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四百零三章 命運之線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在加入了天庭之后,伏羲道君很快便是成为了天庭的智囊,成为了天庭的大脑,再加上他本身在星空当中不曾成为任何一颗星辰的星君,与众位帝君、星君们都没有丝毫的利益瓜葛,天庭当中的一众神圣星君们,也都相信伏羲道君的决策,都是出于公心。
是以,在天庭当中,伏羲道君虽然是一个后来者,但其地位,却是极其的超然,在很多事情上,他所做出来的判断,就算是东皇太一也不能无视——就如此时,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遭,请云中君冒险去往洪荒大地联系梦貘一族的事,事前,他从未和东皇太一以及一众帝君们商议过,但此刻他陡然间提出此事,无论是东皇太一还是那些帝君们,却谁都不曾出声质疑反对。
……
“要如何联系梦貘一族呢?”从那宫殿当中离开之后,云中君才是回到了天河水府当中,思索着自己应该如何安全的和梦貘一族联系上。
“既然如此,那我便走一趟好了。”宫殿当中,最终,云中君还是应下了伏羲道君的提议。
——诚如伏羲所言,要联系无间组织和梦貘一族,便非得是他亲自出面方可,不如此的话,天庭一方绝对无法取得梦貘一族的信任。
而云中君此时所思考的,就是要如何安全的联系上梦貘一族,同时还保证不暴露自己和梦貘一族以及无间组织的联系。
十二巫族的权柄以及巫族的血气封锁了整个洪荒大地,天庭的人一旦出现在洪荒大地上,就必然会被十二祖巫所察觉——若是他贸贸然出现在洪荒大地上,非但是会将自己置身于险境当中,更是会连带着那些梦貘一族的行踪也被巫族所察觉,连带着整个无间组织,都会被一起覆灭。
“星辰……有了!”目光在这天河当中无数星辰的倒影当中扫过,只是片刻,云中君的目光便是亮了起来。
浩荡无比的气运,一直都在他的周身上下涌动着,,而这些跳动的气运,带给了他无数的灵感,令他的每一个灵感都不会被错过,都能够绽放出灿烂无比的灵光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他思考什么问题,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得出问题的答案。
便如此时,这困扰了星空当中无数星君们的难题,在云中君的面前,却只是数天的功夫,就已经是有了思路一般。
对于云中君而言,他和梦貘一族的联系,其难点不在于要如何取得梦貘一族的信任,而在于要如何避开巫族对洪荒天地的封锁。
而对于此,云中君正好就有了想法。
他当初游历洪荒大地的时候,在无间组织当中传下来一式名为星辰戮神刀的神通——这一式神通,乃是星空上的太乙道君亲自推演而出,有着无穷的潜力,就算是到了此时,这星辰戮神刀也依旧是无间组织当中最为强大的手段。
而按照云中君当初在无间组织当中所留下的布置,无间组织当中的修行者若是想要参悟这星辰戮神刀的话,就必然是要借助他所立下的祭坛来感应那诸天的星辰——而只要那些修行者们感应星辰,云中君便能够循着那些修行者们对星辰的感应,落入那些修行者的梦境当中,而后通过这些修行者的梦境来向梦貘一族传递消息。
巫族对洪荒天地的封锁再如何的紧密,但只要星辰的光芒不曾被他们阻隔于天地之外,那他们就不可能封绝云中君和梦貘一族的联系。
“那么接下来,便是推演这通过星光传讯的秘法了。”云中君伸手从天河当中招来一团星光。
星辰一脉当中的每一位神圣麾下所掌控的星辰,也即是无间组织当中那些修行者们所感应的星辰,便全都是在云中君的指尖闪烁。
当云中君的心神沉入到那无数的星光当中之后,他还能够感受到无间组织当中的那些修行者们对这诸天星辰的祈祷——和星辰当中的神圣们不同,无间组织当中的那些修行者,无论是自身的修为,亦或是他们与星辰的羁绊,都远远的无法令他们掌控这星辰戮神刀,唯有星空当中的神圣们对这些修行者们降下了‘垂青’,那些修行者们才有可能凝结出这星辰戮神刀的神通种子,然后踏上对这星辰戮神刀的修持。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星空当中的太乙道君们第一次和梦貘一族联系的时候,态度显得相当的居高临下,毕竟,他们只需要切断那些星辰和无间组织的感应,那在无间组织当中,这星辰戮神刀就将成为绝唱,而无间组织也将是彻底的失去和巫族对抗的能力。
……
当云中君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意识渗透到这一团星光当中的时候,太乙道君方能执掌的玄妙,意识在他的周身上下爆发开来。
他的双眼当中,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是化作无数纵横交错的经纬,倏忽之后,这无数的经纬随之隐去,转而化作无数的丝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之间不分彼此。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零三章 命運之線
每一团丝絮在云中君的视野当中涌动变化的时候,周围的丝絮,乃是于更远,更广阔的丝絮也同样是因为这一团丝絮的变化而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
这丝絮,便是云中君在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后看着天地终生的时候所看到的全新的视野——其他人是如何认知这一团丝絮,或者说其他人能否察觉到这一团丝絮的存在,云中君并不清楚。
不过云中君自己,却是将这无数的丝絮,视之为这天地之间无穷生灵命运的具现——当他扬起手中的气运之刀之后,他甚至是能够直接以那气运之刀的锋芒将这些纠缠于一起的丝絮给破开,甚至于是将那些丝絮,将这些丝絮所代表的修行者的命运之线给彻底的斩断。
不过,每一次云中君扬起手中刀光的时候,他都能够从那刀光当中察觉到强烈无比的警兆——在他手中的刀光将那无数生灵的命运截断的同时,他也必然是要接受来自于这无数生灵命运的反噬,毕竟,他本身便是这无数命运当中的一环,而他自己的命运,也同样是缠绕于那无数的丝絮当中,以他如今的视角,他根本就无法保证,他这一刀下去除了将无数生灵的命运线斩断之外,会不会也连带着一起将自己的命运线也随之斩断。
千丝万缕的命运之线在云中君面前浮现出来的时候,云中君的指间上,一抹刀光跳起,熟悉的警兆之感化作沉闷无比的雷霆在云中君的心头回荡起来——而云中君自己,只是任由那无与伦比的警兆化作雷霆在心头涌动,然后一心一意的通过手中的刀光观察着面前那错综复杂,常人完全无法将之理清的命运线。
在这命运线在那刀光当中掩映出来的时候,云中君从天河当中摘取出来的这一团星光,也是随之炸开。
要从这无数的命运之线当中找出自己的目标,就必须要有一个引子——而云中君所摘取而来的,蕴藏了无间组织那些修行者祈敬的星光,便是云中君从这无数的命运之线当中将那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们的命运之线给分辨出来的引子。
刀光的掩映当中,这一团星光便如同是水银一般在那丝絮当中流淌起来,云中君想尽了办法也都无法将之剥离出来的命运之线,在这碎裂开来的星光面前,却如同是这时间最为温和的东西一般,当那星光留过,与这些星光毫无关联的命运之线,便是自发的扭曲起来,沿着这星光散开。
一层又一层的命运之线在云中君的面前分开来,每一层的命运之线被那星光给拨开,便立刻是有更多的命运的丝絮随之涌动出来,仿佛是没有尽头一般这一刻,时光仿佛是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一般,直接在云中君的感知当中化作了虚无。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云中君自己,也都为此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的时候,那被剥离开来的无数的命运线当中,终于是有一团不知道该用‘一束’,还是‘一团’来形容的命运之线出现在了云中君的面前,而他从天河当中所摘取出来的那一团星光,此刻便是在那无数的命运线之上滚动,一点一点的渗透于其间。
很显然,他面前的这一片被星光所渗透的命运之线,便是那无间组织当中的修行者们的命运之线。
云中君小心翼翼的,以自己的意识触碰了这一大团的命运之线——尽管是他竭力的收束了自己的力量,但在他的意识触碰到这一大团命运之线的时候,这些命运之线也依旧是险些直接的崩溃。
……
云中君的意识落入这无间组织那些修行者们命运之线当中的时候,洪荒大地上,无间组织当中几乎是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有了一个刹那的恍惚——这刹那之间,他们体内的法力,都是彻底的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若不是下一个刹那,他们便已经是回过了神来,这些修行者们十有八九,便是因为体内法力的暴走而陨落。
而在梦貘一族所掌控的一个洞天秘境当中,最先接触到星辰戮神刀的无宝道人,已然是一副垂垂老朽的模样——就算是他身上汇聚了七星鼠一脉的气运,但这气运支撑他登临不朽金仙盒子精,便已经是臻至了极限,想要再进一步,便是痴心妄想。
“无宝前辈,你怎么样了?”在那一个刹那的恍惚之后,无宝道人的面前,十数个英姿勃发的少年一脸紧张的看着无宝道人——无宝道人是无间组织当中最先接触星辰戮神刀的人,同时也是在星辰戮神刀上造诣最高的人,而他面前的这些少年,则是无间组织这一次所救回来的修行者当中,天资最高,与这星辰戮神刀最为契合的一群人,是以,梦貘一族的梦貘们,便是将这些少年送到了无宝道人的门下,而这些少年最后,会成为无间组织当中最为锋利的刀。
“没什么。”无宝道人的神色上,依旧还有些茫然的模样——无间组织当中,若是要论及那些人和云中君的关系最为的密切,那毫无疑问,这位最先在云中君的启蒙之下祈拜星空,然后成功的修行了星辰戮神刀的无宝道人,必然算是其中之一。
也正是如此,在云中君将意识落入了这无数修行者的命运之线当中以后,无宝道人算是受到影响最大的一群人之一。
就算是已经从恍惚当中回过神来,但他的脑海当中,也依旧是有云中君的声音在不停的回响着——这声音,正混乱无比的讲述着一些令人完全无法理解的符文。
“你们都先下去吧。”无宝道人朝着面前的这些少年们挥了挥手,然后嘱咐一句,“还有,这一段时间当中,你们也不要踏上那祭坛。”
“是。”那些少年们恭敬的回到。
“莫非,是星空之上出现了什么变故?天庭当中的那些帝君们,就真的如此不能容人,非此即彼?”无宝道人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作为当前无间组织当中对星辰戮神刀钻研最为精深的修行者,作为无间组织当中最为锋利的那一把刀,无宝道人对于这无间组织和天庭当中的过往,当然是有所了解的。
在他看来,之前自己在遥遥感应星辰的时候所发生的片刻的失神,便是星空的那些帝君们,在试图切断他们这些修行者对星空之上那些星辰的感悟。
“且不忙先做出论断,还是和其他人联系一番,看看他们的遭遇是否和我一样,再做判断好了。”又片刻之后,无宝道人才是勉强稳定了心神,一边以无间组织的秘法和无间组织当中其他的修行者们联系,一边以无意识的划动着自己的手指——每一次他的手指在虚空当中划过的时候,那天地元气都会随之凝聚而来,那脑海当中所回荡出来的无数不知道一一的符文,也是在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拨动之间随之显现出来,然后又在那元气的冲击之下随之幻灭。
“所有人都遇到了这情况?”待得无间组织当中的不朽金仙们,通过梦貘一族的渠道都了解了彼此的情况之后,无间组织当中所有的修行者们,才都是变得郑重起来。
“星空当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还有云师,他的情况到底如何?”无宝道人禁不止的又回想起了自己脑海当中那和云中君的声音一般无二的,却又混乱无比的声音,以及那声音当中所描述出来的无数的符文。
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的他才是注意到,在他和其他的不朽金仙们联系的时候,他脑海当中的那些符文,已经是在他的无疑是之间被他勾描了出来,在他的洞府之前留下了痕迹——若不是这天地元气和那符文似乎是有些冲突的话,那符文的本身又是残缺且有零碎的的话,这些符文说不得就已经是长存于他的面前,然后在他的面前绽放出了自己的威能。
“这些符文?”看着这些符文的痕迹,本能的,无宝道人便是运转了星辰戮神刀,想要以此将自己面前的符文给彻底的抹消,但当他驾驭了星辰戮神刀的时候,他才陡然间发现,自己无意识之间所勾描的这些符文,竟是和那星辰戮神刀当中的符文有几分相似。
而他之所以会在无疑是之间勾描这些符文,也正是因为他对星辰戮神刀的钻研实在是太过精深,是以在见到了那残缺的符文之后,他才是不由自主的勾描起了那些残缺的符文,并且本能的,想要将那些残缺的符文补全。
“无宝道友,小心!”当无宝道人联系了其他的不朽金仙们,告诉了他们自己决定深究一番脑海当中所浮现出来的符文的打算——而那些不朽金仙们自然也都是对他一阵好劝,然后才是在从他所在的这洞天秘境当中带走了那些后辈,守在了他的洞府之外。
每一个不朽金仙,都能够知晓无宝道人的决定的意义——这星辰戮神刀,乃是他们无间组织对抗巫族最为锋利的兵刃,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兵刃,若是这星辰戮神刀除了岔子,那么从此以后,他们无间组织在巫族的压力之下,便只能是四处仓皇而逃,再不敢见于天日。
……
“无宝道友,怎么样了?”足足一百四十多年以后,无宝道人洞府的大门才是缓缓的打开,然后在外面等待已久的不朽金仙们立刻便是一拥而上。
“这些符文,似乎是要印在可星空的祭坛上才能够发挥作用!”无宝道人疲惫无比的朝着众位不朽金仙们道,然后信手在虚空当中勾描出了一卷绘制了满满符文的图卷出来——这一卷图卷,便是无宝道人这一百四十多年日夜不停的感受脑海当中的那声音,参悟那些残缺的符文,最后所得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