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八一四章 接班的第一幕僚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次日,九区任何一家媒体,也没有报道昨晚陆军大发生的斗殴事件,学院教务处,以及警务总局,警署,都非常有默契的把此次事件压了下来,这个消息仅限于内部圈子“交流”。
下午两点多钟。
沙家的人把自己系的军官,以及沙轩等人从学校内领了出来,低调地坐着私家车返回。
沙轩昨晚在教务处被关了一夜,此刻也早已醒酒,回到家中洗了个澡,就被父亲叫到了书房。
父子二人对视半晌,沙中行看着满脸淤青,低着头,像个损种一样的沙轩,久久无言。
“爸,真不怨我……!”沙轩想说话。
沙中行插手看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卢嘉昨晚为什么去联欢会?”
沙轩昨晚在现场是没想明白这一点的,但他被关了一夜,那本人再傻肯定也琢磨出一些道道了:“……我知道,卢嘉去联欢会,是故意开炮去了。”
沙中行听到这话,还算松了口气,因为他真怕沙轩整上一句不知道。
“你既然知道,你还跟他闹什么?”沙中行问。
“他提我大哥,说军部总政给咱们的名额多,是我大哥死了的原因,在找平衡。”沙轩低头回道:“我一时生气,就没忍住。”
“你是个旅长了,不是地面上的小混混,一时生气就要拔刀子?”沙中行皱眉说道:“走仕途,忍常人所不能忍,这是基本素质。你连这点事儿,都想不明白,你还能干什么?!”
“爸,我错了。”沙轩低头回道。
“你也眼瞅着就奔三十岁了,”沙中行淡淡地说道:“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胡闹了。下个月,我准备调你们137旅去藏原换防,那里的情况非常复杂,我给你两年时间历练,你要做不出成绩,那混到大校就算到头了。回头你把兵权交出来,我调你去文职单位。”
沙轩怔住。
“你大哥没了,我眼看就也六十岁了,”沙中行说到这里,眼神是有些哀伤和无助的:“你也应该扛起一些事儿了。”
沙轩虎归虎,但也还是个感性的人,他看着父亲的表情,听着他的话,沉默许久后点了点头:“爸,我到了藏原会好好干的。”
“去吧。”沙中行摆了摆手。
“您注意休息。”沙轩转身离去。
“唉。”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 txt-第一八一四章 接班的第一幕僚鑒賞
沙中行长叹一声,扭头看向了窗外,眼神有些落寞。他的两个儿子,都受过高等教育,也在非常有利的政治环境下长大,他们比一般老百姓家里的后代,肯定要强,因为眼界,能力,资源,这些东西是能把“凡品”堆成“中品”的。
但是,以沙家的军政地位来说,培养出两个中品明显不行。沙轩或许有当团长的能力,可沙中行要的是将军啊,要的是军政的新一代领袖啊。他只能祈求着,沙轩尽快在藏原开窍了。
过了一小会,沙系的参谋走进了书房,轻声说道:“副司令,昨天晚上的事儿,会不会真的拱出真火啊?”
沙中行沉吟半晌:“这个就交给老沈处理吧,我们不要表态。”
“嗯。”总参谋点了点头。
……
西南海岸线,普莱港内的一家食宿店中。
林成栋坐在破旧的圆桌旁边喝着茶水,正与蒋学交谈。
“听说,咱川府的女军师走了?”蒋学问。
“嗯。”林成栋点头。
“唉。”蒋学叹息一声:“秦老板为啥不挽留一下啊,这么难得的人才。”
“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你不清楚,我也不清楚。”林成栋轻声回道:“不过走了也好,不在这个圈子了,人能轻快不少。”
蒋学喝了口茶:“也是。”
“哎,你想来川府吗?”林成栋笑着问道:“如果你有意思,秦老板一句话就能要你过来。”
蒋学笑了笑:“我想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事儿不着急,反正顾系和川府也是穿一条裤子的铁盟,不影响咱们之间一块做事儿。”
“行,你啥时候想来了,我帮你和秦老板说。”
“没问题。”蒋学点了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成栋问道:“于小姐走了,这川府第一幕僚的位置,那就非你莫属了。”
“分方向吧。”林成栋轻声回道:“我,周证,徐洋,可能主要负责盐岛这边。”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線上看-第一八一四章 接班的第一幕僚分享
“兄弟,今后起飞了,可别忘了我啊。”蒋学是个老油条:“咱们可是一起搞过欧盟,战过南沪的生死同志啊。”
“呵呵。”林成栋一笑:“我对争权夺利的事儿,不太感兴趣。小禹给我什么位置,都无所谓。”
“这话违心了吧?”蒋学有些不信。
“是真的。”林成栋看着他回道:“我在盐岛的事情上这么用心,是因为心里有口气过不去,有执念。”
蒋学多少知道一些林成栋的过去,所以也算理解地点了点头。
“咚咚!”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八一四章 接班的第一幕僚閲讀
二人说话间,一阵敲门声响起。
蒋学回过头,冲着门口的军情人员使了个眼色。
一位小伙站起身,走到门口拽开了门,对外面扫了几眼后,才领着敲门的人进屋。
“蒋处长,林先生。”进来的人是一位中年,穿着厚重的羊皮大衣,看着跟个混地面的商人差不多。
“坐。”蒋学摆了摆手。
中年迈步走了过来,坐在了椅子上。
“消息漏出来过吗?”蒋学问。
“只漏出来过两次。”中年低声说道:“那里管得太严格,林先生安排的工人是极少有机会接触到外界的……我特意在送补给的船上,安排了两个接线人,目前只接到过两次消息。”
“这个消息递出的渠道,还要铺一下。”林成栋皱眉说道:“这样,我给你个方向,你让补给船上的人这么办……。”
室内安静,蒋学,林成栋,以及负责消息传递的接头人,坐在一块密谋了起来,开始为今后的动作铺垫。
……
奉北。
吴迪坐在汽车里,扭头冲着马老二问道:“你说是我联系卢嘉好,还是你联系好?”
“我吧。”马老二思考一下回道:“我的立场是明朗的,如果他能见我,就也能见你。”
“嗯,那你给他打个电话。”吴迪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