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逍遙戰神笔趣-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圈套讀書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逍遥战神
一个浅浅的池塘,里面只有两条金色的鲤鱼。
这里和上次并不相同。
至少王辰在上次的探索之中,并没有发现咖啡馆的地下室里竟然还会有鲤鱼池。
纪离的眼神中全部都是惊讶:“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鲤鱼,而且还没有咋养,难不成这个水是天然的,不是人工的?”
说话的时候,纪离还伸手想要去试探水温。
不过被王辰阻拦。
谁也不知道这个水是什么东西,如果贸然试探肯定会出现问题。
被阻止的纪离没有说什么,讪讪的收回手。
刚刚从存有宝石的屋子出来之后,王辰的表情就一直很严肃。
“我们刚才为什么不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如果拿出来的话肯定能有更多的线索。”
纪离表达自己的疑惑。
听到纪离的话,王辰慢慢摇头。
“并不是你将东西拿出来,你就能知道这其中的秘密,有些时候将它放回去,更是能够探索其中奥妙。”
那个屋子没有存放任何东西,只有中间的台子上有宝石。
也就证明,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宝石。
如果将最宝贵的东西拿走,根本就不用想,就会知道屋子肯定会有机关出现。
王辰将自己分析说给纪离之后,得到一个疑惑的眼神。
“如果那个物资有机关的话,我们进去的时候不就已经启动了吗?而且我都已经将那个盒子撬开。”
“可能机关启动的条件就是保持移位,我们虽然动了盒子,但是宝石并没有离开它原本的位置,所以不会有什么变化。”
就算是交谈,两个人的脚步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刚刚那两尾金色的鲤鱼,仍然是在池水之中来回游动着,似乎对于外来者没有任何的防备心。
王辰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只是看一眼那边就发现一个问题。
鲤鱼的鳞片上好像写满了字,可是那只是一晃眼王辰看到的。
等到王辰聚精会神去看的时候,鲤鱼鳞片上早就已经恢复光滑。
发现王辰情绪有些不对的纪离,凑过来:“是有什么不对劲吗?那两个鲤鱼怎么了?”
“没事。”王辰轻轻摇头。
这一路顺风顺水的厉害,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实验室的人员,也没有看到张嘉宏的存在。
张嘉宏究竟在这里还是不在这里?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好像都已经走很长时间,为什么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会不会这里只是一个根据点,根本就没有人在这里啊”
“如果没有人在这里的话,这里打扫的这么干净是为什么呢?是有人来这边取东西吗?”
纪离的心里也有很多的疑问,可是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解答,他只能通过自己一点点的分析来得到心中的满足。
听着纪离的自言自语,王辰没有说话。
其实现如今发生的这件事情,很让人觉得奇怪。
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目前这个情况能够阻止的,而且发生这么多事情总是有些不同的变化。
至于那些不同的变化究竟是什么,王辰并不是很明白。
“我们还是先从这里离开,或者是找到另外一个出口。”
自从看到咖啡馆门蒙上厚厚灰尘之后,王辰心中就有个猜测。
这个咖啡馆很有可能有两个门,一个负责进入,一个负责出去。
所以有的人才会蒙上灰尘,看起来非常古怪。
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们所得知的只有那一个门的存在,另外一个门在哪里并没有人知道。
听到王辰的话,纪离愣住。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最终的出口,怎么出去啊?”
“一直向前走,没准就可以。”
已经行走这么久,周围没有一个人存在,王辰就已经确定,这个咖啡馆可能曾经被使用过,但是这段时间人员全部都迁出。
而王辰的这个猜测其实非常正确,这里曾经真的关押过南护孤。
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已经来到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房间到处都是破碎的玻璃片。
看着整个房间狼狈不堪的样子,王辰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且整个空间弥漫着的气息,让王辰觉得熟悉。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是发生过爆炸吗?”
纪离上前一步看着地面的玻璃碎片,眼神之中全部都是疑惑。
有前车之鉴之后,这一回纪离并没有冒失地伸手去拿玻璃,而是选择用手帕包住手再去取证。
王辰并没有管纪离的动作,他的目光停留在房间正中央。
那里原先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玻璃器皿,里面很有可能会存放一些标本,而王辰现在的感觉就是他应该认识那个东西。
“如果我说我觉得这里曾经关押过我的朋友,你会相信吗?”
说话的时候王辰的声音有些干涩,听起来有些怪异。
纪离转过头看着王辰,发现他的表情并不是很对。
“这里曾经关押过的应该是被张嘉宏抓住的鲛人吧,我记得你朋友不也是失踪吗?他曾经被关押在这里”
可是看周围的这个状态,感觉好像发生过一场非常激烈的斗争。
也不知道现如今是怎么回事。
就在王辰目光停留在玻璃碎片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门忽然发出咣当一声。
纪离迅速转头,却只捕捉到一个人影。
“有东西!”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纪离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是露出一个笑脸。
在这里行走这么久,总算是有一个人影让他追追。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出去,王辰虽然后纪离一步,但是速度却非常快。
不过在追到走廊转角的时候,王辰猛然停住。
那个东西的气息在这里戛然而止,就像是突然消失。
随后而来的纪离有些奇怪的看着王辰,不太理解为什么会突然停下?
“那个东西的气息不见了,我们得回去。”
就在察觉不到那东西气息的时候,王辰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调虎离山。
果不其然,在他们回到原先那个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已经被锁住,而且里面的玻璃片也少了很多,就像是一瞬间被人转移走一样。
看着门内的一切,王辰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是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