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九九章相伴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黑色身影就这般出现在几人面前,哪怕模糊了面容却依然给了张依依一种玄妙的熟悉感。
不仅如此,在这一刻,张依依却是很快发现这方天地之间已经只剩下了对方与自己,而刚刚明明就在身边甚至于还牵着自己手的洛启衡以及同样离得不远的云老都不知所踪。
她闭了闭眼感受这方天地之气,很快又重新睁开,终于明白了什么,而后才重新看向前方的模糊的黑色身影道:“阁下好手段。”
这应该是幻术的最高境界了吧,明明猜到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不一定是真的,可偏偏她就是只能看到人家想让她看到的。
洛启衡与云老此时应该就在她的身边,可对方不想让她看到,她果然便什么都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分毫。
这令她想起了自家乔师叔的道域,却是与现在有些类似。
明明都不是一方世界真正的天道真正的主宰,但偏偏却能够取而代之化身为天道,操纵着这里头的一切,让人无法察觉。
“你虽年纪,但天资却是无人能及,今日一见,本尊也算是消了口气,到底是惜才更多一些。”
黑色身影很快开了口,语气倒是十分之好,最起码完全没有一触即发的紧张敌对:“本尊改了主意,倒是愿意收你为徒,如此一来倒是可以不再计较你从前的所做所为。”
“收徒?阁下怕是说笑了。在下早有师承,并不缺师父。”
张依依淡淡而笑,直接便拒绝了对方张口便要收徒的这种单方面行为举动。
貌似从她踏入仙路开始,这一路之上当真有不少人都想当她师父,所以见多了反而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这黑色身影刚刚说的其他话却明显透明出了其他两点重要消息,其一,他们之间绝对有恩怨,否则对方也不会说什么“不再计较她从前的所做所为”这样的话来。
其二,恐怕先前她安慰洛启衡的话当真成了事实,他们如今一并被困于些,十有八九根本的原本还是因她而起,当真是她连累了洛启衡。
果然,下一刻,她便听那人再次说道:“小丫头这性子果然够狂,你不缺师父,本尊自然也不缺徒弟,看你也不傻,难道当真就听不出这是本尊敬额外开恩赐给你唯一一条活命之路?”
“所以,从一开始,这处所谓的特殊空间牢笼,本就不过是为了引我前来所设?”
张依依还真没有将关注点放在“活命之路上”,反倒是愈发平静地指出她所猜测到的事实与真相:“你把这方世界的生灵通通都屠了个干净,幻化出了一个所谓的石屋牢笼出来,最终想要抓的其实是我,旁人都不过是附带或者说诱饵吧?”
说罢,她又摇了摇头,很快自行补充道:“不,更为准确来说,这方世界其实根本就没有关押什么真正的神魂。从头到尾,除了云老以外,便是一个洛启衡而已,其他的那些都不过是以假乱真的幻象。洛启衡的话,他是引我前来此地必不可少的诱饵,而云老,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真人,而是这方世界原本的天道化身一直被你强行关押控制,对吗?”
黑色身影并不意外于张依依的精准猜测:“你还算聪明,不过若是到了现在还无法推算出来龙去脉,那本尊也没必要破例留你一命收你为徒了。”
“所以你到底是谁?”
张依依面色不改,但心中的确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要知道能够提前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只为引她而来便一下子拿出如此大手笔,这早就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
灭得一方小世界片甲不留十草不生,轮回断尽生机全无,仅存的天道意识连自己到底是谁都前尘忘尽,只剩下了一些为数不多的虚幻记忆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人家的幻境演出,当真是为所欲为,随意至极。
关键是,如此大的手笔皆为引她前来所设,一时间张依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重要要对方竟花费这么大的心思精力如此对付。
“本尊是谁?”
那道黑色身影哼了一声道:“你连本尊的宝物都敢夺,还会猜不出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怎么样,本尊敬的炼仙鼎好用吗?”
“炼仙鼎?”
张依依下意识说道:“炼仙鼎不是山海仙帝之物吗?怎么就成了你的?别告诉我,你就是山海,这不可能,你们的气息完全……”
说到这,张依依猛地停了下来,一颗心差点儿直接跳出了嗓子眼。
她定定地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黑色身影,终于想起自己为何会觉得对方有熟悉之感了。
见状,黑色身影明白张依依总算是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嗤笑道:“看来是想起来了,不仅是炼仙鼎,你还把本尊不少精神力所化仙链一一毁掉,更没少坏本尊的大计,你自己说说看,凭你这些所做所为,本尊如今还愿意收你为徒给你留一条生路,是否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你是神域之主,他们口中的那位父神?”
张依依简直想直接爆粗口,想到满天神佛皆骂个遍,只可惜如今满天也压根没啥神佛给她骂。
她这到底是何德何能,竟能劳动神域之主亲自出手?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发展进程打开方式吧,毕竟她与神域之主间的差距简直是隔着无数的银河系,哪里需要劳烦这位父神亲自来对付她?
老天爷,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运气,愣是比一头扎进了阎王殿还要倒霉八辈子。
“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现在你还觉得自己不缺师父吗?”
父神很是喜欢欣赏张依依此时此神的神情,那一副完全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又憋屈又无可奈何不知所措的模样,简直令他心情大好。
张依依脸都憋黑了,师父呀师父,这么多人挖您的墙角都想跟您抢徒弟,您老人家有没有意见?
要不为了活命,徒儿就先认一下怂,额外再先拜个师?
大约是她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着实太过丰富多彩,父神哼了一声又道:“别指望弄虚作假,本尊可不是你能够假意唬弄得了的对象。”
“阁下真是神域之主?”
片刻后,张依依叹了口气倒是恢复了几分常色:“瞧着真不太像。”
“哪里不像?你觉得本尊敬应该是什么样的?”
父神面容依然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但还是由着张依依胡扯:“杀人如麻,凶如恶鬼,暴戾无境?”
“嗯……那倒也不是,反正外表这东西本就不代表什么,而且我连阁下到底长成什么样也没清看清。”
张依依这会儿已经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子,反正双方完全不是在一个级别之上,索性也懒得再多考虑其他没用的,还不如想怎么说便怎么说,怎么痛快就怎么来:“我就是觉得阁下想收我这么一个天生的敌人为徒,这种想法本身就难以让人理解。”
“天生的敌人?”
父神不在意地笑道:“你是这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应该神域与你所处的仙域正在开战,所以本尊与你之间便是天生的敌人?”
“难道不是?”张依依说道:“据我所知这场战争本就是神域主动挑起的入侵,而我们则天然要保卫家园寸步都不会让,双方之间自然是不可调和的敌对冲突。”
这样的徒弟也敢收,她都不知道应该夸这位父神太过自信呢,还是太过天真。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说的也都是幼稚的话。这世间哪有什么天生的敌人,更不存在什么入侵不入侵的可笑说辞。”
父神反问道:“宇宙初开之际,一切都是无主之物,而后才在不断的争斗间分出什么你的、我的、他的。可即使如此,这样的你的、我的、他的也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谁强则归谁,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优胜劣汱,弱肉强食,不过是再正常之事,又哪来什么天生的敌人?”
张依依承认,大格局上来讲,父神说的这些话她的确反驳不了,但这并不代表她赞同。
“我不与阁下争论这些,毕竟咱们立场不同。”
她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以我们不合适做师徒,毕竟在你弱肉强食不断入侵争夺的过程中,死了太多无辜之人。对阁下来说,这些无辜之人的死不过是优胜劣汰下的自然产物,根本不足挂齿,可对我来说,其中很多人却都是我至亲至爱者,是永远都无法视而不见的血海深仇。所以,我张依依没有那么大的格局,大到足以忘记其他一切,毫不计较的遵义自然法则物竞天存。”
说到最后,张依依平静的面容多了无法动摇的坚定,她不是父神,她的道心也无法让她真正做到完全摈弃人性。
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傻!你们这里的修士果然还是太过迂腐,原本本尊敬以为像你这么聪慧、天资逆天者,当与其他人不同,却没想到这种思想上的短板却是一样一样。”
父神当真不太理解这方仙域修士的执着,毕竟在他看来,遵从天性才可以不断强大、超越极限,过度的固步自封,只会让人束手束脚。
星空战场上那些仙域老家伙一样,张依依这样的小东西同样如此。
不过父神倒也并没有真正生气,毕竟他也不是头一回见识这片仙域修士的臭脾气,事实上对于像张依依这样一个更是特殊的变数存在,若真能轻易改变其想法念头,反倒才不正常。
“所以,你这是宁可去死,也不愿意当本尊的徒弟,留下这唯一的活路?”
父神往前走了两步,看不清五官的模糊面终于带上了几分不耐之色:“你是这场星空之战关键的变数,事实也证明,因为你的存在,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间本尊皆因你吃过好多回亏,若是再这般放任不管的话,总归不好。所以你一意孤行不愿改变立场的话,那么今日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就算你是变数,也无法阻止本尊开疆扩土的脚步。”
“阁下可是神域之主,由阁下亲自出手对付我这么一个小小变数,您也不觉得有失身份?”
张依依心知自己的清况神域之主一清二楚,所以倒真没什么好“狡辩”的,但她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即使不走人家给她所留的唯一生路:“而且,在下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以阁下的身份,当真能够隔着无数时空亲自对我这么一个小小变数直接下得到死手?”
从明白这个地方其实是一场专门针对她的局后,张依依便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便是为什么是这里!
千挑万选这么一方空间世界,不异花费那么多年的时间提前布局再将她专门引到这里,是不是意味着,便是神父这样的恐怖逆天存在,也根本没办法直接杀死她要她的命?
而隔着无尽时空的距离,又有着星空战场的阻挡,父神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这道连黑色影像又到底还能存留下多少的实力?最后真正发挥出来的实力又能有几分?
除此之外,无形之中还会不会有更多其他的规则制约对方?
“你是什么意思?怀疑本尊只是唬弄你,根本没能力杀了你?”
父神嗤笑不已,一眼便看出了张依依的那点儿心思。
“在下只是觉得,阁下若真能轻易在这里动手杀了我,大约也用不上放下身份架子同在下废话大半天而已。”
张依依忽然笑了,接着说道:“我想,阁下如今来这里的也就是一道影像而已,而您这道影像能够跨越无数时空来到这里,还将这方极为特殊的空间世界生灵斩尽、轮回断尽,又布下这么大一个网等了不知多少年才把我弄到这个坑里来,所以现在您这道影像还剩下多少实力呢?我想怕是为数不多了,估计着顶多也就是可以将我困在这里头,但却很难直接弄死我,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