也稍微上点心吧,你可是那些日向一族忍者的牌面。对了,你母亲那里没什么问题吧?”
白石想起了什么问道。
绫音这次离开日向一族的时候,直接把自己的母亲从后面敲昏,让人运送到这里。
绫音一边用手指绕着头发玩,一边无所谓的笑道:“那个女人啊,一开始还哭哭啼啼的,说我不该这么做,快点回去道歉,宗家一定会原谅我的什么话……真是个笨女人。”
“这样说她没关系吗?她毕竟是你的母亲。”
“如果她不是我的母亲,我才不管她的死活。不用担心,那个女人很保守,不敢在嘴上说出来,只会在心里抱怨。她可是个符合日向传统的女人啊。”
绫音这样评价自己的母亲。
听到绫音说完,白石决定不管她,毕竟他现在的工作是尽快让鬼之国的发展计划步上正轨。
“白石君,偶尔偷懒一下也可以吧,反正我们现在已经彻底自由了,琉璃刚好又不在,泡温泉怎么样?之后工作也可以不是吗?说起来,鬼之国的温泉还真的没有泡过呢。一起去试试吧。”
绫音再次抱了上来,用暧昧的话语说着。
那沉甸甸的紧密雪白,都快要从衣服的领口蹦跳出来一样。
“喂,这里是办公室,别突然……挡着我眼睛了。”
白石感觉到鼻子深处有一股灼热感涌出。
这就是S级奥义禁术的威力吗?
这个奥义忍术已经犯规了。
突然传来敲门声音。
“哎呀,小白石在里面吗?我是美代子哦,那些资料我拿来送给你了。诶?门好像没锁,那我就不客气进来喽。”
啪嚓一声,拧动门把。
穿着华丽衣服的宇智波美代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露出艳丽明媚的笑容,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结果看到的是绫音用暧昧姿势侧压在白石身体上的一幕。
眼皮跳动了一下,笑容僵硬在脸上。
“那个……小白石,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阿姨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