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摸寶天師 線上看-第521章 醉眼看人生閲讀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老白!这是个机会你知道吗?”
柳蓉儿一反常态,情绪显得异常激动:“沈秋的实力有目共睹,这分明就是冲着国师榜前十的位置去的!如果能牢牢抓住沈秋的巅峰时期,那就等于拿到了顶流古玩店的入场卷!况且我和沈秋又是有言在先!不能坏了规矩,否则咱们白家以后没法混了!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你马上去协商!”
“行了柳蓉儿你别说了,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就这么定了吧!只能说我们跟沈秋没有缘分。”
……
美人香尸的风波就此告一段落。
沈秋带好了合同,却没能跟白家签约,就这么被人耍了一道,面子没了里也都丢光了。
晚上秦虎为了安抚沈秋,特地请他在燕京胡同口的一家小饭馆喝酒。
沈秋平时不怎么喝酒,今天碰上这事,只想着一醉解千愁,开瓶就灌下去半瓶的白酒。
“秦叔?你说柳蓉儿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变卦了?把那件香宝卖给别人了?那件美人香宝是能用钱来衡量的东西吗?”
沈秋心里觉得堵得慌,他不是气柳蓉儿耍他放鸽子,只是见到若秋被当做商品又一次转手易主,心里头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感觉是被人活生生喂了一只红头苍蝇恶心。
秦虎今天也是放开了喝,直接就着瓶子灌下去一大半。
“沈秋师傅啊……那件宝贝被人买了,我心里也难受。”秦虎从身上掏出那件玉佩:“这玉佩原本跟若秋是绝配,现在看来怕是若秋再也没机会重新戴上了!来来来!沈秋师傅!你没得到能如愿拿到香宝,那就用我这玉佩以解相思之苦吧!”
沈秋接过来那件鸳鸯的玉佩,这玉佩的外形虽然普通,但其雕工却非常的精湛,包括鸳鸯身上的羽毛,眼神都雕刻的栩栩如生,两只鸳鸯如同活过来了一般,单说这件玉佩的做工确实堪称完美,跟若秋的确是绝配。可惜没机会戴在若秋的身上。
“沈秋师傅,我不妨告诉你,你知道你的竞争对手是谁吗?你知道你输给谁了吗?我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山海藏宝阁的浩二!"
浩二?
沈秋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身材矮小、笑容亲切的浩二。
“这里面说来话长,你知道若秋在日岛的家族吗?东升家族!就是和若秋一脉相传的根系,东升家族在得知若秋还在的消息,放出话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若秋带回去!于是这才有了浩二跟白家之间的这场交易!”
“沈秋师傅,根据你的说法,柳蓉儿主动先行联系的你,为什么突然爽约跟浩二合作?是因为人家给了白家一笔巨款,一个白家无法拒绝的筹码!”
“什么筹码?”沈秋忍不住开口问道,在他眼里柳蓉儿还算是沉的气的女人,几个亿的利润都可以放弃,还不至于被三瓜俩枣给收买了,这不符合柳蓉儿的作风。
“不知道……”秦虎的表情也异常的失落,仰头一口闷下了面前的白酒:“只知道这个筹码非常的诱人,白家受不住诱惑,就把那件香宝给卖了,混蛋啊!简直就是混蛋啊!这种级别的宝贝被日岛人带回去,那不是在打我们燕京城的脸吗?白家这么干跟卖国贼没什么两样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秦虎一向木讷老实,这是沈秋见他第一次发飙爆粗口。
细细看来白家这事确实做得不厚道,不管怎么说,若秋是属于华夏的,他为了钱把若秋当做商品转让给了浩二,放到几十年前,这就是汉奸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哐!”
沈秋怒砸酒杯大声吼道:“走!咱去找白展庭算账!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去当一只狗!华夏人的钱怎么就不行了,日岛人的屎怎么他就是香的了!”
“走!”秦虎也明显喝高了,被沈秋这一说,大声应上:“走起!这事是的要问个清楚了!不弄清楚我……我这心里就过不去这道坎!”
深夜的十一点。
白家古玩店的大门一片狼藉,负责看门的几个保安被人治理的服服贴贴,谁也没想到,造成这一事件的不是别人,一个是新晋的鉴宝宗师沈秋,一个则是堂堂的四大家族最老实本分的秦虎。
俩人喝的醉醺醺,借着酒劲儿搞定了白家古玩店的四个保安,直接奔三楼白展庭住的地方去了。
白家古玩店的三楼。
珍宝堂,这是白家最私密的区域,稍微值钱的宝贝都被白展庭珍藏在这儿的货架上,包括原先的若秋,也是被放在珍宝堂隔壁的房间。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摸寶天師 我的右手9587-第521章 醉眼看人生閲讀
沈秋和秦虎这俩人一路横冲直撞,跌跌撞撞就来到了白家的珍宝堂。
“咦?秦叔这不对劲啊!怎么这么顺利?”沈秋眯着眼扫了一眼走廊的情况,珍宝堂亮如白昼,连最基本的防备都没有,俩人轻轻松松就来到了珍宝堂。
“沈秋啊!依我看啊!这白老头就是提前知道我俩要来闹事,所以干脆躲起来不见人了,嘿嘿!咱今天晚上既然来了,就不能……就不能这么回去!一定要找白老头问个清楚!否则咱们今天晚上的酒就白喝了!”
“秦叔没毛病,这事你交给我,我来处理!我来当面问清楚!”
沈秋的脑子沉甸甸的一片,他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至少还保持着一丝的清醒。
“好大的胆子!”
俩人前脚刚踏进珍宝阁,耳边马上就传来一个震耳欲聋的呵斥:“秦虎!沈秋!你们用这种方式闯进我们的珍宝堂?只要我打电话报警,你俩就等着蹲大牢吧!”
说话的人是顾店长,气呼呼的挡在俩人的面前,背后的珍宝堂上,白展庭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柳蓉儿披了一件外套站在旁边。
刚才要不是柳蓉儿及时劝住白展庭,白展庭早就打电话报警了,一旦报警,这两位鉴宝宗师的下场可想而知,如果这两位因为这事被抓了,恐怕又将会是明天燕京城的头条新闻。
砰!
白展庭怒火中烧拍案而起:“是谁给你们勇气,夜闯我白家!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吧!沈秋!秦虎!你们当我白家古玩店是茶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秦虎就要发话,被沈秋拉到了背后:“白老板要抓就抓,但是今天这事必须得弄清楚了,为什么要耍我!为什么要把那件美人香宝卖给日岛人!”
沈秋的目光盯在柳蓉儿的脸上,心底所有的愤怒、不甘、欺骗、齐齐喷发了出来。
柳蓉儿自知理亏,别过身子不去正面看沈秋。
“沈秋!”
倒是白老头嚣张气焰十足:“美人香宝是我们白家的宝贝!怎么卖卖给谁那是我们自己的事儿,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也没必要跟谁交代!若不是看在我们之前的情义上,我白展庭不会这么善待你们!换个人我绝对把他送去蹲大牢,半夜擅闯民宅,就这一条就足够你们吃上一壶的!”
“没错没错!”
沈秋歪着八字往前走了两步:“你们卖给谁我不管,可你特么卖给的是日岛人!把国宝卖给了日岛人?这特么跟汉奸有什么区别!你他么良心就不痛吗?那日岛人到底给了你什么筹码!什么玩意让你拒绝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