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8ky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如期而至鑒賞-hd54k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轰隆隆。”
穿越之腹黑夫君養成記 寒露清明
震耳欲聋的的雷鸣,于整个北境上空来回缭绕,同时如同怒洋一般的天穹之上,道道雷霆闪电来回交织,宛如有一条条雷龙,于天穹之上翻腾。
电闪雷鸣,代表着的新生的孕育!
如果仔细去分辨此时北海之上的雷鸣,则会发现其与曾经令人谈之色变的北海风暴相比,多了那混沌初生时向外倾泻的生命气息。
“陛下万岁,大夏万岁!”
神州浩土大夏,在一波三折,惊心动魄的北海战争逐渐落下尾声之后,知晓大局已定的大夏子民们,齐齐自家中冲出,来到大街小巷进行肆意狂欢,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响彻整个天地。
尤其是作为大夏心脏的神京城,无数子民开始自发的涌向太平之墟,脸上洋溢着由衷的笑容,振臂欢呼,载歌载舞。
我和你未完待續
一群群稚嫩的孩童,一边拿着被勾勒的栩栩如生的糖人,一边相互追逐打闹,听着九天之上轰传而下的雷声,张嘴发出一声声带着笑意清脆喊声:
“要下雨咯,要下雨咯!”
这些脸上挂着纯真笑容的稚童们,知晓自己所在的大夏国度,又取得了一场大战的胜利,而每次大夏大捷,他们都可以在庆典之上,吃到美味可口的美食,就例如同手中可以免费领取的糖人。
对于这些稚童们而言,高兴事情还有很多,在这场大捷之后,他们再也不用如前段时日那般,被关在家里不得外出,他们可以恢复曾经的生活,可以跑出家门,去学堂见到自己许久未见的小伙伴。
稚童天真烂漫,尚且不懂这一场至关重要战役的胜利之后,对于整个大夏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跑远之后他们,停下来,回首望着后方的自家娘亲时,却极为疑惑在阿娘的脸上,看到了笑容和满脸泪痕。
大夏这场于北海的立足之战,对国度内每一位子民的意义,既相同也不同。
符動乾坤
对于这些丈夫上了前线战场的少妇来说,血战的结束,意味着一家团圆,而对大夏这些头发花白的老人而言,这一战,也意味着他们在有生之年,他们连同身下的土地,彻底进入了一个完全崭新的时代。
冤家校草不易解 蘇辛糖
“能在入土之前,连同大夏一起,亲眼见证着更大,更恢弘的世界,是何等幸运,光光这一点,便要当浮一大白。”
女歡男愛
虽然朝廷大捷的消息,还并未由传令司司吏们通传天下,但是通过山海图画卷完全目睹了整场战役的大夏子民们,已然提前开始热烈庆祝。
随后太平之墟各大酒楼之内,一坛坛美酒被源源不断的运出,更有大量因为太过激动而面红耳赤的老人们,抓着酒坛子,在路中央就开始痛饮,苍老豪迈的声音接着传出:
“以陛下的雄才大略,过不了多久,咱们大夏就可以让整个北境完完全全复苏,到那时候,老夫就和你们这些老胳膊老腿们,传送到外面去看看,甚至还能去所谓的中原呢。”
此老者的声音刚落下,身旁与其撞坛痛饮的另一位老头,笑着摇了摇头,直接开口回应道:
“就怕真到了那时候,你和我这些人啊,就想天天呆在家里,要知道你我也没几年好活,还想客死他乡不成?”
此言一出,周围所有闻言的老人纷纷面露苦笑,齐齐开口道: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若是可以,真想向天再借几年,不说五百年,哪怕是借个五年十年的,也能看看咱们大夏一统天下的日子。”
神京城内处处上演着热闹非凡的庆典,而相反的,城中心那通体肃穆的白帝宫里,依旧静谧,浓郁帝道威严的笼罩之下,满朝文武官员自皇级殿内走出,来到下方的广场之上列队站立。
这些官吏们正在等待整个北境新的帝王。
那位亲手创造了这一场旷世爆炸,使得太玄之地北海彻底重生的年轻帝王!
“立马便将有一场暴雨要席卷整个北境了。”
皇级广场,百官列队的前方,不紧不慢的声音自抬头望天的司马安南口中传出,而自从传送回大夏本土,这位年轻人便一直将视线注视着头顶的天穹。
盛寵嫡妃:毒醫三小姐 花淚
对于司马安南这种修炼天机的人来说,上方正在混沌重生的北海,无疑是一场大机缘,随后于电闪雷鸣之间,司马安南身旁熔岩夸,点点头,开口回应道:
“这场雨该下,下的好,下完这场雨,整个咱们所在地北海便会完全不同,若是日后这片荒芜的北海,长出了第一株草,生出了第一条鱼,本尊定要前去亲眼见证。”
百年家書
“想不到身为末日使者的熔岩夸大人,竟然如此温情。”
司马安南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扬起手对着前方拱了拱,声音继续传出道:
“那到时候夸大人定要带上小子,如此跨时代的场面,还需要带上几瓶老酒,一边煮酒,一边痛饮,才算痛快。”
“好说,好说。”
听闻司马安南的话音之后,熔岩夸的眸子骤然间亮起,随后抓了抓胸前茂密的须发,继续开口道:
“咱们到时候问问其他同僚,本尊觉得此事,感兴趣的人必然不少,不妨猜猜看,这北境的第一株植物,会长在何处?”
亂世梟雄 九孔
核武煉金師 一杯水的緣
“此事如此有趣,那么把朕算上怎么样?”
熔岩夸的声音刚落,整个皇极殿下一道平稳的帝音便直接响起。
这道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却清晰无比的响起于所有人耳畔。
随后早已经等待良久的文武官吏们,纷纷面露笑容,随后齐齐正色,整理衣冠,恭恭敬敬跪地叩首,发出一声整齐划一的呼喊:
“臣等恭迎北境大帝回归,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朝文武的整齐恭迎声之下,两道身影缓缓自皇极殿高台之上显露出自己的身影。
与出征时相比,年轻帝王身上的帝袍破损了不少,就连通天冠之下满头乌发,皆于风中四散飞舞,竟给人一种狂浪不羁之感。
然而这一丝不羁之外,自赵御身躯之内向外席卷的,是浩瀚数倍的狂烈帝威。
帝威浩瀚,盖压天地!
下一息,年轻大帝环视下方,后手虚托,声音滚滚而出:
“众爱卿平身!”
帝音毕,天穹之上骤然响起一声巨雷,随后第一滴豆大的雨点开始坠落而下。
北海暴雨,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