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sne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二百三十七章 生骸詛咒-c04ox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梅尔文家族才是最大的叛逆。
这绝对是被逼急了、情急之下才能说出的实话。
它可能会有些夸张,但绝不虚假……
这就是安南想通过破坏性的手段,从她身上得到的真相之一。
除了拉斯普廷之外,凛冬公国唯一有黄金阶超凡者的贵族,就是梅尔文家族。
可无论是之前的数场叛乱、亦或是之后安南所遭遇的袭击等事……他们家未免太过安静了。
一般来说,作为极稀有的、具有战略意义的黄金阶超凡者的持有者,遇到这种国家级别的大事,会一直这么安静吗?
而且他们安静也就罢了。
主角光環
冬之手还真就让他们安静的待着。
没有人去审查过他们,也没有人怀疑过他们。如同每次灾难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忘记了梅尔文家族一样。
殊途 李松儒
如同安南之前推测的一般——
逆冬者的背叛,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做的必要性又是什么?他现在还没有回来的原因是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
——他的任务还远没有完成。
其中一个目的,安南已经大致猜到了。
那就是对地下世界的渗透。
“逆冬者”名声响亮、能力卓绝、手段狠辣。他自来到地下世界之后,很快就从地下拉起了一支武装力量,并实质上的控制了多个城市。
假如他依然还是凛冬公国的冬之手,那么这种做法毫无疑问会受到其他国家的联合谴责——这无疑是一种侵略。
可在他发起叛乱之后……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在外界来看他都是叛乱的发起者。那么哪怕是为了政治避难,地下世界也不能阻挠他组建自己的势力。
——因为他这是为了自保。
而且在地下世界,原本的政治结构也是非常松散的。通过购买发现权来获得“掘者”的名号、进而获得某座城市的掌控权,这种事逆冬者也不是头一个干的了。
——他们做得,我做不得?
而除了这个目的之外。
剩下的目的,或许就与梅尔文家族有关。
死了都要愛
“……你说什么?”
就连塞利西亚,也不禁为这话而感到讶异:“你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尤其是,当着下一代凛冬大公的面自认叛逆——虽然尤菲米娅现在还不知道“艾蕾”的里面就是安南,但塞利西亚是知道的。
農門家主之四姑娘 淡竹枝
“因为那是谎言。”
尤菲米娅·梅尔文面目苦涩:“我不可能仅仅只是为了追求自由,就逃出家族。
“你们知道吗……梅尔文家族的所有子嗣,除了继承‘人间之神’的那位神子之外,剩余的都不过是传承血统的工具而已。我们既是工具,自然是不会学习属于‘人类’的技艺。”
为了保有神性,梅尔文家族的孩子自出生之后,就远离于尘世、不沾人间土。像是种植、烹饪、锻造、狩猎等活计绝不允许去做的,甚至学都不能学——涉及这方面的书都不能去碰。
在人间的诸多学问中,梅尔文家的孩子所允许接触学习的,唯有“杀人与救人的学问”……也即是暗杀与医疗。
但是,也仅仅只限于“学习”而已。
梅尔文家,是不可能真的让他们去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担心外力会对他们的“培育”造成干涉……而无论是杀人还是救人,都会有一个“目标”用于施展技艺。
对方的言语、动作、眼神……都有可能动摇神稚儿的神性,将其拖入尘世。
这种举动虽然是为了培育神性,但它也断绝了梅尔文家族的孩子逃离家族的可能性——他们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与常世相关的学问。
别说是赚钱了,他们甚至不知道哪些东西是能吃的、哪些是不能吃的;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毒药、什么是食物的保质期、也不知道做成什么样的食物才是可以吃的。
就连买东西的技能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可以去哪里买,价格大概是多少。或者说,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可以购买”的,更不用说是身上带钱了。
举个例子的话,梅尔文家族的孩子,就像是被打EVE的朋友托付了账号一样——打开游戏后便是一脸懵逼。
这是啥啊?那又是啥啊?我要干啥啊?他们在干啥啊?
——做到这种程度,就可以被称为“远离尘世”了。
“但是,梅尔文家的孩子绝非是蠢材。想要在这种苛刻的条件下培育出知性,本身就是很困难的事……为了加强孩童的理解能力与逻辑思维,单纯的教育并不足够。还需要特殊的魔药,来使其思维抽象化。”
尤菲米娅低声解释道。
简单来说……
就是梅尔文家的孩子,吃了太多的“营养品”,导致每个人都很聪明。
“所以我们自然知道,如果自己离开了家族。那么就连生活都会变得艰难……说是艰难都是轻的。可即使如此,却始终有人从家族中逃离。你们没有见到,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
鄰家師姐初長成 騎士與劍
“家族原本就擅长偶像学派的法术,如果不能逃的足够快、足够远的话,仅是用遗留在家中的常用物品,就足以用其对背叛者进行咒杀……无论是未经允许逃离家族,亦或是将家族的规则泄露给他人,都算是‘背叛’的一种。”
鴻蒙煉血道 憂傷的茄子
“直接就咒杀的话,未免也太……”
“艾蕾”闻言,微微皱起眉头:“而且,对‘家族’的背叛?仅仅只是从家族中离开,就能算是背叛吗?”
这下手未免就太狠了吧?
而且这种严苛到见鬼的宗法,让安南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这种程度的宗法,真的只是用来继承“人间之神”的吗?
“然而事实正是如此。”
尤菲米娅苦笑着:“所以我才会设计逃离……也正是因此,莉莉才会用那样的办法来帮我逃离家族。”
“据我所知……那位‘狼教授’弗雷德里克也是你们家族的吧?”
“艾蕾”询问道:“他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虽然安南早就知道,如今的“狼教授”弗雷德里克·狼之心,实际上是“食梦者”特里西诺·塞提。
但他还是打算这么问一问,说不定能得到一些其他方向的答案。
“他是假死脱身。”
尤菲米娅很快答道:“我研究过他的技法。他通过让自己死去一次,来让咒杀他的仪式无法精准定位。再从自己身上佩戴着‘将死未死之骸’,将诅咒导入其中。
“一方面,他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摆脱定位和咒杀。同时还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制造大量的咒物。”
……就比如说“诈骗师与传教士”吗?
安南追问道:“【将死未死之骸】又是什么?”
听到这话,尤菲米娅的沉默了一瞬。
“……这就是我说,梅尔文家族才是最大的叛逆的原因。”
她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
显露出一张与弗雷德里克有四五分相似的清秀面容。
而与弗雷德里克最大的不同之处。
在于她的额头的正中心,刻着一个尖部向下的绿色三角符文。三角符文的正中还镶嵌着另一个墨绿色的正三角,将其划分成了四份。
此刻那符文仍在幽幽发光——毫无疑问,这就是她总是带着面具的原因。
“这是生骸诅咒。如果我背负着它的情况下死去,就会变成‘将死未死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