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x0t好文筆的小說 神魔書笔趣-第三百三十三章 送別和顧問-04cfi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萨利安注意到了乔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笑意,他摇摇头,指了指一脸烂笑的大伊凡,沉声道:“乔,他是你的了……放心的用他,当牲口一样往死里用。有什么脏活、烂活、见不得人的活,交给他去做。做脏活,他是行家!”
乔又惊又喜的看着萨利安,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
大伊凡则是收起了笑容,眼睛瞪得溜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乔,然后重重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含糊其辞的嘟囔了一句:“小白脸……老子讨厌小白脸……无论是瘦的,还是胖的……嗯,胖的更讨厌,你凭什么吃这么胖?”
十一月十一日晚,乔带着大伊万离开了海德拉宫。
从今天起,大伊万,还有他的暴风雪战团,全都成了乔的属下。
司耿斯先生、牙、兰木槿、兰桔梗、马科斯等人,在海德拉宫门前和乔汇合,随后大家返回了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
整整一个晚上,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乔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亮了一个晚上。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清晨。
帝都南站,一号月台。
一身笔挺陆军军装,披着一件陆军冬季大衣,颇显威武的乔站在月台上,一脸惆怅的看着面前一字儿排开的,一溜儿圆滚滚的,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
比利和其他同僚一样,浑身裹着厚厚的熊皮大衣,戴着厚厚的熊皮帽,本来就圆润的他们,此刻越发显得像是一个注水的气球。
鼻头冻得通红,裹着熊皮大衣,依旧无法承受帝都的寒冷,浑身都在哆嗦的比利强忍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乔:“头儿,我们会在温暖的、阳光灿烂的图伦港想念您的。”
“呜呜,我们真的很想一直追随您,但是……阿嚏!”
重重的打了个喷嚏,然后鼻涕迅速在鼻头上冻成亮晶晶的冰块的比利,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可是,我们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呜呜,地狱也不过如此罢?”
公事攻辦
“您洗清了罪名,您就要飞黄腾达……我们……只能祝福您,未来一切顺利。我们是真的,没办法再帮您做什么了。”
比利和一群胖子警察,一个个深情脉脉的看着乔。
短暂的,几个月的相处,他们是真的‘爱上’了乔这个慷慨、大方、大度、一点儿也不苛刻的头儿。
可是,造化弄人啊!
一級BOSS:你結婚,我劫婚
乔居然摇身一变,脱掉了黑警服,穿上了灰军装!
超級搜鬼儀
更要命的是,他居然要长期留在帝都……
比利他们已经深深的领教了帝都冬季的可怕,他们觉得,他们继续呆在这里,他们会被冻成冰雕的。尤其是,乔已经转职陆军系统,而他们依旧是警察,他们的编制,依旧在图伦港警局啊!
萨利安欣赏乔,想要栽培、重用乔。
但萨利安可看不上比利这群死胖子……
公主的璀璨星空 愛肉肉晨安
乔昨天向萨利安提起过,想要将比利他们转入陆军部,哪怕在陆军部做个打杂的后勤小官呢?
而萨利安……他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朝着乔扯了扯嘴角,干巴巴的‘呵呵’了一声!
对此,乔也很无奈啊。
乔轻轻的拍了拍比利的肩膀,他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比利:“好好保管,回去后,分给兄弟们,这是我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心意,可以让大家以后舒舒服服的养老。”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乔刚刚发了一笔横财,所以,他出手很大方,这信封里的旅行支票,足以让比利和一群下属在图伦港做一个悠闲度日的小富翁。
乔很是深沉的盯着比利,然后挨个拍了拍这一群胖子警察的肩膀。
“记住了,我不在图伦港,你们……不要太积极的冲锋陷阵,不要太无畏的打击罪恶。我知道你们都是一群尽职尽责的好警察,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平安,平安,平安!嗯,总之,一句话,希望我回到图伦港的时候,你们都能好好的!”
乔有句话憋在心里不好意思开口——如果没有了乔带着,就比利这群家伙,他们连街头的小无赖都打不过,连街头的小扒手都追不上啊!
所以,还是拿着钱,安安心心的准备养老吧。
比利紧握着乔递过去的信封,不断的点着头。
一群胖子警察深情脉脉的看着乔,强忍着眼泪,强忍着喷嚏。
他们不敢哭。
哭了,眼泪水会在眼角冻成冰。
他们不敢打喷嚏。
重生炮灰農村媳
看看倒霉的比利吧,鼻头上冻了一层冰,半边脸都被冻红了。
乔絮絮叨叨的和这群外人眼里‘庸碌无能’的警察说着话……大家的心里,都很不好受。
对比利他们来说,乔是一个好头儿。
对于乔来说,自从戈尔金参军之后,比利这群家伙,是他仅有的朋友。哪怕在很多人眼里,比利他们完全只能归属于‘狐朋狗友’的范畴,他们也是戈尔金参军后,乔在如此庞大的图伦港……仅有的朋友。
“图伦港多好,比利说得对,阳光灿烂,四季如春……还有,姑娘们都穿得清凉,嚯嚯。”乔大声的调笑着,一群胖乎乎的警察,也都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马科斯背着大斧头,大伊凡背着一柄大砍刀,两人犹如两座铁塔,一左一右的站在乔的身后。
只不过,大伊凡鼻青脸肿,额头上还有两个淤血的肉疙瘩,看上去颇有点狼狈。
昨天大伊凡嘴贱,用卢西亚土话冲着萨利安破口大骂了五分钟……萨利安等他骂完后,将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毒打了五分钟。
一顿好打……大伊凡现在身上的淤青,就是昨天那顿毒打最好的证据。
马科斯斜眼看着大伊凡,目光……很复杂。
大伊凡同样斜着眼看着比利等一群胖警察。
都市大能
看着,看着,大伊凡冷笑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低声的自言自语:“当年我家的猪圈里,那些大白花都没这么胖。”
马科斯眼神一横,冷哼了一声:“在少爷身边做事,说话小心些……他们,是少爷的下属,就不是你能评头论足的。大伊凡,我很好奇,你这混蛋,怎么就答应了跟着少爷?”
大伊凡撇了撇嘴,脑袋扭过一旁,低声咒骂:“关你屁事?”
龍魂傳奇
马科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看看乔,再看看大伊凡,然后摇了摇头:“好吧,不管你答应了帝国皇室什么,也不管他们答应了你什么……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跟在少爷的身边。总之,不要给少爷添麻烦。”
大伊凡歪了歪头,他狠狠的瞪了马科斯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
他又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厚底靴子狠狠的踩了上去,脚掌用力的扭了扭,硬生生将月台的一块地砖磨成了粉碎,这才瓮声瓮气的低声咕哝道:“他们答应帮我报仇,干掉老子当年的老领主……老子就给你们卖命。”
“至于,你们的那个该死的皇太孙,为什么要我跟着你们的少爷……我怎么知道?”
大伊凡狠狠的凶了马科斯一眼:“我被你们抓了活的,兄弟们被你们抓了不少,我要么答应你们的条件,要么就和兄弟们一起挨刀片!”
撇撇嘴,大伊凡冷哼了一声:“你看我蠢么?我当然不想死……妈-的,我当然只能听你们的!”
大伊凡悻悻然的咕哝着:“倒霉透顶,我就不该接这一单活,要不然,我继续带着兄弟们逍遥快活。亏了,亏了,这一单活,亏血本了。”
马科斯沉默良久,然后他举起右手,食指、中指朝着自己的两个眼珠指了指,向大伊凡沉声道:“小心,我会盯着你。你敢乱来,我就做了你。”
大伊凡勾了勾嘴角,用挑衅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马科斯一阵,然后轻蔑的撇了撇嘴:“试试?嚇,我们以前不是没交手过,你能把我怎样?”
且待天下
马科斯抿了抿嘴,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大伊凡重重的吐了一口热气,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盯着百尺外月台上的一个送行的女人,‘嘿嘿嘿’的怪笑了起来。
停靠在一号月台上的列车拉响了高亢洪亮的汽笛。
乔拍了拍比利的肩膀:“好了,上车吧,上车吧……一路平安,嗯,路上不要惹事。”
比利等警察一步一回头的,拖泥带水的上了车,然后他们凑到了车窗口,用力的向月台上的乔挥着手。
帝都南站候车大楼钟楼上,大钟‘咣咣咣’敲了八响。
‘噗嗤’一声,列车缓缓启动,一路喷吐着乳白色的蒸汽,缓缓的离开了车站,然后不断加速,径直朝着帝国南方奔驰而去。
乔背着手,站在月台上静静的看着远去的列车。
过了许久,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铁灰色陆军制服,忍不住龇牙一笑:“戈尔金说得对,我也觉得,陆军制服比警察制服好看!”
两个小时后,乔迈着轻快的步伐,也没有敲门,更没有打招呼,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一把推开了帝都司法大学行政楼,教务处长哈默主任的办公室大门。
乔张开双臂,无比快活的朝着办公桌后面的哈默主任大声嚷嚷:“亲爱的哈默主任,看到我,您开心么?惊喜么?哈哈,有兴趣受聘做我威图家族的法律顾问么?嗯,一辈子的那种?”
‘嘭’!
一个茶杯擦着乔的脑袋飞了过去,在墙壁上砸得粉碎。
哈默主任中气十足的怒骂声惊动了整层办公楼:“乔,你这个叛徒,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