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o6j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戀戰新夢 胖子愛吃燉豆角-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等你交代看書-kv7n7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首先我想对侃爷和卡戴珊说一句。”
颜煌公开了视频之后,ins发了一条长文。国内微勃同步。
“千万不要以为你们不道歉不回应或者胡乱解释一通狗屁不通,等风头过去就没人关注可以继续开展你们的唱歌或者真人秀事业。”
“千万不要。”
“因为这一套我们内地娱乐圈玩得更溜。装缩头乌龟可不行。”
“下面,正文开始。”
“16年4月份,你们发了一首《famous》,说找泰勒解释歌词。泰勒说没同意,你们偏偏说她同意了。侃爷你老婆卡戴珊还录了音证明泰勒是同意的,却故意在公众面前说NO。以至于让所有网民diss她是碧池。在她下面发毒蛇的表情。”
“今天这个视频公开,专家已经第一时间鉴定没有剪辑痕迹。也就是说这才是真实的视频。里面也许是你录像也许不是,但打电话的那个人肯定是侃爷。连台词都一样。也就是说你们公然面对全世界在16年的时候说谎,并且直接造成国际巨星泰勒的名誉损失。”
“现在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回应。”
“记住我提醒你们了,装作没看到不回应想等风头过去这可不行。就明天一天,如果你们不回应,那你们也不用说话了。实际上我也盼着你们不要说话,就如同曾经泰勒解释却谁也信那样。”
“夫妻俩一起说谎,污蔑另一位明星的名誉声誉。”
“你们要怎么交代,怎么和泰勒交代,怎么和我交代?怎么和全世界的人交代。”
“别说不关我事。当时我为泰勒说了几句话,结果你们带节奏也让他们黑我来着。”
“好自为之,记住明天这个时候,一分一秒都不能差。不回应就不要回应了,别怪我发飙。”
——
Ins结束,微勃这边也结束。
群情激奋。
尤其颜煌这么犀利的性格如今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个人怼一个国家都做得出来,两个明星算个毛线?
今时今日的颜煌可不是当初被那两个小丑粉丝可以肆意打压的时候。如今的颜煌是真的小丑,这两个估计就是马戏团的而已。
全世界的网民都在谈论这个话题。
尘封的记忆再次出现,就是当时的确不止泰勒受到伤害,帮泰勒做澄清和证明颜煌更是被diss甚至直接表示你是蹭热度。拜托,吾煌入行以来从来都是别人蹭他热度,这气可受不了。
当然也有调侃说吾煌果然小心眼,四年了,都没停止让黑客去黑他们。而这些东西卡戴珊和侃爷居然没有删掉。
不止忠国,忠国人口多但是和世界网络不互联。有防火墙。所以只是内部十几亿人当做话题讨论。
至于国外就不一样了,推特脸书ins几乎是欧美通用的。而欧美也是娱乐圈的主流市场。泰勒粉丝本来就多,更别说加上颜煌的。齐齐攻陷卡戴珊和侃爷所有社交平台账号。
而美国可惜是不过春节的,两人甚至被各大电视台媒体记者去公司去家里守候着要采访。
两人都没露面似乎在商量对策。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嬴雪白看着还在那笑呵呵摆弄手机的颜煌,很是感慨揉揉他头发:“你就是一辈子都不消停是吧?天天乘风破浪的。”
颜煌看看他,突然惊讶:“你刚刚说什么?”
嬴雪白开口:“我说你一辈子都……”
“后一句。”
颜煌询问。
嬴雪白愣住:“乘风破浪?”
颜煌喃喃开口:“乘风破浪的姐姐?”
“啥?!”
嬴雪白揪着他耳朵:“咱俩谁浪?”
颜煌笑着揽着她:“我突然想到一个综艺策划。”
嬴雪白失笑:“就这你还能想到策划,给你厉害的。”
颜煌没多说:“我不消停,那你处理事的方式值得借鉴吗?反正别人让你受伤你都低调处理,能忍就忍,忍不了也算了。”
嬴雪白嘀咕什么背过身,颜煌从后面抱住她:“郑柠或者梁粉联系你了?又或者宋一瑶?”
嬴雪白沉默,轻笑回头:“难得如今的国际巨星还能记得宋一瑶的名字。”
颜煌不解:“怎么不是郑柠和梁粉被我记住很难得?”
嬴雪白开口:“因为宋一瑶从始至终都不是什么大人物,更不是艺人。”
颜煌点头,看着嬴雪白:“这说明什么?”
嬴雪白捧着他的脸:“你真的不在意的事,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颜煌笑:“我就是在意她们,很丢脸吗?”
大老板
嬴雪白恩了一声:“有点。”
抱着颜煌:“如今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你也站在这样的位置,心态放平和一些。”
颜煌想了想,对着嬴雪白:“我觉得姐你有点崇洋媚外。”
重生至尊造夢師
“啥玩意?!”
嬴雪白茫然,颜煌开口:“你看我俩侃爷和卡戴珊都怼,结果国内郑柠和梁粉被放过。你意思他们不对等呗?!”
指着嬴雪白表情严肃:“你不爱国!”
嬴雪白笑着打他一下,凑到他耳边轻声开口:“因为我爱你~”
“少来!”
颜煌嗤笑:“为了让我把事放下,你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嬴雪白瞪眼:“就不能好好的吗?!就非得不是怼这个就是打压那个?!”
颜煌询问:“你怎么不问问他们?怎么不能好好的?非得惹我?!”
冷面ceo的下堂妻 楊萌芽
“你真是……哎。”
嬴雪白无奈。
颜煌开口:“不是不行。”
嬴雪白抬头:“怎么?”
颜煌示意:“我过不好,谁也别过好。但是如果我心情好,我说不定就放过谁。”
嬴雪白茫然:“如今还能有让你心情好的事?”
皱眉凑上前揪着他下巴:“我和你在一起都不能让你心情好了?”
颜煌摇头:“坦白说不能。因为你从来都是我的,我也从来没想过放弃你。早一天晚一天也是早晚的事。”
“呵呵。”
嬴雪白笑:“是吗?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就因为某些原因放弃我,还说不想影响我做一个母亲的可能性,放手让我嫁给别人。”
颜煌干笑:“实际上我不也没做到吗?”
“呸~”
囚於我心 arsenic
嬴雪白瞪他:“懒得和你说。”
重生之廢後奪權
颜煌抱着她:“那就做?”
“滚~”
嬴雪白推他,嘟嘴开口:“疼~”
“那算了。”
颜煌将她抱在怀里:“睡吧。”
嬴雪白嘿嘿笑,头埋进他怀里。颜煌亲亲她额头,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