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349 旗看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一楼,高凌薇家宅。
“抱歉,程姨,没时间了。”荣陶陶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一边从餐桌上的盘中拿着春卷,往嘴里不断的塞。
一旁的高凌薇显然没有什么胃口,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短短不过三天的时间,那场噩梦,终于还是要应验了么?
程媛的目光,在狼吞虎咽的荣陶陶以及默默不语的高凌薇之间来回穿梭着,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高凌薇的手臂:“凡事要听队长的命令,千万不要任性,跟淘淘待在一起,千万别掉队了……”
高凌薇面色复杂,上前一步,轻轻的将母亲拥入怀中,她低下了头,脸蛋埋在了母亲的肩膀上,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是要记住母亲的味道一般。
“去吧,承担起你们的责任,完成你们的任务。”远处客厅的沙发上,高庆臣的声音传了过来。
高凌薇扭头望去,却是看到父亲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并未向这边看来。
与此同时,荣陶陶佩戴的隐形耳机中,传来了巳蛇的询问声音。
荣陶陶捡起了一个热腾腾的豆包,开口说着:“走吧,大薇。”
“戴上帽子,你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程媛急忙说着,挣开了高凌薇的怀抱,向卧室走去。
荣陶陶也是来到了衣架前,将那白色的羽绒服摘了下来,披到了高凌薇的身上,悄声道:“松柏镇本就安全,叔叔阿姨又有雪燃军派出的专员保护,这里很安全,放心吧。”
看着高凌薇不为所动,荣陶陶将豆包叼在嘴里,绕到了她的身前,拾起她的胳膊,往羽绒服的袖子里面塞去。
他含含糊糊的说着:“如果墙外面真的出事了,我们去解决问题,解决危机,那才是真正的保护程……”
荣陶陶话未说完,便住了口,程媛拿着一个白色的棉帽走了回来,顺势给女儿戴上。
高凌薇调整了一下情绪,荣陶陶给她穿衣服、母亲给她戴帽子,这样的画面让她看起来像是个需要被照顾的小女孩。
显然,高凌薇并不是那样的人,也不愿意做那样的女孩。
她后退几步,自己穿好了衣物,道:“我走了,爸,妈。”
“走吧,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儿跟淘淘商量着来。”程媛一脸的担忧之色,开口说着。
“放心吧姨。”荣陶陶推着高凌薇向门外走去,回头喊了一句,“走了啊叔,过一阵我再来。”
“好。”客厅中,高庆臣依旧看着电视,头都没转……
出了居民楼,高凌薇召唤出了胡不归,两人翻身上马,她双腿一夹马腹,胡不归当即窜了出去。
马蹄声碎,雪夜惊速度奇快,在大街上一路疾驰,向东方行去。
松柏镇的入口处,两人也看到了骑在雪夜惊上,于哨卡外默默等候的巳蛇。
巳蛇应该是没有假期的人,她年前就来到松柏镇,在这里指挥各个小队剿匪,到此时的大年初三,虽然雪燃军与魂警联合执法已经结束,但后续工作恐怕也不少。
看到两个小家伙赶来,巳蛇跟哨卡里的士兵们打了个招呼,当即调转了马头,向镇外驶去。
果然,打过招呼的哨卡,并没有拦截高荣二人、确认身份,只是目送着两人离去。
“蛇姨,三关的情况怎么样?”一路上沉默的高凌薇,终于开口询问了。
“不是很乐观。”巳蛇面色严肃,开口说着,“风雪来得突然,而且愈演愈烈,根据驻守第三面墙·万安关的雪燃军士兵们推断,这场暴风雪才刚刚开始,不会很快落幕。”
说着,巳蛇扭头看了两个小家伙一眼,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两人的身份,以及此时两人的定位,又开口补充了一句:“这风雪的势头,比一年半之前的那次暴风雪还要高一个等级。”
高凌薇心中那不妙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她眉头紧皱,道:“我们去执行什么任务?”
巳蛇说道:“如此等级的暴风雪,意味着偷猎者的猖獗,那是他们最好的保护色。
身为十二小队的成员,每每有风雪来袭,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也是我们在城墙周边反复巡逻、时刻待命的时候。
不过此时钱组织刚刚覆灭,而且……”
荣陶陶:“而且什么?”
“小薇…嗯,戌狗不同。”巳蛇开口说着,“此次召你们俩回来,我接到的任务可不只是带你们俩回到百团关,应该还有后续任务,具体任务,我暂时不清楚。”
闻言,高凌薇没再开口询问。
而这一路向北的旅途,风雪也是越来越大……
几个小时后,三人组来到了百团关。
三人组出发之时,松柏镇本是一副夕阳西下的场面,而此时的百团关,却是一片漆黑,狂风大雪不止。
也许是因为时间的缘故吧,毕竟众人足足赶了两个小时的路,太阳早就下山了,这个世界本就该天黑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
满城莹灯纸笼的映衬之下,一众人迅速返回十二小队的大本营,那座二层石质小楼。
三人刚刚来到付天策那大门敞开的办公室前,还未等开口说话,坐在办公桌后的付天策,面色不善的看着众人:“把军装给我换上!面具戴好!1分钟,楼下集合!”
“是!”
“是!”荣陶陶和高凌薇当即立正,开口回应着。
自荣陶陶认识付天策以来,还没见到他这么严肃的时候。
长官那严厉的话语,立刻将荣陶陶和高凌薇拽进了任务模式。
两人返回各自的办公室,荣陶陶手忙脚乱的穿好了雪地迷彩、军靴,拿起办公桌上扔着的凶恶疣猪面具,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门口处,一只身材高挑、面目狰狞的狼犬,已经在等他了。
不远处,二楼的楼梯口位置,付天策也站着呢,看到这一幕,荣陶陶的心中也有些感慨。
如果换做是自己先换好了衣服的话,自己会在付天策那严厉眼神的注视下,就这么站在门口等大薇,而不是第一时间去付天策面前报到么?
“隐形耳机都佩戴好了吗?”看到两人快步走来,付天策开口询问道。
凶恶疣猪连连点头:“嗯。”
“走。”付天策拽了拽头上的龙首面具,迅速下楼。
荣陶陶:“我们去哪?”
付天策:“万安关。”
荣陶陶心中一惊,万安关!?
第三面墙???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需要我和大薇前往?
惊愕之中,三人下到一楼大厅,却是看到卯兔小姐姐手捧着几个对讲机,脚边还放着一个包裹。
看到众人下来,卯兔急忙分发着对讲,一边开口说着:“队内联系用隐形耳机,与其他团队联系用对讲机,抵达任务地点后,根据雪燃军团队指示调整频道。
另外,亥猪,带上这个双肩包,你的身体情况特殊,这是队里给你的补给。”
“诶,好。”荣陶陶急忙将对讲机夹在了本该挂肩章的位置,弯腰拎起了那雪地迷彩双肩包,拉开了拉锁,却是看到了满满一堆能量棒。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吃遍了无数零食的荣陶陶,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同,这绝对不是社会上贩卖的零食,而应该是军粮的一种……
随着众人转身离去,卯兔小姐姐的声音也从后面传了出来:“注意安全呀,学弟学妹,一定要听从长官指挥……”
在卯兔小姐姐的关怀之下,龙蛇猪狗,顶风冒雪,冲向了百团关的北门。
“我已经跟你们校长沟通过了。”付天策开口说道,“我之前答应了你们两个,允许你们二人在毕业前,按照正常的学生身份生活作息,除意外情况,队内不会召回你们。
但现在就是特殊情况,你们身为十二小队的正式成员,要执行你们的任务。”
荣陶陶开口道:“什么任务?”
“咔嚓……”百团关的大门开启,一阵狂风掺杂着霜雪涌了进来,巨大的风浪,甚至吹得胡不归向后退开了一步。
付天策策马而出,带着几人闯入了茫茫风雪之中:“作业地点,三墙之外。作业目标,配合三墙士兵,转移位于关外的魂兽。”
凶恶疣猪的脑袋,从狰狞狼犬的背后探了出来,声音闷闷的:“位于关外的魂兽?”
付天策:“万安关外,有很多中立魂兽的村庄,大都是我们雪燃军帮助它们建立起来的。
关内与关外虽然地理位置相距不远,但是风雪等级不同,生存环境也不相同。有相当一部分中立魂兽,不愿意搬进三墙内部。
它们被风雪吹了出来,无法返回雪境旋涡内部,所以只能选择在墙外生存,那里更贴近它们熟悉的生存环境。
那些中立魂兽与我军算是盟友的关系,相互合作、相互照应。而根据我军判断,这一次的暴风雪比一年半之前的那次还要凶猛一些。
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雪境魂兽大军,避免中立魂兽遭遇侵袭、被屠村,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帮助它们转移至万安关内生存。先头部队早已出发,去劝说、转移中立魂兽们。
但是夜很黑、风雪很大,而且万安关外的中立魂兽村庄数量很多,戌狗的霜夜雪绒是保驾护航的利器,三墙的兄弟们需要我们。”
狰狞狼犬:“好。”
付天策的声音低沉:“既然是要出第三关,我们就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你们两个要做好心理准备。
记住一点,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必须完成任务。寅虎已经带队在作业了,我们去与他们汇合。
你们两个魂尉,等级不低了。魂法四星也不低了。是时候参战了,而且…你们早就已经参战了,不是么?”
凶恶疣猪:“好。”
身侧,突兀的出现了哥哥荣阳的身影。
胡不归跑得飞快,而未羊那虚幻的身体也飞的极快:“放心,淘淘,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荣陶陶:“只是转移村庄而已,不要搞得紧张兮兮的,对了,你跟嫂嫂在一起呢?”
与此同时,松江魂武大学,演武馆寝室中。
荣阳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茶杯,一边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
杨春熙正站在衣架前,看着焦腾达刚刚送来的狼皮大衣,一手摸着那灰白的绒毛。
荣阳笑了笑,道:“嗯,在一起呢,她很喜欢你送的狼皮大衣。”
雪燃军还是非常体恤士兵的,也是很有原则的,荣阳在重伤休养期间,那就要安心养身体,付天策根本没有召他回来。
“是么?”下一刻,荣陶陶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荣阳身侧,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不远处的杨春熙一手拾着狼皮大衣的袖子,在脸蛋上轻轻磨蹭的模样。
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是很开心收到得意弟子们的新年礼物,那恬淡温柔的模样是如此的美好,很能治愈人心。
荣陶陶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任务搅乱心神,哪怕这是他第一次出三关。
斯华年早早就对荣陶陶有过一番评价:逆,不惶馁。危,不惊惧。
这才哪到哪……
荣陶陶看着眼前这幅画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你什么时候向嫂嫂求婚啊?”
荣阳扭头瞥了荣陶陶一眼,脑海中传来了一句话:“注意力集中,去执行你的任务。”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身影破碎开来,消失不见。
百团关外,风雪之中。
荣陶陶骑在胡不归的背上,双手揽住了前方高凌薇的腰肢。
只是脑袋上带着凶恶疣猪的面具,那不长不短的獠牙,阻碍了他的习惯性动作,无法将额头贴在她的背脊上了。
荣陶陶:“加把劲儿,阳阳,你可是比我大了足足八岁,可别让我又领先了。”
虚幻的荣阳飞在荣陶陶身侧,无所谓的笑道:“你不用等我,领先就领先。如果你想,我甚至可以给你当伴郎。”
荣陶陶撇了撇嘴:“伴郎就算了,爸妈不一定到场,你还是当家长吧。”
荣阳:“……”
“对了,哥,你记一个手机号码。”
荣阳:“谁?”
荣陶陶:“南诚魂将的女儿,叶南溪。”
“联系她干什么?”
“帮我告诉她,我不能带她去看烟火庆典了,有缘再见。”
交代了一切过后,荣陶陶仰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
万安关,终于,我来了。
望着漆黑的夜空,感受着那拍在面具上的狂风与霜雪,耳边听着雪夜惊那碎裂的马蹄声。
一时间,
在这漆黑一片的茫茫风雪夜中,他的口中竟呢喃哼唱出了一句歌词: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求些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