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警探長-第九百一十八章 玄幻故事相伴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把三人都送到高铁站,傅彤和赵欣桥坐高铁回去,钟明从天华站地铁站坐地铁回去,白松自己开车去了加油站。
借人车加满油,这是规矩。
有时候借人车开了五十公里,但是加满油要二百多,别犹豫,加满就是。人家愿意借给你,这交情还不值一箱油?
你给人家加满了,人家不记你好?能把车借给你,那都不是一般交情,善待一点没毛病。
当然,就图小便宜的另当别论。
车加着油,手机响了,白松跟加油员示意了一下,拿着手机往外走了20多米,发现对方已经挂了,是李汉。
再次拨过去,那边很快接了起来。
“白队”,李汉道:“我刚刚给王亮打了电话,王亮让我直接跟你说。”
“李哥,你这太客气了吧”,白松道:“有啥事直接叫我名字就行啊。”
当年办理李某被杀案的时候,白松和李汉一起去的茶城,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当初白松差点跌落悬崖是和马志远在一起,但是后来和庹氏家族对立的时候,二人可是在一起的。
“这不您现在是市局大领导了嘛”,李汉感慨了一声,接着道:“我联系上那个出租车司机了,他来这里找我了。”
“嗯,这不是好事吗?了却一桩心愿。”白松道。
“是这样,但是,他给我提了一个事情,本来按理说应该我受理的,可是我没跟我们领导汇报,我还是打算直接跟你说。你们在市局,看问题的角度高,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如果行的话,我就和我们所长说了。”李汉道。
“行,你说吧。”白松道。
“你那边方便接电话吗?”李汉问道。
“方…”白松看到车已经加满油了,加油员给他示意让他把车开走,便道:“这样,你等我两分钟,我给你打过去。”
“好。”
交了钱,白松把车开到了加油站外面,接着拨了电话,结果那边没人接电话了,这让白松有些疑惑,想着反正有车,也不远,就直接去了三林路派出所。
快到了,李汉电话又打过来,说刚刚有急事,不过白松直接跟李汉说,面谈。
不多时,两人在调解室见了面。
司机已经走了。
“是这样的”,李汉开门见山:“这个司机挺有正义感的。他们啊,道听途说了一些事,当然,你也知道,这些听到的传言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艺术加工,但还是应该有板有眼的。”
“你说。”白松认真地说道。
“他说。”李汉挠了挠头:“我先说明,反正我就觉得他神神叨叨的。他说,他听说现在有一个社团,具体的名字不知道。这个社团是搞什么犯罪研究的,而且他们一些人确实是实施了犯罪。这个倒不夸张,夸张的是,他说这个社团…遍布全国。”
“这不可能!”白松听到前面的时候还觉得正常,后面直接就反驳了:“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大规模的网络聚集哪有不知道的?”
“我也不信。但是这个人他…”李汉给白松讲了一下。
这个司机确实是正义感爆棚那种,日常就是跑跑车,聊聊天。去年的有一天,他在天华大学附近拉了两个学生,两个学生就在车上聊侦探小说,就提到真正实施杀人的话,怎么才能躲避侦查。当时有一个热点案件,所以讨论这些对学生来说不是什么怪事,学生嘛,好奇心重的很,每个看柯南的人,都曾经想过类似的情况。
但是聊着聊着,两个学生就提到近期天华市有命案是认识的人做的,而且被抓了,然后二人嘲笑了一番。
这就让人很费解,这有啥值得嘲笑的?
一般来说,大家遇到这种情况,要么是害怕,要么是好奇,要么是敬而远之,怎么会出现…不屑?
居然是不屑?
这就让司机非常费解,后来他经常这个时间段在这个附近拉活,有时候明明这边没什么客人也要在学校附近拉学生,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当然,这种情况是没办法再次遇到的,司机就经常出入学校,自己去了解去,而且还参与了学校侦探社的两三次竞拍。
当初白松和王华东,就曾经参加过天华大学侦探社的义卖会,当时土豪王华东同学,买了丁建国的一个笔记本花了5000元大洋。
这个事白松平日里都不敢随便跟王华东提,毕竟对于华东来说,这东西确实是个痛处。
李汉这么一说,白松就点了点头,表示让李汉继续说。
这个司机年纪也不算大,在学校也不算很显眼那种,所以一些人以为他是博士生之类的,也没人多注意,他参与了几次之后,就发现社团里有的人明显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这个社团有点利益化了。
不仅是如此,大家对于一些现实案件的具体案情特别感兴趣。
在全国裁判文书网上,会定期公开案件内容,但是不会公布案件的详细办案手法和侦破手法。但每个案子都有嫌疑人家属,也有嫌疑人的朋友,后面总会有人知道一些内幕,或多或少罢了。
这边很多人在讨论这个话题,而且本市以外的也是如此。司机因为见多识广,偶尔也聊聊,他感觉大家的关注点好像不太一样。
时间久了,司机什么也没发现…
但他就觉得不对劲,这事情跟警察说,警察不可能信也不可能管。但是今天被李汉叫过来了,司机就觉得这警察也太负责了!于是司机就把这个事跟李汉说了。
李汉自己想了半天,这什么鬼啊,超纲了啊,跟派出所所长直接提这个事,还不被打出来?
想到白松,就联系了王亮,找到了白松,所以才有了这个情况。
“额…”白松听了半天,自己也有点迷糊了:“我是不是应该找司机单独聊聊?”
“可以,但是我也是老侦查员了,该问的我也问差不多了…”李汉道:“所以到底有可能是什么样的问题,什么样的组织?你有想法吗?”
“从道理上来说,这事也不见得不可能。我先查查吧。”白松道:“谢了汉哥。”
“别客气,小事一桩。”李汉无所谓地说道。

李汉自己都没想到,就这个破事,日后他白捡了一个二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