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mtj精彩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起點-第八百七十章 一言不合-1fmrf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你且过来!”
将葫芦给了杨忠之后,杨行舟取出一杆大笔,让杨忠伸开手掌,在他掌心虚虚写了几下,一蓬金光从空中闪现,瞬间打入杨忠掌心,消失不见。
几个字写完之后,杨行舟又取出一个银色口袋,递给杨忠:“若是遇到难缠之人,你便以掌心对他,在打开袋子,自能攻克强敌。葫芦只能作为最后对敌手段。”
杨忠领命,与张元定一起返回城内,在张元定身边做了一个供奉,不听任何人的调遣安排,有擅专之权,连张元定都管不了他。
此时金国寇边甚急,张元定与众相商,决定出兵北上,打过黄河,收服东京汴梁,北伐中原。
此时兵精粮足,又有万花山、北邙山弟子、杨府仆人相助,又有杨行舟坐镇临安城,少了后顾之忧,因此张元定说战就战,整顿人马,手持山河图,向北突进。
他手中有山河图这等至宝,方圆千里之地的地形、人马、以及天气变化,全都了然于心,金国兵马出动,根本就瞒不过他的眼睛。
如此一来,即便是金国兵马也很强壮,但也步步受限,每走一步,都被张元定清清楚楚的看到,以至于每一次都恰到好处的将金兵人马埋伏,以十多年研制出来的火药武器,将这些兵马悉数击杀,连活口都难以剩下。
杨行舟传给张元定火药制造之术后,严禁张元定以火药针对中土百姓,是以张元定反宋之时,除了在攻城之际以火药大炮轰开城门外,其余时间几乎都不敢使用火器。
但是在见识到火器威力之后,即便是以张元定的修为也为之心惊,因此特意成立了火器营,秘密制造火器,十年左右,按照杨行舟提供的技术,改进铸造技术,重新打造锋利兵器和坚固盔甲。
他手下士兵都修行了龙象波若功的前三层,一个个力大无穷,如此披坚执锐,战斗力直接爆棚,此时北伐与金兵相抗,又有火器相助,更是如虎添翼,将金兵杀的大败亏输,接连十几场战斗,无一败绩。
张元定坐镇中枢,手持山河图,监察天下,由此兵分几路,以北邙山鬼修作为信使,遥遥指挥前线战斗,如同杨行舟前世现代化战斗一般,随时监控敌军动向,及时作出调整,灵活变化,沿途狙击,配合火器地雷等利器,打的金兵心惊胆战,不住后退。
只是一月时间,便已经打过黄河,收复开封,干了故宋多年想干而干不成的事情。
到了洛阳之后,方才修整兵马,迁移人口,任命官员,稳定地方,同时阻击金兵的反攻,引发天下一阵骚动。
異界強兵
张元定当初从福建起事之时,天下士子皆言乱党,等到他打跑赵家人,打下临安城之后,便开始有“天下共主”“新君当朝”的言论兴起,有不少书生士子都上书,恳求张元定称帝。
这些恳请张元定称帝之人,就是当初骂的最狠之辈。
學霸的風雲石代
而当张元定开始北伐之后,这一群人又开始长唱衰此次大战,觉得金兵悍勇,当初岳武穆都难以北伐成功,张元定是悍匪出身,肯定又会是一场大败,有的书生甚至开始辞去了刚刚从义军手中得到的职位,举家南迁,准备避祸。
在张元定率领大军收复开封、洛阳之后,这些辞官不做之人,几乎全都后悔起来,有不少人嘴硬,言道:“初始可胜,久之必败!”
但张元定大军收复洛阳半年之后,便重新出兵北伐,再次北上,这一次兵精粮足,士气更强,一路打到了大名府,这才暂时收兵修整。
自从儿皇帝石敬瑭将这幽云十六州献给辽国之后,中原从此失去了养马之地,并将大门向北方敞开,成了日后一直被挨打的局面。
重生之超凡入聖 我是森林木
大宋君臣无时无刻不想着收复失地,关闭这道门户,但有宋以来,从未有人能够实现,直到张元定异军突起,赶走赵家人,一路北上,将这燕云要地收取。
到了此时,张元定在中土百姓中的威望升到了极点,于是开始考虑建国,在综合考虑之后,便登基称帝,国号为华,年号初元,整顿国家,开科取士,重编科举考试项目,鼓励耕织商贸,与民修养生息。
就在他开国之时,金国在连续战败之后,军中统领相继战死,大权旁落,被岳祖峰趁机掌握兵权,软禁了自己的公主老婆,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了金国实质上的皇帝。
岳祖峰登基之后,清洗朝廷,任用宋人,诛杀完颜家族皇家血脉,训练军队,给军队士兵一种奇异的修行法门,能提升几倍实力,尤其是在战场之上,能以战场中的亡灵为助手,击杀敌人。
因此与刚刚兴起的蒙元帝国开战时,对方的巫师手段难以抵挡,被金兵杀死无数,不住吞噬草原土地,获取牛羊人口,国家竟然也呈现出一种欣然向上之感,与华国对峙,倒也不怎么落于下风。
種下的幸福
就在两国对峙之时,杨行舟的府邸中有人来访。
来者非是别人,乃是在天台山上清宫与杨行舟有过一面之缘的九尾灵狐常洛,这常洛乃是万妖之祖五云老祖的女儿,长得是美若天仙,浑然仙子下凡。
到了杨府之后,对着杨行舟施施然行礼:“晚辈常洛,拜见先生。”
杨行舟虚虚搀扶:“贤侄女,令尊可是有事吩咐?”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武小墨
常洛急忙道:“吩咐绝不敢当,家父只是让晚辈给前辈送一封信。”
她说到这里,取出一封羽毛一般的书信,呈给杨行舟:“家父说了,只要前辈答应他的提议,日后天下两分,互相支援,这天下也就是我们的了!”
杨行舟伸手接过信封,拆开书信看了看,这信中大致内容就是让张元定与岳祖峰各自发展各自的国家,双方握手言和,永不交兵。
日后天下两分,各有版图,互不侵犯,成就万世不易之伟业。
杨行舟看罢多时,将书信轻轻放在面前桌上,笑道:“儿孙自有儿孙们的想法,国家是他们的,是战是和,由他们决定便是。”
常洛一愣,明白杨行舟这是拒绝之词,当下行礼道:“既然如此,还请前辈回信一封,也好让晚辈带回给家父看。”
杨行舟摆手道:“不必了,你将我刚才的话说给他听就是了!”
常洛不再多说,后退几步,转身离去。
在她走后,杨行舟旁边侍女云道真极为不满:“老爷,这常洛的父亲太不像话,跟你商量事情,竟然不亲自前来,真以为自己是世尊在世,天帝当朝么?”
我的玉雕不正常
杨行舟笑道:“五云老祖身为万妖之祖,一向不把天帝佛陀放在眼里,人家眼角高的很,能主动给我一封书信,就已经是十分看得起我了!”
他说到这里,对着前方羽毛信轻轻吹了一口气,一道火焰凭空生出,将这羽毛包裹,瞬间烧成灰烬。
就在羽毛被烧的一瞬间,一道冷哼从羽毛内传出:“韩殿的五味真火?杨兄会的东西挺多啊!日后有缘,还请来五云山相见!”
外掛傍身的雜草
絕版校草限量販賣 我是發光體
杨行舟笑道:“五云道兄既然不想见我,咱们就永不相见便是,只是日后孩儿相斗,还请道兄莫要亲自出面,否则有了什么损伤,需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羽毛化为飞灰之际,这道苍老的声音冷笑道:“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