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awp精彩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討論-第五百九十九章分享-2ucsl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曾经没错,我很清楚这座水池,当然也包括这栋饭店。抬头看着计量的外电我都能低难打,从六年前被废弃之后,就再也没有谁接近这里了,会来这里的,只有当地的不良分子施展的小学生或者寻求刺激的朋友们跟字面意思一样的废墟,破烂的成了无生气的建筑物,穿着细碎雨滴的外衣,如梦似幻的助力者谬在这座饭店的最上层看手表,确认时间,确确实实已经是十一点二十四分了。还有三十六分钟吗?面对游泳池的玻璃窗中有一片破掉了,我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在雨中飞车的感觉并不坏,平时应该会这么想吧,就连着尖锐的引擎声在平时听来应该是相当悦耳的才对,今天却不是如此有种非常讨厌的预感,打在雨上的身上的雨衣以及尖锐刺耳的爆破音,都像在加速胸口鼓动般的叫人不愉快。原因起于一通简讯,那手机的闪光就是收到简讯的通知,发出简讯的人是学籍真勤,大学时代的学妹同样隶属于公十二科。
妖神 我醜到靈魂深處
重生蓮蓮有魚
婚然天成 顏如歌
新郎舊夫 安曉溪
鴛鴦針 華陽散人
非凡校女 歐詩芃
西遊之龍道至尊
金牌育胎師 寧小哥
简讯的内容如下。明海学姐,这大概是我最后的请求了,现在有一名少女的生命即将被拿走,少女的名字叫缪,伤害时间恐怕是在中午,地点是对的,最上层学姐拜托你了,请你守护他,没有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失去他,为了阻止那项计划,第二日时计划无论如何都需要他,一旦失去他,计划将会按照那些家伙的意思执行,世界即将迎来终结,不对或者是反过来时间毁灭的世界,将会开始也说不定这里所写的全是真的,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去调查律师,答案就在审税在那里。此外还有另一件事,现场会有一名叫练完的少年,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人,我想他一定能助你一臂之力的,云海学姐,一直以来真的很感谢你,我相信有天我们会再重逢。冲刺班穿过长阶梯踏上最后一阶,一面铁门就树立在面前,唯一古作气的从肩膀将那扇门撞破。那里是一片圆形地板,周围是玻璃窗窗户对面看得见,冒着雨烟的街道,在附近转了一圈,四处打量一个人也没有简讯上写的地点是这里没错,曾经被称为的饭店,最上层的官臣揽排,难不成是恶作剧来到这里后才头一次想到这项可能性,突然间一阵强烈的疲惫感袭来,大腿肌肉阵阵痉挛,横隔膜到现在仍然鼓胀着,终于忍不住的把手撑在两膝上,可是会是谁,至少是知道我跟缪的人,否则不会发出这种简讯,那么是小学的,不不太可能上高中后渐渐跟那时候的朋友疏远了,再说再说,他转学时间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今八年前的事情,从那时候我一直没见过他。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将八年前转学的家伙在现在这时候拿来做文章,我再次拿出手机确认简讯的来源,接收时间是发信者是是没看过的,发泄来源在收到简讯后当然是我回信,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简讯上写的是真的吗?到了现在仍然没收到任何一封针对那封信件的回信。
打工天才 無賴De孤單
弯着腰看向脚边出现了一滩积水,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的积水,从身体噼噼啪啪的流下去,我在干嘛呀?低估后站起身来,就在这时候突然注意到某件事,窗户的对面有个被铁栏站围起来的宽敞区域是屋顶。收到他传来的简讯后,立即拨电话过去,耳中传来了以下内容,由于对方信号微弱或是关掉电源,我也试过回信,却没有任何回应,遇事他在顺德里遇事到处都没看到,只剩下前去这个方法,我向老大申请援助,提早一步赶往现场,现在正往那边过去,关于减去内容详细情形并不清楚,他这个名字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第二日是计划也是头一次听见,世界影响毁灭时间毁灭的世界开始,突然间告诉我这些,你在说什么也只是当下真正的感想,虽然对他不太好意思,但又不能无视简简讯上的内容,少少的六行字却为那荒唐无稽的简讯加重了可信度。开头的是摩斯电码中使用的省略符号,显示紧急事件,后面的数字则是代表危险等级,一是最小六十最高,不过实际上用到六的几乎是没有,如果说预测即将发生大规模无条件事件,所用的等级,也不过是五六,自然是更严重的情况,显然他应该十分了解这个六所代表的意义,不像是揣测或推断所写的更不会是玩笑或恶作剧,恐怕是他确信即将会发生六级的情况,不过叫人在意的是最后一行,明海学姐一直以来真的很感谢你,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再重逢就此打住现在最好别去想这件事。
总之火速前往眼睛瞄向仪表板确认了此时的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六分,这并不可怕,也没有什么难过的,还有二十四分钟嘛,迎面打来的水滴伴随着尖锐的爆破音,我往上拉高转速,起初将那些杂音甩到后头,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外头一样下着好雨,好像天空的水龙头坏掉了,水不断的倾盆而下照射情况,再过七天,世界仿佛就要沉没了诺亚方舟也无法与之为敌不理会那样的磅礴大雨,我默默的前进,屋顶中央有个巨大装置,我猜想那应该是作为操控饭店电力系统的装置吧,装置比我的身高高出许多,也比我家来的宽过了一个转角头盔侧面。没有人转过第二个转角确认装置的内侧还是不见人影,来到最后第三个转角时听不到声音了是哭喊的声音,恐怕是女孩子的受到吸引般的,我走过的最后的转角。那里有位全身湿透的人,他十分痛苦的抱着肚子,身体埋在泛起涟漪的平地上,时间停止了。仿佛可以在空中看见轻入而下的一颗颗雨滴,完全无法思考,脑中一片空白在冻结的时间里,突然而热血汹涌炙热,仿佛就快要燃烧起来,那股灼热,将冻结的记忆碎片一口气融化了。伴随着我的叫花生,时间开始运转了。我比眼前的雨滴掉落前走一步滑到他的身旁振作一点,没有一边露出苦闷的表情,一边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练完,怎么是你这个晚点再讲?话说回来,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我确认他的身体大致看来似乎没有外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