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分享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四月十一日,夜。
泾河高原上,一座直径绵延十几里的半圆形大营里,灯火不熄,所有将领都在做着大战前最后的秣马厉兵。
这里就是李傕郭汜的西凉军大营,在他们西南偏西的方向二十里外,就是刘备的大营。
中间的缓冲带,既是防止双方太过紧张、老是半夜担心擦枪走火被劫营。也是出于默契,为后续的决战留出战场。
西凉军大营内部,又分为三个大块,李傕居中,郭汜在李傕西北,段煨在李傕西南。至于张绣,因为只有一万人,还不配独立成营,就附属在李傕营内、靠近段煨的一侧。
之所以这么部署,也是李傕为了补强自己左翼的骑兵。
郭汜有七八万人,还刚刚打了韩遂抓了不少俘虏,又有杨定、伍习这些部将,骑兵规模较大。
相比之下,段煨才三万人,而且他这两年始终固守华阴、弘农种田,没机会招兵买马扩张势力,所以段煨的骑兵规模始终就跟董卓死的时候差不多。张绣的一万骑兵补强上去,段煨的战力才能够平衡。
左营大帐之内,段煨也差不多该睡了,但他还是摆了一壶酒,想喝完再说。最近坏消息也不少,让他挺担心的。
首先是袁术入寇,这个消息他三天前就听说了,然后昨天又听说袁术似乎被挡住了、李别、董承都被调去协防。
另一个让段煨烦心的,就是旱灾了。二月下旬开始断雨水,到现在,整整一个半月,一滴雨没下,这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
优美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展示
段煨算是西凉各路军阀中比较重视生产的,这几年就靠华阴、弘农种田养活自己的部队。按说光靠一个郡加几个县的地盘,靠收粮税养兵的话,最多也就养活一两万。
而段煨足足有四万人,所以他的部队其实是参与了军屯的,当兵的也得在军闲的时候下田种地,这才没饿肚子。今年旱情那么严重,幸亏他带了三万人出来、跟着李傕就能吃李傕的粮。但这都是暂时的,仗打完了之后还去那儿找饭票呢?
听说右扶风西部的三县,尤其是渭南地区,被刘备占领了,今年反而可以免予绝收,这一点让段煨着实有些羡慕。
今年的大汉,似乎只是关中地区和泾河高原无雨。古人并不知道大气循环的气象原理,但这不妨碍他们理解结果——今年关中的大旱,主要就是南方来的暖湿气流没有爬升突破秦岭,加上北方的冷空气在春季依然南下,然后在秦岭山区交锋,直接形成了剧烈降雨,把本该到关中再下的雨提前下掉了。
水蒸气和云团其实始终是那么多,关中旱了总有地方涝,汉中盆地今年就是属于降雨超量了。
段煨不懂原理,但他也知道“汉中今年稍微有些涝”这个结果,让他很羡慕。
但实际上,汉中的农业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主要是汉中盆地的水源,有一部分被李素往北引了——武都郡的“地震”,让西汉水北归,所以武都境内本该南流的那部分水源,现在流到关中去了,汉中盆地的蓄水面积少了大约两成,所以汉中也没洪涝,多余的水正好“南水北调”养活了渭南三县。
有时候,一想到敌军宣传的这个结论,段煨心中都忍不住怀疑——到底是不是高皇帝真的显灵了?所以明明大灾之年,渭水上游,尤其是渭水南岸支流汇入的那些区域,居然能免除灾荒。
刘备身上的天命加持,实在是太可怕了。山崩让汉水改道这种事儿都能有,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而且秦汉时候的人,都还有“山陵崩”的密信,翻遍古籍,都是以“山陵崩”作为皇帝驾崩的代名词。
三百八十年前,武都郡山崩、汉水绝道,是高后二年,也就是惠帝死后第二年、吕后刚刚违背白马之盟、封吕产吕禄为王的时候。
而且后来朱虚侯、周勃等人铲除诸吕立汉文帝时,还说“少帝非惠帝子”,所以汉代很多谶纬学家解读这个历史时,都把高后二年的武都郡山崩,解读为“高后立‘非刘氏子孙、篡窃刘氏江山’,上天震怒,以武都山崩警示惠帝亡、刘氏皇统一时断绝”。
这种观点不是汉末才有的,早在西汉末年的刘向、刘歆等学者,到东汉初修《汉书》的班固班昭兄妹,都有过这方面的解读,所以是人所共知的,读书人都知道。
现在武都又山崩了,而且是汉水改道级别的山崩。难道预示今年也要“山陵崩”,有皇帝要驾崩更替么?
今年的情况,一言以蔽之:汉中之地,种种祥瑞非止一端;关中之地,种种灾异非止一端。
……
段煨正喝得有些困意,忽然一个心腹主簿走进帐来,附耳低语:“将军,营中拿住几个细作,为首者却说是刘备使者,要见将军,我等不敢擅专,要不要……”
段煨还有些恍惚,心中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刘备使者?!为何不速速斩杀,献首给车骑将军!若是被知道我们私见敌使,我还怎么解释得清楚!”
主簿:“那就……”
段煨揉了揉眼睛:“等等!若是斩首送去,车骑将军未必不会猜疑使者死前跟我说过什么,还是生擒押解过去……也不行,万一是个死间,临死还反咬我一口……算了,还是先押上来,我亲自审审——对了,没有外人知道我们抓住了细作吧?”
主簿立刻给他吃定心丸:“卑职知道轻重,近日夜间巡哨的士卒,都是绝对的心腹亲卫。”
段煨点点头,他也不怕见刘备的人,怕的是被李傕知道他见。
很快,就有一个身着普通布衣、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是读书人的使者,大约三十岁不到,被五花大绑推进了大帐。
此人是刘备帐下的杂牌幕僚,费诗,正好拿来从事这种有被杀危险性的工作。
刘备这次除了带孙乾等人负责后勤,还带了几个秘书型的文官随军,就是秦宓、费诗这些人。
按说秦宓口才更好,但秦宓这人说话喜欢引经据典拽文,让他去舌战其他腐儒可以,游说粗鄙武夫容易得罪人。
相比之下费诗说话比较耿直,但切中要害。历史上他能安抚住关羽这样凌傲士大夫的臭脾气,所以对付段煨这样的人刚好。
刘备的识人之明还是很强的,这些幕僚跟着他稍微混两年,他就知道谁擅长应付什么场合、应该如何人尽其用。
本来么,要是让李素来用人,觉得有说降马超之才的李恢更好。但李恢现在还太年轻,二十岁都不到,还在南中永昌郡负责南蛮贸易呢,所以李素也就没有质疑大王的人事安排。
费诗进帐后,不卑不亢地拱手:“汉中王幕下从事费诗,见过平东将军。”
费诗代表刘备,所以只能说见过,不能说“拜见”,以免堕了刘备威名。同时他说的是“幕下”,因为他是汉中王的幕府官,从事中郎,而非军职官。
段煨当然也不会在意这些礼数细节,只是上下打量两眼,冷冷问道:“我军与汉中王交战正酣,汉中王企图劫驾,你居然还敢来。”
费诗内心微微一定:段煨说得严肃,却没有直呼“刘备”,而是认了“汉中王”这个称呼,那就有希望。
费诗微不可查地清了清嗓子,按照出发前右将军交代他的大体思路,说道:“在下此来,当然是来向平东将军表达敬意的。
将军与安集将军(董承)合谋,在李傕郭汜因为兵势倾颓而心怀篡逆之际,以兵马威慑长安李氏守军、保护天子,此乃护驾之功。汉中王勤王成功之后,定当论功行赏,足以消弭将军此前被李傕郭汜胁迫从贼的罪愆。”
费诗就像是在陈述一件非常确信无疑的功劳,用那种“事后盖棺定论、论功行赏”的语气,把段煨做过的事儿说了一遍。
偏偏段煨却是听得心惊肉跳:我怎么不知道我做过这种事情!
当然了,护驾确实是大功,是好事儿。可他真没做过啊,也没跟董承合谋啊!
段煨再注意城府,这时候也不可能忍得住,立刻反驳:“一派胡言……我不是说护驾不好,你们何以诬陷……不对,何以谬赞我护驾了。本将军根本不知道董承干了什么,不是只听说袁术入寇、他们调兵阻击袁术而已……”
段煨说着说着,声音低落下来,似乎自己也琢磨出几分异常的气味。
费诗一看有门,连忙不给对方思考时间,就假装惊讶地连续施压:“哦?那想必是将军留在弘农郡的部下自作主张了。一定是安集将军自忖兵力不足,没有单独护驾的实力,所以联络了平东将军留在弘农郡的部曲、共襄盛举了吧——
安集将军献给我们大王的密信里,可是这么说的,他不敢专功,愿意将护驾首功都让给将军,可喜可贺啊。”
“董承给刘备送了密信?!”这个消息如同惊雷,直接轰在了段煨心头。
到了这一刻,他虽然也会怀疑这个事件本身的真实性,但他至少确信刘备对于长安的一切兵力调度动向非常了如指掌了,肯定是有内应的。
如果董承没有和刘备内外勾结的话,刘备又是如何这么快知道西凉军在长安周边的调度的呢?又如何知道此番调度背后,长安有哪些将领受益了呢?
这是根本解释不通的。
毕竟段煨就算想破了头,也不可能想到仅仅是李应给李别的求援信使,被张飞截杀了、然后又被法正拷打逼供俘虏、补充了一些蛛丝马迹、寄信给刘备。然后李素再结合历史先知从受益人逆推动机人……
这一大圈子兜兜转转,需要张飞法正李素都超常发挥,已经超出了段煨的智商想象力,还不如“董承直接勾结了刘备,给刘备送信”这个解释容易理解,容易接受。
最后唯一不确定的,只是“董承是否有在密信里拉他下水、真的把潜在的护驾首功让给他”,还是“董承只是说了密谋,刘备身边有人添油加醋把他拉进去”。
段煨紧张起来,一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左右为难,以及李傕郭汜的潜在猜忌,段煨冷汗都有点下来了,这一个不慎可就是杀身之祸啊。
不过,刘备派人来说这些,是想招降他临阵倒戈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似乎已经图穷匕见,没有别的可能了。
费诗拿捏着节奏,等段煨自己慢慢消化这些逻辑,看段煨神色渐渐坚毅果决,费诗才恰到好处地补上一颗定心丸:
“将军勿疑!汉中王允诺将军将功折罪、承认将军的护驾之心,这点绝无反覆!将军若是不想抓住这个机会,或者我今天走不出这个营帐回去复命,那也无妨。
明天天明决战之前,汉中王会另外派人,把董承的密书射到李傕的中军大帐中的——两种结果,目前选择权还在将军,你比李傕多一夜的时间思考。”
这句话杀伤力太大,段煨直接怂了。
加上他也确实跟李傕郭汜勾结不深,算是西凉军中罪孽最浅、有机会赎罪的人。历史上就是他在建安三年、李傕已经被曹操宣布为国贼之后,将李傕杀了,帮朝廷拿回长安和弘农。
段煨自己也觉得,刘备不至于把西凉军到小兵都斩尽杀绝、重复王允的错误,将来说不定也要留一块招牌招抚。
这么看来,自己反正过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喉结剧烈蠕动几下之后,段煨终于下了一点决心:“段某愿意勤王护驾、共襄盛举。只是李傕、郭汜依然势大,我带三万人仓促反正,一时间部众也未必能全部听命,混乱中怕是发挥不出多少战力。
李傕郭汜除去我的部众,还有十四万众,而汉中王只有七八万人,若是大王不能在战场上压制住李傕郭汜,光靠我也是无用。”
费诗:“这点平东将军尽管放心,汉中王近日又得了陇西而来的武都、阴平二郡援军,还有南匈奴呼厨泉单于的亲卫骑兵助战,这都是近日刚到的精锐,总数已过十万之众,且精锐不可言。只要明日开战之后,将军临阵倒戈,保将军官居原职、晚年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