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hgv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三百零一章 挑戰,好展示-yf3sl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竟是直接挑战方二公子?”
鬼帝狂妻:紈絝大小姐
这最后一位妖族俊杰说的话,顿时使得场间诸人大惊。
網遊之狂暴死神
修行界里,因着血仇妻恨,找人寻仇之事,本不少见,甚至还因此而总结出了一整套的规矩与传统,然而这种寻仇,却绝少存在于人、妖之间,原因很简单,人、妖本是世仇,相攻相杀多少年,谁知道彼此之间有多少人死在彼此的手里,便如当年妖尊犯北一战,连绵数年,便死了不知有多少人,一个个的过来寻仇,那得猴年马月才能清出来个明白的账?
再如仙师方尺,本就地位不俗,出了名的斩妖除魔,一身浩然,死在他手底下的妖魔究竟有多少,估计都没人算得清楚,一个个的都过来找方家报仇的话,大夏的脸往哪搁?
是以,若平时南疆妖族若说过来寻仇,估计谁都会当作笑话。
便是与方家不识,甚至与方家有些仇隙的人,听到了,怕也是会直接说一声“想找方家寻仇,那便先过这关!”,然后顺手给宰掉。这已不是个人仇怨问题,某种程度上,这便是一种同族之情,与仇恨嫉妒等等负面情绪一样,都是刻在了血脉深处的一种意志。
時空大掌櫃
然而如今这位血墓岭少主却偏挑了这时候。
如今本是大仙会即将召开,二族天骄斗法演武之际,妖族出面挑战,鼋国天骄应战,本就形成了一种大势,在这种情况下,那血墓岭少主开口挑战,哪怕是说出了要复仇之事,那也成为了一种关乎双方颜面的大事,只要他修为未超方寸太多,竟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似乎,就连那方家二公子,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除非他做好了被人当作笑柄,甚至连累到自家兄长名声的准备。
……
一戀成婚:壁咚雙面男神 香草飯團
……
“他竟要挑战方公子?”
我的蘿莉老婆 天落晨曉
一片迟疑之中,九仙宗孟知雪微微皱眉:“我欲替方二公子出战!”
九仙宗葛长老缓缓摇头:“你自己已经被人盯上,多生事端,只会大败亏输!”
而在乐水宗一方,一位名唤叶玄真的弟子则是气的满面通红,喝道:“什么妖魔鬼怪,也想挑战方二公子,我曾得方二公子指点,多少算是一脉,这些妖族之中又无人挑战我,那我干脆毛遂自荐,去替方二公子应这一战……”
乐水宗的几位长老看着这位自从得到方二公子指点,破境之后,便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也似的真传弟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没有胜算的,那血墓岭的少主,血气沉凝,明显有着非同小可的血脉,连我等都看不出他的本相,这等妖类,最为棘手,你不是对手!”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阿裏妹妹
……
……
“传承的名字里,有个‘血’字!”
而在距离这处仙台极远,某个高高的楼上,凰城女神王缓缓饮了杯酒,皱起了眉头,道:“南疆妖脉无数,山头林立,但多数不过是蛮野之辈,不成气候,惟独四类,需要特别留心,那便是传承之名里,有着‘血’、‘骨’、‘丹’、‘翎’四个字的妖类……”
“有此四字者,皆为血脉神秘,传承悠久的古老妖脉分支,这位血墓岭少主,我此前倒未听过,但既然他的传承之中有个‘血’字,便说明其定然不是普通血脉的妖类,老大斩妖那么多,我也记不清楚有没有个血墓岭的老妖怪,不过他既然敢挑战,便定然来者不善!”
云霄缓缓摇头,道:“事到如今,我也已经有些看不明白这些妖怪们想做什么了,若换作是我主持此番和谈之事,水深到了这等程度时,我只会选择拖他个十年八年,免得上当!”
女神王久久不言,显然她也没有看明白。
依着她的性子,根本就不会有这一番和谈之事。
说白了,她与云霄,虽然是在替方寸看着这个烂摊子,便若是换了她们做主,也各自都有不同的办法,将这些隐在的凶险化解,只不过,也正因为是在替方寸看着烂摊子,所以她们反而不好越俎代疱,既担心毁了方寸的计划,又担心隐让太过,让对方某些奸计得逞。
所以,也只好用了一个云霄提议的“拖”字诀。
但拖来拖去,对方终还是会步步紧逼,努力将形势推向更严峻之地的。
“回头查查吧!”
女神王想了好一会,才道:“看看这血墓岭的少主究竟是什么来头,倘若真有猫腻,不好对付的话,那便由你出手,把这些个包藏祸胎的给清理一下吧……”
云霄一下子愣了:“我?”
“对啊!”
女神王诧异道:“总不能让老二去冒险吧?”
云霄如遭雷击,竟觉得神王所言,大有道理,无法反驳。
……
……
“方家人如今正在何处?”
鄭屠 奉旨把
而在此时,南疆众妖,尚不知方寸没有来到场间,那位血墓岭少主,兀自在台上,目光森然,扫向四方:“本少主不远万里,来到鼋国与你一较高下,你总该现身一见吧?”
四下里寂寂,无人搭腔。
那血墓岭少主等了半晌,寒声道:“是否敢来一战,何不给个痛快话?”
下方人群里,顿时隐隐起了些骚动。
场间知道方寸未来的人毕竟少了,倒还真有些人以为方寸是畏战不现身。
“我守山宗方长老另有要事在身,尚未来到鼋城!”
一片沉寂之中,仙台之上,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众人看时,却正是守山宗的那位年青宗主徐文心,如今他也正与诸郡宗主坐在了一起,而且位置皆为靠前,与九仙宗宗主也只相差一位,如今他见血墓岭少主连连发问,怕是引动一些人的猜疑,只好冷声,代方二回答。
“哦?”
那血墓岭少主猛得转过了头去,冷笑道:“久闻那位方二公子偌大的名声,原来是个这等聪明的人,鼋城大仙会一直说什么群英荟萃,他倒是早早的躲了起来,藏头露尾……”
“哗……”
人群之中,已是一片骚动。
而守山宗小徐宗主也已皱起了眉头,道:“方长老不会怕任何人,更不会怕你!”
那血墓岭少主眉眼一翻,道:“这么说,他若来了,便会应战?”
被神選中的三個人
“这……”
小徐宗主是个老实人,忽然意识到了对方话里的陷阱,竟尔不好接这个话了。
不过,也就在如今,众修皆觉得有些气闷,但又一时难以厘得清楚之际,却忽听得远远的,一声鹤鸣响彻万里,犹如来自九天之上,这声音极为悦耳,依理讲,若是可以让场间这么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声音,必然极为高亢,离得近得,难免耳膜刺裂,极为难受,可偏偏,这一声鹤鸣既可以响亮到让所有人都听见,又只给人一种悦耳清雅之意。
听得这一声鹤鸣,人人诧异,抬头看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九天之上,一朵云气快速的下落,显露在众人面前,到得近处,才看得清楚,竟是一只巨鹤,双翅展开,足有三四丈长,洁白无瑕,一身道蕴,轻盈的俯落,来到了半空之中,双翅轻展,缓缓滑来,而在云上,盘坐着的一人,身穿白袍,面带微笑。
“方二公子……”
不知有多少人见得那鹤背上的人,顿时又惊又喜,叫出了声来。
“老二怎么偏赶在这时候来了?”
高楼之上,南凰神王也立时坐直了身体,皱着眉头道:“还来的这么高调……”
云霄更是双目呆滞:“鹤师姐……居然让他骑了?”
……
……
“总算是赶上了……”
坐在了鹤背上的方寸,不引人注意的捏了捏自己被寒风吹得有些僵硬的双手,这一路上,他也算是真感受到了万里寒冬一掠而过的滋味,这只仙鹤的速度当真没得说,但关键是它不懂得护着人啊,那九天之上的罡风如此之烈,好几次差点把方寸吹得一个跟头栽下来。
瑞香 雪落聽風
见着周围这许多又惊又喜的目光,方寸倒也有些意外。
虽然作为再世为人的穿越者,经常会出现一种什么事情都已看得风清云淡之感,但真的当自己乘着仙鹤来到众人之间,被无数人欣喜的簇拥着时,那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你居然敢现身,倒让我有些高看了一眼!”
而在一片惊喜呼声里,血墓岭少主目光死死落在了方寸身上,缓缓上前,低低开口。
这句话一出口,便又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众人皆哑口无声,小心的看着他们。
女總裁的超級高手 南狐本尊
“便是你要挑战我?”
虽然刚刚来到此间,但方寸自有耳目,倒是不会一头雾水。
而面对着这位分明气机沉凝,妖气冲天的南疆俊杰,他也只是微微皱眉,好奇问道。
血墓岭少主闻言,神色微露喜色,直盯着方寸,道:“你可答应?”
迎着无数人关切的目光,方寸挥了挥大袖,道:“你既来挑战了,那我怎好推辞?”
说着,向着血墓岭少主笑了笑,道:“我们还需不需要定个时间、规矩?”
那血墓岭少主闻言已是大喜,杀机毕露,森然道:“本是生死之局,又何需什么规矩?”
“我本日思夜想都要找你报仇,还需要什么时间?”
“……”
这妖族俊杰的声音极其森然,说出这些话来时,似乎双眼都已变成了血色。
那等杀机,让人心间生寒,莫名畏惧。
而迎着他的厉吼声,方寸则是沉默了下来。
然后他轻轻点头:“好!”
这一个字出口之时,座下仙鹤,陡然向前掠来,激起无尽狂风。
方寸的双目,静静看在了这位血墓岭少主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