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s0j笔下生花的小說 獵諜 起點-第四十章 再起波瀾(1)鑒賞-08ik4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王三喜出身滇军,逃去缅甸之前,在滇军中还是个营长,虽说脱离军伍多年,但身上的军人气息却并未全都散去。“你真的愿意把这条线交上去?”白占山是代表军统总部来的,所以唐城和张江和介绍双方之后,便主动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他们两人都没有参与会面的意思。站在办公室门外,张江和低声询问唐城,他想要知道唐城真实的想法。
深閨
唐城闻言扭头看了张江和一眼,“叔,咱们可是自己人,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啊?”唐城想到了一切,却没有想到军统总部那些人的胃口会是如此之大,但有些事情,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对张江和说。“我反对又能如何,不甘心还不是得要笑着鼓掌!人家这摆明了是以大压小,只要咱们还在中国,就必须要听他们的!”
一紙婚約:難纏枕邊人
唐城最后那句话,令的张江和心头一跳,他误以为唐城有了其他的想法。“叔,你放心,我不只是个没脑子的!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我心中清楚。要说不甘心,多少是有一些,不过王三喜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咱们谁都没有亲眼见过,所以这笔交易最后能不能成,现在做出结论还为时过早。”
唐城这话也并非是在发牢骚,王三喜他们在缅甸开矿,手里没有点手段是不可能的。现在看着王三喜他们是已经走投无路,可谁知道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万一王三喜他们并没有断了跟滇军的关系,军统这一次闹不好就会干下肉包子打狗的把戏来。“行吧!你心里有数就好!”张江和觉着唐城这话不像是在作伪,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唐城点了一支香烟默默的抽着,他想要联合王三喜,原本只是临时起意。就算没有跟王三喜联手弄出新的走私通道,唐家上下也不会饿肚子,重庆地下党之前没有自己的帮助,还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所以,白占山的出现,和军统总部那些大佬们释放出来的贪心,并没有给唐城带来多大的困扰。
唐城没有去关注白占山和王三喜会面的事情,不过在王三喜被送回旅馆之后,唐城在白占山的要求下,还是提出了三个要求。“白叔,我唐城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既然你说这是你们军统总部的要求,我遵从就是了。你之前说的补偿就算了,不顾我有三个要求,希望你们军统能够同意。”
已经跟王三喜达成初步共识的白占山,心情正是最佳的时候,唐城提出三个要求,白占山并未马上做出回应,但也没有马上拒绝。“第一个,我知道前方战事不利,军方很可能会在国统区里再次招募新兵。我家里的两个弟弟,还有我师傅的一些徒弟,应该符合新兵招募的年龄,我希望他们能免除兵役。”
薄情前夫太兇猛 卓三柳
“第二个要求,我知道重庆站一直想要将搜索队纳入管制。我的要求是,搜索队不会被并入重庆站或者军统直属,我和他们只能是警察身份。第三个要求,搜索队在城里的那些店铺,都是我合法收购来的,你们军统不能强取豪夺。而且有类似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军统要给我撑腰,警察的牌子很快就不好使了。”
白占山原本以为唐城提出三个要求,是准备借着这件事来个狮子大开口,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唐城此刻提出的三个要求,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说的第一个要求,我现在就能答应你,不过你得要给我一个具体数字,总不能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吧!”心中大定的白占山完全放松下来,在他看来,答应唐城的这三个要求,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得到白占山回应的唐城,并没有说话,而是示意白占山继续往下说。“至于你的第二个要求,我无权决定,不过我会上报总部,最后做决定的还是总部那边。至于你说的那些店铺,是你花钱买来的,那自然就是你的财产,就算是我们军统的人,也不可能从你手里强取豪夺。况且你别忘了,你小子早已经不是什么小角色了,镇城虎唐五爷的大名,我可是听不止一个人说过。”
唐城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三个要求,张江和是不知情的,但他知道唐城做事滴水不漏,既然这样做,就自然有唐城自己的道理,所以张江和只是旁观,却什么都没有说。意愿达成的唐城,同样心情愉悦,要不是张江和再三暗示,说不定唐城就答应了白占山请吃饭的邀请。“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终于没能按捺得住的张江和,丝毫不顾及白占山还在这里,开口向唐城逼问到。
豪門寵妻:專制老公
都市文武天才
唐城闻言,用一副貌似无辜的表情看向张江和,“叔,我都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用意?这不是白叔说的,总部那边愿意给出补偿嘛!再说我刚才那三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啊!”唐城说这话是有几分底气的,单单计较他刚才提出的那三个要求,其实都不算大事情,和王三喜他们相比,唐城的这三个要求根本就不值一提。
张江和并没有参合王三喜的事情,白占山同王三喜见面之后,便马上去了重庆站那边。两天之后,再次出现在军营里的白占山,不但代表军统总部答应了唐城的那三个要求,还给唐城带来一箱书画。近代书画还不算值钱,唐城知道有不少南下的书画家目前都暂居在武汉,就躲着张江和,给白占山提出一个额外的要求,这箱子书画,便是军统总部给唐城的一个补偿手段。
哈哈,这可都是好东西啊!唐城小心的反锁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打开箱子,将箱子里面已经装裱好的书画,一卷一卷拿出来。画卷上贴着的字条,都已经注明了书画的作者,唐城一眼看过去,都是后世里大名鼎鼎的书画家。看到这些书画,唐城忽然想起了许还山,按照约定,许还山应该还欠自己两幅字画。
张江和从不摆弄古董字画,所以他想不出唐城为什么如此看重这箱字画,唐城自然也懒得去跟张江和解释。王三喜的事情,就此算是落下帷幕,唐城用三个要求和一箱字画,将自己和张江和从这件事情里摘的干干净净。“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三喜那人也不是个安分的,这件事日后少不得会出现反复!”张江和想要劝解唐城,没想到却被唐城给反劝了。
没有继续参合王三喜的事情,有了空余时间的唐城,便开始每天上午带着人在城里四处溜达。南下重庆的难民越来越多,经历过两轮严打的重庆城,现在又有了糟乱的苗头。外来的人多了,就有可能藏着更多的潜伏者,唐城一路走,一路用洞察术扫描街上的行人。虽然洞察术每天只能使用半个小时,但唐城并不觉着缩手缩脚,半个小时足够他扫描两条街的范围。
连续几天,唐城都没能扫描到可疑目标,被布置在各条街道里的眼线,也没有回传多少有价值的线索。一切都看着很是平静,但唐城却知道,在这份平静的下面,隐藏着巨大的危机。随着战事的发展,已经有行政部门从武汉搬迁来重庆,普通人居多的街道里,也多了不少身穿军装的身影。
来到这个时代,唐城很少跟军队接触,对于兵痞这个群体,更是没有接触,可是随着街面上越来越多的军人出现,唐城开始对兵痞这个词有了新的了解。“队长,都调查过了,重庆这阵子来了不少从前面退下来的部队,城外有不少收容所,可这些兵痞不安分,平日里也是三五成群的进城闹事。”赵大山他们调查这种事,根本就不用出城,很快就给唐城带来了调查的结果。
从前面扯下来的部队,大多都是被打残的部队残部,或是跟队伍失散的散兵。溃兵原本是不被允许进城的,可这些溃兵打仗不行,跟警察干架却很才行。警察不敢管,溃兵们便日日进城,一些胆大的更是干起了敲竹杠欺行霸市勒索钱财的勾当。“白显就是个没胆色的,再这么乱下去,咱们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赶上下雨天的唐城闲着没事,干脆就派人派车,将守备团的那些熟人,全都接来了军营。唐城在劳改农场的份额,已经全都交给了军统,但这并不妨碍唐城跟守备团的人继续合作。唐城开场就提到了白显,守备团的人,就马上猜出唐城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是什么。
“城外的收容站里挤满了前面退下来的溃兵,有能力有门路的进了暂编部队,没有门路的就整日在城里打晃。我早说过,城里的治安环境关系到各位的钱袋子,我这几天在城里四处转了转,发现城里又开始乱了,源头是因为城里的闲人太多。”唐城这话,令守备团的人马上兴奋起来,去年严打的时候,唐城就是这么跟他们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