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f38熱門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89.滅種之戰(第一更)-5s6t4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逃逃逃!”
漫天飞剑如虹流转,而之后却又随了更多的飞剑。
飞剑如千军万马,在云海里穿行。
“难道是天要亡我人族吗?!”
“何其不公!为何我人族没有能够抵御这些怪物的强者?”
“剑魔…连剑魔大人都败亡了。”
“逃!逃吧,逃往苍玄山,那里…有白王在,白王乃是散修里的神话,他实力当是极强,他与玄武尊者该是我燕洲大陆最后的希望了。”
獸血沸騰Ⅱ殺破狼
“传闻三百年前死亡教会的第一教皇,以及那位神秘的先生也是极强…为何这两人却偏偏消失了呢?”
“谁知道呢,也许是害怕,也许他们本就是怨灵呢?呵呵。”
“慎言!我倒是听说这两人都在闭关。”
“啧啧啧,人族都快亡了,还闭什么关?难道不该立刻出山与我们并肩一起抵御怨灵吗?”
此人话语一出,旁边之人便都是冷眼撇了撇他。
那人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是我们宗门灭亡,而不是人族…
宗门之数,比之人族不过沧海一粟。
再说这等人物之心,你何必妄加揣测?
以你坐井观天的眼神去说这天当如何如何?只让人笑话罢了。”
“人无傲骨傲气,无有敬畏,只有几分乡井泼皮无赖的口舌之利,可笑可悲…我便是修魔,却也羞于与你这般的人为伍,即便逃亡也不愿与你同行,即便死亡也不愿与你同死。”
说罢,前面逃亡的几道飞剑忽地岔道而开。
越来越多的飞剑往旁边飞开,只留下之前说着“先生与教皇是怨灵,是害怕”的两人。
那两人一愣,便刚要追向众人,忽然感到背后一阵杀气扑来。
天穹忽地黑了,彤云如被一股怪力推动,至了此处则堆叠成一片苍色厚积云海,如是即将降下淹没大地的狂暴雨流。
云海里,只见神通之力激荡不休,一道魔影忽暗忽明。
这两名修士倒也识货…
转身便是御剑急飞,
其中人一人惊诧道:“怨主梼杌!!”
另一人苦笑道:“未尝想到我等竟然值得怨主亲自出手。”
话音未落,两人只觉灵魂如坠入了冰天雪地,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如大手攥住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御剑飞行的速度几乎停缓了下来。
然而,那云上的魔影并没有攻击他们,只是从他们头顶掠过,
因为这魔影怎么会去注意这两个蝼蚁般的东西?
它所带来的恐怖气息,就已经让这两人陷入了“低等生命面对高等生命时”的惊骇。
这两人的停缓,使得他们被后来的飞剑淹没,屠杀,然后成了死尸。


此时。
散修阵营。
辽阔山域正值春日万物萌生的时候,
点点苍翠有如墨画,铺展出大好河山。
群山上,云雾缭绕,灵气氤氲,正是超脱凡俗的仙家之地。
而此时,这仙家之地却笼罩在一片肃穆里。
每一座山峰上都坐了数道身影,从高空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足足有数千座的山峰,而这些身影也是足足有数千道了。
诸多身影彼此之间又有着联系,好像是在维系着什么特殊的大阵。
而在他们身后的一处山谷宗门里,确实有着更多的普通修士,那些修士的境界还不高,没有办法参加到这种程度的大战和防御里。
然而…
山谷里却显得人心惶惶。
有些刚刚打碎了凡人命轮、寿元增加到了一千年的修士简直是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子?”
“修士界的大能呢?”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怨灵,还有那些出名的强者,怎么一眨眼九变成怨灵了?”
这些才打破法身巅峰的修士无法接受这残酷现实。
而已至神通境界的修士则叹息道:“我们散修里的大能都去构建玄阵了…”
“是啊,也多亏那些怨灵先进攻的是邪修阵营,否则我们还没时间来构建了,现在既然已经成功了,那么就算是安全了吧?”
“只是今后我们的修行该怎么办才好,那箓页既然有问题,那我们还能不能用?还怎么辨别呢?”
新晋级的修士无法接受,他道:“难道就没有安全一点的办法吗?”
他这句话说完,其他修士却已经不理他了。
修炼之道,九死一生,没明白这个道理,就算晋级上来了也不过是个废物。
近戰高手 問鼎
何况,如今根本不是去想修炼的时候。
这可是灭种之战…
黑潮野心,昭然若揭。
灭杀这一代所有的人间修士,形成一个“完全由黑潮修士掌控人间上层”的世界,继而更好地打造“人间基地”。
强大的,成为他们行走在人间一员。
弱小的,成为他们黑潮本体的一员。
然后,他们会用这从人间得来的力量,去配合入侵宇宙,去发泄那无穷无尽的怨念,去把这个宇宙灭亡,自己也一同灭亡。
然而,他们也存在着些犹豫,如果…如果可以寻找到重新轮回为人的方法,他们是否还要继续这般地两败俱伤呢?


“哥哥…”
白小叶看着不远处那道身影,垂下眸子。
这里是整个大阵最中央地部位,也就是所谓的阵心。
玄阵除却护罩隔离之外,还有着汇聚力量的作用。
力量汇聚到哪儿?
自然是阵心。
坐在阵心的自然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白小叶眼底有着骄傲。
那是他的兄长。
一千六百多年前,她与兄长还只是吴家的奴隶。
但之后,在吴家婚宴大乱的现场,兄长带着她逃出了吴家。
后来,她与兄长都知道,吴家之所以乱,是因为当年的神武王与世家狠狠干了一仗,而那位神武王也为她与兄长解开了“狗圈”,赋予了她和兄长自由。
妖女請自重 袖裏箭
神武王后来不知所踪…
虽然她与兄长也有寻找,但却没有半点下落。
而兄长,却以惊才绝艳之姿迅速崛起,在火劫时还藏着隐着,到了神通劫就如鱼跃龙门,大放异彩,之后更是一路以绝世之姿,成为了散修里的神话。
她做妹妹的也跟着水涨船高,活到如今。
天價甜妻 西瓜公子
可如今…
一切似乎快到尽头了。
人间修士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劫。
被冠以“白王”之名的兄长,自然扛起了抗争的大旗。
如今,他膝上呈剑,闭目坐在着数千修士中央,静静等待着那将到的大敌。
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而远处天穹忽地黑了,而在最前的竟是千余道修士的身影。
那些身影在逃命般地飞来,之后地黑潮修士们则是不急不缓地追着。
惡魔花美男:饒了你?沒門兒
待到稍微近了,白小叶才发现这些逃命的修士有不少居然都是散修阵营的,其中居然还有她与兄长的朋友。
她不禁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
而其他山峰上坐着的守阵修士也是愕然了,他们从这些逃跑者里发现了自己的老师,朋友,师兄师弟,师姐师妹…
一时间,天地默然。
白小叶咬牙道:“卑鄙!这就和人间王朝攻城时候,驱赶难民在前,让他们往着城门逃跑是一个样子吧。”
那么,兄长开不开玄阵放这些人进来?
然,“白王”白叶孤没有听到她地话,而是双眼骤然睁开,扬声道:“梼杌!你我一战!!”
彤云莅临了,那云中怪影却没有回话。
黑潮上到怨主下到修士都不傻,梼杌知道自己前面是还有两个怨主的,那两者都死了,这就足以说明问题。
所以,梼杌也不回答,只是用一双苍云里猩红的巨眼,俯瞰着远处,却不说话,也不急着出手。
逃亡的修士越来越近。
他们知道自己不该来…
但是,谁不想活下去?
他们不得不来。
那么,开不开阵?
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而这个答案,以及之后所有造成的后果都需要白王来承担。
腹黑王妃:美男很妖異
转瞬,白王已有答案,他侧头喊了声:“小叶,你来守住阵心,用我教你的那些东西,全力守住。”
白小叶道:“哥哥,你呢?”
白叶孤没说话,他抓住了手中的剑,道了声:“守好阵法,谁都不许开阵!”
说罢,他冲天而起,向着那逃来的修士,还有那滚滚黑潮而去。
一个人逆行的身影,尤为显眼,尤为孤独。
此生,不负手中剑,不负心中道。

惹上鉆石男 諾汐涔
PS :早上电脑坏了,头疼了半天,换了个不熟悉的电脑在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