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txt-第六百五十章 十全十美看書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你还是来了!”
“是的!”
“你不该来的!”
“可我还是来了!”
“那就没有办法了!你我之间注定只能活一个!”
“出手吧!”
如果按照地球武侠唯美,奥妙的写实风格,张浩然与元央界意志之间应该又这么一段对话。
可现实并非写实的风格,它也没有那么多武侠剧中的独孤求败,亦或者是英雄惜英雄的气节。
天威如虹!
这是对此刻最好的解释。
不同于地球那种动一个气候,或者说是调节星球内微量元素都需要好久的朦胧意识,元央界的中枢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意识了。
甚至于重炼地水火风这种事情它都已经不知做了多少次。
一个粒子内的世界,一个介于存在与不存在,独立且小于宏观主宇宙,却又不属于微观宇宙的世界。
这里的构架完全,一切都形成链条式结构,当它彻底崩溃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景象近乎于宇宙大爆炸的那个奇点。
唯一有所差别的则是其中的顺序,或者说是方式不同罢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非常突兀,甚至于整个元央界的生灵前一刻还在照常运行,照常生活,照常的运行着优胜略汰的自然法则。
下一刻,
世界意志重炼地水火风的执行便降临在每一个生灵,甚至是花草树木的头上。
山崩,
地裂,
海枯,
石烂,
人们尖叫着,哭喊着,互相踩踏着。
野兽们也是疯狂的在山岳,森林,地下疯狂的逃窜。
这一幕将整个世界末日描绘的淋漓尽致。
可无论人们,兽们是如何逃窜都改变不了末日已然降临的事实。
目前所表现出的自然灾害也只是前奏罢了,元央界意志非常果断将链条式的结构抽走了一环。
故此元央界的平衡也被瞬间被破坏,这就如同人体的基因崩溃一般,迅速且没有挽回的可能。
并且元央界意志也不会如某个杜撰出来的神邸那般,会提前给予提示之后让其保留种子再降下滔天洪水。
对于整个元央界的生灵而言,它便是至高无上的神,想要毁灭便毁灭了,绝对不会有任何对自己作品的惋惜与不舍。
这是一个成熟的世界意志所具备的基本素养。
山崩,
地陷,
海啸,
枯萎,
所有的一切都将回归于最基本的粒子状态。
如果换做容易理解的方式,就是元央界意志准备将这些资源全部回收,无论是自然景物还是其中的生灵,在重炼地水火风的过程中都将会化作最基本的能量储备。
内部循环,
完全没有任何浪费。
此刻若是吴冬在这里,真的应该来一句:众生平等!
不过很可惜,
吴冬不在,
他此刻只能静静躺在张浩然的身边,作为一个吉祥物般的存在。
至于张浩然与斜月三星洞自然也是处于这个范围之内。
当然,
此时的斜月三星洞也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模样了。
随着元央界的世界意志重炼地水火风开始,斜月三星洞,或者说是张浩然所处的位置便是崩溃的中心。
此刻这里已经化作了一片虚无,不仅片叶草木皆无,甚至连尘埃都已经消失,所留下的就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就好似是一个黑洞以此作为扩散,迅速吞噬整个世界。
而这里除了巍然不动的张浩然之外,还有着受他庇护的斜月三星洞众多门徒。
仿佛隔绝于元央界空间之外,斜月三星洞众人就这般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动不了,
也不敢动。
他们只能是看着世界在眼前毁灭,末日在他们之中蓦然降临。
一个个心情都是无比复杂,甚至于有的门徒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直接昏厥过去。
他们无法理解,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修行者独尊天道,认为天道虽无情,却必将公允。
天道四九,遁去其一,是给予众多生灵成长,繁衍的机会。
可这一刻的出现,重炼地水火风的一幕降临之后才让这些修士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无情,什么才是真正的天道。
生灵在其下比之蝼蚁都不如。
作为生存于元央界的生灵,他们所认为的自由,他们所认为的超脱到了这一刻都不过是笑话罢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更是天大的笑话。
对于天道意志而言完全没有什么通知与需要,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形式,以人,以生灵的想法揣测天道意志,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崩溃的不仅仅是整个世界,更是连带这些修行者们的道心。
曾经所坚守,所为之奋斗的一切,当这一刻降临之后却是变得无比可笑,这让白慈悲等人意识到,什么为天道之下争一丝生机皆是虚妄,他们就算获得的再多,可是当天道要取回的时候,都将是毫无反抗之力。
这种憋屈,这种失落,甚至于是这种完全无力的感觉是可以彻底摧毁意志的冲击。
但是好在白慈悲等人虽说也是受到了不少冲击,但是大部分还是能够保持相对清醒的意识。
无他,
只因他们现在还活着。
相比于那些于重炼地水火风的过程中毫无抵抗之力,甚至是完全于不知情,懵懂的情况下便被世界意志所回收的生灵而言,斜月三星洞的众人已经是无比幸运的了。
这一切幸运则是要归于斜月三星洞众人面前的那个身影。
怎么形容呢?
顶天立地?
很可惜,
天以不在,
地以不存。
故此自然是没有什么顶天立地的说法。
或许只有‘伟岸’吧!
伫立于虚空之中,身边唯有安详躺在晶体棺椁之中的吴冬作陪,望着已经彻底扩散开的世界末日,张浩然没有任何感触。
毕竟今时今日的张浩然虽在绝对力量上要超过当初的吴冬,但是在学问,在知识储备上,也不过就是四级的高度。
面对这等重炼地水火风,整个世界物质归于一点,甚至很可能吴冬在观测之后直接参悟完全能量态生命体的奇景对于张浩然而言甚至觉得有些无聊。
“就这?”
于元央界的生灵而言,重炼地水火风是灭顶之灾,是难以逃脱的末日。
可对于张浩然来说,这等程度的大范围覆灭却是完全不会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因为从本质上来讲张浩然并非是这个世界的生灵,其结构也并不在这个世界的基础图谱上,故此重炼地水火风这种链式结构崩溃对他完全无效。
当然,
这里面还少不得浅蓝的帮助,相当于是在大圈之内隔绝了一个小圈,张浩然此刻就立于这小圈之中,以至于非针对性的攻击都对他无效。
或许是听到了张浩然轻蔑的话语,元央界的意志也表现出了它该有的愤怒,重炼地水火风的进度也快进了不止一倍。
这也使得整个元央界几乎在瞬间就回归了一片虚无。
并且这种虚无与宏观主宇宙的虚空区域还有所不同,它是一种真正额虚无,没有任何物质,没有任何灵机,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虚无。
剥夺了视线,剥夺了感官,唯有张浩然屹立与其中,仿佛是那永恒黑暗中最倔强的明灯一般。
当然,
从另一种程度理解的话,元央界意识这种急迫的表现也并非是愤怒,而是它对于高等物质的贪婪,渴求。
这是一种另类的思维,是完全区别于生物的行为模式。
“终于到了正餐的时候了!”
感受着元央界意识的调动,张浩然又是发出了一声调侃的同时内心也不免有些激动。
等了这么多年,布置了这么多年,成败也就是在此刻揭晓了。
唔!
寂静无边,且仿佛永恒的黑暗之中蓦然一点光亮骤起,并且瞬间充斥了整个世界。
光亮冲击到整个世界的那一刻,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上一生物纪仅存的生灵——斜月三星洞众修士。
彼时,
这些修士还在为身处于无尽的黑暗所恐惧,可是当那一点光亮横扫整个世界的时候,带来的却并非是温度与重生,而是与之相反的破坏。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这是什么!”
“快!精心凝神,收敛灵识,这是创世之光!”
“所有人,听我号令!”
毁灭之后便是重生,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可这所谓的重生却仅仅只是对于空寂而言,于斜月三星洞这些上一生物纪残留的生物而言,这所谓的创世之光却是要比毒药更加剧烈。
创世之光,
自然就是指的世界鸿蒙未分,天地未名之时的第一抹光亮。
这一抹光亮不仅代表了生命诞生的初始,更是蕴含着磅礴的能量。
创造总比毁灭难,
足以想象能够作为一界生灵初始的光亮究竟蕴含着何种恐怖的威能
咔嚓!
也是在创世之光的冲击下,张浩然的身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痕,虽只有一道,却是环绕于腰部,粗看上去就仿佛是张浩然被拦腰截断了一般。
并且张浩然身躯内所蕴含的庞大生物能都不足以抚平这一道裂纹,或者说是裂纹应该在出现之后持续扩张,直到将张浩然彻底摧毁,但也幸亏张浩然身躯内的生物能,虽不能阻挡创世之光的瞬间冲击,不过还是可以与之持续伤害持平,现在比的只不过是在这场拉锯战中哪一方能够坚持的更悠长罢了。
与满是白昼已无异于黑暗的空间之中,张浩然丝毫没有观察自己伤势的心情,很是畅快的低吼了一声:“不够!”
没错,
就是不够!
仅仅一道创世之光,还不足以让张浩然畏惧。
且张浩然的反击也从这一刻开始了。
唰!
左手就这么轻轻一抓,便仿佛自那无尽的光亮之中取了一份,归入自己掌中。
此刻张浩然的行为表现就是他取了一毫,对于整个世界的光亮而言这一毫虽是微不足道,但却是难以弥补的空缺。
就见被张浩然抓去的那个地方出现了空缺,就好似是原本洁白平整的纸张上出现了一个漏洞。
很小,
却一眼看透,难以忽视。
紧握手中的光团,张浩然缓缓将其送入嘴里。
咕咚!
一口吞下之后,张浩然更犹如平常到了美味一般,甚至打了一个饱嗝。
“味道不错!”
吞,
自然也不会只是单纯的吃货心泛滥,而是在吞食了那一抹光团之后,张浩然腰间的裂缝明显愈合了一丝。
仅仅只是一丝,但却是代表着张浩然将元央界的一份能量彻底转化为自身所有,也就是相当于在元央界的账户里拿走了一分钱。
相比于整个账户而言,这一分钱的确是微不足道,可元央界却是一个妥妥的守财奴,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铁了心的将吴冬等人留在这里。
而此刻,
张浩然却是动了元央界的固有财产,还转化了,也就代表这一毫不管是多么稀少,元央界都永远失去了它,哪怕是将张浩然彻底吸收与转化也拿不回来。
赔了夫人又折兵?
虽不至于,但此刻元央界意志大概也就是这个想法。
轰隆!
整个世界都随着意志的愤怒而震动。
并且在创世之光之后,又是一道黑暗充斥于整个世界。
此暗非彼暗,
之前在重练地水火风之后的暗是至暗,是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灭绝的暗。
而此刻,
这一道黑暗则是有迹可循,甚至还充斥着生灵之气的暗。
创世之光,
灰寂之暗。
两两相对,却又彼此相融。
亦如元央界此刻对于张浩然所行的举措一样,创造与毁灭并存,毁灭不等同与毁灭,但创造也并非只是生灵之处。
咔咔……
这一次,
张浩然身上的裂纹又增多了,并且还不止是一个。
如果说在创世之光发出前张浩然是属于完备防御状态,那么之后腰部有了裂痕的张浩然就相当于是破防状态。
在这等状态下又承受了灰寂之暗,要比创世之光更加具有侵略性的攻击直接让张浩然的伤害家具。
其最显著的结果就是张浩然整个人被分成了十段。
没有什么鲜血淋淋的场面,只是十段而已。
头部,躯干,双臂,双手,双腿,双脚。
看似应该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过在这种状态下的张浩然仍然具备身体的绝对指挥权,没有出现十个部分各管个的情况。
“这才对嘛!”
承受了创世之光与灰寂之暗的张浩然就仿佛是M一般,脸上竟露出满足的笑容。
仿佛他现在不是被攻击,而是享受了一个名为‘十全十美’的顶级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