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npx人氣言情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能飛的馬-第六百五十三章對叔叔飽含惡意的人鑒賞-56rav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天完全黑了,坐了一下午的车,累的不行。一家人肚子饿的咕咕叫,晚餐现做有些不现实了,只能出去找吃饭的地方了。
“这么晚了,好吃的料理店早就关门了。”
“都这个晚了,能有吃饭的地方就很满足了,还管他好不好吃?”毛利小五郎不是很在乎,反正不管是哪里,总会有啤酒的。
刚说没多久,众人就看到了一家正在营业的小吃店。
“奇怪,这是刚开的店吗?一点印象都没有,平时没事的时候真该出来走走了,不然家附近的变化都不知道。”
“这家店是新开不久的爸爸。”小兰回应道。
柯南点点头,这家店也就是这几天开的。因为是新开的店铺没有什么名气,所以难免会显得有些冷清。
店铺很小,桌子就是一道长长的依附柜台的桌面,进店的顾客围坐在柜台前就餐。这种设计很常见,可以使店铺空间得到充分的利用。店内并没有客人,非常的安静,老板甚至连炉火都关闭了,显然是好一会没有客人上门了。
如果是平时,对于这种没有顾客光顾的小店他们肯定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但现在饿的半死,谁还计较那些,填饱肚子才是王道。
“客人快里面请。”老板看到毛利小五郎,立马殷勤的迎了上来,上前拉住毛利小五郎的胳膊,就怕一撒手毛利小五郎就跑了。
这么被人拉着毛利小五郎有些尴尬,本来都已经确定在这吃的,反而是老板的热情让她有些犹豫了。如果老板一直都保持这么热情,而吃饭全程又都要和老板面对面。那种感觉,整顿饭都会充满尴尬的:“那个我们还没有想好吃什么。”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名劍收天
“那刚好进我们家尝尝,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全场半价。”老板卖力的挽留。
他可是做过功课的,这里最有名的可就是毛利小五郎了,如果能让这位进自家来,到时再小小的打个广告,那绝对有奇效。不要说半价了,免单都是可以考虑的。
毛利小五郎有些犹豫。
“啤酒畅饮!”一记重磅炸弹。
————————————————
“吨吨吨吨吨,啊~哈~!好酒,再来一瓶!”不知不觉进入小店的毛利小五郎已经渐渐进入状态,添酒时的语气从最开始的客客气气演变为如今的理直气壮。
“好勒!”老板弯腰,从柜子中再次取出一瓶啤酒放在毛利小五郎面前。添完酒后,便拿起白布,随意的擦着面前酒杯。
一醉君心亂:柴火丫頭成後記
眼神基本就没有从毛利小五郎身上离开过,叔叔大笑的时候,他也跟着笑,叔叔再抱怨的时候,他也会适时的说两句,抗拒着不公的世界。俨然就是舔狗一般的存在。
“爸爸不要喝了,你已经喝的够多了!”小兰责怪道。
毛利小五郎醉眼迷离,竖起两根手指:“小兰呐,我再喝最后一杯,喝完我们就回家。”
“不行!”小兰一把夺过老板再次递来的啤酒,不给毛利小五郎任何机会。刚刚他就是这个么说的:“爸爸如果你再喝,我就把你现在的样子拍照发给妈,让她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提到妃英理后,毛利小五郎当即变脸:“提那个女人做什么。”
嘴里不满的抱怨着,但还是放下了酒杯。
“算了,不喝了,真扫兴。”毛利小五郎撇了撇嘴,当先走了出去。
小兰付完款出来后就紧跟在毛利小五郎的身后,心情有些忐忑,刚刚说的话好像惹的爸爸非常不高兴。
靈異現場調查
柯南跟在更后面,说大叔不高兴其实也没错,但更准确的话应该是因为无法完美处理这段感情而产生烦恼吧。
原諒我的青春,有你來過 紫陌阡湮
内心的骄傲让他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认输服软的,当然这点也同样适用于妃英里。
不过从这也能看出叔叔和婶婶的感情有多么的好了,一般的情侣这样冷战几天估计就要分手了,叔叔婶婶这都分居不知道多少年了,结果还是老样子。不对,不只是老样子,他们分开的越久,这种爱不仅没有变淡反而越深越浓。
可惜两人的性格又这个水火不容,让他们慢慢谅解包容对方还知道要等多久。目前最快的方法就是创造一个契机,小兰一直都在寻找这个契机,也做出了几次努力,可惜每到最后总是功亏一篑。
柯南摇了摇头,表示对于这种爱情非常的不能理解。
“嗯?夜没有跟上。”柯南回头,发现夜还赖在小吃店门口,老板手拉木门,看样子是要关门了,但是却被夜用手挡着,不给老板把门关上。
柯南:“夜,快点,你还在干什么啊,抓紧跟上来,回来晚小兰不会放过你的。”
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知道了,烦死了,别拿小兰来吓我,可恶。”真打起来指不定谁怕谁呢。
店铺老板笑着道:“小弟弟我要关门了,回去晚了小心回家被打屁股哦!”
夜被戳中痛点,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盯着店老板,“少在这里装,骗的了他们可骗不了我。今天赶时间,就先放过你一次,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叔叔对你做了什么,但是我绝对不像叔叔那么善良,在我这你只有一次机会。”
位面不斷開拓 畫畫大匠人
店铺老板收敛笑容:“小鬼,你在胡说什么,我要关门了!”
夜无奈的摇了摇:“听你的语气,你并没有把我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这可真是太烦了。”
夜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开木门,在老板惊讶的眼神中走进店内,刷的一声将木门拉上。
“小鬼,你要是在这么无理取闹,我可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愤怒的店老板并没有多想夜为什么能瞬间拉开木门,只当夜是趁他不注意,突然拉开的。
此刻他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一定要给这小鬼些颜色瞧瞧。
就在他即将付出行动时,膝盖突然一痛,身体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
老板面容扭曲,跪在地上的他视线与夜持平。这个孩子的眼中,仿佛藏着一条毒蛇,冰冷,狠毒。
夜拍了拍老板脸,“说说你是因为什么记恨叔叔的,别否认,我对别人的眼神与动作特别敏感。”凭借着这个能力,他可是从小兰手中逃脱过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