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g3m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第706章 團練使文天祥熱推-e0021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9月31日,黄州。
大战船“吉州号”上,文天祥站在艏楼最前方,背手看着前方的战况,衣衫在风中飞舞,猎猎作响。
今年临安事变之后,文天祥自觉有愧,不愿接受东海人的安排在行在继续做官,便回到了江西吉州家中。不过掌管朝政的陈宜中为了拉拢他,或许也有为之前的冲突赔罪的意味,给他加了一个江西团练使的衔。
团练使这个官衔始置于唐朝,最初是组织地方兵力的实职,演化到现在也跟节度使一样是个虚衔了。这个头衔本是武官专属的,不该安在文天祥这个文官头上,但他不愿意再牵扯到朝政里,或许还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总之就把这个团练使给接下来了。
本来文天祥在家乡只是纵情山水,不问世事,但今年中靖安朝廷在鄱阳湖周围骤然起事,闹出了好大阵仗,一直波及到了他的家乡吉州附近。这就让他不能忍了,于是真的借这个团练使的头衔操弄了起来,通过家族的人脉,鼓动吉州及周边州县的士绅结寨自保、练兵保国,还真弄出了点气候。
临安朝廷闻讯,又给他加了个江西安抚使的衔,指望他给贾似道添堵。这次他就没拒绝了,毕竟他现在带领着一帮乡友,他可以自带干粮上阵,他们可不行。至少得有个升官的盼头才能勾引着他们,而只有自己升上去了,他们才有晋升的空间,这个安抚使就是个好由头。
果然,在一番封官许愿的鼓舞之下,吉州士绅带着团练兵成功把靖安朝廷的官员和军队拒之于门外。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吉州地处江西南部山中,靖安朝没兴趣废太多力气。
而到了这个月,局势再度大变,元军居然摧破了襄阳,以雷霆之势顺江东下。靖安朝非但不想着御敌,反倒加速将兵力向西南抽调,明显是打的祸水东引猥琐发育的主意。
于是,文天祥趁机带家乡的团练兵沿赣水北下,收复了隆兴府(南昌)以及周边不少州县。
嬌寵小獸妃:冷血暴君,你好壞!
他当年做过一任江西提刑,当时就在隆兴府建立了不少人脉,尤其是在当地的造船业中颇有声望。因此,他在那里顺利征收到了四艘大战船和大量的普通战船,又补充兵力、稍加整编,便继续提兵北进,直逼江州。
江州钱真孙是个没骨头的,当初贾来投贾,这次文来又投了文。文天祥本想追究他当初倒向靖安朝的责任,但现在军情紧急,没时间在江州耽搁,于是将他轻轻放过,又领着舰队沿江西进。他先是去了蕲州,见当地无事,又听知州管景模说黄州紧急,便继续上溯到了黄州。
如今,这四艘大战船排成一字纵队在中,其余小船分布四周,浩浩荡荡,出现在了黄州以东的江面上。
与正统的征募制军队不同,文天祥拉扯起来的这几千兵丁是承包制组织的——先是纠结了一帮士绅跟他干,又让他们各自组织族人、乡民等为兵,沿途收服的降兵也各自分配进去带着。因此,这支舰队有浓厚的文人色彩,船上随处可见穿长衫的士人在指挥,也是一景。
又有一名文士走上艏楼,负手观望起前面的光景,叹道:“果然元军已经打到黄州了,怎会如此迅速,沿途守军都做甚了?”
此人名叫谢枋得,说来也是个奇人。当年他跟文天祥同年中进士,文天祥是一甲状元,而他是二甲头名。这在常人眼里也是个了不得的好成绩了,然而谢枋得仍不满意,宁愿弃官再考,非得进一甲不可。第二次中榜,他仍不满意,撂了挑子,后来还是上次蒙宋大战的时候在家乡组织团练才被吴潜发掘了出来。不过前几年他又因为散布恐慌言论“(元)兵必至、国必亡”而被贾似道一撸到底,在家赋闲。之前文天祥在吉州闹事,他也重拾老本行,自带兵过去帮忙了,现在被文天祥委以重任。
文天祥捻着指头说道:“管知州收到的求援信是六天前发出的,也就是说黄州至少阻了元兵六天。襄阳到黄州足有十城,若是每城都能阻上六天,如今他们连鄂州都到不了!这些尸位素餐不忠不义之辈,有负君恩啊!”
我的聖體前女友
谢枋得又拿起一枚望远镜,向前观察了起来。此时寿昌城头已经插上了元旗,黄州城北有密集的元军营地,城外江面上有元军的水师封锁,而北面的城墙上也开始有元旗竖起来。“可惜我们还是来晚一步,黄州城已经被攻陷……不对,城南仍有宋旗!”
文天祥早已注意到这一点,点头道:“没错。黄州沦陷已不可避免,但守城将士是难得的忠义之士,得将他们救出来才成。”
说完,他大袖一挥,喊道:“来人,传我命令,擂鼓,升旗,驱除江上元军战船,去黄州城南接引友军!”
伴随着咚咚的鼓声,一连串红旗被挂到了桅杆顶上——其实这时候根本不该挂这种代表“全部歼灭”的旗语,但操旗的是刚上手的文人,对真正的旗语规则一窍不通,只通过连载小说知道这一种战斗信号,所以就只能这么用了。
女帝攻略 贏紫華
进入了战斗状态后,大战船内的人力踩踏工况反倒降了一级,以为接下来的战斗储蓄体力。四艘大战船继续逆着奔流的江水上溯着,侧舷的炮窗一个接一个被打开,黝黑的十五斤炮被推了出来。这系列舰炮曾经在临安战斗中饱受羞辱,但仍称得上是东海国之外最强大的火炮了,今日便是它的雪耻一战!
其余的小船则减速落在了后面。在这种主力舰对轰的战斗中,它们非但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会拖后腿,因此只能退居二线了。
……
“是宋国的大战船!”
首席禁愛之誘寵小小妻 楚韻
黄州城南的元军战船上,水军万户解汝楫确认了敌船的形制,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一名专业的水军将领,他自然是早就了解过宋军的这种双层甲板战列舰的,对它的威能心知肚明。这种战舰火力极为强悍,但吃水过深,很难往长江深处部署,因此他一路过来未曾见过,现在真正见面了,看了那如山一般的体型,立刻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他又回头看了看自己这边的战船,数量倒是不小,但大部分都是只在露天甲板放置炮位的普通小船,只有五艘是有一层封闭炮甲板的专业炮船。论及火炮总数,未必比对面少,但真对轰起来就有些虚了……
但这一路过来他也没打过硬仗,寸功未立,这时候要是跑了,肯定会被斥责惩罚。因此他很快就下定了决心,下令道:“起船,去迎战宋船!”
虽然要迎战,但他们也没立刻向下游迎去,而是列好队后在江北的浅水区就地下锚等待宋军上门。因为这段长江航道自东向西逐渐收窄,而越窄越不利于大船发挥,黄州与寿昌之间的这段狭窄水道,就是他们的最佳战场。
甜妻婚令:boss,請低調
另一边,文天祥见他们排出了这么个队形,沉思了起来。
他本来准备用四艘主力舰与敌军缠斗,然后让余下的辅助船只趁机靠岸接引黄州守军,但现在元军一行船在江北一堵,此路就不通了。
“如此……时间不多了,打出旗号,让动力舱提高工况吧!”
虽然这会额外消耗力夫的体力,但黄州城中守军正在逐渐败退,早到一分就能多救出些人来。
动力舱中的工况骤然提升到了前进三,四艘大战船在北风中驶出了过更的高速,但由于是逆水,实际速度还是比较慢。大约一个小时后,双方终于发生了接触。
解汝楫即使不用望远镜,也能清楚地看到对面巍峨如山的船影,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回头,他对部下们重申了一遍命令:“大战船上的巨炮装填不易,待他们打完一轮,我们就冲上去登船!”
他这边排出的也是一字纵队,不过却是普通小船在前,五艘正式炮船在后。如此一来,两道战列线接触的时候,宋军会先对前面的小船开炮,而他们的大炮得几分钟才能装一发,这时候就是解汝楫等人亲率的五艘炮船的机会了。
这个战术在开阔的海面上不可行,因为对方完全可以从容避开,但现在江面狭窄,大船没多少腾挪空间,还是很有可行性的。
没过多久,两条战列线发生了交汇。大战船降了大部分帆,人力工况也降到一级,缓慢地与元军接触……炮声在长江上响了起来!
狭窄的江面对于大战船来说既是劣势也是优势,因为以往他们对付这些小船,最大的问题不是对轰,而是如何将这些窜得比耗子还快的小船捉住。现在元军乖乖列成线列对轰,这个问题就完全解决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舰当先的吉州号首先发难,右舷的二十八门大小重炮次第鸣响,铁弹夹杂着霰弹跨越不到二百米的距离,如雨点般向排在最前的三艘小船泼洒过去。如此威势根本不是它们薄薄的船板能抵挡得住的,更别说上面的炮位都是露天的根本没有有效防护,直接暴露在后续的霰弹打击之中……
仅仅这么一轮炮,三艘小船就船板碎裂、木屑横飞,完全哑火了!
在完全哑火之前,它们也曾送了一批炮弹过来。但这种小船上搭载都是一两千斤级的小炮,对于大战船厚实的船壳完全起不到有效的打击,甚至还有炮弹在倾斜的侧舷板上直接弹开了的。倒是有几门炮打出的霰弹有一小部分侥幸落入了吉州号的炮窗中,给后面的炮手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但也只是皮肉伤而已。
吉州号上的火炮开始陆续装弹,火力暂时弱了不少。而与此同时舰队还在继续前行,它与前面的元军战船交汇,遭遇到了他们的攻击。
元军战船上的水兵看着这艘船接近,仿佛一条街的高楼一齐压了过来,心里压力莫大,疯狂地用枪炮将弹丸打过去。然而却几乎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越来越近,还不时遭到上面的打击,损失惨重。
不但吉州号一马当先,后面的抚州号等三艘船也逐渐跟上,即将进入射击窗口,将可怕的火力发挥出来。
文天祥仍然站在艏楼的露天甲板上,手凭阑干看着双方交火。对面的炮弹不断撞在船壳上,即使无法击穿,却也使得船身不断颤动,颤动又传递到甲板上,可以清晰地被感受到。
立刻有人上来劝诫道:“大使,上面危险,还是进舱里暂避吧!”
文天祥挥手道:“这里居高临下,元军哪里有炮能打得到?最安全的就是此处了。就这样罢,我要看着他们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