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一百九十二章 壓制看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是,属下来此要问的正是此事,请王妃娘娘告诉属下一个明确的答应,近日来穆将军性情大变,与之前判若两人,行事这般蹊跷诡异,属下私自猜测穆将军是也中了临沧那肮脏的招数。”
武勤安说完,又皱眉怀疑起自己:“可仔细观察来看,穆将军的症状又和那些士兵中蛊之后的症状有些不同,所以属下不敢完全断定,只能来求王妃确认。”
穆习容如同他期待地那般朝他点了点头,“武将军猜测的不错,我大哥他确实中了蛊,至于为何与那些士兵中蛊之后症状不同,只是因为那些士兵所中的,只是普通的蛊,而我大哥所中的确实一种特殊的傀儡蛊。”
“傀儡蛊?”武勤安深深皱起眉来,透过这个名字有了些不好的猜测,难不成……
果然,穆习容继续解释道:“这傀儡蛊,顾名思义,就是中蛊之人成了身怀母蛊之人的傀儡,母蛊也就是操控师,可以通过操控子蛊达成操控中蛊之人,让中蛊之人依照操控师所想的行事。”
武勤安神色凝重起来,“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事情,委实可怕,叫人心生寒意。”
“是的,”穆习容认同地点了点头,随即继续说道:“而且,我大哥的身体还不止中了蛊那么简单,我大哥还被那些人下了毒。”
“这毒更是有些蹊跷,我用了几十颗压制毒性的丹药,才勉强压制住那毒药,让毒性不至于扩散至全身,而普通的毒,只需要不足十颗便绰绰有余的。”穆习容语气也很凝重,这几日来她一直专心于研究解药和解巫蛊的方法,根本就没怎么睡,眼下都是一片青黑,恐怕此时宁嵇玉若是见到她,都要不认她了。
“那这种蛊该怎么解呢?王妃可有找到解蛊的方法吗?”武勤安问出这话时心里就回答了自己。
如果王妃娘娘已经找出了解蛊之术,那么那些士兵也就不会中蛊了,如今连普通的蛊都很棘手,更别说这种特殊的傀儡蛊了。
唉,这可如何是好,楚国的军队真的要被这些阴损的巫蛊之术给打败吗?
若是堂堂正正地输了,武勤安是心服口服的,至少可以找到突破口,加强对士兵的操练,让他们总有更强健的身体去为国家效力。
可是如今他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巫蛊之术他一窍不通,连医术都是一知半解,更别说这种玄里玄乎的巫蛊之术了。
到现在他们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对巫蛊之术至少有所了解的穆习容了。
如果连宁王妃都没有办法,那他们才是真的要一败涂地了。
但事实却让武勤安更加失望,穆习容抿着唇摇了摇头,“抱歉,我翻遍了医书,至今还未找到彻底解蛊的方法,我之前列出的那几个药方,最多能起到的也只是将蛊虫压制在体内暂时不发作而已。但那蛊虫一旦被某种特殊因素刺激,他就会重新恢复活性。这便是最头疼的地方。”
“王妃能找到压制之法已经很好了,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强,王妃不要灰心,若是有什么需要属下帮助的地方,王妃尽管提出来便是。”
穆习容用力点了点头。
找到压制之法,至少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但可怕的是,穆习容就怕这第一步也是最后一步,因为说实话,她能做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去做了,可还是只找到压制之法。
要说目前唯一有解局希望的,也只有身在临沧皇都的宁嵇玉了。
穆习容始终相信宁嵇玉,宁嵇玉会选择去临沧皇都,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哪里一定有帮助楚国解困的关键。
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她相信宁嵇玉会给他们带回好消息的。
.
“王爷!抓到人了!”
放了这么久的鱼饵终于有鱼上钩,李立比任何人都激动,他以最快的速度通知给了宁嵇玉,让宁嵇玉能够有充足的时间收网。
宁嵇玉得知消息时心底波澜不比李立少,终于将葛贤绎抓到了,只是让葛贤绎把解蛊的方法交出来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但既然已经抓到葛贤绎,他行事便无需像之前那般小心,因此他今日没与任何人交代行踪,独自一人出了公主府。
李立将人抓到了他们买下的一间宅子里关着,这宅子表面是废弃的,里头却是机关重重,当初李立让人连夜造了密室,以便关押犯人之用。
而如今,葛贤绎正被关押在密室之中。
“唔唔唔!”
葛贤绎的嘴上被堵了厚厚的布团,阻止他发声,宁嵇玉冷着脸,摆手示意李立将那布团拿出来,让他说话。
“你是谁!?”葛贤绎的声音嘶哑难听,面容却不知道为何保养良好,竟看不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
“我为何要告诉你我是谁?”宁嵇玉坐下来,冷冷看着他,轻笑了一声,“不过,我倒是知道你是谁。而你现在最应该好奇的,不是我是谁,而且我抓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葛贤绎脸色一变,“你抓我来做什么?!”
身为一族之长,却一点风骨也没有,看来那传说中最为神秘的茴月族也不过尔尔。
“茴月族,你可听说过这么个名字吗?”宁嵇玉纤长干净的手扣在木椅的扶手上,他的指尖在木上一下一下地点着,敲出一声声闷响,那节律,仿佛就是人的心跳声。
葛贤绎喊道:“茴月族?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简直莫名奇妙,你快把我放了!不然等我出去,我一定要你好看!”
“呵。”宁嵇玉微微挑眉,“葛贤绎,别再负隅顽抗了,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一切,单是葛贤绎这三个字,就足以说明我说的都是真的。哦,当然还有另外三个字,我想你是不乐意听的。葛书桦是你的什么人,你总该记得吧?”
这次葛贤绎倒是不装了,他扯着嗓子质问道:“书桦!你们把书桦怎么了?!这些事和他没有关系!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