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燼神紀討論-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看書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总之,此一关过后,那死伤者将占据这探宝修士中大半之多,能够存活下来的,除了运气好的外,便是本身有着过强修为和保命手段的人了。而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那大宗大派的嫡传弟子。大浪淘沙,强者生存,天机老人所设关卡,还是不折不扣地践行着他那尚争的理念。
没有了怪物的阻挠,独孤篪四人很快便自那山洞中走了出来。一出了洞口,眼前景色又有了变化,却是一处四周被密林合围的平整场地,而在那场地中央,除了一座阵台之外,还耸立着一块巨石。
仔细感受一下,感觉四周没有什么危险,独孤篪四人这才抬步走向那巨石。那巨石大概有两丈来高,四面平滑,其正对山洞出口一面镌刻着一篇文字。
这些文字,独孤篪等人倒也认得,字里行间所传达意思,不过是说看到这石碑之人,算是通过了第一关的考验,当然,这也不能成为通关之人骄傲的资本,因为那第一关的阵法,除了阵门转换之外,其它的基本就不曾启动,后面的关口将更加难过,总之,都是一些极度打击人信心的话语,这倒是让独孤篪在心中对这天机老人极度鄙视一番。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讀書
独孤篪等人匆匆扫视过这一篇文字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这一篇文字,倒是叫他们对这天机老人的性格有了几份猜测。这人怕是有点诙谐,有点玩世不恭,更有些为老不尊,不然也不会制出这一篇无关痛痒的文字来戏弄后辈。
踏进传送阵盘,眼一花,四人出现在一处大殿前,这座大殿,坐落于一处山巅之上,除了殿前是一大片广场,孤独独地,别无其它建筑依傍。此时,这殿前已经站了好些个人,那宫装女子与那也孔陌也在其中,还有一个就是那位与独孤篪几人打过交道的林煞北。不过粗粗数来,加上自己四人,也只有二十九个人。
“哈哈哈哈,独孤篪兄弟,果然是你们,我就知道,那第一关虽难,却也一定难不住你们。”看到这独孤篪等人出现,那孔陌大笑着走了过来。
“小弟也恭喜孔兄能够闯关成功。”独孤篪也是呵呵一笑道,对于孔陌能够闯关成功,他到底心里也是喜欢的。
“侥幸,侥幸,你不知道,为兄在那绝地中遇到的那头怪物有多么可怕,要不是借着师尊赐下的宝物之助,今日,为兄说不定还真就再见不到兄弟你了。”让独孤篪想不到的是,此时的这孔陌比之在外面时却是少了几份斯文之气,倒是多了一些豪迈与洒脱。
“看来孔兄在家,是被你那家传的礼义家规给束缚的狠了,今日也算是原形毕露了吧。”独孤篪好笑地抱拳挤兑一句。
“呦,哈哈,见笑见笑,为兄这是有些忘形了。”这孔陌也是妙人,装模作样的整整衣冠,倒是逗得灵儿几女失笑不已。
“孔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不进殿呢,想来这殿中便有通往下一关的关口。”独孤篪转过话头问道。
“咱们倒是想进去来者,可是你看那殿门上青光不散,那是禁制之力不去,试过了,没人冲得破的。咦,这青光散了,应该是禁制开了吧。”这孔陌目光落在那殿门之上,忽然发现之前禁制之光没了。
忽又一想,这才想起一个可能。转头对独孤篪道:“兄弟,你们怕是能够闯过第一关的最后一批人了。”
对于他的说法,独孤篪自然也是明白的,这禁制开启的条件,怕就是所有闯关成功的人全部汇聚于此吧。
“哎,好惨,整整七百三十二人哪,第一关过后就只剩下了这区区二十九个人了。”这孔陌长叹一声道。
“孔兄何必叹息,那些人,或许闯关不成已经退出去了呢,未必就全部陨落了。”独孤篪安慰孔陌道。
“退出去,不可能的,兄弟你可曾于你那关口中见到退路?嘿嘿,这些人必然是死了,哎,也不知道剩下的这些人还能够闯过几关。咦,对了,独孤篪兄,你们一定懂得阵法吧?”这孔陌忽然问道。
“倒是略懂得一些。”独孤篪笑笑道。
精华都市言情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五十章 天宗子弟看書
“啊,果真,哎,早知如此,为兄之前便与你走作一路就好了,也不用那般担惊受怕。”孔陌一副后悔地表情道。
“其实说来,在这大阵之中,主要凭的还是实力,那阵法之道未必有用。”独孤篪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怎么没有用,你莫要敷衍哥哥我了,要是真的无用的话,那几个人也能通关到此?”说着话,他向着站在一边的七人呶了呶嘴。
独孤篪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七人竟然便是之前借着阵法师找到了生门的那七人。
“孔兄说笑了,你又怎知,他们不是施了什么保命手段,才会顺利通关?”独孤篪又问道。
“望秋州的红叶山,不是为兄小瞧他们,虽然也算得上是一流宗门,可凭着这几个弟子的地位怕是还找不来太过强大的保命手段,如果以为兄遇到的那头湖怪的实力来算,怕是他们用尽混身解数也不会是那怪物的一招之敌。
想来这天机老人在诸绝地中设置也不会厚此薄彼,若非是那阵法师相助,他们又那里躲得过高阶怪物的追杀。”这孔陌颇有些不屑地道。其言下之意,那七人若非是借着那阵法师的料阵本事,怕是在这第一关中就要全队尽墨了。
“诸位,在下红叶山李宁州。”此时,那边红叶山的大少爷,向着在场的众人抱拳一礼笑道。“此次有幸与诸位天宗高足同闯这天机秘境。”
“好说,好说。”见那李宁州出言,在场众人也都纷纷抱拳回礼。
“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天机老人设下的八门阵法实在是威力奇大,想来诸位于这第一关中,也应该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了吧。”看见众人态度不错,这李宁州笑容愈发灿烂。
“是啊,咱们这些人,若非是小有些手段,怕是这第一关中便都要饮恨了。不见那是才看到的石碑刻文,那大阵还是未曾完全启动的呢,嘿嘿,这天机老人手段,可还真是了得。”说话的是一位头佗僧。
孔陌也知道这独孤篪对于天瑶诸宗了解不多,便小声于其耳边,为其介绍诸人来历。原来此人竟然是上七宗之一的洪法寺弟子。七宗十三族中,七宗依次排名为玉合台,儒教,洪法寺,三清观,伊甸园,炼魔门,鬼王宗,而这头佗所在的洪法寺,在其中排名第三,也算是天瑶界中无上大派了。
随着这孔陌向独孤篪,一一将在场诸人为他进行介绍,独孤篪总算明白,这二十九人中,除了那红叶山七人与自己四人外,无一不是七宗十三族中弟子,而且还是各宗族中资质逆天的核心弟子。有许多人,在宗门中的地位,并不比这孔陌在那儒门中的地位稍差。
“苦佗兄说的好,想想这第一关便如此难闯,接下来的关卡怕是会更加凶险,大家若然还是各自为战的话,怕是最后的结果不堪设想啊。”那李宁州接过这苦佗的话头道。
“那不知李兄是何意思,莫不是要咱们联起手来,合力闯关?只是这么一来,到时候有什么收获,这二十几人又如何分配?”这一次接话的,是众人之中一位长相最为阴森恐怖之人,此人孔陌之前也介绍过,独孤篪自然认得,竟是那鬼王宗宗主第七弟子,莫血。
这莫血一头长发披散,一张脸上肌肉枯败,给人的感观,活活一头僵尸一般,他那肩头还蹲伏着一头血红怪婴,却是他所豢养的巫血鬼婴。
“莫兄此言甚是,嘿嘿,不是某信不过诸位,结盟是好,就怕有人会在背后下阴招,某家可不想糊里糊涂地被人阴死。”这次说话的却是炼魔门核心弟子西门百魔,此人除了那额头上的赤红魔焰纹外,其它倒还正常。
“大家都是名门弟子,依在下想来,只要事先将事情谈妥,定下规矩,想来便不会发生什么不愉快吧?”李宁州呵呵一笑建议道。
“都是名门弟子,这却是不见得吧。在场的大多数人在下都晓得出身,却不知这四位师承何门哪?”这是有人要打探独孤篪四人的根脚来着,此人头顶紫金观,作道士打扮,不用想便,是出身三清观了。三清观中上清一脉核心弟子,出云子。
“是啊,这小兄弟四位面生的紧,孔兄可知这四位是出自何门何派么?”这一次说话人的打扮,独孤篪却是再熟悉不过,原来自己所在的那元丰大陆,所传承的便是西天教典义功法,那教中弟子于大祭时便会如此穿着,不用问,这所谓的伊甸园应该便是西天教于这天瑶星界遗下的传承。
此人名叫西莫。不过很显然,这人对于独孤篪他们并无太多的尊敬,不然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反而询问那孔陌是否知晓他们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