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c44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二十六章 俏美婢大小雙兒熱推-zy8ht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应付走了建宁公主,龙儿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啊!
鳌拜越发猖獗,同为四大辅命大臣的苏克萨克被他给弄死了,索尼对他阿谀奉承,遏必隆就是个小透明,没有丝毫实权,谁知道鳌拜会不会脑子发昏,准备造反?
小皇帝越长越大,也越来越聪明,暗中培养心腹,结交大臣,羽翼逐渐丰满……现在她要糊弄住小皇帝,所要花费的心思也越来越多。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这个太后不可能瞒得过小皇帝一辈子,又是一桩麻烦……
现在还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认出了自己的神龙教根底。对方虽然说了要保密,但这种话怎么能完全相信?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看来得加快收集齐《四十二章经》的动作了,然后尽早从这权力的漩涡中抽身……”龙儿一阵沉吟:“真太后的一本、小皇帝的一本,现在只剩下鳌拜手上的那一本,该怎么获得呢?”
她之所以来满清皇宫,根本任务,就是找齐《四十二章经》,获得满清宝藏,交给吴三桂,作为他起兵的军饷。
听说那满清宝藏金银何止千万两……
“圣女!”龙儿正在思考,一个宫女打扮的神龙教女弟子匆匆忙忙而来:“大事不好。”
“怎么了?”龙儿皱眉道。
重生逆襲:肥妻大作戰
“那真太后不见了。”女弟子焦急道。
“这不可能!”龙儿悚然一惊,说道:“慈宁宫上上下下都有我们的人把守,她怎么可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呢……”
等等!
龙儿蓦然想到了刚刚那人,以他闯过满清在皇宫内外的重重防线,悄无声息的来到慈宁宫的本事,如果说有人能够劫走真太后,想必也只有他了吧……
“所以是他看出来我不想交出手中的《四十二章经》,所以才在这个地方将我一军吗?”龙儿思量道。
不过这样一来,她倒是放心了不少。
她们胆子大,对方比她们胆子更大,劫持太后出皇宫,被满清朝廷知道了,绝对会和对方不死不休。
“算了,太后就让给他吧,反正对我们而言,撤离之时也是个累赘……”
……
在皇城之内,墨非也用神念扫过大玉儿了,已经成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只能依稀看得出来,年轻时候是个美人,这样子,墨非就敬谢不敏了。
不过能够找到太后这么一个美人儿,也够了。
很快,墨非带着太后就回到了从牙行买的宅院。
“嘭嘭嘭!”
墨非敲响了房门。
鬼曲童音 _冰兒_
“嘎吱——”
大小双儿很快就打开了房门:“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两人的目光很快就看到了站在墨非旁边,身上只穿了单薄衣物的太后……
相貌端庄秀丽,气质温文尔雅,一看就知道绝非像她们这种丫鬟,而是贵女……
心中一下子就郁闷了下来。
吸邪至尊 丹白
这才多久啊,公子就领了一个女主人回来……
想一想听过的那些丫鬟被女主人刁难的故事,就对自己的未来一阵忧虑……
“你们两个,不要乱想,她可不是你们的女主人,而是我从皇宫里面带出来的俘虏!”墨非笑道。
“俘虏?”大小双儿惊讶,对视了一眼,她们可还记得,墨非临走的时候,说是要去皇宫里面去逛逛,难道……
墨非这是去把皇帝的妃子给顺了出来?
这也太厉害了吧?
“你们俩也不用担心以后会有人欺负你们。”墨非看透了两个小丫鬟的小心思,哈哈大笑,伸出手,捏了捏大小双儿的鼻子,说道:“以后在家里,你们就是女主人,除了我,谁也欺负不了你们!”
“公子——”
大小双儿脸上浮现了两团红晕。
太后也认清了现实,没有闹什么幺蛾子,跟着大小双儿去换了一身普通女人的衣服,不敢再自言哀家,而是自称何敏。
因为墨非表露出来的武功,简直可以称得上变态了,如果惹得墨非一时兴起,去皇宫里面宰了小皇帝等人,怎么办?
翌日。
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
“天气真好!”墨非伸了个懒腰,对着在旁边的大小双儿说道:“今天我带你们俩去寻宝,怎么样?”
“寻宝?”
大双儿歪着脑袋,说道:“公子说得,是评书里面那种,埋藏着很多金银珠宝的宝藏吗?”
“对!”墨非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就是那种黄金多得可以把你们俩埋起来的那种宝藏!”
是时候得找点入项了,他之前身上的银两,还是在曼陀山庄的时候,从李青萝手上拿的。
虽说李青萝家大业大的,再拿点也没什么,但,墨非可不是那种喜欢吃软饭的人。
男人,还是得靠自己。
“好啊好啊!”小双儿兴高采烈道:“跟公子去寻宝,一定很有意思。”
于是,墨非一袭黑袍,带着大小双儿就离开了家门,临行前,吩咐何敏看家。
满清的东郊皇陵,并不难找,随随便便找个京城本地人问问都能知道。
“公子,你带我们来这清廷的东郊皇陵寻宝,不会是……要挖满清皇室的墓葬吧?”
走在半路上,大双儿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咱们三个人,人手也不够用啊!”
这清廷的东郊皇陵,埋葬的都是皇帝、妃子、亲王之类的人物,陪葬品肯定是不少的,但一般没人敢打其中的注意。
清廷这个时候的八旗兵,还有相当的战斗力,绝对是可以和其他任何国家王牌部队硬拼的军队,可不是后来被安逸的生活腐蚀成了废物的一群膘肥体壮的猪。
挖别人皇室墓葬,怕不是要跟八旗兵玩命……
“啊?”小双儿惊讶的捂住樱桃小口:“原来公子说得寻宝是这个意思?”
旋即她嘴角一瘪:“公子,我好怕鬼的……”
去盗墓,显然是免不了刨坟、掘棺、挖尸等操作,对于一个生活在古代、讲究的少女而言,也未免有些太挑战极限了……
大双儿拍了小双儿一下,朝着她瞪了一眼……
追命女捕快
在陈近南将她们送给墨非之后,她们几乎就等于是墨非的私人财产了,不要说墨非让她们去盗墓,即便是让她们去杀人放火、伤天害理,也由不得她们高兴不高兴。
“哈!”墨非哑然失笑,说道:“你们想到了哪儿去了?公子即使再缺钱,只要随随便便找……咳咳,反正肯定不是带你们去盗墓。”
“唔……你们俩有没有听说过满清《四十二章经》的秘密?”
大小双儿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你们有没有听说一个民间传闻,在满清入关之时,烧杀抢掠,掠夺了无数的金银珠宝,而这些财宝,少部分被充入了满清国库,但是大部分埋藏在了一个秘密之地,作为满清朝廷的备用财物。”墨非道。
“好像隐约是有这么个传闻……”大双儿认真想了想,说道:“难道……那满清的宝藏,竟然是隐藏在东郊皇陵?”
“不错!”墨非点了点头,说道:“东郊皇陵作为满清皇室的墓园,祖祖辈辈的安眠之所,时时刻刻都有重兵把守,你们想想看,还有比这更合适埋藏属于满清宝藏的地方吗?”
“的确!”大双儿恍然大悟般的说道:“但是按理来说,这应该是满清的重要机密,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满清皇室将这个秘密的线索,藏在了一本叫做《四十二章经》的佛经之中,交给八旗旗主分开保管,而我……”墨非笑了笑。
“满清狗贼残害了不知道多少咱们汉人老百姓,哼,这里的宝藏,咱们全都拿走,一点都不给那些狗贼剩下!”小双儿比了比拳头,轻哼道。
“哈哈!”墨非忍不住捏了捏小双儿的脸,说道:“只要你拿得了,这宝藏全部给你都行。”
说话间,墨非带着两女已经来到了东郊皇陵之前。
便可以看到,满清皇室安排驻守皇陵的军队,四处巡逻,层层叠叠的防线,绝非容易闯进去的。
“公子,咱们现在怎么办?”大小双儿都将手按在了宝剑之上,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要紧张,没事的,我很快就能带你们进去。”
墨非轻轻一笑,伸出手,一左一右,分别搂住了大小双儿的柳腰,旋即身影移动,他们三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大小双儿都还来不及脸红,便突然感觉四周一片模糊,再恢复视觉之时,蓦然发现,她们纵跃过了东郊皇陵的守卫之处,进入到了东郊皇陵的内部。
“公子……”
“我只是轻功好那么亿点点而已,不足挂齿,不然你们以为我是怎么闯入满清皇宫的?”墨非面带浅笑,一摆手,说道:“走吧,接下来我们的寻宝之旅,正式开启了。”
跟在墨非身后,大小双儿不一会儿,就见墨非停在了某处。
“公子?”
“就是这里了!”墨非吐出了一口浊气,提膝,朝着地面,轻轻一踏,然后大小双儿就看见,以墨非和她们为中心,地面的泥土在湮灭、塌陷。
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她们掉下了东郊皇陵的地下洞窟。
地下暗道之中,随着墨非和大小双儿的身影涌入,好像触发了某种机关,原本昏暗一片的暗室突然绽放出了光芒,一盏盏油灯亮起,发出了淡黄色火焰。而四周的空气湿润,两边皆是地下暗河。
“哇!!!”
大小双儿都发出了惊叹声,看呆了。
冷少的蜜愛小妻
在昏黄色的灯光映衬之下,出现在眼帘的……是如山川、河流一般,无穷无尽的黄金啊!
在这里随随便便捡一块金砖,怕是都够普通老百姓吃一辈子的了。
而这里的金砖,一眼望去,连绵无尽,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
“公子,咱们发财了……”小双儿心脏砰砰直跳,喃喃说道。
“有了这些黄金,公子一定会成为天底下最有钱的人!”大双儿说道。
“这算什么啊?”墨非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俩知不知道李自成在攻克京城之后,从京城搜刮出来多少金银?”
強寵痞妃:冷王乖乖就擒 花千枝
“不知道。”
“七千多万两白银!!!”墨非说道:“而这里的黄金珠宝,我大概看了一下,价值约莫在两千万两白银而已,距离那还差得远。”
“可是李自成都死了,他的钱也没了,所以公子还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人。”小双儿说道。
“谁说李自成死了?他的钱也没了……唔,小双儿你还真是提醒我了,李自成在京城抢了七千多万两白银,那么多的财宝,他自然不可能时时带在身边,所以将部分财宝,也埋藏进了秘密之所,江湖上有传言,叫做闯王宝藏,还有顺口溜传出来‘石岩冲,三座桥,南百步,三窑金。’,我却是知道,开启宝藏的秘密被闯王手下胡苗范田四大贴身护卫分别掌握。”墨非笑道:“如果哪天咱们将这满清宝藏给花完了,那就再去把闯王宝藏给他启了。”
说起李自成七千多万两白银的查抄,墨非甚至不由得想起了悲催的崇祯。
奔跑的蝸牛
当李自成围困京城时,崇祯为拯救国家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他放下皇帝的荣誉,恳求大臣和亲戚捐钱给保卫京城的士兵。结果,王室以及整个宫廷中的平民和军人都表现得疯狂和愚蠢。
内阁首辅魏早德捐赠了500两,太监首富王志欣捐了12000两……而大多数人“只有几百两”,纯粹就是敷衍了事,为了打发崇祯皇帝。更多的是有权势的人在哭穷,耍赖,逃跑。据说在当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一些人带着他们的锅碗瓢盆到街上去练习摆摊,一些人在豪宅的门上贴了“这栋房子的紧急出售”……
最奇葩的是崇祯的岳父周奎,崇祯好说歹说,周奎总算表示会尽量凑足一万两银子,把崇祯激怒了,要求周奎必须交出两万两白银。周奎连夜进宫向女儿周皇后求救,打算用“枕头风”保住家财。不过,周皇后却深明大义,不但力劝父亲顾全大局,还将自己变卖首饰得来的五千两一并交给周奎。
看着女儿砸锅卖铁换来的五千两,周奎很感动,于是,含着泪留下了两千两,总共捐出:一万三千两……
崇祯一共就只得到了二十万两白银。
總裁你死定了
很快,李自成兵临城下,官员们顺手打开城门,明朝灭亡。
不过,崇祯缺钱,李自成也不富裕,而老李是正儿八经的草莽出身,捐款是不会捐的,便搞出一个“比饷镇抚司”,其主要功能:将前明官员吊起来打,直到把赃款全部吐出为止。
据不完全统计,李自成从这些官员身上拷打出的七千多万两银子,国丈周奎同志,七十万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