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2cu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蜀山之玄門正宗 ptt-541進階!進階!2熱推-k8j3k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随着林晓第二元神化作金光升空,无数世界都有不同大小粗细的金光同样升起或者爆散,但不管是什么情况,总是殊途同归,最终都是汇聚到了远古星空太阳星的深处,一个在金红色的太阳真火所化的火浆池中蜷缩着的身影处。那身影上方,无数的金红色粘稠的真火琼浆形成了一个涡旋,无数细碎的金色光点不断向着旋涡飞冲而下,随即就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烟气被真火琼浆逼出,随即融化成了青烟,而青烟则被无量真火层层灼烧之后,终于彻底消散。而真火池深处的身影,也随着金色光点的融入,而逐渐成长起来。
这种奇特的景象一直持续乐一年,就在最后一块明显比此前的光点更大的碎片,带着纯净的金色光焰穿透了虚空落尽旋涡之后,终于结束了,而接踵而至的就是整个太阳星上的太阳真火都暴动了一样,飞速向太阳星的本体开始收缩,收缩到了极点之后,有再次开始膨胀,一收一涨,就好像是一个巨人在呼吸一般。
与通体金色光焰的太阳星相似的是距离太阳星数亿里外的太阴星。就在太阳星上有无数金色光点汇聚的同时,太阴星同样有无数银白色的光点汇聚,与太阳星结束奇景的最后一刹那相同,都是随着一块硕大的银白色光斑融入涡旋之后,太阴星也开始了同样的呼吸一般的波动,只不过太阴星上的并不是真火光焰,而是银白色的雾气,极致冰寒的雾气。
远古星空中太阴星、太阳星的变化,最终还是影响到了灵空仙界太阴星君和太阳星君的修炼,同样让这两颗天庭中最重要的星辰运转有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同样使得地星气候为之大变,南方更加的干旱,而北方也更加的寒冷——小冰河时代达到了顶峰。
咱倆不熟 紅九
都市逍遙客 隨緣·珍重
太阴星和太阳星终于从呼吸一般的涨落有了新的变化,一道银光和一道金光分别从太阴星和太阳星射向对方,就在两道神光与对方连接到一起的时候,整个远古星空轰然一震,太阴太阳双星上不知从何处出现了淡淡的紫色薄雾,在金光银光的映衬下,显得神奇而瑰丽。然而淡淡的紫色雾气升起的那一刹那,整个远古星空都如同被注入了无量生气,所有的星辰都开始亮了起来。
最先被点亮的就是与林晓修炼的星神相对应的三垣二十八宿星辰,紫薇星也是三垣二十八宿星辰中最先被点亮的星辰,与太阴太阳双星上升起的紫雾相呼应,紫薇星也是通体紫光大盛,随后就是整个三垣二十八宿星域,接着就是逐渐蔓延开来三百六十五颗周天主星,然后整个十二万九千六百合一元之数的周天群星,最后是八万四千颗群星恶煞一同点亮,整个远古星空近乎活了过来,无数星辰上也有无数的模糊身影出现、闪动——远古星空盛世几乎再现了!
太阴太阳星上紫色气雾越来越浓厚,一点点晶莹的闪亮出现在雾气当中,如同两只神光四射的眼睛,放射着夺目的彩光,紫雾如龙,若是有人能够站在太阳星外,就能看到太阳星出现的异象,而太阴星上团团紫雾却犹如飞鸟,只是身后却托着一条长长的尾羽,正是当今时代最为推崇的龙凤之象。
皇室④胞胎
只是可惜的是,不管是林晓还是伽因若是以最初的元灵来说,帝俊与紫光圣母这两位先天人族,展现的法相可都不是龙凤,而是三足金乌和青华紫桂(俗称月桂,见《洞渊集卷七》),一动一静,乌落桂上,正和人皇帝后之象,却不是远古时代人皇天帝天庭结束之后,后天人族建立的地上王朝崇拜的龙凤祥瑞所能比拟的。
倒是时移世易,如今龙凤作为祥瑞已经深深刻入了天道当中,再无远古时代先天人族统治天地的盛况了。
远古星空中十分突兀的响起一声雄浑的乌啼,整个远古星空似乎一下子被点燃了,诸天群星骤然大亮,太阴太阳双星也第一次开始了相对的转动。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这一移动,就由慢到快地推动了周天群星的运动。带着一道道长长的光尾,周天无数被点亮的星辰划出了道道星光线,逐渐连成了一道密密的光网,远古星空无数星辰再一次被联系到了一体!
若是有人能站在远古星空之下观看,就能发现,在太阴太阳二星转动之后,无数星辰一起围绕着太阴太阳二星旋转,形成了一个中央厚,四周薄的碟状的圆盘。与此同时,浓厚的紫色气雾也最终凝聚成形,化作了一头紫色天龙和一头同样紫色的天凤,只是一头是通体紫金,而另一头通体泛着银光。
紫金色的天龙与紫银色的天凤衔头结尾,从圆盘中央升腾而起,身躯也从微不可查,变得越来越大,最后甚至超过了圆盘的大小,围绕着不知有多少光年大小的圆盘上下飞舞,一边飞舞,还一边发出了满是欣喜的龙吟和凤呖,一浑厚,一清脆,一苍凉而一悠远,震动了整个远古星空。
就在龙蟠凤翔的中心,太阴、太阳原本的位置,也出现了两个卷曲如婴孩的巨大虚影,而原本的太阴、太阳也好像两颗勃勃跳动的心脏,镶嵌在躯体虚影的正中。两个巨大的虚影也好似随着心脏的跳动,变得有力气来。紧随着两句巨大虚影变得活力越来越充足,周天群星也变得同样充满了活力,最先变化的就是紫薇星。
血色遊戲場 周郎羨
周天群星当中,太阴、太阳的地位如果说是高高在上的主宰,端坐九重云,俯瞰众生的话,那么紫薇星就是实际上群星的领袖,帝王的殿宇所在,同样也是通往周天群星的道路枢纽。若是形容太阴、太阳视为人的首脑,那么紫薇星就是脖颈,而周天群星就是巨人的身躯、四肢,也是供养首脑的存在。如果紫薇星为人所控制,首脑也就成为了被架空的所在,甚至会使得身躯无法驱动,如同凡间瘫痪的病人。
紫薇星的点亮,就好像是打开了通往身躯的通道,弥漫在太阴太阳之间的紫色气雾开始沿着古老而陈旧、不时遇到堵塞的羊肠小径冲击,所过之处,无不摧枯拉朽,不仅将原有的拥堵之处化为坦途,而且还一并将原来的羊肠小径冲击得变成了通途大路,随着紫色气雾的涌动,无数星辰同样被点亮。而随着每一颗星辰的亮起,远古星空再度变得璀璨起来,就连飞舞的龙凤都成了璀璨星空的装点。
随着时间的推距,每一颗被点亮的星辰上都出现了萌动的身影,而太阴、太阳两颗众星之首的星辰上同样有一道道千姿百态的身影随着紫气来到那些星辰上,与那些萌动的身影融为一体,随即那些身影就变得凝实起来,甚至最早融合的身影,似乎有血肉生成,不再是元气所化。每一个血肉开始衍生的身影,一旦变得面目清楚,身上也就同样出现了衣服,而这些衣服都是同样的形貌高古:冠冕、笏板、卜袍大袖,云履,无一不是上有星宿真形。
而太阴太阳星上的两具巨大的虚影,也随着周天星辰上无数身影的变化而变化,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最先清晰起来的就是两具身躯脸上的,嗯,眉毛,随后是嘴唇与鼻梁,至于神采的核心——眼睛,却迟迟没有变化。倒是身躯上的服饰变得清晰起来,不过也随着清晰,变得越来越繁复,无数细密的花纹此起披伏出现、点亮,而随即有隐没,变得平淡起来,若不是依旧还有最新出现的纹路闪动这璀璨的金银光芒,哪里能看得出来这古朴素淡的衣服其中的奥秘呢。
与远古星空的变化相呼应,如今的灵空仙界那些后天重现的无数星辰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原来被固定在一处,只是沿着一条似乎是亘古不变的轨迹运转的星辰,就在远古星空星辰开始转动的同时,也发生了变化,星辰的轨迹逐渐发出了震动,并且越来越大,直到改变了原有的运行方向,开始了重组的过程。而灵空仙界的天庭也是一片大乱,就连用来推演星辰走向的紫薇神术也是一片混乱,再也推演不出任何的符合常理的变化,同样,无论凡间还是灵空仙界,几乎所有的关于推演天机的神通都失去了作用,一时间天上地下都陷入了慌乱。
大丈夫之錯婚厚愛 家奕
仙界天庭的混乱,立刻就有人传报给了稳坐兜率天宫的玄都法师,法师自己也不敢怠慢,急忙在宫中圣像前焚香默祝,通诚告禀太清圣人。良久之后,太清圣人圣像的双眼亮起了神光,随即整个圣像眨动了一下双眼,开口道:“玄都吾徒,何事与吾分说?”
玄都法师不敢怠慢,急忙将灵空仙界群星发生的异动,一一禀告,圣像沉吟良久,这才说道:“无妨,待吾观看。”随即整个圣像化作一道白光,就在兜率宫中消失不见。
玄都法师向太清圣人禀告异常,同样灵空仙界的其他教门的弟子也向自家的众位祖师圣人禀告,仙界虽然在天庭的领导之下时常有开拓其他世界的战争,可是仙界本身确实十分平和,在仙界生活、修炼的众多仙人自然也是悠闲、逍遥,这还是数个量劫以来,头一次如此混乱,即使是仙人,也难免人心惶惶,也就由不得众位天庭的大佬不重视,就连大天帝都在祈祷当中。
随着仙界星海的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远古星空自身的遮掩也越来越薄弱,无数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奇光、神光也从隔断远古星空的时空阻隔中穿透出来,让仙界的星空也染上了不同的色彩神光,而那些与远古星辰相对应的星辰也开始冒出了相同的星光,就连那些星辰的运动轨迹也逐渐变化成了与远古星空星辰运转轨迹一致的样子。
然而变化最为剧烈的依旧还是仙界的太阳和月亮。原本超越了罡风层看到的大日,就只是一个温暖的赤红色大火球,虽然近的似乎触手可及,但并没有大日乾天真火那种可以焚毁万物的高温,就连被称作月亮的太阴星,也是一样,并没有那种彻骨的冰寒。但是自从仙界星空开始发生异变之后,这两颗平时被视为投影一样的日月,一样发生了异变,而且比那些星辰更为剧烈。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赤红色的大火球和银白色的玉盘上都出现了一丝明亮而不刺目的光芒,火球上是金色,而玉盘上是银色,然而异变就是在这一抹金色和银色的光芒出现后开始的。赤红色的太阳开始变得温度更高,那一抹金色也逐渐开始向着周边晕染,随后飞速弥散到了整个的太阳上,而太阳的温度也开始急剧的升高,而原本靠近太阳,收集太阳真火的修士再也无法忍受急剧升起的高温,不得不飞快地远离,只是同样发现,这时候采集太阳的气息和真火竟然变得容易了,而且新采集到的真火变得比原来更加的纯粹!
在太阴星也就是月亮上采集太阴冰焰的修士同样有了类似的发现,的确,现在的月亮上几乎就不再是仙人们能呆的地方,那种渗透到骨子里、真灵里的冰寒,实在是难以忍受,可是收集到的冰焰却更加地纯粹了,同样也威力平空地增加了数倍!至少一点,就是这时候收集到的冰焰炼化起来,都要比原先简单、快捷了很多。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有无数不明所以的仙人,嗯,当然是道行比较低的仙人蜂拥而至太阳和月亮附近,开始大肆收集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焰,正好和仙界以及天庭高层的仙人们的忧心忡忡正相反,无一不是兴高采烈之极。
而就在仙界仙人们两极分化的同时,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远古星空隐没的时空隔断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