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331、真正的強大推薦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太子道,“那你以为父皇为何百般要抓住长公主?”
“为了钱?”
林逸之前只以为她们兄妹情深,却想不到他老子居然是这种人!
窥觑长公主的钱!
老十二突然站出来,大着胆子道,“皇兄,我可以说几句吗?”
林逸好奇的道,“你说,看你能说出来什么东西。”
老十二讪笑道,“我听说人传过,说姑母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
林逸被逗笑了,“你知道富可敌国是个什么意思吗?
家里没几亿里的银子,怎么能称之为富可敌国?”
对这个词,他现在很是没有好感!
人称何瑾富可敌国,但是包奎带人一抄家,金银珠宝、书画加在一起,居然连一千万两银子都没搜刮到!
他很是生气。
并不是人人都是和珅和沈万三,亿万身家!
超棒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31、真正的強大看書
太子道,“长公主乃是大宗师,你可知她师从何人?”
林逸摇头,老十二也耸着耳朵听。
太子道,“长公主乃是永光皇帝的长女,一出生便得到了皇太后的喜爱,抱养在身边,亲自教导。”
“这跟长公主有钱有什么关系?”
林逸想着这皇太后的心也够大的,杀了人家的老娘,还敢把人家的闺女抱养在身边。
太子道,“你当寂照庵真的不食人间烟火?
寂照庵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门人众多,皆是需要银子维持生计的。
寂照庵便在大梁境内设了各种产业,经营这些产业的乃是外门。
可外门之所以是外门,还是因为不得信任。
历代圣女便负责监察和巡视,并且掌管着寂照庵世代累积下来的银库。
文昭仪与寂照庵生出间隙后,便直接入了冷宫,而寂照庵一直没有新的圣女,这银库一直便由太后在掌管。
长公主到了婚配年龄,太后做主,赐婚于巴塘门的唐勋。
时任五军断事官,文物双全,与长公主相见,互相倾心,郎才女貌,一时传为美谈。
那时父皇虽然极不乐意,但是人微言轻,也只能听之任之。
父皇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你也是晓得的。
皇太后一死,便没有人再知道这银库的下落了。
天下间唯一知道这银库下落的只有长公主。”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林逸一脸的不可思议,“那夜锦羽我也是见过的,兄弟我不觉得圣女在寂照庵的地位有多高。
最搞笑的是,一个有着好几百年传承的门派,死了一个圣女,连银库的下落都不知道了?
这防范措施也不及格啊?”
“门主和首座一心礼佛,向来很少理会红尘俗世,历代圣女的作用便是与外界联络,”
太子淡淡地道,“皇太后乃静怡和静宽的师伯,她不愿意交权,二人也不好逼迫太甚。”
“这是内斗?”
林逸总感觉有点魔幻,而且是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类型,“那你与父皇怎么就这么确定姑母一定知道银库的下落?”
“你可知长公主助我多少饷银?”
太子突然笑了。
“多少?”
林逸突然把脖子朝着太子伸过去,旁边的陈心洛吓得够呛,连太子身后的瞎子都跟着上前了一步。
“一千万两。”
超棒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331、真正的強大相伴
太子竖起了一根手指。
“我大梁国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五百万两而已,”
林逸惊讶的道,“看来这长公主不但知道银库的下落,还完全掌握了银库。
当然,最吓人的还是这寂照庵赚钱的能力,难怪能百年屹立不倒。
咦,你其实不用告诉我这些的?”
太子的为人他太了解了!
即使自己答应他放过几个孩子,他也没有必要这么交底吧?
“寂照庵恐怕已经知道长公主掌管着银库,是不会放过长公主的,”
太子淡淡道,“你最好在寂照庵之前找到长公主,护她平安。”
林逸好奇的道,“她的死活,与我有何相干,你弟弟我可不会贪图她手里那点钱。”
太子面无表情的道,“有了她的银子作为助力,你便多一份胜算。”
“你很希望我赢?”
林逸更加不解了。
“你忘记了雍王?
孤不想他赢,他赢了,你的几个侄儿便再无活路,”
太子接着道,“你最好不要让寂照庵找到这笔银子。”
“哎,”
林逸叹气道,“还是我太冲动了,早知道父皇与寂照庵有如此仇恨,我就不该这么早跳出来的,反正父皇不会让老三如意。
哦,对了,我又想起来了,当年寂照庵好像也帮衬过二皇兄。
那二皇兄的死莫非是……”
虽然虎毒不食子,但是平川王死的太莫名其妙,他现在完全有理由怀疑就是他老子杀的。
“曾经孤也一度怀疑过,后来一番查探,林璨的死与父皇没有直接关系,”
太子摇摇头道,“反倒是寂照庵,如果不是他们太着急去除金刚台在川州军中势力,林璨的身边也不至于缺乏护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聂有道。”
林逸接着又想到了他的女儿聂隐娘,居然有点想念呢。
太子点点头道,“世人都以为他是受了凉州王林苌的影响,其实是寂照庵在里面做了手脚。”
“多谢解惑,”
林逸笑着道,“哥哥说这么多,真的无所图?”
太子生性凉薄,单单为了几个儿子说这么多,林逸是不怎么相信的。
“再给孤一点水。”
太子摇头后道。
“皇兄慢用。”
老十二看了一眼林逸,再次上前给太子续茶水。
“既然如此,兄弟也就不再多说了,我那几个大侄子,还有嫂嫂,就送回太子府吧,”
林逸想了想道,“至于哥哥,就委屈你先住在长清宫吧,与父皇做邻居,朝昔相伴如何?”
太子听完直接愣了,半晌后,才意味深长的笑着道,“能日夜在父皇面前侍孝,再好不过了。”
陈心洛上前一步,扬手道,“殿下请!”
“如此便告辞。”
太子起身直接走了。
林逸望着那依然挺拔的背影,叹气道,“听完太子的一番话后,你悟到什么没有?”
老十二左右张望了一圈,见九皇兄确实是找自己说话,便赶忙道,“臣弟愚钝,还请皇兄指教。”
“寂照庵与金刚台强大,不是因为她们有什么大宗师,有多高的武力,”
林逸感慨道,“而是她们无孔不入的势力。”
无论是朝廷还是军中,都有她们的人,密密麻麻的交织成一张网,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
这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