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uw精品都市异能 戲鬧初唐 活着就-第二三六五章相伴-xx5v2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你看这个晋阳公主!”
“稳重些,你怎么说也是我们地狱的一个中层鬼仙,怎么会这么不稳重呢,地狱还灭不了的,说吧,大呼小叫的,又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天,老闫正在抱着一本人间的话本在看着,还不时的乐一下。
“哈哈,这个猴子,真的这么厉害么,我这生死簿上这么多的姓孙的,也没有说被勾掉任何一个名字的。”
那个,宝儿编的西游记竟然传到了这地狱来了。
西游记,怎么成了宝儿编的了呢,那个,是杨乔断续讲的故事,然后,有宝儿给扩编,总结了出来,这不,就构成了一部了么。
“说吧,什么公主怎么回事?”
“老爷,你看,这个晋阳公主,突然从二十多岁跳到了六十岁的寿限了,本来,这能够跳到二十多岁,就不得了了,甚至,还多了两个娃儿,说到娃儿还好,这后面就没有第三个娃儿了,不过,这后面却多了香火供了,子女香火供。”
“嗯,让我来看看。”
一个公主,应该影响不大,所以,这个老闫,并不是很着急。
“瞎叫什么,这是功德奖励,这个,是允许的,不影响地狱考核的,以后不要大惊小怪的,耽误本老爷看话本,还别说,这人间的话本,越来越有趣了,而不是那些穷酸话本。”
“老爷,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可是说,那都是一些特别有才的人写的高雅的故事呢。”
傲世狂妃(蕭家小七)
“怎么,我说过么,你想错了吧!”
………………
“夫君,伦家刚刚怎么感觉这身上突然轻松了好多,嗯,好轻松,好轻松。”
看着宝宝们在继续操作这些古老的工具,额,此时,宝宝们是在做泥坯,嗯,是用转盘在做陶器泥坯呢。
“小妞,你看,这是伦家做的歪嘴葫芦笔筒。”
“嘻嘻,姨姨,这是伦家做的竹笔筒,额,是用泥做的仿竹子的笔筒,这是竹节,这是竹叶。”
这个转盘,可不只是一个,嗯,也主要是让过来参观的娃儿们玩耍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娃儿进来了。
重生1999
“胳膊。”
听到牛宝宝的话,杨乔四个手指一比量,做了一个摸脉的动作,嗯,不用脉枕就这么的直接摸脉了。
那个,杨乔倒是不会知道这牛宝宝的寿限竟然凭空增加了这么多,凭空增加的么,或许不是。
“我估计啊,你的这个身体调节,应该是初见成效了,果然,这脉搏,有力了很多啊,不过,还有些缺陷,还要继续调整。”
“那,那些吃喝的限制?”
这牛宝宝,还是一个吃货来着,额,主要是这些年被杨乔培养的,并不止是牛宝宝,其她的杨家人,不都是成了吃货了么,所以,这杨家的锻炼时间,竟然也跟着加长了很多,不锻炼不成啊,要不然,这一家,主子下人的,都就成了胖子了,嗯,健康的胖子,还成,可是,你见过健康的胖子么?
“吃喝的限制么,吃的量少一些好了,不过,种类不限制了,要不,现在先来一杯最新的绿茶。”
“也是啊,这都喝药茶喝的,都忘记此时,应该是出新的绿茶的时候了,也不知道大姐此时到达什么地方了,这一路上安全么。”
大姐?
是李莲,这不,新茶出来了么,她就开始去巡视她的领地去了,额,是巡视茶山去了,要知道,杨乔的这些夫人,个个都是不得了的,都有自己的大产业,嗯,除了媳妇。
这不,李莲的茶山,说个大话的话,那是茶山遍天下了,额,没有那么夸张,可是,十几座外面的茶山还是有的。
这不,这就是出巡茶山了,嗯,不愿意在家里蹲着,自然了,也是想现场加工最好的茶叶,要不然,也不会去巡视的。
最好的茶叶,自然是新采下来的,加工了,一般都是让杨乔来用的,额,杨乔能用么,用处也不大的,不过,李莲就是喜欢能怎么办,这不,这次,杨乔是给安排了四个暗卫,别的么,自然有出行的标准了,多少侍女,多少护卫的。
“这个,你放心好了,你以为大姐没有公主封号,就不是公主了么,哪个贼人敢不长眼,去对付大姐,再说,大姐也没有带多少钱财,真不值得被打劫的。”
后面,杨乔逗趣的说了几句。
“夫君!”
“好了,好了,不说笑了,不过,大姐真的带钱财不多的,真正需要的话,随便卖一点茶叶,这钱财还不滚滚来啊。”
布衣官
“那,要是有人打劫这茶叶呢?”
牛宝宝担心的问道。
“打劫茶叶,怎么,自己喝啊,这茶叶就是茶叶,就是一种饮料,又不是什么仙丹,喝了能长生不老,能百病不生。”
“可,能卖啊?”
黑客 歐暢
“卖,你以为,不是从杨家出去的茶叶,谁敢拿出来显摆,你看,那个员外买了这个茶叶,这不,就需要请人品茶欣赏么,人家就会问了,没听过员外买到过什么高级的茶叶啊,你说,他还有脸么,这买强盗的贼赃,还有脸么,甚至,还犯忌讳的。”
“嗯,也是这个道理,那么,他不能自己留着喝么?”
“这高级的茶叶,你以为谁到能品尝出来的,而且,就是那么一些绿色的叶子,不是闲人,谁又欣赏的了,然后呢,公主被抢了茶叶,那个,当地的官府不想干了啊,还不好好的剿匪,所以,大姐还是比较安全的,那个,我也跟着你喊大姐了,你之前可是一直喊我姐夫的来着。”
这说着说着,杨乔又跟牛宝宝逗趣了起来。
“嘻嘻,姐夫,夫君啦啦!”
“嘻嘻,爹爹啦啦,看看伦家的歪嘴葫芦笔筒,能不能烧出来。”
嗬嗬,好尴尬的说,这又让朵儿宝宝给碰上了。
“烧,可以的,找这里的师傅去烧好了,不过,能不能成功,就要看运气了,这个陶器,成功率也不是很高的,而且,你们两个宝宝的泥巴,不知活的怎么样。”
其实,这么一说,基本上算是给两个宝宝做的陶器判了死刑了。
“夫君,你为啥,不是有师傅在和泥么?”
“这是她们人生的一个经验,自然要做全套了,你没有发现,她们两个,这么大了,都没有经过大的劫难么,额,这个,不算是宝宝的劫难,不过,也算是一个教训了。”
“夫君,那为啥要用这陶器?”
風月不相關
“陶器,只有这个失败率是最高的,要不然,你看,宝宝这都经历了多少事情了,从最初的手工打铁,一直到打造出一把小刀来,你没有发现,这次,我都没有让她们接触打铁么,反而让宝宝在别的手工上耗时比较多,尤其是这个陶器。”
“就是为了让她们找个失败?”
“是啊,大的失败,小的失败,都算作失败,也都是一个劫,过了,那就是给做了一个防护,以后,再遇上失败,这就有了心理准备了,要不然,就一帆风顺下去,一旦遇到事情,就不知怎么好了,你说!”
“夫君,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疫苗一样,用小的灾难,应对大的灾难?”
额,疫苗,怎么说到疫苗了,自然了,可不是天花疫苗,此时,杨乔还没有发现有人得天花呢,不过,这说到疫苗了,额,是想到天花了,是不是。
那个,果然,这事情不禁想。
“郎君,听说,前面不好了,草原上有几家的庄子给烧了,据说是有天花。”
一个暗探亲自过来跟杨乔汇报,这个,太过吓人了,所以,都是单对单的来的,这暗探,也不知跑了多少路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