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2dt優秀都市异能 宋煦-第三百五十一章 見你一次打你一次看書-v0kkl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宋朝的体制架构,不得不说,十分的坑。
从上到下,无处不在的制衡,造就了国穷民弱的奇怪现状。
偏偏这种现状,还设有历史原因,哪怕过了百年,依旧难以根治。
000
赵煦擦了擦脸上的灰尘,见黄门将那粗糙的水车拆走,摇了摇头,道:“到底不实用。”
最強狂暴皇帝系統
蔡卞见赵煦没接话,心知赵煦不同意他的说法,沉吟一阵,道:“官家,南方各路匪盗横行,不如,让各路巡抚先行剿匪……这样的话:一来,可以立威,站住脚跟;二来,也能让他们握有实权,令地方忌惮,不敢造次。”
这是一种圆润的做法。
赵煦这才微笑,道:“蔡相公老成谋国,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另外,朕与枢密院,兵部商议,南方各路的‘军改’,可以择机推动。这是一盘大棋局,咱们走的要稳,也不能慢了。”
仙逸天下 皇兄
蔡卞心里斟酌着,道:“官家说的是。”
赵煦看向章惇,道:“章相公,有什么要说的?”
章惇抬手,面色不改的道:“启奏陛下,臣认为,枢密院与兵部,还有皇城司,擎天卫应该加紧对幽云十六州进行刺探,打垮李夏之后,就可以着手收复了。”
赵煦神色有些怪异,笑着说道:“章卿家就这么有信心?宫外对你的攻讦可从来没停过,昨日还有几位郡公入宫,声泪俱下的痛斥卿家,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走的。”
無限之魔人
星戒之古峰 假面小魚
章惇佁然不动,道:“臣听说,辽国的使臣已经在来的路上,幽云十六州毫无动静。”
赵煦笑容收敛,微微点头。
章惇的判断是对的,过了这么长时间,辽国先是下了斥责大宋的外交文书,然后就又派来使者兴师问罪,幽云十六州并没有大动干戈,这说明,辽国内部确实自顾不暇,无力南下入侵大宋,只能采取外交手段,虚张声势了。
蔡卞也是松口气,有了辽国这个反应,朝廷总算能对付外面的反弹声音。
赵煦喝了口茶,道:“擎天卫,皇城司那边一直在做,枢密院,兵部也有应对,这个你无需操心。咱们不惧,也不大意。”
章惇道:“陛下训示的是。”
赵煦放下茶杯,看向宫外,道:“削减俸禄的消息,传出去了?”
蔡卞道:“这么大的事情,想瞒也瞒不住,政事堂拟定的计划是,先从朝廷、开封府开始,目前已经有了预案,下个月执行。全国的话,明年开始。”
这是既定计划了。
赵煦想了想,道:“能省多少?”
这个蔡卞早就看过数字,但其中十分复杂,蔡卞仔细在心里盘算一阵,道:“除去俸禄外,还有各种‘敬’,包括粮米油盐,绵,布,炭等等,再有惠及亲族之类,如果仔细核算的话,可能超过百万贯。”
百万贯,等于百万两!
赵煦眉头一挑,神色诧异掩饰不住,道:“有这么多?”
蔡卞面露一丝苦笑,道:“官家,汴京城里,除了实职、候补的大小官吏,还有众多的勋贵公卿以及有恩赏的世家,外加火耗,定损以及各级官吏约定成俗的私房钱等等,这不是一笔小数字。”
赵煦若有所悟的点头,说白了,就是特级高的福利,还有吃拿卡要以及小金库。
不算什么新鲜事。
赵煦心想,蔡卞这还是搂着说,再有其中的贪腐,层层克扣,行贿受贿诸如此类,具体数目,可能难以估算。
但赵煦还是追问了一句,道:“放到全国,每年能省多少?”
蔡卞看了眼赵煦,道:“如果只发俸禄,其他一切皆免的话,直接、间接的,在千万贯以上。”
無賴高手
‘冗费’!
赵煦心里微惊,冒出这两个字。
都市絕品天驕 風塵狂龍
大宋的冗费,由‘冗兵’与‘冗官’两面造成的,士兵固然多,但他们的俸禄低,反而没有冗官来得多。
单单是十万官吏‘福利’就是千万贯以上,也就是千万两,这放在其他朝代,简直不可想象!
大宋每年国库收入过亿,八成以上,花费在了这些冗官,冗兵身上!
难以想象!
赵煦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在心里不断摇头。
大宋确实富饶,但还是那四个字——‘国穷民弱’,这是个奇特的现象。
蔡卞估摸着赵煦心里有数,继续说道:“官家,皇家票号等于是官家的内库,发出那么多交子,等于是官家的内库给官员发薪水,一时尚可,不能长此以往……”
赵煦一怔,还是第一次听到皇家票号等于他内库的说法。
继而他也明白了,右手在桌上拍了拍,道:“你倒是提醒朕了,这样吧,皇家票号出去的交子、现钱,由户部转运给皇家票号。等过几年,发展成熟了,国库也可收交子,暂且先这样麻烦着。”
这次轮到蔡卞愣住了,他还以为能占赵煦、内库一点便宜的。
章惇不在意这些,道:“官家,十二路巡抚基本就位,是否准备明年全面复起新法?”
纵然章惇,蔡卞四处说明年复起新法,实则赵煦一直没有松口。
全面复起‘新法’,那样的动作太大,一个开封府,天子脚下尚且这么多麻烦事,放到了全国,只怕是要烽火连天了。
赵煦又喝了口茶,忽然说道:“蔡卿家,开封府清查人口这件事,要认真去做,这件事,不能任由开封府去做,你亲自挂帅,去各县走一遭,务必要清清楚楚,发放新的户碟,接下来要分地,不能耽搁,争取年内能启动分地,明年初步完成‘方田均税法’……”
实际上,这也有些急了,赵煦的计划里,最起码三年才能初步完成,而在全国,要用十年!
但‘新党’似乎不能等,一再进言。
蔡卞看的明白,不等章惇说话,就要开口,章惇却率先出声,道:“官家,事不宜迟,外面已经如烙铁入水,朝廷当雷霆行动,不给他们机会……”
陈皮这时走过来,在赵煦身后道:“官家,那些泥沙已经弄好了,现在要去看看吗?”
赵煦顿时大喜,站起来,笑着与章惇,蔡卞道:“朕在古书上看过一些奇怪的东西,正准备试验看看,二位卿家要不要一起来?”
章惇面色严肃,还想再说,蔡卞见赵煦满身尘土,犹豫着道:“官家……乃千金之体,怎能混迹与尘土之中,臣请……”
不等他说完,赵煦已经转身了,摆手道:“政务你们看着办,朕信得过你们。”
章惇看着赵煦的背影,神情越发严肃。
蔡卞心里则奇怪,奇怪赵煦怎么突然间对这些东西起了兴趣,连一直夙兴夜寐的政务都丢在一旁。
他瞥了眼章惇,知道他的心思,道:“官家明显有顾虑,不要再多说了,还是将开封府事情做好,只要开封府顺畅,官家有了信心,自然是会尽早复起新法。”
章惇剑眉慢慢竖起,看着赵煦的背影,似自语般的道:“不对……”
这时,皇城外不远处。
章惇的值房文吏,裴寅,被一众人围堵在墙边。
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态度十分嚣张,手里拿着大棒,神情狰狞的道:“裴寅,我问你,章贼是不是要削减我们家的钱粮!”
裴寅鼻青脸肿,嘴边还有血,脸上倒是平静,淡淡道:“朝廷要削减是天下官吏俸禄,并非是你一家!”
“我呸!”
年轻人一口痰吐在裴寅脸上,看着裴寅面色难看,冷笑道:“他凭什么削减?我爷爷是仁宗朝的吏部侍郎,于国有大功,这些是我们家应得的!”
裴寅强忍愤怒,擦了脸上的痰,道:“你们李府占地百亩,衣食住行堪比王侯,还差这点俸禄吗?”
年轻人怒色更多,吼叫道:“差不差,那是我们应得!章贼凭什么削减?章贼自己不要,凭什么我们也不要!”
“是啊,那是我们祖辈的荫封,我们应得的!”
“章贼说减就减,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祖宗!”
“我看他们就是要中饱私囊,减了那么多钱粮去哪里了!?”
……
七八个年轻人吼叫着,再次对裴寅拳打脚踢。
裴寅抱头,缩在墙角,强忍着。
这些人都是开封城里有名的衙内,向来横行霸道,无所顾忌。听到朝廷要削减俸禄,当即忍不住了,拿着棍棒就要找人算账,裴寅倒霉,被他们堵到了。
等一众人发泄完,裴寅才重新站起来,脸上血更多,全身都是脚印,极其狼狈,但神情越发平静,他一一认真的看着这些人的脸。

那李姓年轻人一巴掌打过去,道:“怎么?还想报复我们?我呸!别以为章贼有多了不起,我爷爷那也是有头有脸的,章贼见了都得尊称一声先生,你让他找我麻烦试试!还有你,给我小心点,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啊!”
裴寅强忍着全身的疼痛,抽搐着脸角,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李府良田千亩,家资百万,每年从朝廷以各种名义骗取了多少钱粮,你比我清楚。朝廷要做的,不是简单的削减俸禄,而是精兵简政,遏制人浮于事,提升效率。朝廷并没有一刀切,对于有功勋的勋贵公卿,该给的还是会给,只是不会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的大封大赏,恩泽无边……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们听不懂,不过没关系,你们现在可以打死我,要是不敢,或者打不死我,晚上我就去皇城司给你们送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