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s3q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七十五章 補償事宜展示-yesaj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整个计划的实施,关键在于我们古镇的项目和水上乐园的项目对抗。谁能占的先机,谁就能取得主动。
耀阳收买的两位“舞王”开始起作用了。考察团回去后,那位助理深恶痛疾地痛斥了,我们公司怠慢他们的表现,并且添油加醋地觉得我们毫无诚意,根本就没计划在东莞设立生产基地。
两位舞王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觉得他们太过傲慢,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了解,就提出要见董事长,人家肯定不会搭理我们了。
对于我们公司建基地的事,成两面倒,一面是觉得我们公司毫无诚意,只是说一下而已,态度傲慢;一面是觉得我们公司还是有诚意的,地都看完了,只是还没和他们开条件,尽管条件可能比较苛刻,但还是会落地东莞的。
上层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不是很明朗,一直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不难猜出他们的目的是,就是不争取,也不放弃。
同时,关于我们古镇和水上乐园的矛盾,他们肯定是一清二楚,是想着两边都不得罪,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只是这样太不切实际,我们的矛盾是不可调和,想我们和平发展,共建沙湾区,带动东莞市经济是不太可能了。
我和耀阳建议是:“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必须逼他们做出选择,尽快解决古镇的水电,不和他们讲条件,再不给我们水电,就是违反合作协议和签订的合同,我们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帝少寵妻不限時
耀阳同意我的意见,开始给区管委会施压,两天内不恢复我们的水电,我们不但会撤出项目,而且将采取一切的法律手段,追究所有经济损失,这个损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所有的这些措施,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幹坤
两天后,我们工地的水电全部恢复,还给了我们道歉信,解释了半天说是市政工程故障,已经一直在强力抢修,耀阳却不买账,直接把这些天,我们工人吃住以及耽误的工期上报给他们,提出了补偿方案。
双方对于补偿方案,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达不成最终协议。
最后,双方第三次会谈开始,地点定在了市府的会议大厅,这间会议室是人大会议专用的场所,我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会议室开会。
只是开会的时候,就有点尴尬了,通常开会是,主席台坐一排,下面坐一群,我们双方谁坐在上面都不合适,隔得也太远,双方都坐在下面吧,又看不到对方,只好临时在主席台上,放了一张长桌。
他们那边基本还是考察我们公司的原班人马,只是加了一个市委秘书,至于是不是秘书长的候选人,我就不知道了!
他就坐在我对面,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材匀称,五官清秀,贴身的西装,这唇红齿白的小伙子斯斯文文,说起话来,一股温州腔:“陈总,各位万众的领导,大家好!我是市委指派的这次会谈的负责人,我叫何宇西,现任伍市长的秘书。”
我哦了一声,心里想着,原来是市长的人。
我微微点了点头,客气地说道:“何秘好!咱们开始吧!”
何秘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那个一直看我们不顺眼的中年妇人,开口道:“那我们就开始了,这次主要是针对万众古镇前端时间,停水停电补偿事宜。我们根据贵方补偿方案,现做出以下的回应:第一,我们要回应一下,前段时间停水停电的原因,解释下误会,河源路路段地下水水管破裂,出现了沙湾区部分地段出现停水停电现象,通过我们市政的及时抢修,实现了七个工作日恢复供水供电。第二,这次停水停电不是我们造成的,但我们已经积极抢修。所以,对于贵司提出了补偿方案,我方不认可!第三……”
她话还没说完,耀阳已经站了起来说道:“那还谈什么?不是你们的错,那是我们的错了?我们已经一再恳求市府方面,给我们临时供电!你别跟我说,你们挖地下水管,把天上的电线也给挖断了!临时电源,你们都没有吗?既然是来和我们找借口的,那就没什么好谈的!”
接着我们这边几个人一起站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我对面的何秘看着一动不动的我,恳求的眼神望了我。
我干咳了一声,用手按了按,示意他们先坐下,看了看耀阳,耀阳压了压自己的火,坐了下来。
我毫不客气地对着那个妇女说道:“我让他们坐下,是冲着何秘的态度。不过,你要是再这么胡说八道,我保证第一个站起来走人,咱们就法庭上见!”
妇人瞪着眼睛,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刚想发飙,被何秘用手拦了拦,抢先开口道:“啊,刘处只是想双方别加深误会,我们其实是合作双方,大家也都是为了促进东莞市的经济发展,发生了这样的事,是谁都不想的!陈总,补偿的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补偿我们肯定是会的,但您看贵司的条件是否太过苛刻了?管网你们要求独立线路,这对我们的资金压力很大啊。另外你们提出两公里外,让我们开一个高速路口出来,这是非常巨大的工程啊,那边一整条路都要重新修建。其实,东面的高速路口离你们古镇,也只有10公里左右,开车不用10分钟,完全没这个必要啊!还有,你这上面也没提及封路的事,怎么解决?这让我们也很难办啊?”
我平淡地说道:“独立的管网,是为了杜绝再次有这样的停水停电事件发生,这个条件不答应我们,我们就深究到底,看看到底是不是你们维修水管,导致我们停电停水!如果不是,那就是人为造成的,加上之前你们区管委会孙主任对我的威胁电话录音,我想是证据确凿,那我们可就不是要求什么独立管网线路的问题了!这要是追究起来,我不说,你也可以想象到!”
孙晓东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暴怒道:“你这是在血口喷人!我才没有威胁你们呢!你们查啊!看看到底是不是维修故障造成的!”说完了,全场一片安静,他自己又开始有点心虚了,解释道:“我也是接到下面维修通知,我才命令停水停电的,我要保障施工人员生命安全啊!”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确定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那我们就把我们手头上的资料拿给媒体了!你多大的官威你自己不会不清楚吧?”
孙晓东脸憋得通红,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何秘轻叹一声道:“好,这件事我们可以研究!”
絕對禁書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是研究,是今天必须要给我们一个答复,包括我们提出的其他几项要求!”
何秘犹豫地说道:“这个……我们真的研究研究!我也没有这个权力啊!”
耀阳很冲动地说道:“既然你没有这个权力,那我们今天还谈个屁啊?谈完了,你什么都说得不算,那不是在这儿浪费时间吗?”
我瞪了耀阳一眼,耀阳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人是个粗人,说话不经大脑,一时冲动,请领导们不要见怪!”
我微笑着,对着脸色变得很难看的何秘说道:“抱歉啊!不过,我们项目经理说得也是实情啊,何秘我尊重您,但要是您什么都定不下来的话,那我们这次会谈真的毫无意义啊!”
何秘表情缓和了一点说道:“我们休息10分钟吧,10分钟后,我们继续!”
说完,他戴着他的人,全部走出了会议室。
耀阳得意洋洋地走到我身边说道:“他们也不行啊!吓一吓,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我低声地警告耀阳道:“你说话还是注意点分寸啊,要是真的谈崩了,咱们也不好办,你以为真的能和他们打官司啊!?就算是打赢了,咱们的项目也毁了,两败俱伤,对咱们也没什么好处!自古都是民不与官斗!”
耀阳点了点头道:“刚刚一时没收住,我知道的!”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走到我面前,低声和我耳语道:“我们伍市长,想请您单独聊几句。”
我嗯了一声,站了起来,跟着这女孩子,来到了市长办公室。
伍市长在我们项目剪彩的时候,来过一次,我们见过面,后面具体的合作事宜,就一直是位副市长出面。
见到这个沉稳持重的领导,我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笑着握手道:“领导好啊!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吧!”
伍市长笑着说道:“是啊!陈总难请啊!早就想和你见面详谈了,只是一直抽不开时间。”
我嗯了一声说道:“知道领导忙。”
調教渣夫:嫡女長媳—瑾瑜 瑾瑜
伍市长没在客套,直接了当地说道:“客套话咱们就不说了,你们这次来的目的,我也很清楚,刚刚何秘也和我汇报了情况。这样,陈总,这事是我们有错在先,但你们也别漫天要价。市政那边本来就有规划,针对你们几个重大项目,可以开绿灯,管网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但你高速口路的事,我想就别提了!这个规划可不单止是我们市政的事了,省里也要审批的!”
我假装为难地说道:“领导,这个真不是我们漫天要价,您看过我们的规划图纸吗?为了不和水上乐园的项目冲突,我们只好另开一条挖土路线运输,我们的镇子后面的门,要转一个大弯儿。这样本来镇子是可以两边通车,一边是方便从市区过来的游客,一边是方便从外面过来的游客。现在我们一改,从外部进来的游客,要兜一个大圈过来,多了整整30公里的路程。本来,这个要求我们可以不提的,但现在没办法啊!”
伍市长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和水上乐园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我想大家一人让一步,开通那条路,两家一起走不就是可以了!不至于,搞得这么僵吧?”
我解释道:“其实,刚开始我们是有怨气的,但后面真的和赌气没什么关系!现在不把路堵死,以后也很难办。我们的门是出的,他们的门是进的,以后开始营业后,一样会堵车啊!再说了,您也清楚,这条路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总不能我们花了钱,买了地,最后我们自己都不能用了吧?”
伍市长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这件事我们也在和卫华方面协商,不妨在等等看,给我个面子,这事就先不提了,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我的意思是大家还是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认真的商讨出一个具体可行的方案来,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您说呢?”
给了台阶,我当然要下啊,急忙说道:“一定,一定,我这次来就是奔着双方能友好合作的目的来的!让您费心了!”
伍市长露出了笑容道:“好说,好说!何秘啊,是跟了我很多年的下属,为人可靠,这也是我交给他的第一个棘手的事情,解决好了,对大家都好!”
異界之進化神王
我急忙回答道:“明白,明白!那要是没事,我就等结果去了!”
馬卓 饒雪漫
伍市长想了想说道:“还有件事……陈总,你们公司打算在我们东莞兴建生产基地的事,到底靠不靠谱啊?”
我微笑着说道:“集团是有这个计划的,不过,古镇的项目搞成这样,我想可能要延后再商讨了!”
伍市长急忙说道:“如果真的有这个意向的话,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我嗯了一声道:“感谢领导的支持,但是我还是想向领导说明我们的态度,如果还是这样的生产环境下,我们是不会考虑建厂的!”
伍市长脸色有了一丝的不悦,但很快就再次笑容满面地说道:“我们的办事人员,在这次事情的处理上,的确是有问题,我会对他们进行批评和教育的,希望不会破坏我们的投资环境,我觉得你还是该相信,我们政府的办事能力的!”
我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有您的保证,我当然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