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hr2人氣都市言情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第一百二十七章 金鐘破碎!逆練金鐘!-l0o5r

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小說推薦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嘿嘿,正面打要赢你很难,但你身受重伤,警惕性下降,倒是让我捡了个便宜!”
在狂兽倒下的尸体旁边,则是站着一个白发老者,他嘿嘿笑着。
说是老者实际上此人虽然头发花白,却鹤发童颜,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给人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可从刚刚的举动来看,这白发老者当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相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吞下了这狂兽的一身修为,等我将之炼化,实力必将暴涨一大截!”
白发老者感受着体内多出的那股磅礴的真元,脸上满是笑容。
“那个唐杰一身修为比起狂兽还要纯正、深厚的多,若是能将他的一身修为吞噬掉,化为己用,我的实力绝对能大幅度的狂涨!可惜……他不好对付,我还是先积蓄实力吧!”
白发老者暗暗道,他刚刚目睹了唐杰与狂兽的一战,唐杰强势击败狂兽,令白发老者十分眼馋唐杰那一身深厚的功力。
“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时代,我只要以我的北冥神功吞噬其他武修的力量,终有一天能够突破临界点,达到更高的境界!”
白发老者很兴奋,他擅长的北冥神功是一门极为玄奥、高深的武功,能够吞噬他人的修为化为己用。
但修炼到白发老者这个境界,普通武者的内力对他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唯有同级别的先天武修才能令他功力大进!
白发老者决定低调蛰伏,寻找今天这样的机会,吞噬其他武修的功力,他不信自己得到所有历代最强武者的功力后还无法突破极致!
唐杰自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此时击败了狂兽,返回无双城内。
“按照狂兽的说法,不止他一个武修,还有其他时代的武修也都苏醒了,狂兽仅仅是其中的一员而已!”
唐杰一边返回无双城,一边想着武修的事情。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些武修必然是有强有弱的,狂兽在其中的水准或许还是比较一般的那种,也必然有那种强到恐怖的武修存在!
即使千年才诞生一个先天武修,但十国大陆存在至今,起码有超过十万年的历史了,这么长久的时间,每千年一个武修,也有数十上百个!
冷酷總裁的聰慧戀人 藍脃嗨樣
而如今很可能这些武修都如狂兽一样沉睡到如今才苏醒过来,齐聚于一个时代。
超級少年王
刚刚唐杰与狂**战之时,他就隐隐感受到暗处有不少的视线在观看这一战,其中或便有其他武修存在。
“果然如舅舅所说,一场大动乱要到来了,镇魔窟封印松动,如今又是众多的武修苏醒,这一切都是征兆!”
唐杰的心中有些凝重,曾经云影说过有一场大灾劫将至,而最近接连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唐杰明白,这场灾劫估计就要来临了,正在酝酿之中。
灾劫到来,必然是会波及整个十国大陆的。
唐杰担忧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兴奋,这样的动乱和磨砺,一定能让唐杰的实力提升,突破至更高的境界!
“是唐大哥赢了!”唐杰回到了无双城内,白风花见到他平安归来,长松了口气。
鬼棋局
白元化、唐天豪也都震撼无比,唐杰简直堪称战无不胜,无论是那些个大妖还是修仙者,亦或是之前那无比奇怪的狂兽,唐杰通通都能战而胜之!
“先给玄叶治疗一下伤势。”
随后唐杰则是给玄叶治疗了一下伤势。
玄叶先前被狂兽打伤,好在他身为僵尸,只要脑袋不损毁基本就没什么大碍,唐杰拿出一缕先天之气,帮助玄叶炼化,便治疗好了他的伤势。
唐杰这些天留在无双城内静修,好在这些天的时间并没有新的武修找上门来,唐杰估计自己在所有的武修中都是人尽皆知的。
毕竟那些武修醒来后肯定会打听当前世上最强的武者是谁,因此都会知道唐杰的名字,狂兽就是因为如此才会上门来挑战唐杰的。
而在看似平静的几天,十国各地却接连有神秘之人在大战,他们个个实力惊人,却没人听说过他们的名字,这些人当然是与狂兽一样,来自不同时代的最强武者。
不止如此,在这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的日子里,正有一场灾难在慢慢的酝酿!
莽荒山脉,这里是十国境内最大的山脉,也是生存的妖兽最多的山脉。
莽荒山脉不属于十国任何一国的领土,但它却横穿数个人族国度!
莽荒山脉内的妖兽数量之多,占据整个十国妖兽总量的两三成!
而此时在莽荒山脉之中,则是产生着未知的变化。
林木之间,一只犬形妖兽正渡步前进着,这犬形妖兽外表似狗,但体型能媲美一般的老虎了。
犬形妖兽忽然鼻尖嗅了嗅,它闻到了一股惊人的香味,这令犬形妖兽忍不住向着香味传来处快速的奔腾而去。
“嗷呜?”
不久后犬形妖兽看到了散发出香味之物,这让它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因为它看到那是一朵血红的花朵。
血红的花朵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此时缓缓盛开,散发出惊人的香味,露出其中的一颗血红的果子!
血红的果子外表有点类似于苹果,却晶莹剔透,瑰丽如宝石。
明明犬形妖兽身为肉食类妖兽,但看到这颗血红的果实,它则心中升起一股渴望,渴望将这颗血红果实吞入腹中!
“吭哧!”
犬形妖兽终于忍耐不住,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血红果实连带着花叶吞入了腹中。
犬形妖兽咂了咂嘴,可猛地它瞪大了眼睛!
“咔咔咔!”
犬形妖兽刚吞下血红果实没多久,它的体内便是响起一连串的爆响声,犬形妖兽感觉自己的体内传来一连串的爆响声,而它的体型则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
原本两米多长的身体跟打了激素一样,不断的生长,三米、四米、五米!
力量!急剧膨胀的力量!
犬形妖兽成长的不止有体型,它的力量也在以一种夸张的速度暴涨,本来它也就一阶妖兽的水平,可在短短的时间内却成长到了二阶。
“汪汪汪!”
犬形妖兽忍不住仰天发出了兴奋的大叫声。
可没过多久,犬形妖兽的叫声停止了,它的双眼中满是茫然之色,感觉身体酸软无力,这令它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没过多久,它身上的气息消散,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有其余妖兽发现了它的尸体,则是毫不客气的撕扯了起来,将它当做了食物。
相同的一幕在山脉内的其他地方发生。
一条漆黑的巨蛇在地上游动着,它似是在寻找着什么,不久后巨蛇停了下来,它看到在前面的山坡下,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生长着,盛开的花朵中心长着一颗血红的果实。
巨蛇犹豫了半晌,但果实传来的一股诱惑让它忍受不住,一口将这红花连根拔起,囫囵吞枣的吞下!
不久后,巨蛇的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它感觉自己的力量在暴涨,原本三十米长的身体涨到了四十米、五十米、六十米……似乎永无止尽!
而巨蛇随后则感觉到了虚弱和饥饿。
饥饿,那就进食!
巨蛇通过蛇类妖兽特有的热感知视觉很快便看到了远处有一头妖兽的影子,它毫不犹豫的游动了过去,在那只妖兽还未察觉的时候,蛇躯缠绕而上,用力的绞杀,咯嘣咯嘣的骨骼碎裂声中,巨蛇将这妖兽给绞杀的骨骼粉碎、内脏破裂。
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将这妖兽给吞噬掉。
让巨蛇震惊的是它的消化能力提升了千倍万倍,那体型不小的妖兽进入它的腹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化着,而它的身体再度成长了起来,就仿佛吞下的妖兽迅速的被转化为了成长的养分似的。
消化完毕,巨蛇又饥饿了起来,它没有犹豫,迅速的向着下一头妖兽所在的地方而去。
“嘶呜!”
“吼!”
整个莽荒山脉内,上演着一出吞噬、进化的残酷戏码。
以往的莽荒山脉本就是如此,弱肉强食,但如今因为那未知的果实的出现,则一下子令这残酷的程度增长了百倍千倍!
吞下血红果实的妖兽将会变得无比饥饿,渴望食物,继而不顾一切的捕食,与之相应,它们的实力也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进步着!
……
六道仙 雲霆
无双城内,唐杰静修,期望能找到方法能令自身更加快速的进步,他每天都能生产出三缕先天之气,如今已经积攒了三四十缕之多,但魔般若的提升需要一个月出头才能达到第六层,而往后的每层需要的时间和资源都翻倍,如此算下去想要有大的提升,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才行。
而唐杰自身的金钟罩还处于罡劲的层次,唐杰则也想着该如何将金钟罩推升至更高的境界,将罡劲练到真元的地步。
“有人要见我?”
这一天唐杰却得知有人来到了无双城城主府,要见他。
“你是谁?”无双城的一个大厅内,唐杰皱眉的看着眼前的一个相貌普通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非常普通,相貌普通,穿着也很普通,完全就是个丢人群中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男人笑看着唐杰:“唐杰,听说你击败了狂兽,我来找你是要与你进行合作的。”
“合作?”
唐杰疑惑无比。
男人缓缓道:“我们这些武修集聚于一个时代,我相信这是武道当兴的征兆,我们这些武修应该团结起来,推翻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杀光他们,阴盛阳衰,唯有令他们衰落,我们武道才能够崛起,才能够兴盛!”
眼前的男人自称武修,而且还扬言要杀光所有的修仙者。
唐杰第一时间便感觉这男人是个疯子。
先不说这男人说的杀光修仙者,武道就能崛起靠不靠谱,即使是真的,这也做不到,即使先天武修,能够匹敌极境金丹,但修仙者中可是具有元婴境强者的,而在元婴境之上,还有更加古老稀少的超级强者!先天武修的数量怕是加起来都不过百人,怎么可能杀光修仙者?
而且即使能做到,唐杰也不可能这么做,修仙的修仙,练武的练武,互不干扰就是了,要杀光其中的一方,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而眼前的男人,唐杰觉得应该是后者。
“请回吧,我对此没兴趣,唐某就不多奉陪了。”唐杰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并且下逐客令。
“你真的不愿意加入我?”男人盯着唐杰,不甘心的追问道。
“不愿意。”唐杰眉头已经皱了起来,眼前这看似普通的男人自称为武修,而且脑子似乎不正常!
廢後歸來:嫡女狠角色
“唉,为何……我遇到的几个武修都拒绝我了呢?难道其他武修都这么自私么?只为自己考虑?”
男人喃喃自语,似乎不理解唐杰等人为何不考虑他的提议。
男人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面无表情的道:“好吧,记住,我名为邪武帝,逆我者亡!我原本很欣赏你的,你不愿意加入……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嗯?”
唐杰脸色微微一变,眼前这男人话音落下的瞬间,自他的体内竟是升腾起一股邪异至极的力量,这股力量在飞速膨胀,并且要炸开来一般。
如果让其在城主府内炸开,那必将是会伤及许多人,甚至是唐天豪等人都会被波及!
黑级浮屠.二间战纹!
唐杰运转黑级浮屠,额头上两道战纹显现,漆黑的真元如光影一样蔓延而出,将男人吞没进入其中。
“轰隆!”
下一刻男人的身体爆碎了开来,一股邪异至极的力量扩散,但在唐杰的黑级浮屠的压制之下,生生将这股力量给磨灭,没释放出一丝。
“邪武帝?”
唐杰看着男人炸成粉碎的身体,眼中闪烁着怒火和杀意。
这自称为邪武帝的男人邀请唐杰加入他屠杀修仙者,让武道兴盛,唐杰拒绝了此事,对方便直接动手,这让唐杰对其杀意炽盛到了极点。
“刚刚那男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被某种力量操控才来到了无双城,还直接自爆了!”
唐杰愤怒的同时心中也惊异邪武帝诡异的手段。
刚刚那炸碎的男人应该不是邪武帝的真身,仅仅是受他操控的傀儡,而且唐杰感受了一下那爆开的力量,能够判断出一点。
这邪武帝不仅手段诡异,而且非常强,修为深不可测,绝对还在狂兽之上!
邪武帝似乎有意挑衅其他武修,按照他的说法,先前他已经找上其他几个武修了,那几个武修听到他提出的要求都拒绝了,估计邪武帝也用过类似的手段。
“果然是个疯子!”
唐杰暗暗道,武修之中有武痴,有正义之辈,有邪恶之人,也有邪武帝这种疯子,实力的高低可跟性格没关系!
唐杰记住了邪武帝这个名字,若有机会再遇到他,他一定要让邪武帝付出代价!
邪武帝的事情是一个小插曲,城主府内的众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了。
而后唐杰继续钻研着自身的武道,如今十国大陆越发的混乱了,风雨欲来,要在其中安身立命,保护亲人朋友还有自己,必须拥有强有力的实力!
唐杰想要令金钟罩也达到真元境的层次,他苦苦思索着已经达到圆满的金钟罩怎样才能有进步的空间。
“铛铛铛!”
冥思苦想,唐杰的耳中听到了钟响声,那是无双城内有重要节日才会敲响的礼钟,今天似乎在过节,不过唐杰并不关心这个。
“有了……我何不破而后立,逆练金钟罩,化繁为简?”
听到那钟声,唐杰猛地眼睛一亮,想到了一条突破的道路。
金钟罩由第一关到第十二关,开始的时候是炼体的,当身体足够强悍,修炼出金钟罡气乃至于金钟罡劲,防御力大增,某种程度上注重的还是内功!
既然如此,唐杰觉得何不化繁为简?从第十二关重新练到第一关,以金钟罡劲来锤炼自身的肉身,将自身练成一口坚不可摧的金钟!
唐杰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想到了那些个体修。
体修以天地灵气转化为法力来炼体,以各种天材地宝来炼体,将身体当做法宝一样的去锤炼,当锤炼到极致,甚至能血脉蜕变,掌握种种神通。
修炼,说到底虽然路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进化,为了强大自身,为了超脱一切!
唐杰身为武者,无法吸收灵气练出法力来炼体,但完全可以以真元来代替。
陰陽拓本
“那么……来试试吧!”
唐杰深吸一口气,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疯狂,他先喝下了一杯茶,一杯悟道茶,这是从天龙寺得来的,饮用后能助人悟道。
一两悟道茶叶,也就够泡十杯茶而已。
喝下一杯悟道茶,唐杰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更加的灵敏了起来。
“第一步……将金钟罩摧毁!”
唐杰眼中闪烁着惊人的光芒,他体内的金钟罩罡劲汹涌而出,连一丝根源都没留,全部逼出了体外。
这就跟直接掐灭了火种一样,如果火种还在,即使功力耗尽,那也能很快生出新的火焰,可唐杰是将金钟罩根源的火种都给逼出体外了,这则几乎等于自废武功!
就连唐杰的纯阳金丹因为失去了金钟罩罡劲,此刻都有些微的不稳固。
这非常的疯狂,如果失败,唐杰这苦修而来的十二关金钟罩可就化为飞灰了,想要再次修炼,就得像是白元化那样进行重修,耗时耗力。
不成疯魔不成活,不逼一下自己,又怎能压榨出全部的潜力?
“嗡嗡嗡!”
落日峰的峰顶,金光闪耀,唐杰体内喷薄而出的金钟罡劲,在空中形成了一口古朴的大钟,以肉眼都无法分辨出这并非真实的大钟,而是罡劲凝聚而成。
“破而后立……那就先破!”
唐杰盯着天空中的金色大钟,运转黑级浮屠,凌空一拳打在那口金色大钟的内壁之上。
“咔咔咔!”
由内部遭到重击,那口金色的大钟炸碎了开来,化为了密密麻麻的碎片。
“然后……便是将这些罡劲炼入体内,返璞归真!”
唐杰随后准备将这股磅礴的金钟罡劲用来炼体,修炼出全新的金钟罩!
“先天诀!”
唐杰随后运转先天诀,炽热的火光喷薄,将一片片金色大钟的碎片给包裹在其中,炽热的高温令金色大钟的碎片都被熔化成了气体的形态。
金色的气雾弥漫,这是唐杰十二关金钟罩罡劲所化,唐杰以黑级浮屠聚拢这些金色气雾,防止它们散开。
“呼!”
唐杰吸了一口气,金色的气雾被他吸拢而来,自毛孔中钻入他的体内。
唐杰开始修炼金钟罩,但这一次他则是改变了修炼的方法,原本的金钟罩先是炼体,然后从身体内诞生出金钟罩真气,而唐杰则反着来,以这股金钟罡劲来炼体,将自身当成一口金钟来淬炼!
在蜕变为先天之体后,易筋经等武功接连突破,唐杰的潜能值就已经高达夸张的1400点,更饮下了一杯悟道茶,唐杰极速的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全新金钟罩。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唐杰的身体逐渐的泛起了金光,就连骨骼都由原本的银白色染上了金色,骨骼的密度在极具的提升!
在唐杰的体表,纯阳之气化为火焰,熊熊燃烧,淬炼着身躯,让身体更好的消化掉金钟罡劲所化的气雾,完全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一口金钟来淬炼。
原本的唐杰身体闪耀着金光,但逐渐的内敛了起来,化为了古朴的暗金色,仿佛历经万古而不灭!