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6hm都市小說 秦時小說家討論-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因果熱推-adsfs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什么,东南方向出现了不少于六万的秦军?”
“怎么可能!”
“这几日,一直有斥候在前方探路,没有任何秦军的痕迹,何以现在一下子出现六万秦军,加上东侧的三万余秦军。”
“近十万的秦军,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先前斥候所报三万军,虽然为拦阻,但不足为虑,自己自领一支偏军,便可为之拦阻。
可东南方向又出现六万以上的秦军!
这……怎么可能,秦军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前面?
两相加起来,在他们前方的秦军兵力已经十万上下,虽不一定对他们有致命威胁,可牵制住他们足以。
后方正有秦将李信、蒙恬、赵佗等超过二十万的兵力。
果然被他们追上,那才是灭顶之灾!
天君 官二代
“叔父,这里距离江水不远,是否是江南的那些人?”
项羽御马近前,以他们的行军速度,王翦他们军中追击最近的也就李信所部。
其余人不可能追上他们。
偏生此刻在他们前方出现两支秦军,想来应该不是王翦大军主力的部卒。
而是秦军其它所部。
郯郡这里……以北临近便是被秦将杨端和所率兵行走过,以南一两百里便是江水。
江南庄氏一族、楚国前任大王熊悍、百越遗族等汇聚一处,很有可能是他们。
“很有可能!”
“大父,如今行军如何?”
项梁颔首,无论是否真的是江南那些人,如今都要有应急对策,看向旁侧不远处的大父,拱手一礼。
“如旧。”
“前有秦军,唯有暂缓下江南之地,先行前往江东,那里水网密布,舟行不断,秦军大军难以深入。”
“我们可有暂缓之机。”
“龙烨,你率领腾龙军团所部,护持大王身侧,不得有误。”
“项伯,你率领疾风军团所部,即刻出击那侧兵力略少的秦军,以为快速打开口子。”
“老夫在你后方跟随,以防两支秦军快速汇合。”
这里已经靠近江东之地不远了,对于这里的地形,项燕无比熟悉,此刻下江南不可行了。
有着江水的拦阻,一时间,很难全部大军强渡。
唯有继续东进,迂回从会稽之地下江南,以为避开秦军的追击,说着,看向左右,快速令达。
“喏!”
“……”
当即,便是十多万大军按照所令,给予运转,项伯所部骑兵快速前进,以为交锋,拦阻两支秦军汇合。
大军随后,预备强突。
……
……
“李将军。”
“杨端和将军得知上将军淮水大破楚军,为防楚将项燕逃向江东,便是令小将携带一支三万人的兵马,南下淮阴。”
“前几日斥候来报,项燕东逃,我等便是南下,以为策应。”
当其时,那被楚军抛弃的广陵之城,没有费李信太大的力量,便是南下。
而且,还有一队传令使从东侧前来,禀明身份,以为汇报后方事。
“杨将军不愧为老将也。”
“如此甚好。”
“昨日,江水那边也传来消息,有一支超过六万人的兵马已经沿着江水东进,拦阻在项燕他们进去会稽的路上。”
“算着时间,应该也要到了。”
“军司马,传令,三军火速奔近,这里……就是项燕的葬身之所。”
李信手持那小将手中的密信文书,对照之后,确认身份,而后面上大喜。
涼州大馬
杨端和果然是历经沙场的老将。
三万军!
六万军!
汇合一处,足以将项燕主力牢牢困住,即如此,他们也不能够这般缓缓行军了。
“喏!”
军司马闻此,从李信手中接过军令,便是下达三军。
“长史,派出传令使,知会后方的蒙恬将军、赵佗将军,速速飞骑支援,尽快赶至,将项燕之力彻底剿灭!”
项燕手中汇合江东龙烨的援军之后,眼下还有超过十五万的兵力,若然殊死一搏,还真有可能逃走。
欲要将其彻底的困杀。
非有数倍之力,围困之,慢慢绞杀。
“喏!”
行军长史快速拟定文书,不多时,一位位传令使西行而去。
******
“大将军!”
“战况如此?”
得负刍亲笔的传位诏书,又有传国王印,熊启虽不欲登位楚王,可……仍不得已登位楚王。
或许,对于自己来说,是否登位楚王,并不重要了。
在自己离开秦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自己的命运了,从王驾车马走下。
行进大将军项燕身侧,消息自己也听说了,前方有近十万秦军拦阻,堪为大敌。
“先锋正在与之交战,大王不必担忧。”
“我军之力胜于对方,只待破开前方秦军的封锁,便是直入会稽,那时……秦军纵有数十万之力,也是无用。”
项燕率领大部兵马在后方跟进,感熊启近前,连忙拱手一礼,随即,单手指着远处,那里已经可以听到厮杀之音。
重生為山 一目盡天涯
“报!”
“大将军!”
“那前方的秦军只守不攻,且战且退,我军难以将其攻破!”
话音刚落,远处斥候快马近前,翻身下马,慌忙来报。
“传令项伯,不惜代价也要将那支秦军冲散!”
项燕闻声,顿时眉目挑动。
己身现在之力,并不畏惧秦军,担忧者便是秦军故意拖延,等待李信大军奔至。
甚至于那两支秦军汇合,成为更大的拦阻之力。
可……此刻秦军不战也得战。
“喏!”
传令使得令,快马离去。
“英布!”
“你率领所部兵马,前去支援。”
其后,又看向身侧的一位兵将。
“喏!”
那军将身披华丽重甲,没有迟疑,领着所部雷豹军团五万兵马,一马当先,直向前方。
熊启在旁,看着项燕调兵遣将,又看向远方,秦军在前,且战且退,无疑拖延之计。
不知是否可以冲出一条道路。
“报!”
地心洪爐
“大将军,东南方向那一支六万众的秦军正向着这里快速本来!”
接着先前,项燕军令落下,有一位斥候快马来报。
甚至于,也已经无需他来报了。
东南方向的大地已经有些颤抖,甚至于远处已经烟尘滚滚,那支秦军行军的速度超过项燕预想。
“大父!”
“庄……果然是江南的那些人。”
手持千里镜,看向远处,项羽冷然一语。
的确有秦国军中的黑龙旗,但除此之外,那支秦军还有庄字旌旗,由着先前所言。
无疑是江南之地那些庄跻的后人。
对于庄跻,楚国之内,没有人比项氏一族更了解他们,因为项氏一族的崛起便是踏着庄跻的尸骸。
“庄跻的后人!”
虽未经历那般事,可楚国数十年前的庄跻之乱,诸夏皆知,熊启于秦国也是了解。
“传令下去,全军向着项伯所部靠去。”
项燕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庄氏一族的遗留之人,不曾想今日也成了他们的拦路虎。
还真是世事难料。
与之交战,属于不智,果然被他们所纠缠,就真的逃不掉了。
……
……
“将军!”
“项燕看样子是想要从北边突围了。”
“我等如何?”
身披各色甲衣,较之秦军正轨军伍虽不足,但仍然秩序有存,立起秦军黑龙旗,立起庄氏一族一直保留的旌旗。
今日,他们回来了。
当年,项燕追杀他们先祖多年,凭借着那般功勋登入楚国高位,如今,一切都该回来了。
“想要突围?”
“哪有那么容易!”
“传令下去,全军出动,这里……很适合项燕埋骨!”
看着楚军欲要避开他们,庄陵哑然一笑,这般场面可是不多见,以往项燕见到他们,都是极力要追杀的。
今日……可以反过来了。
这般距离之下,看他们如何逃。
令下,早就等待于此的数万兵马齐动,呼啸的冲向项燕所部。
前方有秦军牵扯,他们此刻又临近项燕主力大军,后方又有着大量秦军追击。
果然项燕还能够逃走,算他命大。
“兄长,小佗在后方也率领着一支飞骑追击项燕呢。”
“哈哈,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小佗,还真是有些想念,不过……那孩子倒也不辜负我等的期望。”
大军全力出动,庄氏一族庄陵等人汇聚一处,也是快马加鞭,手持刀剑前往。
“哈哈哈,小佗现在应该长大了。”
庄陵也是大笑。
小佗是自己的外子,是自己妹妹的孩子,少幼之时,被武真侯看中,带入咸阳。
自然是天大的造化。
多年来,他的消息自己很是关注,在咸阳国尉府邸受教,而后前往陇西,为军将,为六关守备军将。
如今调回咸阳,入王翦大军,此战过后,当为功勋而显,立足于秦国军中。
尤其是佗儿现在还小,将来定然可以走到更高的位置。
楚国而灭,齐国更是不堪一击,诸夏归于秦国,小佗就是他们的希望。
庄氏一族必将大兴。
華佗傳人現代縱橫 Only甲子
至于项氏一族,也该沦落了。
“吩咐下去,无需和项燕大军强战,只需要拦阻他们进入会稽便可了。”
“待多方大军齐至,其力自灭!”
江南之地十万之众,如今为了追杀项燕等人,调动了六万余,可项燕目下之力仍不可小觑。
强战之下,必然有损。
欲要将项燕之力全部剿灭,他们还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